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性别暴力知识库

性别暴力知识库》由橙雨伞公益联手北京师范大学共同开发,系全国首部最全面的性别暴力知识库,它运用生命周期的视角,关注不同年龄段的女性可能遭受的各种暴力,故事性和可读性强。武装你的大脑,充实你的学识;让女性远离暴力,让受害者学会自救,拥有更美好的人生!

不可见的“妳”:女性难成为新闻的主角

 
导语: 本文来探索新闻史中的谜题与悬案,“新闻中不可见的女性”究竟说的是什么?报纸、杂志、电视中女性处处皆在,却为何又处处不在,在可见与不可见之间,我们应该如何作为?
 
“帮女郎”的事业线
 
自从她进入电视台社会新闻部之后,她就屡屡被爱开荤笑话的老编辑们戏称为“名记御姐”。名记是因为她每天跟着带着摄像师跟着大叔大婶打交道,名扬大街小巷;御姐是因为她一向严格要求自己,每次都是工作套裙出境,所以同事们都说她外表强势,内心奔放,有如日系漫画之御姐。
 
她懒得听他们胡言乱语,但有时也忍不住感觉迷惘。“名记御姐”是自己的的理想吗?在22岁的时候,她还想像着自己在未来的新闻事业中,为采访报道成功女性,开创一片自己的天地。
 
然而,现实是如此充满着令人安逸的讽刺性。真正进入新闻行业之后,她才发现,所谓成功女性的报道是多么地不切现实。首先是女性人物的故事很难进头条,其次是重要新闻,更难见女性人物的存在。
 
即使有相关新闻,她也很难触及得到。只能在二手通稿和网络截屏图片上修修补补,想做标题党,却也是束手束脚。一手的城市新闻线索被分派到她手里,都是些七大姑八大姨类的故事,婆婆奶奶的街坊邻里小事。
 
她的职业之路几番改旗易帜,最后走进电视“帮女郎”的世界。观众们打电话来寻求帮助,她以御姐形象冲向民生的第一线,帮助劳苦大众解决婆媳争端、夫妻反目、兄弟不和等中出现的种种奇闻异事。
 
“帮女郎”、“帮大姐”是中国城市电视台的新角。她们立足城市乡村,服务最底层的电视观众,是中国电视产业中非常民生、非常基层的屏幕形象。虽然偶有“帮小伙”出场友情赞助一下,但大部分的帮女郎和帮大姐还是以年轻俏丽、或是中年一枝花的模样体现出随时反应、随时帮忙的贤淑麻利劲儿。她们是居委会大妈和妇联大姐的现代版延伸,是现代城市中的一道亮丽风景。
 
帮女郎们的事业线发展蒸蒸日上,电视屏幕上的女性记者、女性主持人除去夕阳红、情感脱口秀、厨房七十二招之外,又多了一处大展拳脚的空间。
 
不可见的女性
 
中国的电影学者戴锦华,曾用“不可见的女性”来形容八九十年代女性电影中的女性导演对于男权中心思想的顺服。她们在电影中创造出伟大的、坚韧的、有如大地母亲一般的女性人物,貌似在刻画有如成功男性一般的女性人物的成长史,实则却陷入了一种由女性表达、女性演出的男权文化的漩涡。
 
帮女郎们的事业发展,使得中国电视荧屏中的女性人物角色突破了以往的窠臼,得到了相对丰富的发展。仔细看来,帮女郎们的身份与角色更像是以往的接线员,今日的民生客服,资讯保姆,服务专员,但却以民生小记者的身份在四处奔波,御姐范十足。
 
全球性别新闻研究发现,女性几乎很难成为新闻的主角,更妄提登临头条位置;世界新闻史中,唯有一次,女性角色成为全球新闻突发新闻的主角——是戴安娜王妃夜遇狗仔追踪,丧生车祸。这么多年来,也常有国际国内第一夫人出镜,讲的一定也是她们的包包、服装、造型、慰问妇女儿童或进行慈善慰问等的新闻。屠呦呦斩获诺贝尔,新闻是与八卦相伴而行的;或者像杨绛辞世,媒体报道的标题大多也是“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讽刺的是,网络新闻中,女性人物又每每成为标题党的最爱,成为网络编辑们博取点击量的热点,比如“假扮富婆重金求子”、“某女嘟嘴卖萌自拍”、“女生女神之间的距离”等之类的。仿佛新时代的女性已经脱离相夫教子的陈旧窠臼,占领女性力量的新起点。
 
传统媒体中的贤妻与网络媒体中的“浪荡女”是如此和谐地共处于世。这些虽是可见的女性,她们处处都存在。那些被现代媒介改造了的女性,充满象征的意味。在新闻、报纸、杂志、电视、电影之外,仍然有无数默默无闻的、不可见的女性,她们才是这个社会的中坚。
 
消失的“妳”
 
“妳”是女版的“你”字,就像“她”与“他”以偏旁来指称性别的差异。去“女”的偏旁,是汉字简化历史上一个小小的,也许是不经意的一次修正。目前唯有台港澳等地仍在沿用此字,大陆地区的已经将此字合并入“你”,以表明无性别特征的指称。
 
“女”字偏旁的消失,与“帮女郎”之“女”字的突出,也许有着一种命运共同体的意味,呼应着女性角色在社会文化中意义呈现在不同年代里的变迁。以往是泯灭女性特质,而今却是娱乐化女性气质。无论是泯灭的混乱还是娱乐的胜出,女性的故事在新闻中,仍然是被边缘化、被冷处理,或是被消失的、被不可见的。
 
从文字传播的演变中试图看清社会历史中的女性地位、女性形象和女性角色,是很困难的事情。从媒介的报道和新闻中,我们是可以清晰地窥见在热闹的新闻故事和传奇故事后,女性角色的单一化和片面化。希拉里竞选时身后24小时跟随着来自各大媒体的女性记者,以探寻其政治生涯将走向何方,当她回顾自己竞选时所经历的一切,用了这样一个口号: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
 
这虽然是在美国建国240年之后才出现在美国媒体上的一句宣言,至少帮助美国政治新闻中出现了正面的积极的——而非恶搞的、嘲讽的、或仅供服饰点评的——女性。
 
本文关键词:新闻中不可见的女性、新闻史、媒体中的性别平等、媒体中的性别刻板印象
 
本文作者:吴炜华(博士,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从女巫开始:媒介性别史的穿越笔记

 
导语:媒介有性别吗?媒介的性别是如何被形塑的?从何时开始?本文带你穿越历史上最关键的时期去审视社会规范与性别橘色的刻板成见是如何一步步被带入今天的大众传媒之中。
 
1458年,恰是古登堡印刷术发明10年之后,一本名叫《制裁女巫的铁锤》的书畅销全欧,德国行销16版,法国推出11版。
 
这是一本教育神职人员和普通大众,特别是男性读者如何去识别、密告、制裁身边可能存在的女巫——那些女人长着普通女性的模样,却拥有着神奇的知识与能力。因此,她们是邪恶的、可怕的,需要被制裁的。
 
在人类的媒介史上,从没有一本书像这本书,给女性带来如此巨大的苦难。人类在欢呼古登堡铅活字版机械印刷机为媒介变迁所带来的契机的同时,却忘记了媒介史上也曾书写下如此深重的性别歧视、性别暴力的故事。
 
大众媒介诞生的一缕曙光没有给知识带来性别平等分享的可能,却将父权制社会中的性别偏见、歧视和性别暴力内置在媒介生产的原生语言里,女性唯有去知识化、去能力化的才是非邪恶的。
 
媒介——尤其是近现代史以降的大众媒介史,一直带有其自身难以克服的性别刻板特征和话语模式,社会中所存在的性别偏见、性别歧视、性别暴力都会经由大众媒介的放大,而被再度强化。
 
当我们从批判的角度,认真回望媒介被性别化的历史时,我们发现男性中心的知识生产和传播生态从15世纪中叶到今天,依然影响深重。
 
1448年,古登堡的铅活字版机械印刷机发明以后,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帮助欧洲246个城市建立了1099个印刷所,4万种共1200万册书卷被印刷、销售、流通,人类社会迎来了知识传播的大众媒介时代的启蒙,但女性却并未被带入这一场知识革命的发展之中。当媒介生产者、传播者、接受者的主体都由男性组成的时候,媒介的性别特征基本也就定型了,“男主外女主内”的知识套路也形成了。
男人们去看新闻、关心国家大事、去探险、运动、引领时代变迁;女人们去接受报纸上、杂志上关于生活知识的熏陶,完成一部贤妻良母的媒介养成史。
 
19世纪,欧洲出现了为女性读者服务的杂志,一时之间,创造出关于时装、美容、休闲、家务活的种种奇思妙想。女人们终于在大众媒介的市场上浓墨重彩地登场,直到今天,200年前女人们关心的那些家长里短,还在被各种光鲜亮丽的时尚杂志翻来覆去地说。
 
电视出现之后,亦是如此。
 
1936年,BBC第一次开通电视转播之前,为其节目寻找新闻主持人:白人男性、伦敦公立学校口音——唯有此,才得以彰显新闻之公正、客观与专业。女性主持人是为歌舞、杂耍与插花式节目服务的,所以她们需要笑容可亲、声音甜美。
 
媒介的性别史是一部充满刻板的性别规范的历史。朔源而上,我们更能发现这部历史中那些隐秘的性别歧视、基于性别的暴力的支线故事是如何藉由社会、宗教、和文化的偏见而放大,以一种教育、劝导、娱乐的模式代代相传。在未来的故事中,我们将为读者逐一解开媒介性别史中的暗黑篇章。
 
社会性别规范从哪里来?
 
社会性别规范是社会对男女定型的角色以及两性差异的一种规范认知,大众媒介自其诞生之日起,就成功地将这种规范加载于身。大众媒介中的性别规范,也依从着父权制和男权中心的社会中常见的“男强女弱” 、“男性阳刚女性阴柔” 、“男主外女主内”等世俗话语的方式,予以呈现,每每会在新闻故事、杂志专题、电视、电影中表现出极为明显的“男-女”二元对立的特征。
 
一方面,大众媒介将社会中固有的社会性别规范、社会性别角色予以反映与表现,另一方面,男性中心模式也制约着大众媒介的知识生产、信息传播。社会性别规范和性别角色的认知也直接影响和催生了大众媒介中性别偏见、性别刻板印象的出现。
 
学者们在做啥?
 
对媒介与社会性别规范和性别角色的研究,一直以来是女性主义媒介研究学者关注的重点。对女性杂志的研究,是过去二十年学者们努力为之的一个主流,从女性杂志封面的变迁中审视女性社会性别角色和性别表现的变迁、从女性身体在杂志中呈现反思社会性别规范的变化等等;从广告中的女性形象探讨关于女性美、社会性别规范的刻板化表现、性别二元概念化的发展;还有关于电影电视中女性形象的生产、制作、消费与社会性别规范与性别角色的观念、认知的关系。
 
 
中国有哪些机构在行动
 
妇女传媒监测网络
 
妇女传媒监测网络成立于1996年3月,是中国内地第一个以关注妇女与传媒的关系为宗旨的非政府组织,隶属于首都女新闻工作者协会。它通过网络成员聚会、举办研讨会、策划大型采访报道、撰写专栏文章、组织对媒体工作者的社会性别培训,促进媒体以均衡的方式描绘多元化的妇女形象,监测并抵制大众传媒中贬抑妇女、否定妇女独立人格、鼓吹性别角色陈规定型的报道,与媒体协商以确保适当反映妇女的需要和关切的问题,为妇女走向男女平等提供良好的舆论环境。
 
由妇女传媒监测网络主办的女声网,是中国大陆惟一以“社会性别与媒介”为关注领域的专门网站。该网站搜集发布“社会性别与媒介”领域中的研究与行动资讯,为在此领域中工作的研究者和倡导者以及有志促进性别平等的媒体工作者提供信息支持,并通过“女声电子报”和“邮件组”、微博与微信的形式进行推广和倡导。
 
女权之声“微信号:genderinchina。
 
 
媒介与女性研究中心
 
该中心是基于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的教学研究机构。该机构长期致力于媒介与女性研究的学术前沿,探讨传播与社会性别重要议题,促进多学科交叉融合,推动研究与实践发展。
 
本文关键词:性别歧视、媒介性别史、社会性别规范
 
本文作者:吴炜华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被观看的女人:媒介刻板印象

 
导语:本文将梳理刻板印象在媒介史上的第一次现身,刻板印象又是如何与媒介文本中的性别呈现、女性角色、男性表演交织成一出出令人荡气回肠、爱恨交加的大戏。
 
1953年春天,纽约曼哈顿上东区一栋公寓的门口。
 
快乐美貌依然年轻的母亲安妮•德沃鲁克斯带着两个儿子乔治和罗比准备离家出走。她对自己那位不安分、喜欢玩弄女人的丈夫已然深恶痛绝。迷惘的孩子们、凌乱的箱子、和愤怒却自信的安妮组成了一幕混乱的开场。
 
在得意洋洋的发动机轰鸣中,淡蓝色的敞篷轿车带着安妮和孩子们驶向新的生活。在安妮设计的新生活蓝图里,有一个异常天真而又宏伟的浪漫计划,她相信以自己的魅力和美貌,很快就能从遍及美国各州的追求者中,再找到一个富有且专一的男人,为她和儿子们继续提供富裕的生活。因为在她带孩子出走的年代,女人仅能从属于家庭和丈夫,才具有生存的价值和意义。
 
为什么安妮会如此思考?——因为她所看的电影,收听的广播、阅读的报纸和杂志上,女人们最美丽的人生设计就是如此:在自己最青春靓丽的时刻,遇到良人,嫁为人妇,从此幸福地相夫教子——这种女性形象是如此深刻地烙印在安妮的人生规划中,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理想”在离开丈夫之后,频受打击,她已经不是当年的安妮,她还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
 
她需要出去打工,一分一分地挣钱贴补家用,这时候,她才清醒过来:原来电影中、杂志上所描绘的俊男美女式的爱情和婚姻是如此的虚伪。
 
安妮的自我清醒与再成长,是一部女性历史的冷幽默。乔治•汉密尔顿在安妮的故事中回忆了自己的童年和母亲的中年,以此怀念他伟大的母亲。
 
10年之后的1963年,贝蒂•弗里丹(Betty Friedan)的《女性的奥秘》刊行于世,猛烈抨击了流行于美国五六十年代并被千百万妇女效仿的女性刻板印象。女人可以有很多种形象,女人也可以有很多种活法;如何识破媒介制造的那一幕时而温情脉脉、时而烈焰红唇的女性刻板印象,摆脱被看、被欣赏、被安排的命运,是安妮以及和与安妮同等命运的女人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而当时,安妮已艰难跋涉经年,深刻了解所谓的“幸福家庭主妇”和“独立女性”、“单身母亲”之间绝然的差别。
 
在匹兹堡临街的小旅馆前,安妮窘困之时,遇见性格内向的巴德。
 
巴德暗恋着安妮,为其坚韧的美丽而动心。
 
即使是巴德,他看待女人也如汽车。他说道:“汽车也有潜在的性特征,有时是男性,有时是女性。车翼就像扬起的裙摆,尾灯就是性器官,对我来说,你的这架车就是女性气质的。”
 
巴德将汽车与女性的身体、及欲望的表达连接起来的这一时刻,正是媒介将女性与物品、与观众的视觉欲望连接起来的最重要的一个瞬间。巴德的这一联想在之后全世界的广告生产中被广泛模仿——女人仿如汽车,可以被欣赏、被驾驭、被征服。
 
这一联想在今天的大众媒介中仍然被不断地放大。100年前,它从杂志移植到了电影;60年前,移植到了电视;20年前,又被移植进游戏。女性刻板印象的媒介成长史,就在这一联想中改头换面,故事却是如旧。
 
女性刻板印象是什么?
 
大众媒介中的女性刻板印象,是指由大众媒介所表现、解释而形成的女性角色特征的固有印象。刻板印象是社会人群简单化性别分类的产物,由大众媒介的生产而得以放大和固化,常常是与现实不相符合。在大众媒体中,女性形象每每也被简单化地处理,呈现出社会、国家、地区以及文化群体的差异性。如美国五六十年代的“幸福家庭主妇”的刻板印象与中国五六十年代的“铁娘子”刻板印象就是截然不同的,但都是一种女性刻板印象的媒介化表现。
 
媒体中女性刻板印象
 
对女性性别刻板印象的媒介研究,多聚焦于电影、电视及杂志、广告中女性形象的视觉表现与意义呈现。劳拉•莫维在《视觉愉悦与叙事电影》中批判性地提出,银幕上女性的存在是为了被看,以满足男性观众、男性摄影与导演、以及电影故事中的男性角色在视觉上的愉悦感,男性凝视女性的动作是天经地义的,而男性注视则是电影呈现女性形象的基本原则。
 
研究者发现,在广告中,女性也往往被刻板化地与消费性、生活性、或服务性的产品关联在一起,性感的女性、与帮助型、家务能手型女性是广告中常见的女性刻板印象,以表现“女主内”的传统角色分工。
 
对电视节目内容分析研究也显示,女性鲜有承担重要社会角色,女性在电视节目中多被限制在传统的女性角色之中,从事传统的“女性职业”。即时出现女性领导者、或女超人,她们也多忙于处理各种“人际关系”,每每被表现情绪化、依赖性、个人化、甚至神经质的特点。如电视剧《副总统》中女主角Selina Meyer虽然当上了副总统,但发现自己完全无所事事。雄心勃勃试图干出一番大事,却引起麻烦不断,事态失控。 而与女性刻板印象相反的男性角色,在大众媒介中多呈现为独立、自信、理性、有冒险精神的。
 
近来,大众媒介所塑造的性别刻板印象受到时代的影响而有所改变,但其主流仍然呈现出传统的性别角色分工的僵化特征。
 
本文关键词:性别歧视、媒介性别史、社会性别规范
 
本文作者:吴炜华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图文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多元男性气质:原来是美男啊

导语:男人是何时在媒体上转变为被看的小鲜肉,本文邀请你来看一幕男性气质形成、发展、叛变与演化的先锋话剧。

5月12日,护士节的时候。他的故事被写成“少数派报告”,新闻中的副标题叫做——“医院里的美男护士。”

记者当时的要求是“颜值高”“男护士”“稀有动物”,所以主任安排了他接受采访。

匆匆赶往心脏内科手术室的路上,他想起妈妈昨晚的叮嘱:今天晚上安排了你相亲,先别说自己是男护士,人家姑娘得咋想?她不得像看见熊猫一样看你?相亲的小船说翻就翻。

他开始手术前的准备。心脏内科的手术现场有强辐射,他得穿着10多公斤的铅衣帮助手术,每次手术数个小时的负重,对体力和肌肉的要求还真的挺高。但他从未想到自己会被称为“美男护士”——这是一个善意的玩笑吧。

小鲜肉美男——女同事在手术结束之后,开着他的玩笑,并援引网络上的定义来进行补充解释:你看,你是我们中最小的,年轻有活力。小鲜肉们平均年龄在25岁左右。“鲜”说的是情感方面经历少,没啥负面和花边新闻;肉是说健康、有肌肉。舍你其谁?

但谁都知道,这一称谓,是属于偶像剧的,是因为有了来自星星的都教授和来自太阳的特种兵,大家才疯狂地爱上。

但对小鲜肉和美男的想象,只不过是一种远离现实的、戏剧化的浪漫幻觉,它的出现和流行,也许意味着观众们开始开放地接受,深沉的、阳刚的、老炮儿之外的另一种男性气质,也许意味着曾经困扰中国老百姓的“奶油小生之罪”、“拯救男孩之殇”是过去那个年代里的事情了——男性也可以很“美”很“鲜”地被呈现在报纸、杂志和电视之中!但并不意味着这种对“美男”的开放心态能穿透肤浅的颜值数,为不一样的男性气质的呈现赢得广泛的社会接受。

电视电影中美男们都是做着很酷、很另类的工作,他们跑酷、玩极限运动、伸张正义、维护和平;即使是太子党,也邪恶得非常有品,不惮于挑战权威。他们可以是律师,军人,CEO,却鲜有做护士的——这就是现实。

对一位刚从护理专业毕业,跻身于2000名护士同事之间的年轻男孩来说,成为报纸上的“美男”并不是他的理想。他清醒地意识到,“美男护士”可以偶尔作为“猎奇的桥段”进新闻,但却并不是偶像剧里被崇拜的主角。在工作后短短一年时间里,与他同行的男同事有一半已经纷纷离去。

但他还坚持着,希望有一天自己代表的角色或可以成为偶像剧主角的身份。希望有一天在遇见喜欢的女孩时,告诉她自己真正的职业,而那位女孩并不会仿佛看见恐龙一般地惊慌逃走。从此以后,他会继续做着被人们误认为唯有女人才能从事的工作,继续很帅、很美男、很小鲜肉地开心生活。

 

美男的前生与今生

美男是作为非传统男性形象的一种新词汇,最早出现在日剧和韩剧的角色设定中。近年来多被使用以描绘我们这个社会中美丽英俊的“帅哥”、以及今天在媒体上频频出现的“小鲜肉”一词。百度百科对“小鲜肉”的解释是:年轻、帅气的男性;一般是指年龄在18-30岁之间的性格纯良,感情经历单纯,没有太多的情感经验,并且长相俊俏的男人。古时候的中国人将此类男性以两个人物作为代表予以指称:貌似潘安,颜如宋玉。潘安是西晋美男,古人称他是“姿容既好,神情亦佳”,宋玉是战国时屈原的学生,他的容貌在一篇古文《登徒子好色赋》中被广为流传。

但美男一向是与传统男性气质背道而驰的,更与中国社会上所谓“大丈夫”“真汉子”的形象是差别迥异的。即使是在现在心理学和社会学的研究中,学者们也发现,“美男” 每每与阴柔、弱小、女性化等意向产生关联。这也导致了在大众媒体所呈现的故事和新闻事件中,美男多被批评,比如在中国八十年代的电影电视中出现的“奶油小生”形象。“奶油小生”的概念缘由1979年,唐国强和陈冲一起拍摄《小花》,正值唐国强生日,陈冲询问唐国强想要啥样的生日礼物,唐国强回复说:我就喜欢吃奶油,你给我弄个奶油蛋糕吧。后来陈冲戏谑他是“奶油小生”。该词汇从此被广泛流传,后被比喻为甜得发腻,相比阳刚之气,阴柔气息更为浓重的男性青年。

在媒体中,传统概念中所谓的“大丈夫、真汉子”仅仅是男性气质的一种表现;而更多的美男、小鲜肉的角色也纷纷出现,更重要的是,社会偏见中不符合传统男性气质的工作中,也出现了男性的角色,比如男护士,男幼教老师,男保姆等等,这些现象不仅表达了学术研究中男性气质的概念变迁,也体现了社会上对新型的、多元的男性气质的接受。

 

学者们在做啥?

联合国人口基金曾经展开《中国性别暴力和男性气质研究》,以探索中国男性气质研究与基于性别的暴力之间的关系。

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长期开展男性气质,社会性别与生态文明建设研究。研究所主办的白丝带反对性别暴力男性热线(15711447572)于2010年10月1日开通,提供免费的公益服务。 

 
本文关键词:男性气质变化、多元男性气质、小鲜肉、美男
 
本文作者:吴炜华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图文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一个1.68元红包引发的网络血案

社交网络中,是否存在着虚拟的性别暴力?
 
当我们在经历朋友圈的虚拟友谊、社交圈的电子爱情的时候,是否同时也面对着随时可能会爆发的暴力攻击?
 
让我们跟随这一个真实的故事,去探访社交圈与朋友圈的暴力呈现。
 
怦然心动的电子爱情
 
她没有见过他,但听过他的声音。他的网名叫“大军”,每次传来的语音中混着喧杂的街道背景声和嗓音低哑的呼唤“小梅”,让她对那座遥远的城市充满幻想。
 
她没有来得及与他牵过手,只知道他33岁,浓眉大眼,面相朴实,在城里务工,他给自己附注的标签是“勤劳的双手和坚强的臂膀”。
 
爱情就这样在网络上轰轰烈烈地来了。
 
她和他同时加入了一个“8090红包群”,这是一个大家快乐发红包秀友谊的群。虽然不在同一座城,但是加入同一个社交群里,也让她觉得距离他更近一步。这年头,网上的友谊和爱情都是需要用红包来维系的,他们每每也撒包和抢包,不亦乐乎。
 
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1.68元引发的“血案”
 
幸福比白日梦还要短暂,爱情的急转直下缘起于一个红包引发的血案:大军一不小心误抢了红包群里被点名赠送他人的一只小红包——额度“1.68”。很多人都奉劝大军退还,但他鸭子嘴硬又突然爆发出饿狼般地悭吝,抵死不退钱。一场口水战迅速升级,大军一边愤怒回骂,一边退款一元,还余0.68。群友们仍然对他穷追猛打。
 
她甚至来不及参与到红包的骂战之中,局势已经恶化。她才惊恐地发现,原来那位“勤劳和坚强”的大军居然身具如此暴力的网络攻击能力。
 
她能够感觉到大军瞬间化身为朋友圈暴龙,以往的甜言蜜语变成了对她冷漠的嘲讽和辛辣的责骂;曾经的互相理解也变身为怪异的网络情绪蔓延开来——而这一切的起源,居然只是一只不及两元的虚拟红包。她向大军发出最后通牒:你如果不退钱回去,我们就分手吧。
 
在红包群好友的群起攻击下,大军最后又退还一元——但他俩的朋友圈爱情也到此画下了句号。
 
冷静下来之后,大军向她哀求恢复关系。她知道这是不可能了,她被大军爆发出来的网络攻击力惊呆了。
 
曾经的甜蜜,永远的噩梦
 
从分手那天之后,她的手机和朋友圈就仿佛进入了惊悚电影、有如噩梦一般的连环谜语之中。她不断从朋友的朋友那里收到关于自己精神异常、或者身患艾滋病的最新消息、骗钱骗色骗感情的年轻岁月,更多的是很多私密时与大军分享、和交换的照片被标注着名字在网上肆意传播。小梅的噩梦在一夜之间成为现实。她觉得不堪其扰,终于报警。
 
很多人认为,网络是匿名发表意见,自由抒发情绪之地,爱情流动的虚幻之地,所以我可以更为任性地野蛮生长。在遭遇网友批评之后,我可以据理力争,甚至主动出击,骂到他们胆战心惊。
 
大军不认为群里的互骂有啥大不了,他也没有意识到在网上随口说说“前女友”的八卦有啥问题,但这样的暴力和骚扰行为实则已经对小梅造成了伤害。小梅选择报警,是他们这一段虚妄的爱情插曲最终走向灭亡的休止符。警察以“网络寻衅滋事”的罪名给予大军警告,并罚款500元。
 
随着社交网络对年轻人生活的渗透,网络暴力也频频发生于社交媒介之中。网络暴力,指一种在网络上发生的暴力行为。它指某些人利用网络的匿名性与隐蔽性,以针对个人或群体进行恶意的、羞辱性的、重复性的攻击行为,使他人受到伤害。网络暴力,有时也被称为网络暴力、网络欺凌、和虚拟欺凌等等,指的是网络上所发生的欺凌与霸凌。
 
网络环境中发生的语言羞辱、辱骂,网络跟踪,网络起底与人肉搜索,网络谣言,群体攻击等等都属于网络暴力。
 
它与现实环境中的欺凌,如基于性别的暴力,校园霸凌等等——最大的区别是,网络暴力是虚拟的,不直接伤害他人身体;网络暴力是具有匿名性、群体性、大众性观望与参与的危险,很容易从无意的恶作剧、或小范围的霸凌与欺辱变成一场全民性的、具有病毒性传播特点的群体性攻击。
 
也许有人说,我性格外向,脾气直爽,广交朋友,我是不会被霸凌的。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以往人们的误解,总是认为性格软弱、内向,或社交障碍的年轻人才有可能被霸凌,但在今天的网络中,任何人都有可能会成为被霸凌的受害者。这也是网络暴力的另一个特点。
 
本文关键词:网络暴力、霸凌
 
本文作者:吴炜华  (中国传媒大学,新媒体传播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视觉传播、健康传播及媒介素养研究、社会性别,青年文化与新媒体及游戏研究等领域。)
 
(图文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