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性别女+养几盆草=孤独终老???
0

性别女+养几盆草=孤独终老???

11 四月 2019 - 00:04

继撸猫、晒狗之后,养一屋子绿葱葱的植物成了不少当代女青年们的新标配。

她们或许是痴迷多肉:

或许是对阔叶植物情有独钟:

就算是彻彻底底的植物杀手,也能挂几幅绿植的墙纸或笔画来借景抒情:

家居绿植出现了“网红绿植”的新分类,绿植博主也成了网红中的新类型,比如因绿植布置开始受到关注的竹顶针。

图/[email protected]竹顶针

另一方面,也有国外媒体煞有介事地宣称:过去牢不可破的“猫女”潮流已经逐渐被“植女”代替。

这两个看起来奇怪又陌生的词,却别有历史渊源。

 

两者背后的刻板印象

说起“猫女”,你也许会想起哥谭镇里那个英姿飒爽的人物。

图/《蝙蝠侠·黑暗骑士》

很抱歉要让你失望了——

“猫女”在这里的意思是“Crazy cat lady”(编者注:疯狂猫夫人)。这是一个陈腐的性别刻板印象论调,并常常和一系列负面的固有特征联系在一起:

老处女,养了大量猫,性格孤僻或疯狂。

猫与女性有着强烈的历史和文化联系,比如猫科动物和女性都被描述成偷偷摸摸、难以理解且难以取悦的形象,在英语中,“kitten(小猫)”、“cougar(美洲豹)”之类的词,既指猫科动物,也意指不同类型的女性。

“猫女”已经成为孤独终老、郁郁寡欢的代名词,根据PetSmart慈善机构的一项研究显示,近49%的美国人都接受这种刻板印象。

就是这样一个强加在女性身上的负面词汇,却随着时代发展,逐渐被“植女”一词代替。

那么,“植女”又是什么?

想象一个干净敞亮的房间,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木地板上,墙脚、窗边、床头都摆着形形色色的绿植,房间主人自由生活在这片绿植营造的静谧天地,给人的印象不再是“猫女”那样的歇斯底里。

图/Pinterest

没错,“植女”已经不再代表着刻板印象,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培养植物已经被更多的现代人所热爱。

比起猫猫狗狗,养植物的好处无需多言。

第一点,也许是最重要的一点,植物不会拉屎啊!

在养宠物的人纷纷自称“铲屎官”的当下,如果你有幸经历过清理猫屎的地狱体验,或是跟在狗屁股身后随时准备捡起它的排泄物的话,想必你能对这一点感同身受。

好打理也是许多人选择植物的一大原因。

不用费尽心思地照顾吃喝拉撒,养殖成本大大降低,哪怕你是养一株死一株的“植物杀手”,也有诸如多肉这样的低需求植物来满足你。

此外,植物占用的空间更小,如果你是外出打拼、住在空间有限的出租屋里的年轻人中的一员,比起上蹿下跳到处折腾的猫猫狗狗,和满屋子的宠物玩具,植物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又或者从佛性养生方面谈,植物可是天然的空气净化器!

尽管你不能像拥抱抚摸猫狗那样拥抱一颗龟背竹,但与植物共处一室同样能带来与自然建立连接的亲密感受,达到和动物陪伴类似的安慰感。

事实上,养植物其实是人类由来已久的陪伴。

每个人家里大概都有一两个热爱伺花弄草的长辈,养一些月季茶花。再上溯,家庭园艺的历史在各国文化中都相当久远。

这一次绿植的出现在大众视野,只不过是在社交网络年代的重新出道,被赋予了适合网络生活话语方式的新意义,拥有了更现代的阐述或者说建立连接。

 

“植男”去哪儿了?

既然“植女”已经无关负面的性别偏见,这个词的组成又从何而来?

换言之,为什么是“植女”不是“植男”?难道男的就不能热衷于养个绿植啥的?

这可能还真跟性别有关。

根据美国2011年哈里斯民意调查的结果,女性中69%会养宠物,而男性则只有55%。

同年,英国一家养犬俱乐部的调查显示,40%的宠物注册在一名女性名下,而只有21.5%注册的主人是个男性。

虽然女性的情况也有可能是伴侣共同拥有一只宠物,但调查认为注册名是女性证明宠物的所有权或主要责任人是女性。

也就是说即使宠物是家庭共有的,但大部分情况下人们会不自觉的认为女性是宠物的主要照料者;此时,男性与宠物的关系往往会遭到忽视与误解。

就好比,很长时间以来,男性养猫是难以公开谈论的。

对养猫的男性来说:

 “For years, the first rule of being a dude in Cat Club was: You donot talk about Cat Club.”

(多年以来,养猫俱乐部的第一法则就是:你不谈论养猫俱乐部。)

也有人说:

“男人应该是粗犷而有男子气概的。猫则被认为是非男性化的,社会更倾向于告诉男人他们需要一只魁梧的狗作为伴侣。”

就这样,男性养家居植物的自由就在这种流行话语里被漠视了。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家养植物的风潮中,出现的是“植女”而不是“植男”。

 

男性就不用“爱的陪伴”了?

2013年,Kelly Jones一项名为“心理与宠物所有权里的性别差异”的研究发现,宠物大部分情况下被视为陪伴和情感的投射。

三分之一的主人会把宠物当作孩子的替代品。

而当女性没有孩子时,她们也更倾向于养一只像小孩的狗狗,跟宠物的互动也更多。

这些性别差异和我们熟悉的性别角色非常相符:女性似乎更需要陪伴,也更能主动寻求情感陪伴(养宠物);同时,在照料宠物上女性也投入更多。

歌手泰勒就是出了名的重度吸猫患者

但是由于文化塑造的存在,社会行为上观察到的性别差异不绝对等同于性别的生理差异。

女性更倾向于寻求情感陪伴,同时女性从小也更被鼓励寻求情感陪伴;女性照顾宠物更多,同时也一直被期待和规训成为照料者。

事实上,男性当然同样需要情感陪伴。

在智联招聘和珍爱网联合发布的《2018年职场人婚恋观调研报告》中,数据显示男性远比女性更“恋爱脑”,43%的男性在爱情与事业冲突时认为爱情更重要,而只有19.69%的女性同意这个观点。

而养宠物是有效获取情感陪伴的方式。

早在2008年,纽约时报就宣称“单身且异性恋的男性铲屎官正在崛起”,为男人对猫的偏爱正名。

无论是养猫猫狗狗,还是养花花草草,这背后所谋求的情感陪伴的本就该不分性别。

图/Ohikii studio

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是植男植女。

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是猫男猫女。

只要你愿意,你还可以选择无属性性别,只要这个情感陪伴是你需要的。

 

 

 

柯晗

兰卡斯特大学心理学博士,科普作家。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