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我是剑桥助理研究员的母亲,更是东莞女工熊玉香
0

我是剑桥助理研究员的母亲,更是东莞女工熊玉香

14 五月 2018 - 13:05

编者按:千千万万在城市工作生活的女工母亲们,虽不能时常陪伴在自己孩子身边,却也用自己的方式承担着母亲的角色和义务。

东莞是中国制造最有名的城市之一,很多来料加工厂,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就在东莞设厂,与此同时,很多农民,离开原来耕种的土地,到东莞打工。东莞胜百吉鞋业有限公司的清洁工熊玉香,就是这些农民中的一个。她 1993 年离开湖北老家到东莞打工,2017 年年底退休。

“笑”是熊玉香的招牌。眯着眼睛,露出牙齿,发自内心的微笑,面部肌肉也因笑而动。

她每天的工作就是负责写字楼的干净卫生,打扫卫生间、倒垃圾、拖地、清洁办公桌等。洗手间旁一个小小的茶水间,是她的工具间。

从 1993 年干到 2017 年底,24 年不变。办公室的使用者,换了一茬又一茬,他们都很喜欢这个爱笑、敬业的清洁工阿姨。

尽管工资微薄、条件有限,熊玉香在对孩子的教育上一点都不含糊,除了必要的生活开支,她用打工挣的辛苦钱努力保障孩子可以安心地上学读书,将儿子毛石青培养成了中国生命科技院博士,博士毕业后,他受聘成为剑桥大学一位教授的助理研究员。

熊玉香所在公司的协理、她的最高领导张金发,在评价她时说:熊玉香平时勤勤恳恳、做事认真, 是东莞女工的一个缩影。她为人低调朴实,从来不向同事宣扬她儿子是博士生,张金发也是跟她聊天时偶然得知此事。

熊玉香入厂 20 周年时,公司总经理亲自为熊玉香颁发了一座“模范员工”奖杯。

熊玉香 1963 年出生于湖北省通城县马港镇易段村。1978 年,她初中毕业后在在家乡学做衣服。1984 年与毛锦贵结婚。1985 年儿子毛石青出生,1988 年女儿毛燕青出生。

1993 年,为了让孩子们有学费上学读书,她和丈夫毛锦贵商量,丈夫留在家里边种地边带孩子,她外出打工。1993年,熊玉香到北京打工,后来跟随亲戚到东莞。

在当时的情况下,30 岁的女人外出可以轻易找到工作,30 岁的男人却很难。并且,如果是丈夫外出打工,每到插秧割谷时,丈夫还要请假回家,来来去去不但挣不到钱,还要花去很多车马费。

熊玉香虽然爱笑,但不善言辞,被问到很多问题时,她低着头默想,偶而才冒出一句带着浓重湖北口音的话。

想起孩子上初中时的一件事,熊玉香鼻子发酸地说到:“那次我打电话回家,想跟他说说话,可他爸爸说他躲在墙角里,死活不肯出来接电话。”后来,熊玉香收到一封信,孩子在信中用稚嫩的话语说:“别人的妈妈都在身边,我的妈妈为什么只能在梦中相见。平时有一肚子话想跟妈妈说,拿起电话又不知道从哪说起……”看到信中孩子的心声,熊玉香内心的怒气一下子融化了,瞬间泪流满面。

当被问及对孩子有什么教育方法,她说的最多的是:“没什么,反正都是他自己学,我也不怎么管。”

她是用行动影响孩子的妈妈,她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说:“读书很重要,无论多么困难,借钱也供你上学。”

有一次快放暑假了,得知孩子想到东莞玩,熊玉香强忍内心相见的渴望, 提笔给写了一封信:“妈妈天天都在想你,但这是厂里的宿舍,你来了没法住。你在家好好学习,等你长大了,有的是机会来。妈妈希望,到时候你不是像妈妈这样来打工,而是有了本事,干出了事业,来东莞旅游,接妈妈住大酒店。”

不断地给孩子写信交流,就是熊玉香教育孩子的法宝。她只上过初中,写不出多么华丽的词句,但她用质朴的语言把道理和情感传达给孩子,信中总是交代孩子要好好学习,交代老公督促孩子写作业。

每次发了工资,熊玉香都会赶到邮局把钱寄回家里,给自己只留下很少的生活费。为了把路费节省下来,打工 24 年,她回湖北老家不超过 10 次。她说孩子有出息了,自己的生活就有盼头。

2014 年之前,每天上班的途中,熊玉香会随手捡一些空瓶子,上班前放到绿化带中,中午下班后取走,下班回到出租屋,她还做一些手工活或到附近捡空瓶子,赚钱补贴家用。

虽然殷切盼望孩子学有所成,但熊玉香从不会逼迫孩子,不会过度关心。

“有时候期中、期末考试后,我给他打电话、写信,基本上不问他考得怎么样。他有时候考得好会主动告诉我,不说的时候我也不追问。这孩子从小乖,如果考得不好一定会自己总结经验教训,下次改正,不需要我多说。我们太关心,逼得太紧,反而会让他逆反。这么多年了,我也从来没有给他的老师打过一个电话。”

熊玉香以满满的信任给孩子营造了一个宽松的成长环境。

这么多年她觉得最困难的日子就是儿子考上大学那一年,她东拼西凑,积攒了 1 万元钱交给儿子作为学费。

儿子上大学后,熊玉香的老公毛锦贵也到东莞来打工。每天早上,毛锦贵去买菜,把一天的饭都做好,熊玉香中午回家后,加热一下饭菜,当作午餐。

在东莞的出租屋里,一切事都是熊玉香作主,毛锦贵当好跑腿的,夫妻二人和和美美。

儿子到英国工作后,熊香玉才松了一口气,下班后开始跟着同事,在出租屋楼下的商业广场学跳广场舞,这也是她唯一的爱好.

谈起以后的生活,熊玉香说,她盘算着再辛苦攒几年的钱,把家里的老屋重建一下,“还是想回老家养老。”说这些的时侯,熊玉香还住在打工住的出租屋中。

也许再过几年,熊玉香就能在翻修好的老家房子里过上颐养天年的安逸生活了。

作为女工,熊玉香为城市贡献了劳动;作为母亲,熊玉香给了孩子成就自己的支持和鼓励。

像熊玉香一样的千万女工,她们努力赚生活,同时也创造着自己的社会价值,她们的生命里绽放着打工女性的无限力量。

 

注: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图片来自作者。

作者:占有兵

打工者,专注于用相机记录东莞农民工的打工生活

编辑:任嬿如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