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0

以下圣诞歌曲,请在女权主义者陪同下欣赏

25 十二月 2017 - 10:12
(橙雨伞公益)又到了圣诞歌曲循环播放的季节,连川普都被恶搞成演讲台后的玛丽亚·凯莉,“唱”起刚刚年满23岁的经典歌曲《圣诞节我只要你》(“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圣诞歌曲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4世纪的罗马。千百年来,在宗教的影响下,圣诞歌曲在全世界圈粉。20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一批和基督教没什么关系的圣诞歌曲应运而生。
 
这些世俗化的圣诞歌广泛流传,有的活泼俏皮,有的浪漫感伤。50年代摇滚乐诞生后,面向大众的圣诞歌曲更加偏爱情歌路线,节日本身在歌中的存在感锐减,大多只是作为时间背景出现。
 
一些流行的圣诞歌曲以儿童与情侣为受众,暗藏性别暴力,所以它们成功地引起了女权主义者的注意。
 
 
争议最大的圣诞流行歌曲是1944年诞生的《宝贝,外面很冷》。
 
 
这首合唱歌曲再现了一个女性和挽留她过夜的男友之间的对话。21世纪以来,随着美国网络关于强奸文化的讨论日渐高涨,这首歌屡遭差评。2006年12月17日,一名叫Dr.Pritchard Mitford的网友索性在城市词典(Urban Dictionary)网站上创建词条,称这首歌为“圣诞节约会强奸歌曲”。
 
2014年,在读博士生Marya Hannun在《华盛顿邮报》网站撰文,为这首歌作了小小的平反。她指出,这首歌创作于保守的1940年代,未婚女性在男友家过夜是广遭诟病的事。
 
歌中女性生怕答应男友请求会损害自己的名誉,但她对一起过夜本身不反感。在一定程度上,这首歌提倡女性性解放,甚至可以称作进步歌曲。不过,在文章末尾,作者承认时代的变迁与语言的进化改变了听众的品味。
 
现在,同意或拒绝发生性行为的语言表达更受重视。口号“不就是不”(“No means no”)的流行,就在提醒人们不要像《宝贝,外面很冷》中的男主人公一样,将女性的拒绝当成耳边风。所以,作者建议:是时候可以将这首歌从圣诞歌单中撤下了!
 
2016年,时年分别为25岁和22岁的情侣JosiahLemanski和Lydia Liza更进一步,为《宝贝,外面很冷》重新填词,强调在亲密关系中要充分尊重伴侣的意愿。
 
什么样的情景会让你发现圣诞味很浓?
 
《开始看起来很像圣诞节》歌中唱道:
一双霍帕隆·卡西迪牛仔靴和一支能射击的手枪
 
是邦尼和本的心愿
 
会说话和散步的娃娃们
 
是詹妮斯和珍的愿望
嗯,当小朋友向爸妈宣布圣诞礼物清单的时候,空气中就弥漫着圣诞的味道……和性别刻板印象的味道。
 
诞生于1951年的这首圣诞老歌反映了美国当时的性别观。经过经济大萧条和二战的摧残,许多美国人渴望建立一个和平繁荣的社会,实现“美国梦”。遵从传统的性别角色分工被视为有效的圆梦途径。
 
流行文化与大众媒体鼓励二战中出门工作的女性回归家庭生活。宣传的效果不错:50年代美国的买房率、结婚率、生育率一路飙升,引发了一波婴儿潮。
 
今天,在全面放开二胎的中国,许多中国人也在努力实现自己的梦。但愿那些渴望赢在起跑线上的父母,在孩子学唱这首英文歌的时候,也能和上文提到的改歌词情侣一样,提醒他们:歌中的邦尼和本太听话,詹妮斯和珍的脑洞也不够大!
 
 
这首诞生于1953年的圣诞歌曲幽默地描写了一个女人给圣诞老人的礼物清单:
 
圣诞宝贝
 
就留件貂皮大衣在圣诞树下给我吧
 
我一直都是个非常非常乖的女孩
 
圣诞宝贝,所以今晚要快点从烟囱里下来
 
圣诞宝贝
 
还有一台54年的敞篷车,淡蓝色的哦
 
我会等你的,亲爱的
 
圣诞宝贝,所以今晚要快点从烟囱里下来
 
想想那些我错过的乐趣
 
想想那些我还没亲过的追求者
 
明年我可能还会那么乖
 
假如你能完成我的圣诞礼物清单
 
歌曲后半段,她还要游艇、地契、有两个独立单元的公寓楼、支票、来自蒂芙尼珠宝的圣诞树装饰品、戒指——尽管她嘴很甜,但我估计圣诞宝贝也没有勇气造访她家烟囱。
 
最近有人在知乎提问:
 
 
鼓励男生送礼的女性,怎么和这首歌中的女性如此心有灵犀?是否和1950年代三分之二的美国女性一样,没有机会出门工作,更没有机会突破职场天花板,赚到能为自己买奢侈品的薪水呢?
 
或者,她们虽然有经济能力,但还是把男性当成物质的提供者,并且对出手不阔绰的男性恶意满满?
 
无论如何,在年底节日来临之际,希望每个人顶住消费狂潮的侵袭,不要恃节行凶,互相施加性别暴力。
 
 
下面一首创作于1934年的圣诞儿歌传递的难免是那个时代的亲子教育观念:强调家长的权威性,要求儿童的绝对服从,忽视孩子的情感需求。
 
《圣诞老人进城了》歌词:
 
你最好小心
 
你最好别哭
 
你最好别噘嘴
 
我告诉你为什么
 
圣诞老人进城了
......
他看得到你睡觉
 
你不睡他也知道
 
他知道你乖不乖
 
所以你要乖
 
以前听到这首歌,我会同情圣诞老人躺枪,成为父母用恐惧感来操纵孩子情感的工具;最近听到这首歌,脑海中则浮现出一个长长的望远镜……
 
下面这首由威猛乐队George Michael首发于1984年的圣诞伤感情歌初听没毛病,但听了好几年,就对歌中描述的爱情观产生疑问:
 
去年圣诞,我把心给了你
 
但隔了一天,你就将它抛弃
 
今年为了不用泪流满面
 
我会把它交给一个特别的人
 
曾经受伤,不免心存畏惧
……
 
如果你现在吻我
 
你可以再次愚弄我
……
 
我在逃避你和你冰冷的灵魂
 
老天,我曾经以为你是多么依赖我
……
 
如今我已经找到真爱,你再也不能愚弄我
……
 
也许明年我会把心交给一个人
 
我会把它交给一个特殊的人
 
歌中的男主人公被抛弃了,但前任“冰冷的灵魂”与分手速度之快让我觉察到了情感忽视。男主人公还曾觉得被“依赖”和被“愚弄”,可见前任或有情感操纵的行为。
 
分手后,受伤的男主人公期望复合,显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零星症状。最令我困扰的是男主人公在有没有开始新恋情的问题上前后矛盾。我怀疑他的新伴侣不能真的得到他的心。
 
也许这首歌讨论的是男性在恋爱当中的“我执”:他对前任有怨恨,可是又不想真正放手;新恋情对他而言更像是“反弹关系”(Rebound Relationship),只是为了转移注意力(“今年为了不用泪流满面”)。而在我看来,男性比女性更经常投入“反弹关系”,因为他们更缺乏社会支持网络。
 
和上述几首圣诞歌曲相比,《去年圣诞》也许不需要改歌词或被撤下歌单,但听久了就不免反思歌中潜藏的性别暴力。假如有个小孩学会了这首歌,我很想告诉Ta:如果你的心被一个人抛弃,你不用急着把它转交到另一个人手里。
 
参考资料:
 
 
 
作者 哈哈
喜欢娱乐新闻,9岁入坑,传播学研究硕士,关注流行文化中的性别暴力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