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真凶照片公布就够了?她们害怕的可不止是施暴者!
0

真凶照片公布就够了?她们害怕的可不止是施暴者!

30 四月 2019 - 00:04

不久前,在距离电影《素媛》中凶手原型赵斗淳出狱(2020年12月13日)还有不到600天的日子里,韩国媒体出于保障社会公共安全的顾虑,公开了他的长相。

伞君光看照片就被吓到了…

毕竟,这名凶手曾有多次前科,并被警方判定为仍然相当有可能再度犯罪。

想到电影结尾处,原凶在法庭上假装失忆,并把一切罪行归因于醉酒,而私底下面对受害女孩父亲时,又带着几分挑衅语气威胁的场景,不由让人脊背发凉。

“你以为我能在这待多久?总有一天我会出去的。”

 

“我觉得叔叔没伞,

我应该给他撑伞”

《素媛》根据一起真实发生过的幼童性侵案改编而成。

故事的主人公素媛像是每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一样,眼神纯净、笑容甜蜜,每天生活中最大的烦恼或许就是数学小考拿了75分,别的同学轻松拿分的题目,她总是纠结于其中的逻辑。

一个和平常无异的下雨的清晨,她独自走在上学路上,却碰上了一位陌生的“叔叔”,而这句提问,改变了她的一生:

图/豆瓣 “能让叔叔也撑你的伞吗?”

随后发生的一切可想而知。然而,素媛实际受到的伤害却更令难以言喻:

下体流血不止、多处撕裂,必须割断一部分坏死的肠部。最可悲的是,素媛还将终身使用人工肛门、腰间佩带便袋。袋子里翻涌积存的污秽物,像极了那间小破屋里肮脏的苟且。

除身体外,心灵上的创伤更加深刻,以至于她在面对父亲时,也会回想起那些不堪。男性的逼近刺激着她不断重复那些被践踏的痛苦记忆,哪怕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父亲。

我想,对于这样的素媛而言,任何安慰都是隔靴搔痒吧。因为她很清楚:

“我总想睡一觉就能回到过去,可早上起来发现,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太伤心了……以前奶奶说,哎哟要死要死了,这大概就是人活在世的意义。”

对男性的恐惧、对身体被蹂躏的否定、对现实的怀疑,这些负面的情绪像是强有力的推手,把她抛向绝望的无底深渊。

在每一段和自己独处的时光里,她一定也对着头顶的天花板,反复纠结和思考吧:

“那个大叔想让我给他撑伞,我本想走开的,可是我还是想帮他,我觉得应该给淋雨的大叔撑伞,所以我就给他撑了。但人们都说是我的错,谁也不夸我。”

是啊,为什么是她的错呢?

 

被嫌弃的受害者的一生

我们知道,现实中的很多性侵受害者,究其一生都无法摆脱负罪感和耻辱感,自责的梦魇挥之不去,甚至导致其中的不少受害者走上绝路。

素媛的人物原型,便是如此。

这种“耻感”,是内心对自我的极度否认和厌弃。

当心理咨询师给她诊断时,被问及“素媛为什么不能再回到学校呢?”她直言“丢人。”

即便慢慢克服心理障碍,重返校园的素媛依然敏感地认为,同学们会将她视作异类,用奇怪的眼光看待她。

这些细节都说明,尽管始终在努力忘怀和接受治疗,素媛对那场噩梦依旧心存芥蒂,她也完全清楚她将要面对什么。

素媛在乎的是同伴的目光,可是,孩子们果真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她的吗?

孩子们明明那么喜欢她,给她画了那么多温暖可爱的画,手抄了各科的学习笔记,曾经和素媛吵架的小胖男孩,还为曾经“欺负”过她,担心以后会不会不是朋友。

即便有偏见,那这些想法是谁教给孩子们的呢?

其实,这条歧视链里,我们或许都参与其中而不曾察觉。

就像电影里呈现出的那样,当知道女儿遇难后,素媛的在母亲第一时间内激动地表示,谁知道那个受害的小女孩是自家女儿,便要“杀了她”。

与之相对比,素媛还在接受治疗、需要静养的过程中,大批媒体记者蜂拥而至,企图从医院中挖掘出更多的“一手猛料”。

在东亚文化里,我们似乎都小心翼翼维护着那块无形的遮羞布,祈求挽回一些“面子”和“尊严”。

我们需要“体面”,是因为我们本能地以为“失去清白,对于女性而言就是不完整”,不光以后“没有男人要”,连基本的自我认同都无法达到。

是因为我们听惯了“受害者有罪论”:“为什么他偏偏找上你而不去侵犯别人?还不是你穿得太性感太清凉诱惑了男人”。

是因为强大的压力施加在受害者身上,既然受害者有过错,那他人、社会自然会反对她、谴责她,荡妇侮辱架设在耻感文化的逻辑里,也在无形中被合理化了。

最近的刘强东案,不也是类似的调性吗?尽管当事女生已经百般解释,舆论里更多的声音仍是对她的粗暴批评和不问真相的简单定性,“仙人跳实锤了”“不就是钱没谈拢吗”……

 

死亡真得是终了吗?

正如大多数曾经历相似劫难的女性一样,她们本能地认为“被恶魔玷污过的自己已经不干净了”,进而产生对自我身体的高度排斥,甚至选择自暴自弃,笃定“被恶魔纠缠上的人,不配拥有幸福”。

当经年累月陷入在绝望的浪潮里,她们只有诉诸死亡这种了结方式。

这幅心灵激荡的图景残忍又真实,但是,只有死亡才是她们唯一的选项吗?就算人间再不值得,她们的人生,真得再不能翻页吗?

其实,就像电影里的素媛,她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

那份不幸自不必说,可她也在父母、咨询师、朋友的庇护与关爱下逐步成长,弟弟的出生,更意味着这个家庭开启全新的生活,生命拥有了新的延续和可能性。

但是,实际上,更多的性侵受害女性,却永远在黑暗的泥潭中挣扎。

究其本质,还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在宏观制度建设上,就缺乏女性可以依赖,且行之有效的救助体系,比如:性观念的教育、受害者心理疏导、法律援助和相关的人身保护机制。

甚至于很多女性在被强暴后,即使选择第一时间报警,也因取证困难等种种原因无法成功立案,更不用说以合理、合法的手段让施暴者受到惩罚。

伊藤诗织在新书中暴露出日本调查机构与司法体系在性侵案件上的漏洞

还以这两天吵得沸沸扬扬的刘强东案为例,当那些被精心剪辑过的视频、音频公布后,刘强东一下子从千夫所指的强奸疑犯变成了被“冤枉”的仙人跳受害者。

与此相反,面对巨大的维权压力时,受害女性已选择了休学并接受心理治疗。

最近曝光出来的交谈录音,不光经过恶性剪辑,将她塑造成一个虚荣、拜金的强势形象,各方舆论还攻击她“就是图点钱”,并以此作为刘强东被“仙人跳”的证据。

完整音频下的留言,舆论再次反转,由此可见先前的恶意剪辑引导性有多强!图/微博

实际上,对于那些受害的女性而言,她们往往还没从被侵犯的痛苦中走出来,就不得不面对吃瓜群众们各种指责、讨论的声音。

她们担心由于被侵犯而影响未来的恋爱、婚育和就业,只能选择避之不谈、独自消化。

诚然,沉默是一种选择,本无可厚非。但还是想说,表达才是一切诉求实现和责任追究的前提,只有那些不敢、不愿、不能的女性受害者勇敢地站出来、说出来,才有可能让事件回到法治的轨道中,将作恶者绳之以法,或谴之以言。

郑俊英一案中,站出来的女性越来越多 图/微博

耻感的打破过程,或许会迫使她们一次次翻开痛苦的回忆篇章,会给她们增加全新的摇摆、徘徊的精神压力。

但是,诉说是为了打破内外在的束缚,是为了将是非曲直交诸法律惩处和道德评判,是为了更多的女性能够产生共情,汲取走出精神困境的力量。

 

写在最后

丧钟为谁而鸣?

悲剧从来都不是为了遗忘而生,而是在提醒我们应该更好地关照。

看完《素媛》,我想没有一个心底有温柔、有爱的人不会感到愤怒又心碎,毕竟:

“受过伤的人总是笑得最灿烂,因为他们不愿让身边的人承受一样的痛苦。”

多希望每一个心里有光亮的女孩能不被恶魔纠缠,不用再被迫满足他们的变态欲望,不必承受这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多希望每个人能怀揣着满腔悲悯,对着那些曾经被伤透了的女孩说,“姑娘,你真得没有错。”

 

 

小梅子

传播学搬砖小民工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