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要想学相声,先和师父睡?
0

要想学相声,先和师父睡?

10 五月 2018 - 11:05
(橙雨伞公益)我是一个喜欢听单弦岔曲、京韵西河和少马爷相声的女孩子,经常沉浸于传统曲艺的韵味不能自拔。
 
随着听的段子越来越多,我不禁产生了一个疑问:
 
为什么单弦、岔曲、京韵大鼓与西河大鼓等艺术门类都有着很多杰出的女性表演艺术家,但却很少看见有女相声艺人登台献艺,更不要讲成名成角儿了呢?
 
为此,我就去搜索了一下,发现:
 
实际上无论是在古代、近代还是当代,专业的女相声演员是有一些的,但是职业的女相声演员少之又少。
 
于佑福、荷花女、回婉华、张宝珠、方伯华、秦玉华、刘曼影、魏文华、张文霞
 
二者差别在哪?
 
专业的女相声演员是指具有相声师承、并能掌握相声表演技艺的女性,但是并不一定要经常活跃于大家的视线中。
 
职业的女相声演员则是指以相声表演为主业、并以该项收入来源为养活自身的主要经济来源的女性。
 
在现代,专业的相声演员有很多,如艾莉、金珠、宋宁、贾玲、姬天语等。而职业的相声演员,可能由于个人视野所限,确实没听过现在仍有能以说相声为生的女性艺人。
 
即使有,也是在几年间昙花一现,能活跃十年以上者少之又少。
 
女孩子可以说相声吗?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文字辈的魏文华老师,在 2013 年接受采访时说:
 
“一直以来,女相声演员都很少。现如今,说传统相声的女相声演员大都已经故去,即便健在的也大多不登台了,在天津像我这般年纪还登台的只剩我了。部分拥有相声门户(行拜师礼后)的女相声演员也通常不会以说相声为生。
 
“现在全国能够在舞台上表演的女相声演员总共不到 20 个,而且这一现象短时期内很难得到改变。”
 
图左为魏文华,代表作有:《学大鼓》、《汾河湾》、《黄鹤楼》等
 
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在《我为喜剧狂》面对来自兰州的女相声演员刘译阳时说:
 
“有相声一百多年了,女相声演员少之又少。在相声表演方面有成就的女相声艺人凤毛麟角、鲁殿灵光,没有几位。
 
“好多时候我都说,女孩别说相声了,干点儿别的吧。好多人都说你这是歧视妇女,我说我这是高看妇女。有很多更适合女孩干的工作,干嘛非得说相声呢?”
 
节目结束后,刘译阳曾在德云社内参与过一段时间的相声演出,但不久之后就另谋他途,暂别相声舞台。
 
《喜剧总动员》中,郭德纲拒绝秦岚,“女孩儿不能说相声”。
 
以相声演员身份进入公众视野的贾玲,在其成名后接受了中国新闻网的采访:
 
“早年郭德纲老师曾建议女生不要说相声,对此我是很赞同的。他完全就是为女孩好,其实在他没这么说之前,我就觉得女孩确实不应该说相声。”
 
贾玲认为:
 
“女人始终是不适合出现在相声的舞台上,我之所以出现了,是因为我当年创立了酷口相声,这和其他相声是有区别的。
 
“有很多女孩说,希望跟我一起说相声,我说不要,因为我是一个天赋挺高的人,但是相声这条路,我能走到今天真的太不容易了。”
 
为什么女相声演员少之又少?
 
声音一:女孩子说相声不雅
 
传统相声中,“荤口”、“脏口”被女生说起来是不雅的,就连女性听相声都被看作是不雅的举动;
 
开玩笑的时候,女演员如果拿捏不好尺度也会被视为不雅;
 
作为相声表演重要幽默手段的自嘲与使相(用面部表情逗乐观众),也很难被女性表演得很出彩,原因在于她们通常会顾及自己“雅”的形象。
 
高峰支持女性说相声,但建议女性表演学唱类、文哏类节目,学唱类、文哏类节目一般较为文雅。
 
然而所谓的雅又是指什么呢?
 
雅者,正也,儒家将合乎规范不逾矩者称为雅正。我们说女性当众说相声中的“荤口”、“脏口”是“不雅”的,那么难道男性说了就是“雅”的吗?
 
我想,答案是否定的,性别不是用来开脱的理由。
 
并且,我们一般会说花瓶很“雅”,昆曲很“雅”,某件古玩器物很“雅”,那么,用“雅”字来评断女性,是不是对女性的物化呢?是不是对女性行为自由的一种桎梏呢?
 
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女性是人,而非单纯只是任凭人们去欣赏的器物。她的魅力又怎可简单地去用形容花瓶古玩的“雅”字来评判?这样做难免有失浅薄。
 
而“雅”只是没“瘦高白秀幼”那样刺耳,女性之美应当是立体的、多面的。
 
很多人会批判说相声的女性,认为其不够“淑女”。然而,男性在说相声时,经常充斥着打哏、伦理哏等内容,自然很不“绅士”,可是却没有人以此来诟病男性。相反,人们还会觉得会说相声的男性很幽默。
 
贫嘴的男生会被认为是幽默,而贫嘴的女性会被认为是没有教养的;
 
女性要缄默温顺,才会被认为是遵守“妇德”。
 
声音二:“要想学得会,先和师父睡”
 
所以女孩子们,你真的觉得学会相声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
 
其实,这只是相声行业的一句老话,并非是指徒弟真的要和师父 OOXX;
 
而是说徒弟在学徒期间,要形影不离地跟随师父,即使是在师父睡觉之时,徒弟也要常伴身侧,照顾师父,并时刻学习。
 
相声从业者男性师父居多是事实,因顾忌舆论与师门规矩等方面,男性师父无法女性徒弟与达到像男性徒弟那般亲密的关系,而关系的相对生疏也势必会影响其艺术水平的提高。
 
相声具有口传心授、一对一教习的特殊性,所以女性徒弟跟从男性师父学习自然会有多方面的不便。
 
但是这也只是说明女性在学相声上具有一些阻力,仅此而已,而不能因此认为女性不能说相声。
 
学不会相声与学习者是女性毫无关系。它与学习者的悟性、勤奋程度与学习方法等有关,也与师父的业务能力、教学方法与尽心与否有关。
 
用性别来衡量一个人能否学会相声未免太过武断。
 
声音三:女性终究是要结婚、相夫教子、回归家庭的
 
既然师父所教的相声技艺多半可能会被荒废掉,那么女性不如从开始就不要学,师徒双方都少费一些无用功。
 
郭德纲为数不多的女弟子,许鹤丹,自结婚生子后很少再演出
 
不只相声,其他行业的女性从业者也有婚后不再从事旧有行业的可能。实际上,女性放弃旧业,回归家庭只是夫妻双方在家庭分工上的选择而已,绝不仅局限在相声一个行业上,所以请不要只拿相声这一个行业来说事。
 
此外,现在女性的社会地位在提高,经济独立的能力越来越强,自我觉醒的意识也在逐步提高,更多的女性都会选择在婚后继续工作。
 
女性想要学习相声是女性的个人选择与个人权利,无人能够剥夺女性平等选择的机会。师父不应因她日后可能不从事这行而不去教她,也不该认为自己教给她的努力都是些无用功。这个逻辑是因噎废食的。
 
此外,仅将这门艺术的价值局限在舞台呈现上的想法也太过狭隘。
 
人非工具的价值也就是在于此。
 
女性是活生生的人,是只属于她自己并思考着的人,是有资格选择自己的人生并为自己负责的人。
 
声音四:相声行业太辛苦,所以女孩还是别干这个
 
不让女孩说相声是为了女孩好,女孩子不适合干这个。
 
能否吃苦与一个人的性格品质有关,与性别的关联甚少。不是所有男性都能吃苦,也不是所有的女性都不能吃苦。
 
难道只有男性才能做辛苦的工作吗?至今没有任何数据表明,男性比女性能吃苦、更坚毅与有耐力。
 
“不让女孩说相声是为了女孩好,女孩子不适合干这个”,这个句式是不是特别像您过年亲戚口中的“我这样做是为了你好”、“我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都多,听我的准没错”……
 
毫不客气的说,这种话只是打着为别人好的旗号来干涉别人的生活。每个人都只活自己的人生并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您为女孩做了“女孩子们不适合说相声”的断言,那么请问您可以女孩子们的人生负责吗?
 
若想真正地为了女孩好,那么就请帮助想说相声的她们全面地了解相声,并给予她们独立决定的私人空间,在她们选了说相声的这条道路后,给予她们更多的技术上的指导或者机会上的帮扶。
 
不要打着“为女孩们好”的旗号而扼杀掉她的梦想。鞋子穿在脚上,只有穿鞋的人才知道鞋子到底合不合脚。
 
女性要如何才能说好相声?
 
魏文华老师曾在采访中说过自己在揣摩表演风格上的心得:
 
“我有一副好嗓子,于是就充分利用自己的这一特长,将学唱类型的段子作为我表演的主要内容。
 
“所以女性和相声之间并不存在天然的屏障,关键还是要有自己的表演风格和适合表演的作品。”
 
结合魏老师的心得与作者个人的思考,女性要说好相声,有以下的途径:
 
选择适合自己的表演风格,找出强项加以突破。
 
女生可以发挥自己声音甜美婉转与刻画人物细腻的优势,重点以柳活类(学唱类)与文哏类节目为研究对象,调动自己的性别特质来服务于相声表演。
 
开阔思路,创新相声的内容题材。
 
说以女性题材为主题的相声,表演只有女性说起来才更有共鸣的相声作品;还可以在男性表演的内容空白处取胜,例如婆媳关系、瑜伽、化妆、女性手游的内容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豆瓣短评,赖声川导演相声剧《这一夜,Woman 说相声》
 
去粗取精,祛除相声中的糟粕内容。
 
以前被视为男性专利的打哏、“脏口”与“荤口”,实际上本就是该被去掉的糟粕内容。它们不能代表传统艺术的精华,也不具有艺术审美的社会效益,净化舞台势在必行。
 
相声艺术是根植于大众生活的,大众生活中充斥着各种质量的文化产品与文化需求,但是既然要搬上舞台呈献给大众,那么相声就势必要重视其社会效益与对大众的舆论引导价值。这样,相声作为一种幽默的艺术,可以被更好地流传下去。
 
女孩们,如果想学相声,就勇敢地去吧!
 
让我们打破相声界限制女性的天花板,让更多女孩可以不因性别被挡在梦想大门外。
 
参考资料:
 
董大汗采访:《中国艺术报》,2013年2月4日,第001版。
 
注: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风雨归舟
时常发呆的脑洞星人,热爱传统艺术,愿为平权事业尽绵薄之力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