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这是一期超爽爽爽的编辑部好物分享!| 有奖征集
0

这是一期超爽爽爽的编辑部好物分享!| 有奖征集

17 八月 2020 - 08:08

Hello 朋友们,今天的心情如何?

欢迎来到伞伞带给大家的新栏目:

橙心好物

这个栏目的目标,是通过分享大家身边的好物,以及围绕好物发生的故事,从而带给每一位读者更舒适的生活体验,让生而为女,更轻松一点。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栏目?因为橙伞编辑部的小伙伴们,最近实在是丧,到,不,行。

你懂的,环顾新闻:性侵、家暴、逼婚、杀妻……

通过好物分享的形式,我们想要传递更多快乐与轻松的感觉,也希望你能因为看到它们而感到片刻欢愉。

现在,就由编辑部的小伙伴们来开个头啦!

(文末有奖征集进行中~)

 

相信不少女孩的一生中,都穿过一次透气超薄无痕冰丝内裤,我也是;也相信不少女孩的一生中,多少有冰丝内裤夹臀的经历,我也是。

那天,我有一场面试,而在我侃侃而谈我的经历之前,内裤夹在了我的屁股中间。

虽然很想好好回答问题,但更想把内裤拉出来;虽然很想把内裤拉出来,但更担心因为这个动作直接丢掉了工作。

“中断的旅行不因为遥远的路途,反而因为鞋子里的一粒沙;失败的面试不因为刁钻的考题,反而因为‘隐秘的角落’里的一点内裤。”脑海中只剩内裤的我,度过了人生中最难熬的二十分钟。

而这个难以启齿的理由,也很难让我对别人解释:没有面试上是因为我的内裤不好。

后来,我更多时候选择的棉质内裤,也背叛了我。

疫情过后,我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胖了。在一天出行之后,在脱下本让我觉得十分贴心的棉质内裤时,我还以为它嵌在了我的腿上,并不出所料地发现大腿根勒出了两条红印。

“难怪觉得今天做什么都不太对劲!”

不久后我陷入了纠结:如果我不重新买内裤,就要继续难受下去;如果去买的话,那我万一又瘦了,内裤还有用吗?又凑巧在某篇文章里看到,三角裤对血液循环不好,代谢不良,就更加强了我换掉三角内裤的想法。

为了忽略身材变化对使用感受的影响,我选择了丁字裤——我真傻,真的。

穿上的那一瞬间我很震惊:这异物入侵的感觉是真实的吗!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我的屁屁居然是真的有两瓣的!朋友安慰我说:“就好像穿人字拖一样,会习惯的。”我说,那可不行:我真的有必要为了穿这种除了性感几乎一无是处的东西而受折磨吗!

同时,我也买了一条比较短的平角裤。穿上的那一瞬间,我也震惊了:

裆,下,生,风。

伟大的发明,女性的福音!

但好景不长。活动起来的时候,我发现了平角内裤无法忽略的弊端:我对自己的腿型有些误解。我万万没有想到,大腿根部那一点赘肉,会让我的平角裤稍微缩上去一点点。然后,平角内裤竟然又变成了三角内裤!

缩起来的那一瞬间我感叹:还好今天没有参加面试。

我冥思苦想,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内裤,在朋友的启发下,我把目光投向了我曾经相当嫌弃的五分内裤!你看,这冰丝内裤般丝滑的触感,三角内裤般熨帖的设计,长胖了也不用担心勒到,腿粗也不会上滑,多完美的一条内裤。

穿上的那一瞬间,我再次震惊了:难道这,就是自由的感觉吗!

后来,我还发现了它一个绝妙好处:不用穿安全裤。那天,我的朋友在我的破洞牛仔裤里抠来抠去,不小心扯到我的内裤,她震惊:“搞什么啊!你一个女权主义者保守到穿破洞牛仔裤还要穿安全裤吗!”我邪魅一笑:

“不,你摸到的是我的内裤。”

 

温馨提醒:生理期记得穿生理期专用的三角裤!!卫生巾的小翅膀更好固定也更卫生。

 

随着精神状态的逐渐好转,今年疫情后,决定开始好好生活,首先从做饭开始。

在应用商店下载了“下厨房”,但什么都是模糊的,少许盐是多少,一勺豆瓣酱的勺是多大勺,适量辣椒粉我到底怎么撒得恰到好处?弄不明白,想着多做几次就能把控了吧,于是开始“胡作非为”。

今天的心情是丢多一点糖的心情,夸嚓一抖,盛菜出锅,不用恋爱,就能感受什么是甜到忧伤。

啊!酷girl的人生字典里没有“适量”这两个字。

在这充满试验热情的做菜初期,随意品尝每道菜,都可从中品出生活真谛——人生总是带着苦的底色。

大多数时候,室友吃菜的时候皱着一张仿佛永远舒展不开的脸。为了能继续蹭饭鼓励我继续做下去,苦苦思索出积极的反馈。忍辱负重。 

也许是命中注定的邂逅,那是一个懒懒躺在床上的周天,无目的的冲浪,将我带到一位网友的做饭经验分享下。这位网友分享给各位厨房小白,不要害怕矫情,厨房称搞起来,精确到克的菜谱APP下下来,再也不会有失手时刻。

 

跟随着这位手持光明火炬的引路女神,我的人生打开了新篇章。

难吃的时刻被消灭了!好吃的时刻多了起来,还有了几道拿手菜(ꈍᴗꈍ)。生活真开心。另外,每次称调料的时候,都像是在做物理/化学实验,赋予了日常饭菜一种专业、精准、有秩序的朦胧感。令人迷恋。

室友的脸终于舒展开了,不过,她偶尔还会怀念那些充满不确定性的食物:“稳定了之后,再也没有好吃到十分意外的时刻了。”可能是另一个人生真谛。

 

向来对味道比较敏感,每每接触一个空间定会先刻意留意其气味。最近长期挂着口罩反而让敏感度只增不减。于是搬入新家之余,在纠结采购各种样式的香薰时,老友推荐了香薰机。

夏日空调房容易干燥,开启香薰机的水雾缭绕时,一份柔和的安定也氤氲在窄小又丰富的房间之中。

我把迷你香薰机放在了床头。睡前必然开启,暖黄色的灯光让手机更好玩了,夜也更长了。

 

同样地,若这个空间里闯入了第二人,这个小小的香薰机不仅起到了氛围调和的作用,而且还能自带美颜效果,在黑夜中若隐若现的爱人轮廓啊,请伴我潜入梦乡。

至于缺点,一是亮度。比较暧昧的灯光必然不会太明亮,也就无法做到阅读灯的效果。二是同时有些许水雾,要距离插座有些距离,置于手机充电线的相反方向即可。不同品牌的效果不同,亮度和水雾档位也有差距。

喔,或许有一个可能和其他香薰的区别:在换水的时候可以加入其他味道(剂量也可以控制),通风散去后又可以沉溺于另外一个空间。

总而言之,会是提升幸福感的小东西哟~

 

大三时,朋友买了一台一次性胶片机,但又不肯轻易拿它出来拍照,说里面只有39张,要用来记录每个珍贵时刻。

第一张照片,是跨年时,在汉口江滩,我们一群朋友在江边的泥路上走出好远,趁着四下无人,掐着零点偷偷放出一盏孔明灯。

寒假,我人生中第一次染了蓝色头发。在北京街头留影,那天阳光很足,照片冲洗出来,头发格外有质感,脸上也留下好看的光斑。

 

后来,买一次性胶片机就成了朋友间的潮流。大四上学期,我们一起去看剧社的演出,没想到因为疫情,那是我们最后一次一起看戏。其中一个朋友正好带了胶片机,托人帮我们合了一张影,那天我们正好穿得都有些复古,看照片时开玩笑说这是八十年代的聚会。

今年我终于也买了一台一次性胶片机,但我和他们不同,在毕业旅行中一次性拍完了。旅行中发现的各种新奇角落,都被我小心地记录下来。

最后一天,“地头蛇”朋友带我们去吃超级好吃的炒冰,杯子里绵软的冰沙堆得像小山一样高,一下子找到小时候的幸福感。

一次性胶片机操作起来很方便,只要把右侧的滚轮转到底,取好景,注意手不要抖,按快门即可。可以说是傻瓜中的傻瓜,但谁又能拒绝胶片照片呢!

和数码相机比起来,胶片机拍出的照片更加明晰,色彩更鲜艳,对比度更大,而且具有天然颗粒感、复古感,让被记录的时间看起来更有沉淀之美

在晚上一次性胶片机成像效果会相对差一点,可能会出现很多噪点。如果想要拍很多夜晚场景,可以买带闪光灯的,价格和普通的也差不太多。

当然,即使如此,一次性胶片机因为无法调参数,还是远远不如专业胶片机。

不过不妨把它视作一个跳板,如果用它拍出了符合自己审美和心意的照片,又爱上了胶片冲洗这种延迟满足的感觉,再入手专业胶片机,继续投入更多精力鼓捣研究,也不迟。

 

我打小就是乖孩子,逢年过节,亲戚们都这么说:真乖,懂事!唉,再看看我们家的……

要想延续这份评价可不容易:饭前端盘盛饭,饭后在一众食客的赞叹中拿起扫帚;遇人礼貌打招呼,一个村的人见我都笑眯眯;不说出格话,不做出格事,去了游戏机厅,爸妈还没发现呢就先自我反省三天。

时间久了,我也不知道这些行为是发自真心,还是一场场煞费苦心的作秀。其副作用倒是很明显,不提异见,不发脾气,听从爸妈的期待,不能抱怨。

后来我考上家附近的大学,继续做一个乖学生,内心却在挣扎中撕扯。

想要逃离这些刻进骨子里的行为框架实在太难了,好像我所有的性格思想都被扁平化成一种“乖”的模糊印象,它让我为人处世唯唯诺诺,甚至让我在无意下和家人疏远,因为减少交流是避免“人设崩坏”的最好方式。

我也不再期待过年,因为无论我在发现自我上摸索出多少进展,一旦回家,就会被拽回曾经的那个乖小孩……

没想到打破僵局的是一张文身贴。

那是一年暑假,和高中老友会面时,她安利给我一些花花绿绿的贴纸,“放身上,用湿巾压个半分钟,完事”。

于是半分钟过去,我的手臂上多了几块设计感强的图案,盯着看,内心腾起的感受在几年后的流行梗中得到了解释:“照镜子的时候,我都不知道,里面那个女孩子是谁。”(《一起来看流星雨》)

 

本来该在回家之前把文身贴搓掉,但鬼使神差地,我维持着原样回了家。妈在门口摘菜,她看见了。

直到现在,我都还能想起她当时的细微表情,先是一愣,后定睛看了眼,困惑冲出阀门,语气中又似乎夹带着责备:你手上是个啥?

我举起胳膊,大方展示给她看:“文身贴,xx给我玩的。”

又补道:“要不要给你也来个?”

“我才不要。”她摆出嫌弃的表情。

神奇的是,这段对话消解了那份看不见的隔阂。我把她的反应视作默许,发现了这段情感关系中更多的可能性。

嘿嘿,我终究没办法做一个“标准”的乖小孩了。

现在我远离家乡,接触各种新鲜思想,从头到脚拾掇自己,培养主观意识。养长发,打了耳洞,去音乐节,泡电影院,都悉数分享。我妈会说你整天搞什么幺蛾子,但也会在偶尔见面时给我扎辫子。

文身贴现在还是我的常用好物,它标榜着我“不乖”的一面,我宣扬什么观点,坚持什么主义,热爱什么,憎恶什么,所有想要传达的,都能在这两块钱一张的贴纸里得到彰显与诠释,过程中还收获了小时候玩比巴卜泡泡糖附赠贴纸的快乐。

终于,我“文身”,我烫头,我喝酒,但也许就像那句网络流行语说的:我还是个好“女孩”。

 

希望编辑们的故事开了个好头(紧张中)。

同时,伞伞也向大家发起征集:

有哪些好物让你的生活更加轻松、更有情趣?你与这些好物又发生过怎样的故事?

投稿你的好物故事到橙雨伞公众号后台,配上美丽又有趣的实物使用图,入选者将获得伞伞送出的电影票一张~

字数不限,动人就行。

期待你的分享!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