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她说:要亲眼望着那些强奸她的男人,不得善终!
0

她说:要亲眼望着那些强奸她的男人,不得善终!

2 十一月 2018 - 10:11
纳迪娅·穆拉德是一位人权活动者。她同时也是继2014年获和平奖的17岁巴基斯坦少女马拉拉·尤萨夫扎伊后,最年轻的诺贝尔获奖者之一
 
纳迪娅·穆拉德
 
那么,这位年轻的女孩究竟做了什么,才得到了来自诺贝尔奖的肯定呢?事情还要从四年前开始说起……
 

“这是我做过的最艰难,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决定”

当时的纳迪娅还与家人共同生活在伊拉克北部城市辛贾尔,一座雅兹迪教徒聚集的村庄里。2014年,恐怖组织ISIS开始对这个村庄的雅兹迪教徒实行种族灭绝。当年8月,她全家都被ISIS抓了起来。她的六个兄弟全部被杀,母亲也和村里所有被ISIS认为已经老到不能用做性奴的女性一起被残忍地杀死。
 
受ISIS迫害的伊拉克难民
图/independent
 
纳迪娅和几个姐妹活了下来,却不知道前方还有更恐怖的事情在等着她们。
 
 
这些年轻的女性像牲口一样,被恐怖分子集中关押在一间屋子里。从那一刻起,她们现在不再是人,彻底沦为了黑市的性奴!
 
纳迪娅一点点形容自己悲惨的遭遇:
 
“性奴市场晚上开业。我们呆在楼上,可以听到楼下那些士兵登记、调度的骚动声。第一个男人走进房间的时候,所有女孩都开始尖叫,就好像突然的爆炸一样。我们像身受重伤一样的嚎啕呻吟,动手反抗,冲着地板呕吐。但这些都没能阻止那些士兵。他们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在我们哀嚎乞求的时候盯着我们看,然后最先走向最漂亮的女孩,问她们几岁,打量她们的头发和嘴巴。他们问看守,‘这些都是处女吗?’,看守回答他们:‘当然是!’语气就像牧羊人炫耀自己的羊一样骄傲
 
然后那些士兵就开始肆意地碰我们,手一直从我们的胸脯移动到大腿,就好像我们是动物一样。”
 
法国画家让·莱昂杰罗姆笔下贩卖女性的《奴隶市场》
图/搜狐
 
士兵们越在房间里走动,挑选他们的货物,女孩们就越害怕。他们不停地吼着“给我安静!”但女孩们只会尖叫得更大声。她们都逃不了被选中的命运,但还是在奋力反抗,发出尖叫,在士兵伸手过来时拼命挥动手臂抵抗,或者干脆躺在地上蜷成一团,惊恐地跟自己的朋友挤在一起。
 
有一个名叫萨勒曼的高阶军官看上了纳迪娅,他带着另一个女孩,来这里是为了寻找这个女孩的代替品。这个萨勒曼眼眶凹陷,脸庞肥大,头发几乎遮住了整张脸。对她来说,这个男人根本不像是个人,而是个禽兽。
 
她非常害怕,这个人恐怖而强壮,好像徒手就可以把她捏碎。如果被他带走,自己肯定一辈子也逃不出他的手心。就在这时,她在充斥着士兵和女孩的拥挤房间里发现了一双穿凉鞋的脚,凉鞋的主人看起来非常的瘦。在完全没想好自己在做些什么的情况下,纳迪娅就向这个人冲了过去,跪着求他:“求你了,带我走吧!对我做什么都行,我不能跟那个巨人走。”
 
出乎她意料,这个瘦弱的男人真的答应了,他对萨勒曼说:“她是我的了。”萨勒曼也不敢反抗他,因为他是摩苏尔来的一位法官。“他带着我走到了登记台,问了我的名字,声音柔和,但并不友善。登记的士兵一边念一边在本子上写下我的名字纳迪娅,和他的名字哈芝·萨勒曼。当他念到哈芝·萨勒曼的名字时,声音甚至有点颤抖,好像很害怕这个瘦弱的男人。我于是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图/中国新闻网
 
在哈芝·萨勒曼手里,她遭受了无数次惨痛的强奸,还伴随着无休止的暴力鞭打。在摩苏尔灰暗的天空下,她绝望地观察着邻里四周,渴望寻求到一丝可能的帮助。
 
 
最后,她终于还是逃离了这个ISIS恐怖分子的控制,离开了伊拉克,并且在2015年上半年以难民身份来到了德国。随后,就一直在为反对贩卖人口而到处活动。
 
“停止人口贩卖”
 

“我要望着那些强奸我的男人的眼睛,亲眼看着他们受到正义的判决”

2015年11月,她前往瑞士,在一个联合国论坛上首次公开讲述自己的遭遇。因为纳迪娅希望让全世界知道她所经历的这一切,为了逃离ISIS而死于脱水的孩子、被困在山区的家庭、仍在被囚禁的妇女儿童、大屠杀的疯狂场面,还有作为少数群体的雅兹迪教徒所遭受的迫害等。
 
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
图/人民网
 
她说:“进攻辛贾尔,把女孩带走当作性奴并不是当时战场上贪婪的士兵临时做出的决定。ISIS早有预谋:他们走进我们的家,用某种标准衡量我们值不值钱,然后决定哪些士兵值得拥有一个sabaya(即性奴)作为激励,哪些士兵需要付钱等。在他们的光鲜亮丽的宣传杂志《Dabiq》里甚至也公开谈论性奴,为的就是招募更多新兵。但ISIS并不是第一个想出这种方法的人。强奸自古以来就是战争的武器之一。”
 
在第四期Dabiq里面的一篇文章里,ISIS表示为了杜绝男人的通奸行为,将重新建立针对女性的奴隶制度。
图/华尔街萌女郎
 
虽然讲述自己悲惨的遭遇让她身心俱疲,因为每复述一次,记忆就会带纳迪娅回到过去,再体会一次过去的痛苦。但她坚持,只要恐怖分子还没受到应有的裁决,自己就会一直不停地说下去。
 
我讲的故事,全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事实,也是我用来对抗恐怖主义最好的武器。我要让所有人,全世界的领导人,特别是穆斯林宗教领导人知道,还有更多人需要站出来去保护那些遭到迫害的人。我要望着那些强奸我的男人的眼睛,亲眼看着他们受到正义的判决。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是世界上最后一个遭遇这些事的女孩。”
 
其根据亲身经历写的自传,《 最后的女孩:我被困伊斯兰国并奋起反抗的故事》也已经出版。
 
 图/Facebook
 
现在我们明白了,诺贝尔和平奖之所以颁给纳迪娅,就是因为她不顾揭开自身伤疤的疼痛,敢于揭露战争和暴力冲突将性暴力作为武器给人们带来的伤害。正是她的拒绝沉默,让一直被人广为忽视的战争中的性暴力问题登上前台。
 
参考资料:
 
P.S. 本文图片授权来自图虫。
 
作者 明明
橙雨伞实习生一枚,冷面笑匠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