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为什么女厕所门前那么多人人人人人人人人啊
0

为什么女厕所门前那么多人人人人人人人人啊

5 四月 2019 - 00:04

终于等来清明小长假!

说起小长假出行,不是在堵车,就是在等厕所,倘若你也曾凑过热闹,想必同样深有体会:

无论是哪个旅游景点,最不方便的地方恰好就是“方便”的地方。

清明时节雨纷纷,女厕所前排满人 图/图虫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在忍受生理煎熬的同时,旁边空空荡荡、进出自由的男厕所还会带来心理上的折磨。

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异明显的情况?

 

为什么女厕所门口总排队?

人类生存的基础是吃喝拉撒,而占据其中二分之一的如厕问题自然能得到学者们的密切关注,尤其是女厕所排队这种世界通行的毛病。

所以,比利时学术排名第一的根特大学就进行了相关的模拟研究,并于2017年7月发表研究结果,详细介绍了导致差异的主要原因及解决办法。

“让女厕所前的排队消失” 图/ScienceDaily

为什么女厕所排队时间久?

第一个原因再简单不过——因为女厕所坑位少啊!

研究显示,相同情况下可供女性使用的坑位较男性少了20%-30%。

面积相同时男厕所能占12个坑位,而女厕所只有10个,每少一个坑位足足能让等待时间增长172%!

图/Youtube

从而造成的结果就是,女性平均排队时间为6分19秒,而男性只需11秒。

第二个原因也不难猜:女性在厕所花费的时间更多。

比起男性拉开裤链就地释放的轻便,女性的如厕步骤还包括了打开和关闭隔间门、取下身上多余的衣物杂物、解决其他生理性问题等,这些动作所耗费的时间可不容小觑。

最后一个原因,是取决于厕所的繁忙程度。

鉴于前面两种原因已经让女性在上厕所耗时大赛上远胜男性,再碰上节假期间人一多,无疑是雪上加霜。

电脑过载了还会延迟死机呢,更别说一间小小的非智能化公共厕所了,只会越忙越乱,难以周转,队伍也就越来越长。

对此,科学家们提出了一些解决问题的构思。

首先当然得考虑增加女厕所坑位的数目,女厕所增加至13个,而男厕所减至8个,女性排队等候的时间将大大减少,但却很难保证男性不会心生怨言。

“在这种情况下女性等候1分25秒,而男性等候2分23秒。” 图/Youtube

于是科学家提出更适宜的配置方案:女厕所12个坑位,男厕所10个。

“女性等待2分18秒,男性大约40秒。” 图/Youtube

你以为到这里就结束了?

还没完!科学家继续考虑了“无性别厕所”的配置方案。“无性别厕所”又名“性别友善厕所”,可以供任何需要使用者使用。

如果配置12个通用蹲位及8个小便池,女性平均排队时间只需2分28秒,男性只需31秒。

郭美美看到这儿都想唱“突然尿急,我不怕不怕啦。” 图/YouTube

不过,无性别厕所能否被国内大众接受是一个问题,毕竟在偷拍猖獗的当下,这样的设置无疑会给有意图者大大增加作案机会。

但无性别厕所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除了均衡、缩短排队等候时间,避免了父亲带女儿、母亲带儿子这样的家庭组合在如厕时的不便,还让打扮中性的人省去性别不明的尴尬,解决多种性别气质及跨性别人群的如厕需求。

在人们性别观念逐渐改变的现在,无性别厕所没准是大势所趋呢。

 

姑娘们,一起去“抢占男厕所”!

放眼国内,关于厕所之争也从未消停过。

早在1996年,台湾女同胞就不堪排队之苦,怒而发起“抢占男厕所”运动,在商场、学校的女厕所门口排队的人流中发起“抢男厕”,还组织男女“尿尿比赛”。

半年后,台湾政府修改了新建公共建筑中关于厕所数量的规定。

2012年2月19日,中国女性主义者郑楚然、李麦子等人在广州市越秀公园旁的免费公厕发起同种运动。抗议者们在现场打出写着“女人更‘方便’,性别更平等”口号的展板,呼吁解决男女厕位不均衡的问题。

图/南方都市报

李麦子认为,尽管这是一场女性维权运动,理应由女性自发觉醒,形成自己的领导力,不过下一次她们会考虑吸纳更多的男性志愿者参加。因为性别议题不是搞两性分裂,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社会问题。

“在短期内无法改变政策的情况下,男性完全可以把自己的蹲位让出来给有需要的女性。”

至于对部分男性的抱怨,郑楚然说:

“每名男性除了性别角色外,还会有家庭角色。我相信很多男性都有过等待自己的母亲、妻子、女儿排队上厕所的经历,有时候一等就是半小时。

可以说,男性也是一名间接的受害者。”

这一论据,成了动员男性的有利武器。

受其影响,之后一个月里,北京、郑州、南京、成都、武汉、福州、西安、兰州相继发起行动。

同年的8月20日,16名女孩身背自制的泡沫“马桶”,现身广州市文明路的城管委办公楼前进行抗议,并向城管委提交了亲笔信。

图/南都网

尽管发出呼吁的城市有许多,但直到2016年11月17日,在第四个“世界厕所日”到来之际,住建部发布的修订后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才做出了指标上的硬性要求。

新发布标准中将女性厕位与男性厕位的比例提高到3∶2,人流量较大地区为2∶1,以满足实际要求。

厕所问题上,故宫可是做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曾注意到,故宫内洗手间前女性常常排长队,男性呢,也不好受,就在旁边拎着包,看着孩子,彼此都耽误了很多时间。他随即进行改善:

“我们进行了大数据计算,故宫里女士的洗手间应该是男士洗手间的2.6倍,所以我们进行了配比,对洗手间进行了环境的提升。”

为了进一步满足游客的实际需要,故宫更是在紫禁书院东卫生间增设无性别厕所,供男、女及跨性别人群使用。

其他景点场所赶紧学着点

 

男女平等可不是一刀平分

对厕所排队的密切关注并非小题大做。

首先,某一地区的厕所直接反映着当地的经济文化情况。

放眼国外,目前世界上仍有45亿人居住的房屋缺乏能安全处理排泄物的厕所,8.92亿人仍然在随地便溺。

比尔·盖茨及其妻子在2月13日发布的2019年年度公开信中提到,全球迄今有20多亿人用不上卫生厕所。他们的粪便未经处理就进入环境,每天导致近800名儿童死亡。

连基本生理需求都难以满足的地区,谈何文明谈何富裕?

电影《厕所英雄》里,男性随地方便,女性则只能在夜里结伴提着灯和尿壶外出方便 图/豆瓣

拿国内来说,在一些农村地区,“两块砖,一个坑,蛆蝇孳生臭烘烘”的土厕所并不少见,就算在城市的街道、公园等场所,厕所脏、乱、差、偏、少,如厕难也都是常事。

对此,我国于2015年提出了“厕所改革”,最初的目的是借此提升公共厕所质量,以促进旅游业的发展;

2017年,我国再次提出要对全国所有的公共卫生间,尤其是农村地区环境较差的公共卫生间进行改造,此举得到国内外媒体的多方褒扬。

此外,厕所还能体现出不同人群的地位高低和当地的文明包容度。

也许你还记得《绿皮书》里的黑人钢琴家,他德高望重,受人敬仰,却在当时种族歧视严重的南部城市巡演时,被禁止在白人家庭里如厕,只好到房主“慷慨”提供的屋外几块木板搭起的野生厕所里解决。

房主拒绝了钢琴家用屋内厕所的请求 图/《绿皮书》

即使名望再高,社会地位依旧低到尘埃,这一切,厕所都有见证。

女厕所的排队问题亦是如此。

当地政府在考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时,并未深入考虑男女实际生理情况的差异,以想当然、一刀切的方式去布置公共厕所,从而造成女厕所前大排长龙的情况,这其中包含着隐性的性别歧视。

图/《厕所英雄》

知名公益律师郭建梅在接受采访时曾问:

“我经常能看到男性憋不住了就可以转过身在高架桥或者草丛里解决,但是女性呢?谁来理解女性入厕的尴尬?”

不是男女一样了,就是真正的平等。

比起公共厕所问题上表现出的“伪平等”,政府在制定相关政策法规时,更应该考虑到女性的实际生理情况而做出适当倾斜。

一个文明发达的国家应该尊重生理与心理差异,让“平等”不再是空泛的标签。

 

参考资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Fj1oU-BMEc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69092&page=2

https://www.iwomenweb.org.tw/cp.aspx?n=1E5768EC527FC331

https://gongyi.ifeng.com/a/20190225/45318177_0.shtml

https://site.douban.com/179615/widget/notes/10239460/note/233915934/

 

 

西瓜季节

生活有趣细节的发现者,温柔善行。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