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惊天大发现:理工科男女的区别是......
1

惊天大发现:理工科男女的区别是......

22 十月 2018 - 06:10
我们生活在一个对女生的理科水平有诸多偏见的时代。
 
理科,被认为是智力检测仪。人们觉得,大部分女生会在这台检测仪前匆匆倒戈。理科课堂里的女生,和马路上的女司机一样,都在承受着刻板印象的压力,负重前行。为什么女生要在理科方面承受着这样的污名?
 

一、男的就一定比女的聪明?

英国科学作家安吉拉·萨伊妮(Angela Saini)在去年出版的《弱势:科学如何误读女性,以及重写故事的新研究》一书中,将矛头指向了历史,还有达尔文等科学家。
 
安吉拉·萨伊妮(图:EL PAIS)
 
历史上绝大多数时间,女性都被认为在智力上不如男性。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相信,如果女性在大学拼命学习,她们的生育能力就会受到损害。
 
达尔文无视大量明显的历史与文化因素,几乎像观察野生的狮子或孔雀一样观察维多利亚时代的女性,最终得出结论:
 
女性的成就不如男性,是因为女性在智力上低男人一等。
 
其实,当达尔文发出“厌女”言论时,同时代的女性知识分子就指出,他忽视了社会因素对女性成就的影响。但达尔文没有接受这些批评。到1882年临死前,达尔文依然坚信女性在演化过程中,落后了男性一步——她们“在道德上普遍优于男性,但在智力上逊于男性”。
 
 
达尔文之后,许多科学家也遵循 “男女行为的差异,源于生物性的差异“这一思路,发展出不少理论。这些科学家中的绝大多数是男性。
 
脑神经科学对男女大脑的描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科学家们曾认为,从出生开始,大脑就有男女之分。男性比女性更擅长数学和空间思维,女性比男性更擅长共情。但新的研究发现,男女在数学能力、空间视觉、语言表达等方面的差异性极微小,或根本不存在。正常情况下,男女婴儿的大脑并无显著差异,而两性大脑的相似度之高,已经让大脑有性别之分的迷思很难站住脚了。
 
(图/搜狐)
 
科学家们还曾相信,女性天生不如男性聪明,是因为她们的大脑比男性的大脑更小、更轻。的确,男性的头与大脑的确较女性稍微大一点。但是,女性在智商上并不逊色于男性。和其他器官一样,大脑只不过按比例生长。男性体型更大,大脑体积也更大。
 
《弱势》记录了科学如何夸大男女之间与生俱来的偏好与能力差异萨伊妮强调,科学家和其他行业的人群一样,也受偏见影响。他们提出的问题和找到的答案,也可能受制于他们的预设想法。
 

二、你们只是害怕女生越来越聪明

大量研究发现,负面的刻板印象影响了女性在理科方面的表现与兴趣。这一现象被称为“成见威胁”。
 
(图/搜狐)
 
2010年,美国大学女性协会一份题为《为什么这么少?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的女性》的报告指出:
 
早在小学阶段,孩子们就意识到这些刻板印象的存在,还会对“男女生分别适合什么样的科学课程”发表带有刻板印象的看法。即使是喜欢且擅长数学的女生,也没有逃出成见威胁的魔爪。比如,她们虽然在数学和科学课程中获得较高的成绩,但在重要的学科考试(如SAT数学和AP微积分)中的表现则有更多失误。
约书亚·阿伦森曾在美国一座大学的微积分课堂内做过一个实验,证实了成绩优异、学习热情很高的女性也会受到成见威胁的干扰:
 
当他在考试前表示这个高难度的数学考试是对学生能力的测验时,男女生的成绩没有区别;但当他不对学生施以成见威胁,而是告诉他们男女生过去在这个考试中的表现一样好时,女生的成绩明显好过男生。
受成见威胁的影响,女生可能会为了避免遭受负面刻板印象的评判,而回避理科,或表示对理科不感兴趣。
 
2014年,美国波士顿学院的“国际数学与科学趋势研究”项目调查了全球53个国家与地区、超过30万八年级学生对数学的态度。数据表明,在全球范围内,女生对数学及数学相关工作的兴趣普遍低于男生。
 
 
可喜的是,研究者们已经在积极寻找消除成见威胁的方法:
 

1)告诉学生与教师们成见威胁的存在。

针对大学生的研究表明,承认并且刻意地提醒学生成见威胁的存在,能有效提高他们的成绩。教职人员是最适合向学生们提供这方面教育的人。所以他们应当接受这方面的训练。
 
 

2)向学生们介绍数学和科学领域的女性模范人物。

让女生们意识到女性成功榜样的存在,能够有效抵制负面刻板印象的影响。当女生们看见和她们性别相同的人可以获得成功时,她们会更有信心应对和战胜成见威胁。
 
颜宁(图 / 南方网)
 

3)鼓励学生们改变对理科和智力的观念。

研究表明,帮助学生们对智力形成一种更灵活的看法,培养成长型思维,能够帮他们防御成见威胁,提高学业成绩。
 

三、培养“成长型思维”才是硬道理!

提出“成长型思维”这一概念的卡罗尔·德韦克,从研究生阶段开始,就对学生如何应对困难这一课题产生兴趣。
 
经过多年的研究,她意识到,有两种思维模式在影响着学生们的表现。
 
一种思维模式是将困难看作对个人能力的严厉指摘,另一种则是将困难当成令人兴奋的挑战。前者属于“固定型思维”——将智力看成是一种与生俱来、不可改变的特点。后者属于“成长型思维”——将智力看成一种可变化、可通过努力来塑造的特点。
 
(图/新浪)
 
很多人用一种固定型思维来看待理科,认为一个人理科成绩好,说明悟性高,有天赋。这种观点其实在西方更甚。比如,人们会自认没有“数学头脑”,不是个“学数学的料”。这种固定型思维导致学生一旦受挫,就容易丧失信心,进而放弃。因为他们相信,如果他们真的“聪明”,他们应该一学就会才对。
 
拥有成长型思维的人,则更相信努力的力量。在困难面前,他们的信心其实是在增强的。因为他们相信,当他们挑战自己时,他们在学习,在变聪明。斯坦福大学的数学教授乔·博勒在《数学思维》一书及演讲《你要如何做才能变得擅长数学,以及其他关于学习的惊人事实》中,鼓励学生培养成长型思维。
 
 
她引用心理学家杰森·莫塞尔团队的大脑实验指出,当学生做错题目时,神经元突触产生火花与链接的程度,比他们做对题目时更大。也就是说,犯错时,大脑受到挑战、挣扎努力时,恰恰导致了大脑的生长。
 
博勒鼓励学生们将犯错看成学习过程中正常的组成部分,相信自己的无限潜能,她说:
 
“你对自身潜能的信念,已经改变了你过去的学习经历,而且这个信念还会继续改变你将来的学习和生活。”
 
对于许多从小被教育着要干净、完美、乖巧的女生来说,拥抱错误,相信潜能的成长型思维,无疑能帮她们战胜成见威胁,享受理科学习。
 

四、理工科女生不再是个陌生称呼

在过去几十年间,全球在倡导性别平等方面的不懈努力,已经使理科领域中的性别差异在不断缩小。
 
第十二届中国女科学家颁奖典礼(图 / 光明网)
 
  •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申请就读理工科专业的女学生数量持续上升。2010年,中国女性科技人员的总人数为1400万,居世界第一,所占比例超过全球平均水平。到2013年底,中国女性科技人员人数上升到近2730万。
  • 1980年,美国13岁学生中,SAT数学成绩在700分以上的男女比例为13:1。到2010年,这个比例已经缩小为3:1。
  • 据2018年英国财政研究所的最新报告,在英国中等教育普通证书测验中,男女生在STEM(即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学科的成绩很相近。
  • 2015年,在信息与通信技术领域,完成中学后教育的印度女毕业生人数超过26万。印度是全球在这个领域最接近性别平等的国家。印度尼西亚紧随其后。
 
(图 / 新浪)
 
不过,研究者们还是给理科教育者提出了不少改进建议:
 

1) 改变对于科学的描述。

科学常被描述成客观的、抽象的、分析性的、没有感情的、带有男性气质的。科学中富有创造性、直觉性的一面则常常被忽视。这样的描述不但不准确,还将科学理念与直觉、关爱等传统的女性价值观对立起来。
 

2) 多设计开放性的问题。

乔·博勒等学者提出,传统的数学教育,教学内容抽象枯燥,强调数字性和记忆力(比如背乘法口诀表),不强调形象思维和知识间的内部联系。
 
老师习惯于训练学生在短时间内答题,答案仅有对或错两种可能。这种教育强化固定型思维,容易使学生产生焦虑。
 
开放性的问题则会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例如,问学生下图中左下角的图形如何可以变成右下角的图形时,博勒获得了7种答案。教学过程更富有想象力与互动性。
 

3)鼓励团队合作。

克劳德·斯蒂尔研究成见威胁时发现,有的非裔美国学生在学数学时独自埋头苦学,一旦效果不佳,容易认为自己印证了 “黑人不聪明”这一负面刻板印象。
 
一些亚裔学生则采取不同的学习策略。他们习惯于在一起做作业,讨论课上学到的概念,互相帮助。这样的组团学习,既能较快完成作业,也算是一种社交活动。
 

4)融入游戏设计理念。

拉什玛·桑贾妮在《编程女生:学会编程,改变世界》中,介绍了不少女性程序员。
 
(Girls Who Code 官网截图)
 
艺电创意总监、游戏设计师切尔西·霍尔就是其中一位。她学习游戏心理学时发现,人们之所以愿意在游戏中不断尝试,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有可能会赢。游戏玩家们的这种想法,其实就是成长型思维。将游戏设计的理念融入理科教学中,能够让学生意识到:
我可以通过有策略的练习,变得更好。
 

5)为女生提供更具体的指导。

英国物理学家杰西·韦德认为,仅仅告诉女生们和理工科有关的职业很好是不够的,还应在年轻人身上进行长期投资,提高她们对自身能力的信心。她说:
 
“女孩们需要有一个她们可以咨询的人,能告诉她们什么时候应该申请工作,如何写个人陈述,或者建立一个研究型事业的步骤是什么。”
 
消除女生在理科学习中面对的污名化现象,需要全球协力,击碎成见威胁,提升女生自信,培养成长型思维,改革理科教育。也许道阻且长,但一定能造福女性和世界。
 
 
参考资料:
Girls Who Code: Learn to Code andChange the World (Reshma Saujani著)
Emotional Intelligence: A PracticalGuide (David Walton著)
Whistling Vivaldi: How StereotypesAffect Us and What We Can Do (Claude M. Steele著)
 
注: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哈哈
喜欢娱乐新闻,9岁入坑,传播学研究硕士,关注流行文化中的性别暴力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

在数学兴趣和立志从事数学工作方面,只有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两国的女性几乎没受负面性别刻板印象所影响。东欧非洲和中东女性对数学的兴趣较少受负面影响,不过东欧非洲和中东女性在立志从事数学工作方面还是没逃过负面影响。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