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泰勒·斯威夫特:我不想做沉默的乖乖女了
0

泰勒·斯威夫特:我不想做沉默的乖乖女了

23 二月 2020 - 09:02

1月31日,聚焦于美国歌手泰勒·斯威夫特的纪录片《Taylor Swift: Miss Americana(美利坚女士)》正式上线。

 

 

在不少人心中,泰勒是曾经的乡村音乐小公主,是“老天爷赏饭吃”的音乐天才,也是如今的歌坛巨星,享受着全世界的簇拥与盛誉。

但这部纪录片,却将这个在名利场中受到万人拥趸的天后拉下神坛,还原了一个受过全网侮辱和诋毁、在格莱美上颗粒无收,甚至曾对个人价值产生了自我怀疑的泰勒·斯威夫特。

那么,她经历了什么,又是个怎样的人呢?

 

不完美的天才

在成名的路上,泰勒收获了太多的鲜花与掌声。

但她受到的争议与批评也和那些甜蜜的彩虹屁一样,从未缺席。

在2009年VMA的颁奖典礼上,还不到20岁的泰勒风光无限,击败了Beyonce、Lady Gaga 这些歌坛前辈,一举拿下了“最佳女歌手录影带”奖。

可颁奖现场的插曲却抢走了所有注意力:

当她穿着漂亮的水晶裙,领取这份殊荣时,身旁的说唱歌手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却突然冲上台,夺走她的话筒,并大声表示“碧昂丝的音乐才是最棒的”。

 

 

尴尬的气氛顿时弥漫全场,她更是手足无措。

之后,二人经历了认错、接受道歉的和好戏码,也确实友好相处了一段时间,但他们之间的是非恩怨却并没有完结在这一页。

2016年,侃爷发布新单曲《Famous(出名)》,其中一段歌词引起了极大的争议。

“I feel like me and Taylor might still have sex

(我感觉我和taylor可能还会有点什么)

Why? I made that bitch famous”

(为何?是我让她名声鹊起)

对此,坎爷表示自己事前已经和泰勒通话,并在歌词内容上征得了同意。泰勒则称,自己虽然同意了前半句,但她并不知道自己会在歌词中被称作“bitch(婊子)”。

MV里,唱到这句歌词时,画面中更是出现了形似泰勒的半裸蜡像。

 

△《Famous》MV截图

 

随之而来的纠纷仿佛是一根藤上七只瓜,不仅两人轮番上阵,还牵扯到了各自的亲友团。

一时间,泰勒从曾经的乖乖女变成了“大骗子”,被指黑心、狡猾、行为卑劣,网络上对她的攻击层出不穷,甚至有大批网友自发涌到她的ins评论区下刷屏蛇的emoji。

 

 

泰勒遭受的恶意不只是来自于会向女性打嘴炮的男人,还来自于那些一边喊着“女性受尽歧视压迫”的口号,一边转头又向女性发起攻击的女主持人。

 

 

她们的嘴巴比机关枪还利索,恶毒得不加掩饰,逮住机会便调侃泰勒交往的男友,吐槽她频繁跟男人约会,“今晚又会带谁回家”。

私生活之外,她们不断攻击的点,恐怕是每个女明星都曾经饱受困扰的问题:颜值和身材。

在这次的纪录片中,泰勒也记录了当时她的心路历程。

有段时间,一直活在镁光灯下的她突然意识到,“每天都能看到自己的照片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出现在她眼前的那些照片中,要么看上去像是肚皮隆起的孕妇,要么是没有漂亮的臀部线条。

 

 

更糟糕的是,这样的痛苦和压抑日复一日,而又令人无处逃离。

为了追求更完美的外在条件,她不得不开始节食。但对她来说,一旦减少食物和营养的摄取,就很有可能无法获得支撑起一场巡演的足够体力。

当然,外界的规训还不仅限于此,因为“饮食博主会告诉你,哪些东西能吃,哪些不能”,虽然她内心也无法确定他们说的内容正确与否,但这让她总会生成一种“耻感”,且深陷憎恨自我的漩涡中。

而这一次的“全网黑”,却意外地让招架不住的泰勒转变了心态,在经历了从被集体厌恶到全面释然的漫长过程后,她实现了自洽。

 

作为一个始终用音乐和世界对话的创作歌手,她选择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不去在意外面的风言风语,因为,“当人们不怎么爱你的时候,你做什么都是错的”。

生理上,她也与自己达成了平衡。

她开始选择吃饱饭来维持体力和健康,逐步走出了那种“一定要看起来很瘦”的状态,不在乎媒体经常会拍到她身材“走样”的照片。

“因为社会对女性“美”的要求太苛刻,而其中总有些是你无法兼得的。”

 

自由的乖乖女

名利场里的漂亮女性,总被虎视眈眈的眼睛和肮脏的手所惦记,泰勒也曾经陷入性骚扰的纠纷中。

2013年 ,前电台主持人大卫·缪勒(David Mueller)在泰勒演唱会合影时,趁机把手放到了她的裙子里,并摸了她的屁股。

 

 

考虑到当时的合影现场都是青少年,泰勒选择了当场沉默。等到合影结束,她便向该DJ的团队说明了此事,缪勒被开除。

没想到,在丢了工作后,这位流氓男士反倒耿耿于怀,在几年后将泰勒和她的母亲告上了法庭,并且提出了巨额赔偿的诉求。

长达4个多小时的庭审中,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辩驳。

缪勒律师的谎话连篇和扭曲细节让泰勒愤怒,又还总有人一直踩着最低的人性底线,质疑她“当时为什么没有尖叫、为什么没有更快采取行动、为何不站得离他远一些?”

哪怕作为受害者,她依然需要不断回答这些荒唐的问题。

 

△泰勒在法庭上

 

对此,泰勒的律师J Douglas Baldridge并没有直接回应,反而解释了泰勒这次对簿公堂的理由,他们表示:

“Taylor Swift这次选择站出来被报道,因为她希望能为所有遭遇职场性骚扰的女性争取权益。如果连她这样的明星都觉得站在公众面前控诉自己被性骚扰是件难以启齿的事情,那么我们还指望谁?”

这场性骚扰案不断发酵的过程中,泰勒确实利用她的号召力鼓舞了越来越多的女性。

在法院周遭的商务大楼中,出现了不少对她的应援。她们用便签拼贴出泰勒的歌词,在开庭当天,也有粉丝们到法院外表示对她的支持。

 

△“无畏”

 

网络上的嘲讽之声并没有影响最后的庭审结果。她胜诉了,也获得了那象征性的1美元赔偿。

而对于为何索赔1美元,她解释道:

“1美元放在法庭中就是不可估量的价值,它代表着我反感的事情就可以说不,”

 

 

在提交给陪审团的声明中,泰勒感谢了她们和自己的律师们:

“谢谢你们为了我以及更多在遭受性骚扰时选择沉默的女性群体而抗争。尤其是那些为了这场4年前的纠纷而选择两年不懈斗争的人们。

我必须承认,(因为身份原因)我能够在生活、社会以及像这样的案件中因为备受瞩目而获益。但我更希望这些遭受性骚扰者的呼声被更多人听见。我想要为建立更多的反性骚扰公益组织而做出自己的贡献。”

 

 

在为女性发声的这条路上,她没有止步。

在泰勒从小所信仰的观念里,要成为一名他人认可的“good girl(乖乖女)”,这样的好女孩不该利用影响力,将自己的政治观点强加于人。

但在正义缺位的时候,她选择了挺身而出。

在接受《卫报》采访时,她提到了自己支持堕胎的立场。她投票反对重新授权《反对针对妇女暴力法案》,当女性受到家暴、跟踪、强暴的侵害时,法律应当站在保护弱势女性的立场上。

 

 

虽然她的拉票最终不曾改变中期选举的结果,但她也写出了《Only the young(只有年轻一代)》这样的歌曲来鼓励青少年们勇敢地参与和表达。

当然,她也受到过不少关于“伪女权”、“消费女性和LGBTQ群体”的质疑,但从她的过往经历推算,正如她曾经糟糕过的那些一样,不妨提出这样的问题:

如果她是男人,还需要去面对、还会被问到她经历过的这些吗?

 

写在最后

三十而立,泰勒在音乐上已经封神,而在生活中,她也拥有了更加舒展的姿态。

从定点有人告诉她下一场巡回信息的乡村甜心,到开始不追求完美严苛的身材,不纠结所谓的“好人情结”的Miss Americana,她完成了华丽但痛苦的蜕变。

她不再只是用细腻的心思和情感酝酿出一首首深入人心的歌曲,而是作为一个千万人追捧的榜样和领袖,用她的力量和方式去支持平权事业和自由表达观点。

她的蜕变,也照亮和温暖着许多人。

还有什么理由不去期待她人生的下一阶段呢?

 

作者:小梅子

传播学搬砖小民工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