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知名性学家的脑回路令人实在难懂:我们要体验性骚扰的“另类快感”?
0

知名性学家的脑回路令人实在难懂:我们要体验性骚扰的“另类快感”?

12 一月 2018 - 11:01
(橙雨伞公益)如果没有微博之类的自媒体,如果不让每个人无所顾忌地畅所欲言,或许你根本就不会知道,某些西装革履道貌岸然的家伙,脑子里究竟装了些什么。
 
例如,正当众多网友热火朝天地讨论如何预防与制止公共场所性骚扰时,1月10日下午,微博上一个名叫“潘海性学随笔”的博主,就对性骚扰发表了“和很多人可能不同”的高论。
 
按照他的说法,当我们无法改变世界或他人时,“我们唯一能改变的,只能是自己了”。
 
该怎样改变自己呢?请看下图。
 
这样的说法,毫无新鲜之感,早在十多年前,互联网上就流传着类似的说法:“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不能反抗,就只有享受其中的快感了!”
 
但人家说这话,是对现实无奈的嘲讽,而微博上的这位“潘海性别随笔”,怎么看都想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色狼”在地铁公交等公共场所对女生实施性骚扰,主要侵害的是受害女生的人格尊严,如果受害者勇敢地站出来公开谴责揭发骚扰者的流氓行为,只要证据是实锤,当然是骚扰者丢尽颜面无地自容,不知潘海所说的受害者“伤面子”的结论从何而来?
 
退一步讲,在现实中,确实有嘲笑受害者的颠倒是非的文化传统,而这也有可能是受害者不愿意公开发声的原因之一。
 
但是,按照“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的逻辑,难道不应该是鼓励受害者不要在乎世俗偏见做坚强的自己吗?
 
这样的说辞,既没有科学依据,又没有实际用途,在我看来,纯粹是作者自己的意淫,无非就是哗众取宠博取眼球。
 
请读者诸君原谅我的脑洞开的不够大,无论我怎样发挥想象,还是无法想象出,当一个女生被“色魔上下其手”时,除了恐惧、紧张、耻辱、愤怒、委屈外,还能体验出什么“平时无法体验的另类快感”来。
 
潘海发布的那条的微博,激起了不少博友的愤慨,有位博友留言说“要是他被人爆菊,他就不会这样大放厥词了”。
 
我觉得这位博友说得非常有道理,那条微博不但缺乏换位思考,而且没有对性骚扰受害者的半点尊重。表面上看,是在替受害女生着想,而实际上,却是为骚扰者开脱罪行。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海面阔了什么鳖都来。实际上,在微博这个中国最大的自媒体江湖,仇视贱视歧视鄙视女性的言论层出不穷,谁都没有时间与精力逐一驳斥,更多的时候只能是听之任之,任由他们给网络世界徒增笑料。
 
然而,这位潘海似乎有些来头,有必要将他的谬论继续“发扬光大”——既然他没有资格名垂千古,不妨让他遗臭万年!
 
潘海的微博身份认证是中国性学会会员,粉丝超过了八万,说是“大V”恐怕有失偏颇,但影响力已不容小觑。
 
根据一些媒体的报道,潘海是珠海画报社原总编辑,拥有副编审职称。虽然职务职称与“性”关系不大,但根据其中国性学会会员的身份推断,估计也是性学领域的“业内人士”,我见有媒体还称他是中国“大陆知名”性学家。
 
“性”与“性别”有一定的联系,但却是两个不同的领域。如果没有先进的科学的性别理论做指导,具体的性学研究就有可能误入歧途。
 
尤其令人担忧的是,近些年来,性别议题异军突起,而一些没有接受过性别平等教育,或者虽然接受过但从内心里排斥性别平等教育的性学专家,却频频在性别议题上表态,最终闹出了一些笑话来。
 
2015年10月,华中科技大学一年一度的泼水节被曝存在集体性骚扰的情况,比如,成群结队的男同学呼喊着“学妹学妹,跪求一睡”之类的口号冲击女生宿舍;比如,一群男生把一两个女生围起来嗷嗷乱叫。
 
当时华中师范大学彭晓辉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竟然说,泼水节是大学生一种合理的发泄方式,不应上纲上线到男权女权,更非集体性骚扰。
 
而在平时的一些观点交流中,性学家彭晓辉教授也时常受到来自性别领域的学者的批评与质疑,甚至遭到一些网友的“言语暴力”。
 
我记得2016年2月左右,彭教授在微博上发布多篇博文,控诉女权主义者的“暴行”,并暗示中国的女权与境外势力有扯不清的关系。
 
其实,那些批评质疑甚至谩骂彭教授的人,并不是针对彭教授这个具体的人,无非是在驳斥嘲笑彭教授那些荒谬不经的观点罢了。
 
性学是一个具体的学科,而性学家又是性学领域的权威人士。与一般网友的随意发言不同,权威人士说的话往往会被“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当成尚方宝剑。
 
当彭晓辉教授公开表态,“学妹学妹,跪求一睡”的口号都不属于性骚扰时,针对女生的校园流氓文化就会更加扩散蔓延;当潘海打着性学家的名头教导受到性骚扰的女生要学会体验“另类快感”时,那些公交地铁里的“色狼”就找到了侵犯女生的借口。
 
在博友的围剿声中,潘海删掉了那条令公众瞠目结舌的微博,不知他是真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还是怕滚滚骂声坏了他专家的名声?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 高富强
中国妇女报《农家女》杂志编辑,微信公号女权时评圈评论员;著有《另一种美》,新浪微博@高富强
 
(特约专栏,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