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祝爱情,入土为安
2

祝爱情,入土为安

26 一月 2019 - 03:01

透过百叶窗的狭缝,万夏瞥见捧着一束玫瑰站在办公楼下的他,两个结伴下班的女孩经过他身边时,满脸的笑意,连她们遮挡的右手捂都捂不住。

万夏低下头,再次查看时间,手机显示的是22:00。她若再不离开办公室,就要错过末班地铁了。
 
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肉源于长时间的站姿而酸痛不已,她不得不坐在地板上放松她的腰部和小腿,肉体可以放松,精神却要保持警惕。她伸直上半身,用右手拨开窗条,望向楼下,他终于不在那了。
 
万夏长叹一声,叹出的是虎口脱险
 
从地上爬起,就着手机的电筒光源,找到背包,锁好办公室的门。从办公楼出来后,没来得及喘口气,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地铁站,眼睁睁地看着地铁门随着最后两声紧急的“嘀嘀”声关上。
 
出了地铁口,她找了一辆又一辆的共享单车,不是二维码和车牌号都不翼而飞,就是多次上报维修的车坏到锁都开不了的。
 
当万夏走到第三条街,对着第7辆车扫描二维码时,开锁成功的一声“咔嗒”,是她今天听到的最愉悦的声音。
 
在万夏的单车正要拐进自己住的单元门时,远远望见一个身影在门口伫立着,她立即调转车头,拼劲全身力气踩动脚踏板。
 
她全然顾不得那个熟悉的身影是否追了上来,她的心跳声与风从耳边刮过一样的急速。她不知道要骑向哪里,靠着直觉判断着方向,踩动脚踏板的双腿越来越慢。她太累了。
 
前方亮着的灯牌给万夏指明了方向,她停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门口,快步走了进去,坐定之后,她才敢大口喘气,眼睛却左右环顾着玻璃窗外。还好,他没有追上来。
 
她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喂,警察局吗?”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我要报警,我被人尾随了……是我认识的人,算是前男友……什么?证据?我自己不算是人证吗……”
 
挂断电话,万夏第一次体会到了万念俱灰的滋味。
 
他是怎么知道她新公司的办公地址的?他又是从何得知她居住的小区的?他已经跟踪她很久了吗?是不是她的私人信息他全都掌握了?他们已经分手一年了,他却还能在她的生活里阴魂不散。
 
她趴在桌子上,脑海里不断闪现着他的样子,从令她厌恶的面孔慢慢变成她当初喜欢的可爱模样。
 
他紧握着她的手,骄傲地向他的朋友、他的家人介绍——这是我女朋友万夏。
 
而她承认是他女朋友这一身份的理由是:他对她好。他对她的好细致到她一个表情的变化,大到要为她实现她未完成的愿望和一切想要做的事。
 
在那一刻,她突然明白了母亲对她说的“女人是没有爱情的,谁对她好,她就跟谁走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的“好”产生了厌烦,或许始于他诸多表示关心的电话。
 

那个时候,万夏刚换了新工作,她疲于应付新公司的制度,和新的工作流程、内容。他在万夏工作时间常打来电话,使得万夏很是生气。“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在我上班的时候打电话?”
 
万夏烦躁不安。“对不起,打扰你了。”
 
电话那头的他似乎没有料到万夏的反应,声音像一个急于认错的小孩。
 
图/《对不起青春》
 
对不起,是万夏最讨厌听见他说的三个字。
 
好似一句“对不起”,就消解了矛盾和冲突。对方真诚的道歉,不得不让万夏选择原谅他,可是她并不想原谅,她不觉得自己该回他一句“没关系”。
 
“我们刚刚恋爱的时候,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常常聊天到凌晨。
 
现在,你却嫌我烦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午休的时候,他给万夏发了这么一条微信。
 
从小没有得到父母什么爱的万夏,被他这句话触动了,他们是多么害怕自己是不值得被人爱的小孩。他与万夏一样,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而且都遭受过原生家庭父亲的暴力。
 
这种命运的相似性,导致万夏对他产生“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
 
但是,两个人还是常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吵架。
 
比如说他回家之后,鞋子不放回鞋架,吃过晚饭后不及时刷洗碗筷总要过一夜才洗等生活习惯不同的事情。
 
长此以往,万夏的耐心受到了挑战,她用了一个很烂的借口——不合适,来表示自己想终止这段关系。
 
“我们哪里不合适?你跟我上去,我们好好聊一聊。”他去牵万夏的手,却被她甩开了。
 
“我不想上去。”万夏绞着手指,她完全没有预料到他听到这句话后的反应——撞墙,头磕在石墙上,血从他额头渗出,淌到他的脸上。
 
图/《三年A班》
 
万夏吓坏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哭了。
 
泪眼模糊中看到有路人过来了,她不记得是自己拉着他,还是他拉着自己,上了楼。
 
万夏坐在椅子上哭着,他的话断断续续地飘进她的耳朵里——
 
“我觉得我们俩挺合适的”,
 
“我真的很舍不得你”,
 
“我从来没有爱过一个人像爱你这样”,
 
“你不要离开我”,
 
接着就是他哭泣的声音。万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除了流泪。
 

自此,万夏没再提过“分手”两个字,她不知道是自己也舍不得他,还是不敢再说那两个字了
 
万夏常常反思是不是自己的沟通方式有问题,比如说是不是语气不友好?或者是她太情绪化?又或者说是自己根本不会表达?
 
他5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了,他们把他丢给乡下的爷爷带大,他是因为父母不要他不管他,才导致他在亲密关系中害怕被抛弃,这不是他的错。
 
而她和他一样,有一个很糟糕的原生家庭
 
图/《捉迷藏》
 
“是我自己先对他冷暴力,他才变得情绪激动的,不是他一个人的错”,万夏常这么想。
 
 “你怎么了?” 他问她。
 
万夏说,“没什么”。
 
“你生气了吗?” 他问。
 
万夏的回应是“没有”,她心情不好是因为工作出错被主管骂了一顿,可是她并不想跟他说这些。
 
“你为什么生气?”他继续问道。他总想问出原因来,可是万夏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于是常常沉默。
 
而这沉默使得他的反应更加激烈,不停地追问她“为什么”,万夏回应他的要么是一张生闷气的脸,要么是“我想静一静,你别再问了”。
 
万夏的这两种回应对他来说皆为“火上浇油”,他像疯了似地用拳头捶打床沿。
 
“你是不是要离开我?” 他双眼发红。
 
“我们俩个都要冷静一下,”万夏努力地不让眼泪流下来,“我出去透透气。”
 
出门的时候,冰箱门上的凹洞,让万夏心头一紧。
 
迎面吹来的夜风,平复了万夏害怕的心情。
 
他是太在乎她太爱她,因为害怕失去她才会情绪激动,可是她为什么感到害怕?她在害怕什么呢?她也害怕失去这段关系吗?
 
脑海中突然出现父亲暴跳如雷的样子——7岁的那一年,正在睡觉的她被父母吵架的声音吵醒。她走到房门口,喊了一声“爸爸”,回应她的是茶杯摔在地上粉身碎骨的声音——那是暴怒的父亲摔的,接着就是父亲摔门而出的响声,伴随着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
 
她怔怔地站在那里,没有哭,心里只有害怕,害怕父亲会失控到将茶杯摔向母亲,或者摔向她。
 
“万夏——”是他的声音,他追过来了。
 
万夏开始奔跑,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跑。风在她耳边呼呼地吹,她回头看了一眼——他正在拼命地追赶她,他要抓住自己了,而她永远也逃脱不了。
 
她气喘吁吁地停下,瘫坐在地上,她跑不动了。
 
“跟我回去吧。”他拉着她的手臂,可万夏却像长在地上了一样,怎么也拉不动。
 
“我不!”万夏说,她心里很不舒服,她不想与他同处一室,她不想看见他,至少今天晚上不想看见他。
 
“别闹了,万夏。”他用一种央求的声音道。
 
“救命啊!”万夏喊道,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大喊,“着火啦,救火啊!”
 
万夏的喊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好,你要走也可以,”他生气地甩开她的手臂,“上去把你的东西拿走。”
 
或许是觉得丢脸的缘故,他脸色难看地往回走了。
 
万夏在公园里待了一个小时后,回去了。在这个城市,她没有值得投靠的亲戚朋友,况且她什么都没带,钱包、手机、钥匙全在那个屋子里。
 
他们和好了。
 
图/《我们无法成为野兽》
 
然后,他们相处的模式变成:一旦冲突发生,他就觉得万夏要离开他,接着伤害自己,万夏就离家出走,他则以“没有你,我会去跳楼”的言论来挽回万夏。
 
日子,如此恶性循环地过下去。
 

万夏最终下定决心离开他,是因为他们共同养的一只唤作“小野”的狸花猫。
 
因为他们的新住处在一楼的缘故,小野常“越狱”出去溜达,回来之后会在地板上留下很多脚印,他为此教训了小野好几次,但小野仍然我行我素。
 
那天傍晚,下了一场雨。万夏因为太累,没来得及打扫地板上小野留下的带泥脚印。他下班回来后,见此,十分恼怒。“猫呢?”他问。
 
“不知道,大概躲在哪个角落里睡觉吧。”万夏答道。
 
“咪咪——”他转身去阳台找猫,未果,又返回到卧室,趴在地上叫它的名字,也未见床底下有猫的影子。
 
蠢猫死哪去了?”他骂骂咧咧,“等我找到你,看我不打死你!”
 
这句“看我不打死你”吓到了万夏,她赶紧跑到卧室,只见可怜的小野被他从衣橱里拎出来。
 
“你把它放下!”万夏叫道,然而他并没有放下小野,左手已经落在小野的脑袋上了,“你别打它了!”
 
万夏的制止声一点用都没有,好似他瞬间失聪了一样,打猫的力道反而更重了。她试图去抢猫,只抓到一手猫毛。小野发出的呜咽声,令她心痛。
 
“你给我住手啊!”万夏大喊,“不要打小野……”等万夏反应过来,猫已经被他从阳台扔了出去。
 
“蠢猫搞得我一身毛,把衣橱里的衣服也弄脏了!”他拍打着身上的猫毛,“要它干嘛?”
 
“你发什么疯!”万夏推开他,拉开门,跑到院子里,小野窜进草丛,不见影了。
 
“你赔我的猫!”万夏气得跳脚,他竟然敢扔掉她的猫!
 
一只畜牲而已,你那么紧张干嘛?”他没好气道,“我还心疼我的衣服呢。”
 
万夏擦干眼泪,冷笑道,“分手吧”。
 
他心疼他的衣服却不怜惜一只小动物的生命?衣服脏了可以洗,衣服会比猫的性命还重要吗?他伤害自己,他打她的猫,终有一天,他的拳头也会打向她的。
 
万夏在小区找了半个小时,才找到小野,她把小野装在猫包里,去宾馆开了一个标间。这一次,她带了钱包、身份证、手机和钥匙。
 
她躺在宾馆的床上,恍惚间,一个声音在对她说话——他不是受害者,他不会因为你的离开而活不下去的,即使他真的自杀,那也不是你的责任,你不是他的拯救者,你现在要救的人是你自己!
 
她哭了。
 
先是泪水默默地从眼眶里溢出来,横淌到她的耳边,沾湿了枕头,接着是锁在喉咙深处的哭声被放出来,响彻在整个房间,将她包围。
 
“喵~”小野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她的脸。她摸了摸小野。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的哭声渐弱,转为抽噎。
 
万夏找出手机,浏览了几个短租房网站,找了一家价格适中的房源,付了订金。尔后,去了浴室。
 
洗完澡后,她觉得舒服多了,很快,进入睡梦。
 
第二天,办完退房手续,万夏打电话给主管请了三天事假。紧接着,去了她和他住的地方,搬走了她所有的个人物品。
 
万夏没有理会15个未接电话,全是他打来的。他以为万夏会像以前那样——吵架了冷静后会回到他身边,当他下班回来看到空了一半的房子时,他的第一举动就是打万夏的电话,一通永远无人接听的电话。
 
很快,取代手机铃声第16次响起的是他的微信消息:
 
万夏,我错了,我不该打小野,更不该把它扔出去,我当时气糊涂了,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罪该万死!我恳求得到你的原谅。万夏,亲爱的,求求你别离开我,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没有你,我真的会死的……
 
万夏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他,实话实说吗?胡编乱造一个借口?还是沉默,什么也不回复?她需要好好想一想。
 
图/《水晶的跳动》
 
第三天,在万夏将他所有联系方式拉入黑名单之前,回复了他的消息:
 
“记得第一次与你提「分手」时,你撞破了自己的脑袋,当时可把我吓坏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抚失控的你,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惊恐的自己。
 
自此以后,只要我们有冲突,你就会出现伤害自己的举动
 
你以「伤害」自己肉体的行为,「控制」了我,我不敢与你分手,因为我「害怕」你伤害自己,我「害怕」承担你伤害自己的后果,因为看上去是因为我的缘故才导致了你伤害自己的行为。
 
我以为你会变,或者说我以为我能改变你,直到看到你打小野的样子,如果你也能看见自己打小野的样子,你也会害怕的。撞到流血的脑袋、捶打床沿而擦破的手、被你的拳头打到凹了一个洞的冰箱、还有小野,还有关于我要离开你,你就要去自杀的言论,这一切的一切,对于
 
我来说,不是爱,是「恐惧」,是「恐惧」,你懂吗?我害怕的是——你。所以,我要离开你。但愿你我早日走出原生家庭的泥潭,祝一切安好。”
 

“喏,你的咖啡”,同事Lydia递给万夏一杯美式,“你昨天是干嘛去了?这可是你今天的第四杯咖啡了。”
 
“别提了,我昨晚被人尾随到家门口了,害得我有家不敢回,在便利店熬了一夜。”万夏揉了揉犯困的双眼。
 
“天呐!”Lydia惊讶道,“我以为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电影里呢,太可怕了。”
 
“是不是你误会了?有可能是爱慕你的人,在你家门口等你而已。”
 
同事Sophie也凑了个脑袋过来,“我们办公楼下这两天不是有个捧着玫瑰的帅小伙,是不是追求你的啊,小夏?”
 
“巧了,昨天尾随我的人也是那小伙子!”万夏一脸苦笑,“那个人是我前男友,我们分手都一年了。”
 
万夏还记得刚分手的第一个月,他找到她的公司,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请求她的原谅,她借口去卫生间,找来保安才得以脱身。
 
不久,她辞职了。换到现在的公司,搬到现在的小区。却不曾想他又找了过来,真是比瘟神还要难以驱赶的人呐。
 
“现在的年轻人还有这么痴心的啊?”Sophie不知是天真还是真蠢,“小夏,你要不要重新考虑下呀,反正你现在也是单着!”
 
“Sophie,我看你是脑残偶像剧看多了吧?”Lydia白了她一眼,“什么痴心一片的,从公司跟踪到家门口,这是性骚扰!对了,万夏,你报警了没?”
 
报了,没用。”万夏无奈道,“警察说需要证据才能立案。”
 
“这个能当作证据吗?”Sophie递过她的手机,“我昨天下班的时候,偷拍的。”
 
万夏看着照片上捧着玫瑰花的他,摇摇头。
 
“有办法了!”Lydia手舞足蹈起来。Lydia的办法是她假装成警察的口吻,给他打电话,声称他被人举报性骚扰,警方已经掌握了一切罪证。
 
但万夏害怕会连累Lydia,Lydia的方法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使用的。
 
“Sophie,把那张照片发我一下。”万夏已有应对之道,她从通讯录找到他的号码,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我已经原谅你了,但原谅并不意味着我们还能成为朋友。
 
如果你真心希望我过得好的话,就不要再打扰我了。
 
请你放过我,也请你放过自己。若有必要的话,我会报警的,相信调监控不是很难的事,相信警察的话你也会听。
 
随之发送了那张照片,最后,将他的手机号码关进小黑屋,永不见天日。
 
从此之后,他没再以爱之名出现在万夏的生活里。他终于在她的人生里消失了。
 
万夏高兴得想叫上Lydia、Sophie在楼顶放烟花庆祝,烟花虽然没有放成,但是三人在楼顶喝起了酒。万夏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她举起手中的啤酒,高喊——
 
“来,祝我的爱情入土为安,干杯!”
 
那天晚上,万夏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站在楼顶的边缘处,泪眼婆娑,“万夏,没有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万夏靠近他,拉起他的手,对他说:
 
“那你就去死啊!”
 
P.S.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张若水
女权主义者,死宅懒癌晚期患者,想做不用上班不愁吃喝的喵星人。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

似曾相识的场景。 文中很多事情在我身上也发生过,不是当事人真的很难体会到那种绝望的心情。 最近一段时间那个偏执男没有再跟踪骚扰我了,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还是在社交软件上肆意窥探我的生活。 希望女孩们如果在恋爱初期就发现男朋友是这种偏执可怕的人,能迅速狠心结束恋爱关系!千万千万不要贪恋他一时的体贴和“对你好”,这些都只是偏执狂们控制你的手段而已。陷得越深,越难以脱身!!
似曾相识的场景。 文中很多事情在我身上也发生过,不是当事人真的很难体会到那种绝望的心情。 最近一段时间那个偏执男没有再跟踪骚扰我了,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还是在社交软件上肆意窥探我的生活。 希望女孩们如果在恋爱初期就发现男朋友是这种偏执可怕的人,能迅速狠心结束恋爱关系!千万千万不要贪恋他一时的体贴和“对你好”,这些都只是偏执狂们控制你的手段而已。陷得越深,越难以脱身!!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