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0

中年男人的精神大保健,从饭桌上聊政治开始

3 九月 2020 - 05:09

男性的“自信”,经常都表现在不管自己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都一定能有办法在人面前说道。

而在这些胡说八道里,最迷惑的,就是对国际政治的高谈阔论了。

一帮大老爷们儿,甭管自己的生活过得多糟心,在单位混得如何不如意,应对阳痿早泄的偏方找得多辛苦,对于国际大事,那可真是都有说不完的话,而且都特别“正确”和“透彻”,指路明灯一般,乘着电梯就登上了人类智慧的顶峰。

讲的人滔滔不绝,听的人也哈哈大笑,这些谈笑风生的场景,表面上看起来非常之和谐:“主讲人”什么都有所涉猎,啥事都懂;观众也都若有所思,仿佛真的有什么收获一样。

在一派迎来送往互相吹捧的和谐气氛里,小区和村头的公共健身器材旁诞生着一个又一个世界级的智库。

 

他们为什么这么谈国际政治

 

聊到“大事”,何况是“国际”性的大事,不少人都会收敛一点,担心自己会因为多说了几句不合时宜的话,被人在背后讥讽一番“干啥啥不行,吹牛第一名”。

但不少男人并不在意,或许他们也清楚自己的某些做派很好笑,但还是一以贯之地努力装出一副睿智精明、对世界风云了若指掌的样子来。

高谈阔论国际政治常常出现在“男性说教”中。人们总是认为谈论国际政治是有门槛的:或许要经过系统性的学习才能知晓个中机理,或许要有一定的渠道才能了解到一些特别的信息,这样才能说出几句有意思的话来,所以聊这个话题是一个“聪明”和“有资源”的体现。

而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状态,表现得比别人“聪明”和“有资源”,正是男性说教这种文化的核心。

央视指导如何识别间谍,是不是有点……似曾相识?

可一旦真的聊起这个话题,又很容易糊弄过去:

倘若一个人想靠聊技术、聊科学(尽管国际政治本身也是一门成熟的科学)来表现自己,他多少也要知道点东西,而且很多发言也很容易被证伪和拆台。但(他们以为)国际政治就不会:开局一张嘴,只要会故弄玄虚,气定神闲就好了。

万一被质疑,就摆出一副“你还年轻,什么都不懂”的姿态,摇摇头,再补上一句“你以后就懂了”之类的关切就行了。

特体面,不仅不会被拆台,还显得自己关心后辈。

 

有理不在话多,但多说几句,很多人就觉得自己的见识不比那些系统性学习过的差,顺带还显得自己的社会资本已经好到能得到“内幕消息”的地步。

但实际上,他们的人生经验,顶多是经历了些办公室斗争;而学习途径,也常常只是一些擅长利用“震惊体”发些阴谋论的公众号。

仔细想想,男人们在“国际大事”上谈天说地,还是因为需要用这种虚张声势的做派,来掩盖自己做不好“身边小事”的慌张。

 

专家们对自己的表达反而很克制

 

一瓶不响,半瓶晃荡,我周围那些在搞国际政治研究的学者或者是在“相关单位”工作的人,基本上都不会在相关的话题上多说什么。

偶尔聊到,纯干货砸过来,人脑子都是懵的,远不如听饭桌上的男人们聊天来得好玩。

拿我的好朋友老李,一个还算有点地位的中国研究学者来说,他在碰到公共性很强的政治新闻时,也会在社交媒体上转发相关的新闻,但即使有评论,也都非常简短,给留言的回复也非常地克制;遇到胡搅蛮缠的,甭管对方说了多不靠谱的话,一律都回“有意思”(尽管“有意思”约等于“哦”)。

而我私下问他对什么事情的看法时,画风基本是这样的:

在老李熟悉的领域:

老李:“这是我的研究领域没错,但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

我:追问

老李:“你怎么想,为什么?”

我:回答。

老李:“你说的挺好的,我给你点材料,你先看看我们再讨论?”

我:???

在老李不熟悉的领域:

老李:“我不知道,我不是搞这个的,你问XXX去,要他联系方式吗?”

坦白讲,我问老李一些问题,常常是因为懒得动脑子了,所以想找他讨个“权威”的说法,有的观点,还能记下来,拾人牙慧,拿出去卖弄一下。老李显然是知道找他问专业知识的人心里的这点小算盘的,但他拒绝成为那个“权威”,相反却希望每个人都持有自己的观点。

为人师表和好为人师的区别就在这里,部分男同胞认真体会一下,好吗?

当然,我们没有必要堕入到“只有专业人士才能聊政治”这样的论述中,毕竟政治活动有它的公共性,每个人都理应有能说上话的地方。

但专业人士的表现多多少少有以资借鉴的地方,那就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面对不懂的问题就承认不懂,不会丢面子的;而对比较了解的事情,也没必要强行输出自己的观点。

 

男性得接受自己平凡的现状

 

不少男人谈国际政治,总会有一个非常迷惑的心态:把自己带入到世界之巅。 

这些人哪怕人到中年,突然要跟90后领导报告工作,等00后老板发工资,每天为自己的事业而失眠,因为失眠而脱发,因为脱发而可能影响前途……也一定要在讨论国际政治时,把自己带入上帝视角,拿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挡不住为由讲一些阴谋论的话,仿佛历史的车就是自己开的一样。

真的没必要!您请客的时候都还要因为怕丢面子而没用团购券心疼呢。

图/《饭局也疯狂》 

很多男人在聊国际政治时总是慷慨激昂,挥斥方遒,仿佛自己只是少了那么一点儿“机会”,少了那么一点儿“权力”,否则就可以改变世界了,多少还有点“怀才不遇”和“老子天下第一”的情节在里面,想想竟然还有点儿心酸到可爱。

其实呢,就是不甘心自己的平凡。

平凡的原因有很多,有的时候是因为结构性的问题,确实没有机会成就更好的事业;有的时候就真的是自己不行,伯乐不常有,千里马其实也是珍稀动物。

但不管怎么样,“平凡”是一个既定的状态,是不会因为在国际大事上发表一些不着调的观点就会有什么颠覆性的改变的。

 

尊重女性的经验,有毛病就改

 

国际政治会成为很多男性在日常说教中最常提及的话题,其实并不是一个偶然。

表面上看,国际政治的运作规律是父权制的,一样是追求权力和基于权力的压迫,一样强调秩序与服从,甚至是字面意义上的以男性为核心的(想想领导人性别比例一类的问题,就知道女性政治参与的现状)。

联合国妇女署发布的《2019年妇女参政地图》显示, 目前全球有24.3%的议员为女性,但高级别领导层中的女性数量却出现了下降

但是这个世界已经变了,现在国际政治上对“男性气质”的强调已在面临着挑战。

拿“国家安全”这样的概念来看,既往基于父权制的论述,人们总是会强调“外敌”,强调武力、装备和在战争中能占据优势等问题。

但在当下,女性经验的融入让这一概念产生了不小的变化。

女权主义视角下的国家安全,批判了前述片面的观点,强调内在的冲突(例如民族矛盾、家庭暴力)等问题,论述了人类生活中基础性的危害对包括女性在内的弱势阶层(underclass)的影响,反思了传统安全观念将这些阶层当作安全的受惠者而非提供者的虚伪(比如战争期间女性的劳动参与总是被忽略这样的问题),也为更多的圈层争取福利和平等的对待创造了一定的理论基础。

而作为一个“平凡”的人,我们在讨论国际政治时,可能需要的是这样的女性视角,需要的是这样的讨论范式,这样才能更清楚地知晓自己是怎样与大环境互动的。

尽管很讨厌不少男人在聊国际政治或者是更广泛意义上的男性说教上的表现,但我内心里还是很同情,他们拼命维持“男性形象”而把自己变成小丑的现状。

很多男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并没有真正被教育过如何成为一个体面人,他们只是被告知要多表现、要争强好胜、要显得比别人强。然后路走歪了,没成为一个坐在那里就发光的人,就只能靠做一些虚张声势的事情,来维持那个脆弱的“我还挺有能耐”的自我认知。

这样的轨迹下成长起来的人(包括我本人),其实是很难掩盖自己想虚张声势的冲动的,时不时地还是会讲一些保守刻板的大话,什么事情都要发表点意见,在自己完全不知道的问题上也得装个专家,甚至还要教女性怎么用卫生巾。

但这是毛病,得改。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