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吴昕会明白自己为什么被骂吗?
0

吴昕会明白自己为什么被骂吗?

11 二月 2020 - 12:02

“人体正在进入一种权力机制,这种权力机制要探究它、打碎它和重新编排它。”——米歇尔·福柯

《你怎么这么好看》的口碑已经彻底崩了。

 

 

人民网官博都点名批评它“价值观导向背离了主流价值”,甚至指出这样的节目应该反思是否有存在的意义。

这么看来,主流价值观还是有所进步的。

最近播了第5期,我去追了一下,但我看完后,更强烈的感受是一种整体上的拧巴感。

不止是被硬改造的受助人感到别扭又在努力配合,带着任务硬改受助人的“好看团”,也是在服从一些看不见的规则。只不过,ta们有时自知、有时不自知,有时发自内心赞同,有时内心抗拒。

然而最终,秩序、和谐与稳定运行大于一切,所有人都主动或被动地顺从了。

 

△笑不出来.jpg

 

这就是一群提线木偶,真正的权力在幕后看不见的地方,它甚至不需要亲自下场去执行权力,被它控制的人们就可以互相压迫。

这档节目,真是一个讲解权力和规训的生动教材。

 

微缩版《楚门的世界》,权力控制个体的最佳标本

对节目的剧情,“好看团”几个人也不是不拧巴。

但这种感觉是肯定不容许被释放的。

ta们在节目中不同程度地表达过一些异见,只不过效果很淡。比如昆凌看到方静博士的视频,在大家热烈吐槽其外貌和生活习惯时,会说一句:其实蛮整齐的。

但这不行呀,她问题要不大我们还改个什么?你不强烈吐槽节目效果岂不很平淡?这节目还录不录了?

吴昕作为现场资历最深的主持人,就跟昆凌解释“她录视频肯定是打扮过的”,言下之意你就别为她说话了。

 

 

如果说,看破消费主义陷阱、不施脂粉、简单独居的女博士方静,让几个娱乐圈的人理解无能,对四胞胎妈妈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只能从“爱”切入、粉饰太平,那最说不过去的应该就是对陈医生的改造了。

这也是“好看团”最明显表达拧巴感的一期。

连夸张戏多如范湉湉,在得知儿子给妈妈报名改造、而妈妈是一位成功医生的时候,都直接来了一句:

“儿子太过分了吧?这样的妈妈你让她回家给你理房间啊?”

何况妈妈的外表已经很符合主流审美了。黄吉初步了解情况后的反应是:“一个医生妈妈,家里还要怎么提高啊,这个有待提高,是哪些方面,我就很好奇。”

 

 

吴昕作为镇场的主持人,又开始努力给报名的儿子顺逻辑:他可能有其他的想法,妈妈退休之后也能比较充实吧。

不管怎么样,总得录下去。

于是节目就形成了一个拧巴的沉默螺旋。每个人都对真正的问题或主动或被动地视而不见,大家都没有动力、可能也没有能力去打破这种让人不舒服的秩序,做那个喊出皇帝新装的小孩。

而被改造的受助者们呢?

有反抗、有挣扎,也试过与这个环境沟通,最后还是不能起冲突,终于成为和谐秩序的一部分。

是不是像极了社会中的我们?

 

△被改造后的陈医生

 

方静看透了消费主义的陷阱,不喜欢被摆弄,也了解自己不爱热闹的习性,但社会评价和孤独感依然让她内心不安,因此自己报名了节目,想通过部分的妥协,获得更舒适的状态。

但这并不代表她要完全放弃自我、接受规训,她只想学一点点工具性的技术,或者通过与外界碰撞,来激发自己发生点好的变化。

可是当她看到她的妥协和沟通姿态,引来的不是对等的尊重和沟通,而是强大又肤浅的规训力量,她本能地开始反抗。

不过,她能对抗一些抽象的力量,却没法用对抗的姿态对待身边人的善意。

 

 

所以,即使方静很明显不喜欢昆凌送的婚纱,但昆凌外露的善意和甜美的声音让她不可能撕破脸,还是穿着这件让人浑身不自在的衣服发表了聚会的演讲。

当然,昆凌送婚纱也好、方静穿婚纱也好,都不排除是节目组的设计和要求。

昆凌送的时候说了一句:不知道会不会冒犯你。穿的时候,方静的演讲得体地把为什么穿说的挺圆。

 

 

惊叹涂个口红都要浪费这么多时间的方静,最终画了妆,穿了高跟鞋,接受了婚纱,发表了得体的演讲,感谢了节目组的“帮助”。

不管情不情愿,起码在节目中、在形式上,方静终于成为了体制顺从的个体,不再“捣乱”,免费的衣服、护肤品、化妆品、家装,大家对改造后的她大加赞美,也算是兑换了一些体制给的奖赏了。

如果说,对女博士方静,体制还是用打压+奖赏+温情的组合拳来驯服,那对4胞胎的全职妈妈惠茹,基本上就是冷漠+压迫了。

惠如跟好看团沟通的时候表达过自己的需求,说最期望丈夫说的话是:放着别动,我来。还说婚后要说有不满,那就是孩子爸爸做的太随意——喂孩子不精心。

 

 

对一个温顺的女人来说,这已经算很明显的控诉丈夫对育儿参与不足了。

没想到,说了也白说,好看团和丈夫都有意无意略过了这个关键诉求。在最后约会时,丈夫按照设计,一个劲给惠如喂饭,还说“我爱你”。

轮到惠如时,这个“我爱你”半天没说出来,倒是先问:谁告诉你我最想听你说的是这句话?估计此时也是很郁闷,于是她又亲自对丈夫强调了一遍,我最想听你说的是:放着别动,我来。

可惜丈夫也不知是傻还是聪明,这句话最终也没说,倒是“我爱你”说的挺溜。

妻子一再表达需求实在无果,终于放弃,最后配合说了“我爱你”“老公对不起”之类,大团圆收场。

可是在惠如的心里,这事儿肯定过不去。

这又与整个社会对待母职的态度何其相似?

先是对母亲们真正的需求(分担和回报)视而不见,用廉价的赞美来囚禁她们;丈夫不愿承担育儿责任,还向妻子索要情感支持,或埋怨“老婆不开心让自己很痛苦”,结果妻子用“不开心”来表达不满的权力都没有。

 

△“她都为孩子,不为我”

 

原来的活都得干,工作不得已只好辞,还被期待整天笑呵呵不给丈夫增加压力,唯有自己妈妈年轻时已经历过同样压迫的女人,能伸出援手。

这只是一档“背离了主流价值”的综艺吗?

这简直是一个生动的标本,一个完美的寓言。

如果不是它这么夸张地把社会对待女性的方式给表演出来,我们很多人可能都很难发现,世界就是这样运行的。

就像《楚门的世界》说的:

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世界一样的虚假、有一样的谎言,一样的欺诈。

 

既是狱警也是囚犯,不平等的结构中所有女性都是输家

吴昕、昆凌、范湉湉、还有韩火火和黄吉组成的“好看团”被不同程度的舆论轰炸,吴昕的处境更惨一些,直接被爆款批评文章写进了标题。

 

 

其实在节目中,吴昕也好、昆凌也好,虽是执行权力、改造“异类”的人,但离开节目的场景,她们本身也是被改造、被规训的对象。

在公开的空间中,一个女性要得到赞美太难了,只要你不是完美的,你就不得不接受群嘲。

吴昕是著名主持人,事业成功,长相漂亮,机会也好,但免不了被催婚,被说小腿粗;

 

 

范湉湉长相身材跟人们认为的美女差太多,在娱乐圈混的非常坎坷,尽管参加了非常多的节目、大项目,至今也不过一个三、四线艺人;

昆凌长相身材女性气质太符合社会标准、男性审美了,但是和周杰伦的关系让她不太可能得到天王嫂之外的认可——

她提到剖腹产后3、5天就去试镜功夫片角色时,韩火火居然问:要剖5天吗?显然不知道一个产妇要做到这点有多难。

 

 

对此,昆凌诧异地看了韩火火一眼,耐心解释:剖腹产,那个伤口没那么快好的。

我们每个人也都一样,既是狱警,又是囚犯。

权力通过对个体差别对待,来贬低、鼓励不同的行为,实现对个体的控制。

这几位都是在一定程度受到权力优待的人,所以她们很自然地去试图影响别人,维护现有的秩序,或者起码没必要去颠覆现有的秩序。

如果说,女性气质是一种策略和一种人为形成的东西,还有什么比《你怎么这么好看》更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

求职女硕士着装风格偏英气、中性,方静博士喜欢舒适风,但是好看团却说要给她们加上“女性化的东西”,吴昕说方静“其实不排斥女性化的东西”,可是什么叫“女性化的东西”?

 

 

方静、阿骨打本来就是女性,但她们的特质却不被认可为女性特质。

总之,你以为你是女性,其实你不是,你是不是得别人来说了算。

《好看》更新了第5期后,我去补了一下。不过,这一期吴昕没有出现,我突然间同情吴昕了,离开快乐家族挑大梁主持的节目,口碑居然如此惨烈。

不过,顺从和肤浅的个体,在碰到新文化与旧文化发生激烈交锋时,成为牺牲品也并不完全无辜。

 

 

这场对《好看》的口诛笔伐能够成功传播、以压倒性优势覆盖大量的媒体和网友,真是让人开心的一件事。

这说明排斥固有性别标准的力量在日渐壮大,新旧观念的交锋越来越明朗化,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孤岛也有打破的迹象。

要知道,统治权力对囚犯维持秩序的重要方式,就是让ta们彼此孤立,无法交流信息,孤独地暴露在监守的视野中,就会自己控制自己。

而节目中的被改造者,以及现实中被规劝的女性们,或许她们曾经因内心孤独而困惑过,但经此舆论,想必会更加明白自己不是孤岛,也更加确信自己想要什么和不想要什么。

从这一层面上看,这档节目的出现倒也不是坏事。

 

作者:翩翩

公关女/女权主义者/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学硕士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