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社会对女性太不友好了,所以我想生个男孩”
0

“社会对女性太不友好了,所以我想生个男孩”

7 十月 2020 - 08:10

此前,我有个熟人打算要孩子,到处说他想要个男孩,理由是“女孩子在社会上生活太难了,我想不到怎么样才能陪伴她顺利长大”。

我那时候还觉得这人不错,会共情,知道女性的难处,而且也做好了为人父的准备,不至于让老婆丧偶式育儿。

但他老婆每每听他说这话,白眼都能飞到天上去。

有一天,我去他们公司办事,听到他表扬HR“最近干的不错,新招来的都是已婚已育的”,当即就明白了他老婆翻白眼的原因:

原来这个人本身,就是“女孩子在社会上生活太难了”的原因之一。

而那套“不知道怎样才能陪伴她长大”的话术,顿时也显得冠冕堂皇,无比讽刺。

不想承担就是不想承担,男孩偏好就是男孩偏好,何必要找这么多理由?

 

别为想生儿子找那么多借口

担心“养不好”女儿所以想要个儿子的,并不只是男性。

不少女性作为过来人,对成长过程中遭受的基于性别的歧视、暴力和困境充满忧虑,也常常会因为这种忧虑,更想要一个儿子,因为“他”可以不用经历“她”经历的一切。

“社会对女性太不友好了,所以我想生个男孩。”这样的论调,如今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社交媒体上,代表着一部分女性的心声。

 

 

这是一种非常无奈和沉重的想法。

或许她们不是不想承担,她们只是无能为力。

在不少人心中,女性的生存境遇在短期内很难有根本性的变化,所以她们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孩子可以“躲过一劫”。

对于男孩的偏好始终是一个刺眼的事实,这或许根植于我们这个父权制社会的运行逻辑。

在当下,男性还是处在一个更具支配性的地位上,无论是学业、就业、收入、社交等,都比女性有更多的选择,这些红利都会让人更期待有一个儿子:

他不仅好养,而且将来也能挣的更多。

性别不平等是个结构性的问题,家庭没有必要承担性别不平等产生的一系列结果。所以“担心养不好女儿所以想要一个儿子”已经是一个非常温和的,让人感慨多过愤慨的说辞了。

但更多时候,人们还是会沿用一套非常保守和封建的说辞,来为自己的偏好打掩护。

这段时间以来,不少“接男宝”的案例在网络上引发了大量的批评。无数的人教大家怎么样通过肚子的形状判断胎儿的性别,还教授大家怎么样让腹中的女孩变成男孩。

尽管这些都不太现实,但不少人还是选择相信,拜大胖小子的招贴画,求各种生男秘诀,期待“翻盘”,搞得跟抽奖似的。

而一旦发现是女孩,就是各种失望,甚至会流产或送养。理由也无非就是需要个“传后人”之类的话,甚至有人会直言“我就是重男轻女”,真是坦诚到让人落泪……

这些事情就非常地离谱和反智,让人哭笑不得又感慨不已。

 

批评“接男宝”合适吗?

不少偏好儿子的都会叫委屈,觉得偏好女儿被赞赏、而偏好儿子就被贴上重男轻女的标签,这样不公平。

 

 

毕竟当人们表示自己“更想要女儿”,旁人听了,哪怕会讲几句“养女儿好,不用买婚房”之类的垃圾话,态度上却也大都是赞许的。

但要说了“更想要儿子”,却常常会被批评为性别歧视、重男轻女,甚至封建思想作祟。

但这样果真是有失公允吗?

这些人或许没有想过,偏好女儿的很少会付诸行动来实现这种偏好,那是一个朴素的、无害的愿望。但偏好儿子的,作的妖就多了去了。

为了生儿子堕女婴的多了去了,你有听过谁为了生女儿堕男婴的吗?

 

 

出生性别比是常用的、最直观的对男孩偏好的体现,也是性别平等的重要指标。

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与心理学院教授侯佳伟等人曾基于上百项历史数据,对中国的出生性别比进行了追踪,发现1979年时,出生性别比为105.8,尚在正常范围内;但到了1982年,这一数字变成了108.5,已经超出正常范围。

之后还曾一路飙升到2008年的120.6,一直到2015年(该研究只到2017年),都没有回到过正常。[1]

不少人也会一直生育,直到生出来男孩为止,这导致二胎、三胎及以上的出生性别比根本就不敢看。新京报一篇报道曾指出,在农村地区,“当第一胎是女性时,第二胎的性别比甚至高达194.3”。[2]

 

图/新京报

 

那些“消失的女婴”去哪里了?

这些血淋淋的“实践”,让“想要个儿子”成为了一个不应该被轻易说出口的事情。毕竟任何人的表态都有可能强化周边的人对性别的偏好,让 “消失的女婴”这一问题的解决变得愈发困难。

既然还存在“生男生女都一样”的口号,就说明,在如今大多数人的心里,生男生女是不一样的。

在这样的现状里,当一个人说“更想要个女儿”时,大都要做好通过家庭的努力与结构性的问题相抗衡的准备;或者,即便没有做好这种准备,也是会有陪伴、教育一个女孩成长起来的决心的。

这种“更想要”,自然是正当体面的。

而“更想要个儿子”的背后,想要的却往往是那些围绕男性身份而产生的红利,甚至只是迎合“继承家业”的封建迷思,这样的“更想要”,就很难不让人打一个问号。

 

 

当然,我们也需要正视“女儿奴”背后的其他性别问题。比如,觉得女儿需要呵护,而男人就可以“糙着养”的背后,仍是“女本柔弱”的刻板影响和对“阳刚气质”不切实际的想象。但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在当下不平衡的性别结构中,男性们占有的性别红利是显著的,女性们在性别议题上吃的亏也是真切的,“更喜欢儿子还是女儿”远远不是“更喜欢甜豆花还是咸豆花”这样的问题。

连 “生男生女都一样”都还是一个沉重的、任重道远的目标;

而连这个目标都实现不了,“更想要儿子”的这句话,就永远都有重男轻女和性别歧视的底色。

 

 

[1]http://www.cssn.cn/shx/shx_rkx/201911/t20191106_5028652.shtml

[2]http://www.bjnews.com.cn/graphic/2018/03/08/478214.html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林奥

工作能力成疑的青年科研工作者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