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他曾斩断地铁”咸猪手“,却因此当了426天的犯罪嫌疑人?
0

他曾斩断地铁”咸猪手“,却因此当了426天的犯罪嫌疑人?

15 四月 2019 - 00:04

清明“小长假”来临前,在北京某互联网公司任销售主管的萧漯(化名),接到了来自海淀区检察院(以下简称“海检”)的电话,通知他尽快过去一趟。

头顶“犯罪嫌疑人”帽子,在取保候审状态中“捱日子”426天的萧漯,心怀忐忑地来到海检,在接过检察官手中文件的瞬间,仅扫了一眼标题,他就确认那正是自己期盼多日、一度甚至放弃希望的法律文书——检方对自己的“不起诉决定书”。

图/《Legal High》

捧着长达三页的文件,萧漯来回翻看的就是最后那五行字:

 “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萧漯为了使本人的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采取了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之规定,系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决定对萧漯不起诉!”

这掷地有声的几个字,不仅让萧漯百感交集,也让为他讨回“清誉”的辩护律师王铁章兴奋不已。

当日,他在自己的朋友圈截图分享该不起诉决定书,并诙谐地做了“旁注”:

 “京师律所又一正当防卫案例新鲜出炉的不起诉决定书,虽然落款是4月1日,但不是愚人节玩笑。

感谢海淀区检察院承办检察官及各位委员,弘扬社会正气,保护路见不平、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勇者!”

这起让萧漯背负上“故意伤害罪”罪名、也令王铁章感到“亚历山大”的案件,还要从近16个月前的一起“京城地铁咸猪手案”说起。

 

他制服了地铁猥亵男!

2017年12月13日晚9点多,从河南进京“北漂”了6年的萧漯,刚刚完成公司的加班,准备从地铁黄庄站,由10号线换乘4号线,返回自己西苑的租住地。

就在距离闸机口约10米时,萧漯看到前面有两个年轻女孩子,在跟一个半老男人理论,其中一个女孩紧紧揪住该男人的左臂不放,而那个男人则在奋力挣脱……

图/《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

 “一方面是他们挡住了我出站的线路,另一方面,在大庭广众之下,一个男人和一个年轻女孩撕拽拉扯,女孩明显受到欺负,我认为这是任何一个公民不能视而不见的。

于是便走上前去,想询问并制止一下!”

随后的事态发展,让萧漯始料未及。

 “我刚问了一句‘你干嘛呢?不要动手!’”半老男人的脏话“你他妈谁呀?你管的着吗?”便飙了过来。

伴随着对方的满嘴酒气,萧漯感到有几记“老拳”砸在自己面部:

 “其中一掌击在我左眼,过后还淤青了几天!”

萧漯的描述,在海检的不起诉决定书中得到了确认:

 “经本院依法审查查明:

2017年12月13日22时许,被不起诉人萧漯在本市海淀区黄庄地铁站内,因见被害人王某某(男,53岁)与一名女子似有摩擦,遂上前询问。

王某某先出拳连续击打萧漯数下,随后,萧漯挥拳击打王某某头面部予以还击……”

在等候警察赶来的过程中,两名年轻女孩告诉萧漯,她们与半老男人不是一般的因琐事而起的摩擦,而是这个男人在车上曾向她们中的一人伸出过“咸猪手”性骚扰。

图/摄影师Michael Wolf

地铁驶入黄庄站后,她们准备揪着“猥亵男”去地铁工作室报警,而该人则试图强闯过闸机后伺机逃脱。

就在他的企图即将得逞时,是萧漯的挺身而出,帮助她们给意欲跑脱的猥亵男“截了胡”。

 

见义勇为反成故意伤害?

时间转瞬走入2018年,2月份,是1988年出生的萧漯,届满而立之年的日子。

事发当晚与有关方面走完相应程序的萧漯,很快淡忘掉此事,投入到忙到崩溃的工作中。

然后,他接到了相关警方的电话,告知他半老男人在事发当夜曾去就医,被诊断为右踝关节骨折,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

2月1日,正在公司上班的萧漯,被赶来公司的警察戴上手铐押走,起因是他涉嫌“故意伤害罪”。

随后,他得知了这起被受援女孩定性为见义勇为、自认为起码是正当防卫的事件,在警方的起诉意见书中,是这样描述的:

 “因琐事与被害人王某某发生纠纷后,后双方互殴,萧漯将王某某打伤,王某某伤情为轻伤一级。”

萧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如果不是为了制止暴力、伸张正义,他和素不相识的王某某何来的“琐事摩擦”?

如果不是伸出“咸猪手”的王某某先挥拳向自己施暴,自己又如何会与他发生所谓的“互殴”?

在受援女孩提供的一份事发经过里,有这样一段详细描述:

在北大进修的小施(化名)和同学松琳(化名)观影后乘10号线地铁返校。坐在座位上的小施,先是感觉到有一只手在摸她的屁股,她赶紧往旁边挪了挪,以期离旁边满嘴酒气的半老男人远些。

不料,她的退让不仅没有换来这个贱男的收敛,反而让他觉察到了自己的软弱。没隔一会儿,他竟然进一步伸进衣服里摸她,她当即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图/《通学电车》

同行的松琳问她怎么了,在得知同学被“咸猪手”骚扰后,松琳便和咸猪手男理论起来。

地铁黄庄站驶达后,松琳便抓着该猥亵男的袖子,想一起找地铁工作人员报警。就在他准备闯过闸机遁入人群的瞬间,被萧漯“插足”进来。

 

绝不向非法让步!

萧漯被带走后,他所在公司立即为他提供了一份“担保书”:

 “萧漯是我单位销售部总监,负责销售部供应链团队三十多人的管理工作,对我单位电子商务业务工作开展负责重要职责。

如不在岗,会对我单位业务造成重大影响,造成严重经济损失。

对其涉案,我单位担保萧漯保持联系畅通,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相关工作,希望公安机关领导及民警同志考虑我单位情况,如非必要,不要进行人身限制。”

被取保候审后,萧漯开始为自己寻找辩护律师,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的王铁章律师,经人介绍走入他的视野。

 “初次会见,我就觉得萧漯理性内敛,绝非那种无端施暴的人。

直至阅卷,我才知晓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特别是当我通过有关材料,获悉所谓的受害者,是个曾有过重罪前科的人后,更加确信萧漯介入此举的性质,一定是出于公民的良知。

试想,面对两个素不相识的女孩潜在的被施暴危险,如果不是心存正义之心,谁会出来管这种‘闲事’?

社会的公平正义,需要每一个有勇气之人站出来‘接龙’。面对‘咸猪手’性骚扰,小施的同学站出来了,随后萧漯也加入进来对性别暴力‘喊停’,现在接力棒传到了我手里,我一定竭尽所能,运用法律的武器为萧漯讨回公道!”

图/《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

在法律援助该案的过程中,王铁章一方面申请有关方面,对王某某的伤情形成进行成因鉴定,另一方面向检方提交“不起诉建议书”,阐明萧漯所谓与王某某发生“互殴”行为所具有的正当防卫属性。

他这样写道:

 “在这里我们要厘清一个误区:正当防卫是不是只能在逃无可逃的情况下才可以实施?只要具备逃跑条件,就不能实施反击、也不能构成正当防卫?”

很显然不是这样。刑法条文压根儿没有给正当防卫设定前述枷锁。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也表示:法不能向非法让步!

张军表示,我们的司法理念就是:

对方没拿器械,当事人也没有拿器械,当事人用脚、用拳制止对方的暴力行为,即使致不法侵害者重伤,都应当认定为正当防卫。

因为如果恰好对方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有特殊情况,就有可能发生一般情况下难以预料的情况。

不能对见义勇为的人、正当防卫的人有过苛的要求,因为他们是社会正义的代表,要鼓励更多人与不法行为作斗争,那就更要有与之相适应的司法政策。

刑法正当防卫的法律规定和依法正确的解读,就是‘更多人’的护身符。

 “法不能向不法让步。只要是非法行为,就得承受法给予的惩罚、制裁,这样社会正气才能树立起来。”他说,“邪不压正,要靠法律意识,要靠司法办案不断引领。”

 

维护正义的成本有多高? 

因为被扣上“嫌疑人”帽子,叫停了本该去年五一举行的婚礼的萧漯,计划今年金秋将婚礼补上。

随着两会以后,越来越多的因所谓“防卫过度”被涉罪案件的成功逆转,萧漯坦承自己是赶上了好的时候、遇见了对的律师。

“一年多来,我一直关注与我本人相似的争议案件,无论是江苏于海明的‘夺刀反杀案’,还是河北女孩一家对入室行凶之人的‘涞源反杀案’,争议热案的每一步进展,我都觉得与自己息息相关!”

图/图虫

虽然由“戴罪之人”,还原到“清誉之身”,在拿到检方不起诉决定书的当日,萧漯还是即刻向公司提交了一份“调岗申请”:

 “说实话,还是想尽快远离事发地这块‘寒心之地’!我所能庆幸的,就是自己还算有能力、有精力、有经济实力耗入这样一场无端卷进的官司中,如果换做他人呢?”

 

 

张倩

前北京青年报深度报道资深记者,

长期从事法律和人物新闻报道,并以调查深度报道见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