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这个3500万的群体,不应被忽略!
0

这个3500万的群体,不应被忽略!

12 九月 2018 - 11:09
有这样一个群体:
 
她们照顾着别人的孩子却难得有机会见自己的孩子一面;
 
她们照顾着别人的老人却无法对自己的父母尽尽孝心;
 
她们照顾着别人的病体,而如果自己生病或者去照顾生病的家人就会失去收入来源;
 
她们到了该退休的年龄还必须为了生存而继续打工,不能回家颐养天年。
 
这就是在中国据估计有 3500 万之众的家政工群体。
 
这个群体的劳动常常得不到法律的保护,由于散居在各家各户,因此也几乎没有互帮互助的可能性。
 
我一直和家政工姐妹有断断续续的接触,但很少有密切的了解。
 
今年,我们工人大学第 16 期培训出乎意料地迎来了 9 位家政工学员。我们进行的是为期半年的网络培训,每周学习一课网络视频讲座内容,每周开一次网络周会和写一篇周记。
 
2017 年初,在北京鸿雁社工服务中心的支持下,7 位家政工姐妹成立了环保手工清洁品社会经济创业小组。
 
这 7 位姐妹的家乡分布在全国各地,此时也分散在不同的家庭工作,但是,到了周六会聚集到鸿雁中心参加活动。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7 位姐妹创立了“靓阿姨”清洁用品品牌,不仅学会了用环保的方法生产家庭清洁所需的日用品,而且已经开始销售她们亲手制作的“靓阿姨”牌环保手工皂。
 
 
1. 鸿雁鸣啾啾
 
 
北京鸿雁社工服务中心发起于 2014 年 9 月,落地在北京的大望京社区,目前主要服务于家政工等在京的流动妇女。
 
机构从组建之初就一直面临经费短缺的问题,后来租的房子比较小,活动空间都受到限制。
 
这个时候,经常来参加活动的几位骨干家政工姐妹就思考如何可以帮助机构挣钱,如果可以挣到钱,不仅可以满足自己生存,也可以补贴机构的运行,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事情。
 

 

 
“鸿雁”的工作人员意识到,这也是一个契机,可以和家政工姐妹们一起打造一个属于家政工自己的家。
 
2016 年 12 月份,有一个去香港学习的机会,常去“鸿雁”参加活动的家政工王金枝获得了这个机会。
 
在香港,金枝她们参观了一个妇女劳工协会,工会组织妇女一起做手工皂,做出来后女工可以自己用,也可以拿去卖,卖的钱分给大家一部分,剩下的做交通补贴和活动餐费。
 
参观中金枝也看到,那些菲佣在异国他乡还那么乐观,把唯一的一天休息时间拿出来跟姐妹们一起做手工,分享好吃的,还载歌载舞的。
 
金枝她们很受感染,回到北京,就下定决心要做点儿什么。
 
2017 年 1 月份,“鸿雁”提议组建一个探索性质的社区经济小组,大概有10多个姐妹表示感兴趣。
 
姐妹们共同学做手工皂
(图片来源:鸿雁鸣啾啾)
 
接下来的半年时间,每个月有两个周末大家持续进行学习和讨论,来激发大家的思路和兴趣,探讨自我组织和自我造血的可能性。
 
在这过程中请了懂得制作技术的老师来给大家上手工课,教大家制作环保酵素、润唇膏、防晒霜和手工皂等产品。
 
这个活动是学习技术的过程,更是一个团队建设的过程。
 
学习了技术之后,大家开始了真正地操练,把学到的知识应用到产品制作上,有的时候成功,有的时候失败,万一程序或者材料出现问题,就做不成产品。
 
经过多次实践,大家终于掌握了技术和技巧,制作的手工皂越来越精美了。
 
手工皂成品展示
(图片来源:鸿雁鸣啾啾)
 
同时,大家也开始讨论经济小组的组织工作,包括:谁来参加、如何组织小组、如何凑钱、如何管理。
 
 
2. “靓阿姨”
 
 
2017 年 8 月份,社区经济小组正式确定以生产环保清洁用品为小组行动的主题,并确定了“靓阿姨”这个品牌名称。
 
这是一个转折点,兴趣活动和核心小组就有可能发展成为一个持续的社会经济活动,如果成功,不仅有收入,还可以培养姐妹的综合能力,更为重要的是,这也将是姐妹自组织的入手点。
 
为了正式成立经济小组,所有参与的人员需要入股。
 
参与学习讨论的核心小组成员本来有 10 多人,一说要投钱,很多人就不愿意参与了,担心做的肥皂卖不出去,最后只有 7 个人坚持下来。
 
2017 年 9 月,第一次有了订单,这对大家是非常大的鼓舞,做起来更有积极性了。
 
随后几个月,小组成员们周六有时间的时候就来“鸿雁”做手工皂,自己记录工时。做出的产品后来还拿到农夫市集上去卖,还去小区里面给孩子妈妈们去讲解和演示。
 
总之,这件事做成了,也赚钱了,虽然赚得并不多。
 
半年多之后,手工皂经济小组有了利润 6000 元。大家集体决定这样去使用这些利润
 
● 周转资金:60%
 
● 基金:5%
 
● 按工时分配给团队成员:35%
 
 
3. 创造的不只是产品
 
 
2018 年 5 月 6 日到 12 日,金枝和晓英做为“靓阿姨”手工皂经济小组的代表,参与了“工人大学”组织的“社会创业工作坊”,和来自各地的正在从事社会创业的伙伴们分享经验。
 
在这里,社会创业指的是一种非私有形式的社会经济创业形式,成员之间平等互助,组织的运行采取民主决策的机制。
 
在工作坊上,金枝和晓英分析了手工皂经济小组初创成功的经验。手工皂解决了现实问题,满足了现实需求。
 
部分成员合影留念
(图片来源:鸿雁鸣啾啾)
 
家政女工作为城市家庭服务的主体,每天都要接触大量的清洁用品,而市场上大多的清洁用品都含有化工成分,不仅伤害人们的身体,还会污染环境。按照金枝的话说:“我们做这行的手不离水,手总是触摸清洁品,清洁品对皮肤造成伤害,手变得很粗糙,孩子都不愿意让你抱。”
 
“靓阿姨”产品坚持不添加任何防腐剂、有害化学成分和人工香精色素等化工制品。
 
通过回收素食餐厅使用过一次性烹饪油,生产出去油污能力强的清洁皂,不仅能够有效清洁厨房、地板、衣服上的污渍,而且制作过程中甘油成分的保留,也会让劳动的双手更加光滑舒适。
 
其将食用油进行二次利用,也有效减少了废油对水源、土壤的污染。
 
姐妹们共制手工皂
(图片来源:鸿雁鸣啾啾)
 
晓英强调,手工皂小组不仅是一个经济活动,也是一个互帮互助的平台。
 
在这个生产过程中,满足家政工姐妹们的情感需求,实现了人际交往、权益维护和能力提升,让大家团结奋斗,而不是单打独斗。晓英觉得:
 
“我们学到的知识不是用钱能买来的,我们的产品也不只是为了挣钱。”
 
用鸿雁的负责人梅若的话来说:“做这个事情不仅仅是由于资金紧缺的问题,也是要去探索作为城市社区里面少资源的人是否可以通过合作的方式建立一种社群文化,相互帮助和相助支持,甚至以一种经济合作的方式来回应她们面临的问题。”
 
“靓阿姨”经济小组的成立和发展,是对主流经济模式及其产品的不认可。
 
在主流经济中,私有制已经成为主流,老板说了算似乎天经地义,劳动者地位低下、任人使唤也成了定式,劳动者之间彼此孤立的关系大家也习以为常,劳动者的待遇自己也做不了主、任人宰割。
 
难道就没有一种劳动方式可以让让劳动者可以自主、自尊、自信地工作吗?
 
“靓阿姨”经济小组的成功经验鼓舞了其他家政工姐妹,大家都想加入。
 
经过讨论,大家认为,可以再成立其他的经济小组,而不是都进入“靓阿姨”小组,但是,“靓阿姨”经济小组会给这些小组投入种子基金。
 
2018 年 6 月 18 日,在姐妹们积极踊跃的参与下,筛选出了四组种子基金候选团队,它们分别是:
 
文艺组:以快板、舞蹈和音乐表演作为主要的学习活动,通过编排节目、演出表演,来展示我们家政工姐们新的风采。 
 
理发组:为大家提供理发服务,教授大家相关技巧和知识,帮助大家解决生活上的小困难。
 
缝纫组:为大家提供学习裁缝手艺的平台,帮助大家解决修衣服、缝拉链等生活上的小难题。
 
缝纫组成员活动中
(图片来源:鸿雁鸣啾啾)
 
面食组:通过面食学习活动为大家提供相互学习的机会、掌握更多的厨艺本领,帮助大家在工作中更加顺利。
 
最后,通过民主投票和集体讨论,文艺组获得 600 元种子资金,面食组获得 500 元种子资金,理发组和裁缝组分别获得 400 元。
 
大家决定,如果这些小组持续发展下去了,将获得进一步支持。
 
最后,我想用金枝在工人大学周会上的发言做为结束:“不管多少困难,都要把事情做好。我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东西,只要你喜欢这件事情,并且下决心去做,不半途而废,肯定能做到。”
 
P.S.: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吕途
荷兰瓦赫宁根大学发展社会学博士。2008 年开始就职于北京工友之家,从事研究、培训和社区服务工作。著有《中国新工人:迷失与崛起》、《中国新工人:文化与命运》,《中国新工人:女工传记》等。
 
(特约专栏,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