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素媛案”原型凶手即将获释?60万韩国民众请愿抵制!
0

“素媛案”原型凶手即将获释?60万韩国民众请愿抵制!

25 三月 2019 - 12:03
图/《素媛》
 
 
提起电影《素媛》,至今还有不少人对片中强奸犯所犯下的滔天暴行不寒而栗。
 
而如今,这个刺穿韩国人心理底线的“魔鬼”——赵斗顺(音译)即将重获自由。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在过去服刑的十多年里他一直在接受心理治疗,但最新的心理测试结果显示,他出狱后再犯案的可能性极高!
 
《素媛》取材自2008年的真实案例“娜英案”,原型凶手就是图中的赵斗顺,将于2020年12月13日出狱。
 
图/韩联社
 
除非有新证据或新证人,否则韩国法律制度不允许对被定罪的罪犯进行重审;法务部只考虑出狱后再给其额外增加100小时的心理治疗课程。
 
60万民众请愿都抵不上法律对这个魔鬼束手无策!
 
毁掉一个孩子的一生,却只被判12年
 
2008年12月11日,56岁的赵斗顺遇见了8岁的娜英(化名)。
 
醉酒的他诱使娜英,把她带到一座教堂的洗手间,殴打她直到昏迷不醒,然后对她进行残忍的性侵犯。
 
娜英身上到处都是创伤与撕裂,生殖器和内脏器官受到了永久性损伤丧失功能。
 
大约30分钟后,他才离开案发现场。
 
图/《素媛》
 
两天后,当地警方根据他在厕所遗留的指纹跟衣服鞋子上的血迹,对他进行逮捕,他在法庭上坚持上诉。
 
2009年,检方建议数罪并罚判他终身监禁,但法院鉴于他当时是醉酒状态,最终判了12年徒刑——韩国民众强烈抗议这种“宽容”。
 
而根据《韩国先驱报》报道,当时,韩国对他最重的量刑也不过是15年监禁。
 
《东亚日报》也在报道中指出,“feeble-minded person”(编者注:指加害者精神状态的缺陷)这个因素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裁决结果。
 
犯下如此罪行,凶手竟还希望和解?!
 
图/《素媛》
 
笔者咨询了一位法学博士,他基于一般的刑罚概念,做出解释:
 
考虑到犯罪是主客观因素的结合,主观方面不足,也会影响到韩国法律对赵斗顺犯罪性质的评判。 
 
12年监禁,也是在韩国法律体系里,法庭综合罪犯的主客观条件给出的量刑结果。
 
但事实是,以“醉酒”为由的减刑,招来民众的强烈不安:
 
正义女神的雕塑被蒙上双眼,不就是因为法律审判关乎正义,审判者要用心分辨,不受表象蒙蔽吗?
 
那么,赵斗顺作孽是酒精作祟导致的一时糊涂吗?不是。
 
据《东亚日报》报道,当时他很清醒,案发后回家就告诉妻子:“我做了一件坏事。”
 
没有哪个精神状态有缺陷的人能想到去暴力性侵手无寸铁的小女孩,致使她终身残疾。
 
女孩问:“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或许韩国法律自身已经有一套相对“公平”的量刑机制,但是像赵斗顺这样轻于预期的判决必然会引发公愤——
 
既然坏人不曾得到应有的惩罚,那么放弃了个人报复,选择相信政府的受害者怎么办?
 
受害者在害怕。
 
凶手被12年监禁,是受害者全家心头拔不掉的一根针。
 
《素媛》中小女孩苏醒后问大人们:“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图/《素媛》
 
天真善良的她才八岁,是什么样的世道让她疑问自己受害是做错事的结果?
 
娜英无辜承受了太多伤害:被恋童癖性侵,尽管经过抢救保住性命,但成为残疾人士,一生都要靠人工肛门,挂着尿袋生活。
 
图/《素媛》
 
她被媒体无情曝光隐私,与家人被骚扰、被消费。
 
2011年,韩国歌手Ali以受害者为原型,在没有征得她及家人同意的情况下创作歌曲《Nayoung》,歌词涉嫌将受害者描绘成妓女,遭到世人批判。
 
对娜英全家来说,最可怕的不是在案件调查和审判过程中反复描述被害经过,也不是面对媒体镜头,而是终有一天可能还要跟赵斗顺在街头巷尾,甚至是在社区里遇上。
 
在电影《素媛》里,受害者的母亲对着法官呐喊:
 
“才判12年?你知道我女儿12年后多大年纪吗? 
 
他出来的时候,我女儿还没成年呢?谁来维护未成年人的权益?”
 
图/《素媛》
 
据报道,美国各州在实施关于限制性犯罪者居住区域的法律,比方说,禁止性犯罪者居住在任何学校或幼儿园附近1000英尺的范围内。
 
但是在韩国这起案例中,受害者的父亲说:
 
“我们很难找到他,但赵斗顺随时会轻松地找到我们; 
 
我们没有任何经济实力搬家,唯一能做的就是信任政府。”
 
但如今,他非常很担心:“司法方面曾说要把凶手永久隔离,他们能否履行这一承诺?”
 
不久的将来,魔鬼就要在人间了。
 
关进去一个魔鬼,却涌现出更多
 
60万请愿的民众在愤怒:
 
不仅基于对赵斗顺的愤怒,更担心无数个赵斗顺混进人群,对无力设防的孩子伸出罪恶之手。
 
图/《素媛》
 
根据Korea Expose的报道,2010年至2015年间,在韩国因性侵13岁及更年幼的儿童而被记录在案的犯罪者中,只有大约一半最终被判入狱,其余的都被判缓刑或罚款;大约61%的刑期为1至5年,不到10%的刑期超过10年。
 
而2010年韩国卫生部披露,韩国性侵儿童案的发生率已经明显高于日本、英国和德国。
 
2016年更新的数据显示,韩国社会中的强奸案件有所减少,但儿童性侵案显著增加。
 
剧中凶手在庭上喊冤 图/《素媛》
 
为什么关进去一个魔鬼,却涌现出更多的魔鬼?
 
韩国民众逐渐上涨的对死刑(或者用终身监禁代替死刑)的支持率或许解答了这个问题:
 
重刑能被用来构建社会安全网,预防一些血腥暴力的罪行。
 
以震惊全国、激起公愤的赵斗顺为例,他被监禁12年。
 
当犯罪成本低于大众的预期,自然也低于部分潜在罪犯的预期,那么,不但没有杀一儆百,反而有可能刺激这些人作恶。
 
这件事残忍的地方在于:
 
作恶的魔鬼可怕;
 
滋养、怂恿了魔鬼的环境更可怕;
 
明知他出狱后极有可能再作恶却无计可施的法律更可怕。
 
《素媛》中努力治愈女儿心理创伤的父亲 图/《素媛》
 
还会有多少个娜英呢?
 
还会有多少为此担惊受怕的父母呢?
 
还会有多少因此天塌下来的家庭呢?
 
我们不知道,可赵斗顺们或许知道。
 
如今,现实中的娜英熬过了人生寒冬,有了当医生回馈社会的梦想,但她始终没有走出精神创伤。
 
“我的女儿很害怕”。
 
她的父亲说:“我真的很害怕。如果我们不能对法律抱有期待,为了保护女儿,我会在他报复我们之前,先处理掉他” 。
 
更何况,赵斗顺曾说:“(我)发誓要报复娜英一家!”
 
有人说住罗生门的恶鬼,因害怕人性的残忍而逃走。
 
而受法律充分保护的公民,不会说这么无奈的话。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参考资料:
 
作者 刘玭
谋生码文章,立志耍流氓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