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我逃离了霸道总裁式男友,才捡回一条命 | 知识库
2

我逃离了霸道总裁式男友,才捡回一条命 | 知识库

22 三月 2019 - 08:03
亲密关系是人际关系中最复杂的一种,其暴力往往隐藏在看似平和的外表之下,社会看不见,亲历者不愿讲述,旁观者视而不见。
 
亲密关系是需要学习和磨合的,但有些原则性的东西我们不能妥协。故事中的女孩被男友的控制欲一度折磨到快要窒息,可最开始,她被所谓的“爱”蒙住了双眼,一味忍让、欺骗自己。
 
在所有未曾拥有爱情的女孩子心里都怀揣着一颗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蠢蠢欲动的心。
 
期望遇到的爱人,温柔体贴,殷勤备至,负责任,有担当。然而,有的时候,对爱的憧憬会迷惑了沉浸在爱之中的女性,退缩忍让因爱之名的种种控制,甚至暴力。
 
那一年, 我恋爱了
 
十七岁那年,高二的暑假,我与朋友们一起外出游玩,同行的一共八人,L是其中之一,他后来成为我的男朋友。
 
一场游玩,随之而来的是“暴风骤雨”般的初恋。没有被表白,没有被轰轰烈烈地追求过。
 
仅仅因为一场酒醉,我在饭店狭小的男女共用的散发着恶臭的卫生间里,被充斥着一身烟酒味的他拥抱、亲吻、抚摸。
 
那晚过后,我“顺理成章”又“莫名其妙”地成为了他的女朋友。
 
高中毕业前,我们一直处于地下恋的状态。
 
我们都没有考上大学,随即放弃了学业,决定外出打工。
 
因此,我们不再像从前那样躲躲闪闪了。
 
我们一起去成都打工,同居似乎是那么地水到渠成。
 
他对我特别地关爱,即便如今想起那时的生活,竟觉得像是做过的一场梦。
 
 
他每天去我上班的地方接我回家;路过泥泞,他蹲下背我;大马路上人来人往,他蹲下来给我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的鞋带;我生病他紧张,给我买药,半夜去医院挂号,忙不迭地跑前跑后照顾我。
 
我很感动,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是我知道,我慢慢地爱上了他。
 
我曾以为生活按照这个方式会永久下去,我以为我们之间也会永远这样幸福下去……
 
一切好像慢慢地变化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他对我的爱开始有点变质,有点让我感到窒息。他开始慢慢提出各式各样的要求。
 
他让我不要穿得太暴露,领口必须要高一些,裙子不能太短,所有衣服都不能买太紧的;
 
他让我少和男同事来往,跟谁出去吃饭必须跟他报告,不能和男的单独来往,下班也不要在外逗留;
 
每次我要和闺蜜出去玩,他总能找出各种理由不让我去,可是很多时候,我发现他只不过留我在家和他大眼瞪小眼;
 
我发现他总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看我的微信和短信,于是,我给我的手机上了密码;
 
生日的时候,他送了我IPhone 6S 作为礼物,我特别高兴,可是我发现,他在帮我拷贝旧的通讯录的时候,他竟然把我通讯录里所有男性的电话全部删除了;
 
他说,我们结婚吧,可是,我真的不愿意那么早结婚,也许,我觉得我和他的感情还不足以让我完全放心和他走入婚姻。
 
可是,我发现,他竟然给避孕套扎孔试图让我怀孕,希望怀孕可以让我早日就范,实现他的心意;
 
 
……
 
所有这一切都让我感到窒息,感到震惊,为什么他的控制欲那么强!!!
 
我们为这些问题不止一次地争吵过,每一次他都对天发誓,说他这样做是因为爱我太深。
 
渐渐地,我们吵累了,不想再吵了,还在同一个屋檐下,只是谁也不理谁。有时候,这种沉默可以长达一个月之久。
 
他的变化让我开始对爱情充满了怀疑,对生活充满了无助和迷惘,失望和悲伤的情绪整天将我紧紧包围。他极强的控制欲常常让我感到窒息,失去自由,没有朋友,身处异乡孤立无援。
 
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争执是因为一位男同事给我打电话,本属于工作范畴之内,结果他疑心我有不轨。
 
我觉得,我再也受不了这种生活,打开门想离开……
 
在出门的那一瞬间被他一把抓回,拳打脚踢……
 
边打边喊:让你跑,看你能不能跑出我的手掌心……
 
我没有告诉他,一个人买了去广州的火车票,换了手机号码,永远地离开他。
 
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当我把这几年所有的经历以及我们之间情感的变化告诉闺蜜,她还劝我忘记过去,不要再和别人说,尤其不要和未来的男友说起。
 
我知道她是为我好,可我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她似乎一点都不为我感到愤怒和不公,似乎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唯一能做的是舔舐伤口,忘记过去。
 
这段恋情长达三年,我至今都不敢相信为什么当初信誓旦旦立下海誓山盟的他会慢慢变得陌生甚至狂躁。
 
不知道他到底在怀疑我还是怀疑自己,控制是他的目的还是只是手段,到最后,我都没有答案,但我知道,他说的爱,只是借口。
 
恋爱暴力不容忽视
 
1981年,美国学者梅可匹斯(Makepeace)首次关注恋爱暴力,并发现1/5的人在恋爱过程中至少经历了1次暴力。1989年,舒格曼(Sugarman)和霍塔凌(Hotaling)的著名研究显示,1/3至1/2的大学生以及1/10的高中生都认为自己经历过恋爱暴力。
 
这两项研究引起美国社会对恋爱暴力的广泛关注。
 
美国学者施特劳斯(Straus)和他全世界的同事们在16个国家的31所大学开展恋爱暴力的研究发现,平均29%的大学生在过去一年曾经对伴侣施加身体暴力(在不同的国家,身体暴力的发生率从17%到45%不等),其中平均7%的大学生对伴侣造成过肢体伤害(在不同的国家,身体暴力的伤害率从2%到20%不等)。
 
目前中国缺少全国随机抽样的恋爱、同居暴力发生率的数据,可即使我们所能找到的关于恋爱、同居中的暴力的相关研究较为零散,也能看出问题的严重性。
 
王向贤在天津的1015名大学生中开展调查,发现58.1%自报经历过心理暴力,25.6%自报经历过肢体暴力,12.3%自报经历严重的肢体暴力,3%自报经历性暴力。
 
陈高凌等人在北京、上海和香港的3388名大学生中开展恋爱暴力的问卷调查,发现心理暴力最为普遍 (71.6%), 高于肢体暴力(47.7%)与性暴力(17.5%)。
 
沈(Shen)等人在台湾、香港和上海的976名青少年中开展调查,发现施暴率是27.3%,受暴率是39%。
 
民间组织同语在8个城市的拉拉中开展调查,42.62%的受访者自报经受过来自女友的暴力,10%自报经历过严重的暴力。
 
Yu等人发问卷给418名男同性恋(同志)和330名异性恋男子,发现同志们经历更多的恋爱暴力,32.8%的同志经历率至少一种恋爱暴力。
 
唐灿的性骚扰研究中发现,169名受访妇女中,6.51% 曾在恋爱中经历过强迫性的性行为。
 
王向贤等2013年的问卷调查显示,有过强奸行为的男性中,24%的男性第一次实施强奸的年龄在15-19岁。
 
越亲密,越暴力?
 
西方很多比较研究发现,一般而言,恋爱时间长的和时间短的恋人相比,有性行为和没有性行为的恋人相比,同居的和不住在一起的恋人相比,都是前者更有暴力。
 
于是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越是长久的、“一夫一妻”的、有性行为的、同居的恋人、发生暴力的可能性就越高。简言之,越接近婚姻关系的恋人,发生暴力的可能性越高。
 
主人公的故事也是如此,在约会期间,他们的爱情似乎充满着柔情蜜意。
 
然而,随着关系的深入、同居关系的确立,独占欲、嫉妒和排他性以爱的名义占据了他们关系的主题,控制欲占据了上风,而主人公我则由甜蜜跌入失望,从失望陷入绝望,进而丧失了自我。
 
如果遭遇恋爱暴力,你该如何寻求帮助?
 
1.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电话:(010)64033383;(010) 64073800
 
咨询内容安排:
 
周一:法律;周二:婚姻与家庭;周三:妇幼保健;周四:性问题;周五:妇女问题、心理问题。
 
具体开放时间:
 
自动法律声询咨询热线:周一到周五0:00-13:00 ,20:00-24:00开通;周六、周日24小时开通。
 
老年妇女热线时间:周一---周五9:00---12:00 老年妇女病理知识,解决生活危机,处理家庭关系。
 
妇女健康热线时间:26860088 周一---周五8:30---15:30 妇女生理、病理知识及保健知识等。
 
2.北师大阳光心理咨询
 
电话:010-51453921; 010-62388824
 
地址:北京师范大学院内
 
 
本文关键词:亲密关系暴力,恋爱暴力,心理暴力
 
本文作者:文娜,北京师范大学硕士生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

支持
支持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