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我脱掉了直男眼中的那件性感内衣,超爽!
0

我脱掉了直男眼中的那件性感内衣,超爽!

5 九月 2019 - 12:09
近日,据外媒报道,今年将不再举办“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秀!
虽然目前官方暂未回应,但是这一消息已经得到了超模Shanina Shaik的证实。
 
 
 
其实,早在今年5月,“维密”母公司L Brands就有员工收到内部信函,表示维密秀或将停播,这一消息似乎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维秘”最辉煌的时候,曾经创下每分钟售出600件内衣的记录,销售额达到107.5亿美元的记录。
 
然而,近几年却不断从神坛跌落。
 
2018年,维密销售额同期下跌1.9亿美元,同时,观看这场一年一度时尚大秀的人数也暴跌。
 
 
△一路下跌的收视率
 
 
人们逐渐发现,那些华美又性感的“天使们”,的确不再那么有吸引力了。
 
 

 

“维密”:时尚界的傲慢与偏见

 
一直以来,时尚业总是贯彻着“高冷、优雅、完美”等为核心价值的理念,并且通过广告营销,将这些观念直接传递给消费者。
 
近年来逐渐流行的“高级脸”,也蕴含着类似的话语意义。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那些时尚巨头们定义着女性的外貌。
 
 
△有着“高级脸” 美誉的杜鹃 图/新浪
 
 
“维密”显然延续着这种惯性,并且试图将影响力发挥到最大。
 
提到“维密”秀,很多人最先想到的便是“维密天使”。这些来自世界各地最顶尖的模特,使得人们对“天使脸庞、魔鬼身材”女孩的想象落地。
 
她们无一例外地拥有最完美的肉体:
 
身高在1.76到1.80米之间,体重介于41到55公斤之间,体脂率不能高于18%、腰围不能超过1尺8……
 
 
另外,模特们身上背着的翅膀,虽然看似耀眼夺目,但绝非常人能够轻松驾驭的。
 
“维密”史上最重的翅膀,来自2011年Alessandra Ambrosio背的那一对,镶嵌着105000颗水晶,总重量高达30公斤,超过了模特自身体重的一半。
 
 
△当时她已怀有4个月身孕 图/Daily Mail 
 
 
这些具象化的数字说明了一个朴素又深刻的道理:欲为天使,必承其重。
 
所以比起T台上的众星捧月,超模们的ins上更多晒出的是自己的健身照,或者清淡的水煮餐。
 
既要保持身材,“瘦而不柴”且有线条美,又要保存体力,特别是腰臀需要有足够的力量才能胜任“维密”大秀的工作。
 
 
 
“维密”靠着种种近乎苛刻的标准,拉开了时尚和普通人的距离。
 
但是,在无形之中,它又随心所欲地为所谓“完美身材”限定了极其严格的条条框框,并将这些毫无善意地灌输给每一位热爱且渴望美的女性。
 
 

“维密”盛行,

是消费女性还是女性解放?

 
在套上这些无形的枷锁后,“外貌”和“身体”成了重要的竞争因素。
 
为了能够占据有利的位置,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会投入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在“外在”上。
 
对于女性来说,她们需要看上去年轻、苗条又有女人味,而男性则最好显得健壮、阳刚、有腹肌,拥有所谓的“男性气质”。
 
所以各类减肥健身、医疗美容的市场被大肆开拓,甚至催生出了诸多畸形的盲从行为。不少明星的减肥方法被粉丝们效仿,还有女明星被封为“整形模板”。
 
 
“维密”就是消费社会里最典型的产物。
 
它的盛行与衰落,代表了人们对“身体”、“女性气质”、“时尚”等这类议题愈发审慎的反思。
 
批评“维密”的人一方面是出于对“消费主义”、“商业狂欢”的驳斥,用镜头来展现这种“美”无非是消费女性;
 
另一方面则是对男权制度的批判,认为“维密”所代表的审美观纯粹是为了迎合男性,以此引诱和激发男性欲望。
 
 
当然,维护“维密”的声音则是肯定了模特们穿着华丽的内衣出现在公众面前,自信地展现女性独有的性感,这正是女性解放的表现。
 
 
这两种完全相反的态度虽然各有侧重,但都不无道理,其实本质上都证明了一点,人们逐渐开始思考这样的问题:
 
女性的内衣究竟为谁而穿?
 
 

9102年了,

还在谈“女为悦己者容”?

 
在回应“维密”所引发的反思之前,我们首先要打破这样一种刻板印象:
 
看“维密秀”的观众里,女性群体也占据了多数的份额,更不用说还有男同(女性的肉体对他们而言并没有性吸引力)。
 
再者,从市场的角度而言,也并非总是男人为了女伴买内衣,不少姑娘出于喜欢,也会为自我购置。
 
 
 
在今天,很多女性已经发现,“女为悦己者容”可能是个伪命题。
 
她们化妆打扮、精心准备穿搭,很有可能只是为了和小姐妹们出门逛个街,喝个下午茶,这里“悦己者”的主体不是男性,而是自己,最多算上要好的同性朋友。
 
所以她们自然也会看“维密秀”、拍美图、晒自拍。这自然是技术赋权的结果,女性得以悦纳自己,并且自信大方地展示自己认可的美。
 
 
但是,也有可能在无意识中,衍生出一种新的规训力量。
 
无论是“维密”秀空降上海,还是互联网让关于时尚的传播“飞入寻常百姓家”,总之,原来高冷和充满距离感的面纱被拉开,我们每个人都有接触的机会。
 
女性可以付出更低的成本去观察那些带有“时尚感”的超模,分析她们的面容、身体、服饰、妆容等等。当然,也许会在无意识中产生移情和想象,希望自己变得和她们一样,至少能多少接近那种标准。
 
同样,各类美图软件的操作步骤也不复杂,甚至连直播中都带有一般人能够掌握的美图功能。
 
 
△甚至连性别特征都能改变
来自Snapchat最近推出的性别转换器功能
图/Newsweek
 
 
我们在发上p好的图到朋友圈时,难免隐含着将其作为一种社会资本,提升存在感和认可度的期待,或者说,这种期待和满足即便不是“展示”的直接目的,却很难割舍和分辨。
 
可以理解的是,绝大多数人也不愿意承认。
 
也就是说,尽管女性自我意识逐步觉醒,越来越多的女生开始抵制屈从于男性凝视之下,但是在现实的人际交往中,作为社会网络中的节点,我们仍然很难摆脱这种桎梏。
 
更准确的说,是我们的逃脱不够彻底导致的。
 
因为我们依然沉浸在人为想象和技术所共同制造出来的幻象中,需要通过他人的注意去得到些什么,需要通过向“主流”审美观靠拢以使得自己更加“安全”,需要通过他人的评价,像“镜中我”一样,去巩固对自我存在与价值的认知。
 
 
时尚的流行确实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但不管它是个怎样循环的圈圈,我们关于“美”的理解都不应该被他者的评价而束缚。
 
摆脱“女为悦己者容”的限制,也绝不该只是一句呼声响亮的空洞口号。
 
 

写在最后

 
“维密”走到今天,有过巅峰期,但衰落似乎是一种必然。
 
正如“性感”并不必然意味着裸露一样,时尚也并非流于表面对颜值和身材的打造。
 
 
图/Popsuger
 
“时尚”意味着拥有自我的理解和定义,是否得相当高冷,拥有一张“高级脸”、清瘦的身材和清冷的气质;是否应被主流同化或紧跟潮流;是否需要顾及到年龄、身份、性别等都因人而异,因势而异。
 
当然,这些因素,本身都不是时尚最根本的内核。
 
如果不能凸显个性、让人愉悦,再“时尚”,又有什么意义呢?
 
只有足够多元、足够包容,才能永不过时。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小梅子
传播学搬砖小民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