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想让女人不碰酒?可没那么简单!
0

想让女人不碰酒?可没那么简单!

27 二月 2020 - 11:02

“这杯干了吧!”

职场饭局上的女性,免不了会喝酒应酬。

但自古以来,女性喝酒却被披上了“行为不检”的外衣。从小父母就不厌其烦地交代我们不要在公众场合喝酒,更不要在陌生人多的地方,接过陌生人递来的饮料。

男性大口喝酒是豪爽,女性喝多了酒会被看作放荡。

在“酒”这个领域内,存在深刻的性别污点,而值得高兴的是,随着女性平权运动在世界各地开花,红酒领域的平权也在二十一世纪姗姗来迟。

 

红酒产业并非男人专属

在长久的酒桌文化里,女性一直处于下风。

自古以来,酒庄文化的创建人皆为男性。在家族企业的传承上,也更注重于传男不传女。甚至在17、18世纪,喝红酒是男性的特权,只有妓女会在场。

直到19世纪早期,格局才出现了变动。

第一位打破红酒的天花板的女性是Barbe-Nicole Clicquot,她于1798年嫁给当时法国香槟区大酒商的儿子方华斯·凯歌(Francois Clicquot),于是又被称为凯歌夫人。

 

△凯歌夫人

 

1805年10月,时值27岁的方华斯·凯歌突然去世,凯歌夫人一夜之间成为Veuve Clicquot(Veuve 是法语“寡妇”的意思)。

嫁妆丰厚的凯歌夫人,本可以带着三岁的女儿安然度过此生,但性格刚烈的她却主动从公公手中揽过担子,开始经营凯歌酒厂。

她从未接受过任何的专业训练,却在上任之后,在这个被男性主导的产业里打出了新的风向,她发明的四项香槟生产的技术至今依旧被多人引用。

1816年,凯歌夫人发明了转瓶法(Riddling),即将二次发酵中的香槟插在转瓶桌上,随着熟成过程,不断调整酒瓶放置的角度,最终将酵母聚集在瓶口处,以便清除。

这一技术使得酿造香槟的人力投入大大减少,而香槟的清澈度大大提高。

 

 

凯歌夫人是第一位独立运营一家酒厂的女性,因为她的运作,凯歌香槟的销量一路攀升,她也成为了著名的“香槟之母”。

虽然她最终不得以把酒厂让给其他男性,但她带来的产业革命依然激励了一代女性:

红酒并非男人专属,这一领域也不是只有男性可以带来“产品”。

同样是在法国,在作为法国著名的酒庄生产地的罗纳河谷,葡萄酒产业的玻璃顶也正在被女性逐步拆除。

2004年,罗纳河谷酒庄中的女性从业者创建了Femmes Vignes Rhône,一个致力于在传统的男性环境中向女性推广酿酒师职业的团队。

 

 

这一法国首个全女性的社群组织有什么作用?

首先是工作岗位上的支持,其次是让葡萄酒领域的女性知道他们并不孤单,从而互相在男性统治的商业环境里奋斗出一片天地。

如今,女性在这一行业的存在感也越来越强。

纳帕酒庄中体量较高的酒庄里,25%的CEO为女性,这个数据还在增长。

在全球前三的红酒专业大学里,女性比例也在逐年攀高,这个迹象表明,未来红酒科技领域,穿梭在生物种植园里的专家不再被男性主宰。

除了美国和欧洲的葡萄酒领域,还有冉冉升起的新世界产区——南美。

比如智利,在21世纪刚开始的时候,就有女性不断闯入厂区归属权的竞跑。因为没有欧洲长期以往的传男不传女体系,看到商机的人都涌向了这个行当,在男女区别上少了很多桎梏。

更有不少女性因为葡萄酒的生产,跨出家门,实现事业上的独立。

新世界葡萄酒行业的扩张自然有殖民主义的影响,但在行业迭代的角度来看,新世界的红酒,更带有自己独有的旗帜。

而在中国宁夏的酒庄里,采摘葡萄的工人高比例为女性。在领导层,也有不少留学归来的红酒专业海归投身于宁夏酒庄的建设和发展。

 

△王方,宁夏,迦南美地酒庄庄主

 

△高源,宁夏,银色高地酒庄庄主/酿酒师

 

葡萄酒与女性的身影

都二十一世纪了,也就不必再质疑:

到底女性适不适合葡萄酒专业,她们能不能承担农业劳动业,她们愿不愿意下田工作。

科学数据反而与很多“常识”背道而驰,生物科学的多方调查显示,其实女性更适合葡萄酒,她们的嗅觉和味觉神经普遍比男性更加灵敏。

灵敏的嗅觉和味觉带来的是对于红酒味道版图更明确的辨析,从而在质量控制上更具生理优势。

另外一件被社会忽略的重点则是:葡萄酒领域的人口统计落后于其他行业太多。

在联合国职业报告中,葡萄酒生产到销售的不同岗位上,不曾有任何正规的学术报告对于从业人员的年龄和性别进行监督与统计。

这为推进葡萄酒行业中的性别平等造成了阻碍。

在近年来的米兔浪潮之中,葡萄酒行业也被曝出诸多性侵事件。

2019年1月,澳大利亚名庄沙普酒庄的酿酒师彼得·沙普(Peter Seppelt)被控在1994年至1996年期间,与一名未满十七岁的孩子发生不合法的性关系,共五项非法性交罪名。

 

△彼得·沙普

 

2019年11月1日,29岁的美国明星侍酒师安东尼·凯兰(Anthony Cailan)被4名女性指控性侵骚扰。而就在上个月,他刚被提名为美国最佳新秀侍酒师,登上了《葡萄酒与烈酒杂志》的封面。

因为这些事件产生的连锁效应,女性在红酒种植/生产行业里的声音也初露锋芒。

可预料的是,红酒产区已然全球化,她们不再是应酬场合的羔羊,她们的声音将会被更多人听见。

到那时,“美人配红酒”的男性凝视便可自行告退。

“女人造红酒”的宣言要响彻世界。

 

作者:阿粽

一个游走于各个角落,什么都知道一点的人类学爱好者,绝对是女权主义者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