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遭遇渣男套路,深陷家暴的我该如何自救?| 肿么办
0

遭遇渣男套路,深陷家暴的我该如何自救?| 肿么办

1 十一月 2017 - 12:11
·施暴者特征白描·
打老婆也打父母、施暴与和好周而复始、暴力程度严重
 
·综合分析建议·
——不能放弃报警,最好同时寻求其他帮助
——注意自己的心理修复
——坚定离婚的想法并且对未来做好打算
 
基本信息:
我被丈夫殴打,几乎什么办法都想了
 
求助者:女性,32岁,婚龄1年多
孩子:不到1岁
 
生完孩子之后,丈夫就开始打我。第一次打得我左眼眼底渗血,现在还有伤,后来一次比一次严重。他有时不讲理,你和他讲道理他就打你。亲戚劝我不要和他硬碰硬,过后再和他说,但根本没有用。他完全不把我当媳妇,打我时就像打一个陌生人,打一个他仇恨的人一样,一点都不留情。
 
每次打完我,他又跪地求饶,说他后悔,说怎么爱我,离不开我。我什么都忍着,一开始是为了孩子,想给孩子一个幸福的家,怎么苦我都能挺着。我一次次地原谅他,但他却一次次地打我,而且变本加厉。社区人员劝我说,等孩子大了,孩子看到心里什么样?想到这些,我才有勇气逃出来。我不敢面对这些事,不敢打咨询电话,天天晚上睡不着觉,总会想到他打我的那一幕幕。
 
他在亲戚、朋友和邻居面前嬉皮笑脸,装模做样,每次打我,他都会把电视声音开很大,生怕周围的人知道。他是单亲家庭,很小生父就死了,他在母亲和继父组成的家庭中长大。他打我时,他爸他妈拉着,他都会打他们。有次他继父拦着说你要打死她了,他说打残了我养着,打死了也是他们家的人。他还说我鬼上身,找了个大仙给我看歪病,用五彩花布给我缠上治病。
 
我不想跟他过了,想离婚,但我不知道怎么和他提离婚,该走怎样的法律程序。现在我住在父母家,他们都支持我离婚。后来我去社区求助,工作人员说,我们解决不了问题,但是社区的人给我出主意,说只有你自己变强大了,把自己解救了,才有可能去解救你的孩子,孩子才会幸福。
 
于是我尝试了报警,警察来了,他装得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说我俩感情挺好的,就是拌了几句嘴,没什么大事,把警察都哄骗住了。警察走后,他把门反锁,打得我更狠,都把我打昏迷了。
 
去医院时,我身上多处软组织损伤,头发让他揪掉了,鼻子和嘴里都是血。我还去过妇联,妇联告诉我要去公安医院验伤。但是他软禁我,等我伤好才放我出来,怎么可能送我去公安医院验伤。当时拍的片子都被他毁了,现在我手里只有药,医院可能有监控录像,我还有一段他承认打我的录音,但这些是否可以作为家暴的证据呢?
 
我从法制频道看到了这个电话。当时片子播家庭暴力的事,我看到一个女人因为长期被丈夫家暴,把仇恨转移到孩子身上了。我就怕我这么慢慢忍着,开始迁怒于孩子。我看片子时心都揪着,之后好些天才鼓起勇气打这个电话。
 
我想询问,孩子还没有过哺乳期,是否能离婚?我想要孩子,财产如何分配?我的婚前财产,如陪嫁物品、古董古币,是不是还算我自己的?
 
分析建议1:不利的社会处境剥夺了应有的勇气
 
从受暴者口述来看,家庭暴力持续近1年,不定期频繁发生,已给受暴者造成严重伤害。受暴者一直忍耐,动力是“给孩子一个幸福的家”,但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大多数受暴妇女面临极其不利的社会处境,如抚养孩子的压力,经济地位的脆弱,社会对离婚妇女的偏见等,这些都可能导致受暴妇女没有足够勇气和能力摆脱暴力环境。
 
丈夫每次施暴后都后悔、求和,但下次还会继续,一次比一次狠,说明姑息、纵容只能导致家暴加剧。而丈夫对其他人的态度则表明他仅仅是家庭暴力的施暴者,对其他人没有暴力倾向,也不希望其他人知道自己有家暴。可见他把受暴者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可以任意打骂,充分反映出家庭暴力的实质是对家人的控制欲。
 
分析建议2:积极收集证据和寻求帮助
 
令人欣慰的是,受暴者意识到暴力不能再容忍下去,开始利用身边的社会资源去解决问题,这些资源包含但不限于社区、妇联、警察等,这是值得肯定的行为。社区人员的话可说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让她意识到只有自己变强大,才能够解救自己和孩子。妇联人员的话则让受暴者意识到验伤、收集和保留证据的重要性,也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受暴者选择过报警,遗憾的是没能阻止暴力,反而给她造成了二次伤害,而且是最严重的一次。但受暴妇女在必要时,仍然不能放弃报警,一来警察的出现能及时制止暴力,二来出警本身可以作为家庭暴力的证据。
 
这里提到的医院和医生,也有可能成为家暴的证人,如果有病历之类就更好了。具体可以咨询下律师,看怎么收集证据比较有效。
 
系列记录片《中国反家暴纪实》起到了很好的宣教作用,使更多的人了解到家庭暴力的危害,知道中国有很多公益组织在从事反家暴工作。在本案例中,受暴者就是通过该片知道了白丝带,打来电话求助。
 
分析建议3:别忽视了精神暴力
 
受暴者的诉求是离婚,从目前情形来看,协议离婚的可能性不大,要考虑诉讼离婚。如果是女方提出,那么离婚跟孩子是否在哺乳期没有关系,对争取抚养权还会有帮助。婚前财产是自己的,最好想办法拿到自己手里,避免被对方转移。建议找一个当地的律师,他会根据实际情况提出建议,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利益。
 
家暴中,身体暴力更容易被注意倒,精神暴力则往往被忽视,但实际上精神暴力的影响更深远,可能会伴随受暴者的一生,而心理恢复是一个漫长且艰难的过程。受暴者的精神显然受到了极大损伤,建议做一些心理辅导,帮助自己恢复心情。
 
好的情况是,受暴者离婚的想法得到了父母的支持,这点非常难得。目前主要困难在于其丈夫的态度可能导致离婚阻力很大,离婚过程也许不顺利,但受暴者一定要坚持住,要有信心能够让自己过得更好。
 
整理与分析:刘国静
 
摘自《亲密关系如何伤害我们:性别暴力的94个案例》,有删改
原文标题《父母支持我离婚》
橙雨伞公益获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