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日本鬼父:性侵幼女长达7年!妈妈一直被蒙在鼓里?
0

日本鬼父:性侵幼女长达7年!妈妈一直被蒙在鼓里?

26 四月 2019 - 00:04

根据新晚报的报道,刚上初二的欣欣(化名)带着年幼的弟妹去探望在上海务工的父母,却惨遭生父王某性侵20多次。

更让人心寒的是,案发时欣欣的母亲张某就在旁边。她不但没有阻止这一切的发生,甚至还帮忙捂住女儿的嘴!

张某还曾放言:等欣欣的妹妹长大后,也要用身体来“报答”父亲。

目前,法院已经依法判处被告人王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被告人张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在中国,熟人性侵的比例是非常高的,占儿童性侵的近七成。

根据“女童保护”公布的2018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显示:

2018年监测到的媒体报道案例共317起,涉及受害儿童超750人。

性侵儿童案件中,熟人作案210起,占比为66.25%。

图/凤凰网公益

熟人性侵如此高频,但是却最为隐蔽,因为家人和受害者往往抱着“以和为贵”和“家丑不外扬”的心态,选择隐忍不报。

可也正因此,被熟人性侵的原因、造成的伤害和走出伤害的方法,都少有人知。

没有什么人知道,就谈不上理解和帮助。

 

伤害她的,是她最熟悉的人

《13岁后,我不再是我》是目前市面上少有且难得的受害者自白录。

此书的作者是1972年出生的日本女性山本润,她从13岁之后,就被父亲钻进被子碰触身体,夜夜如此,长达七年,直到父母离异为止。

直到42岁,她才有勇气对外述说她的创痛。

图/豆瓣 

那段时间,她完全无法理解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此,等待着她的只有对爱和侵犯界线的迷失。她失去了幸福的权利,开始酗酒、性上瘾、求死、恐惧亲密行为来摆渡自己的人生。

性侵的影响,深深的影响了她人生的重大选择,甚至还包括了她和她的母亲及她的丈夫。

图/《嘉年华》

熟人性侵的受害人往往会觉得自己很不堪、很脏,觉得自己很陌生,内心永远混杂着绝望和恐惧。

因为是平常很疼自己的人,却对自己做出了那样的事,所以会对整个世界都产生了怀疑:

 “任何人对我好都是有阴谋的。自己也不值得任何人对我好。”

她活得非常艰难。

 “对我来说,‘性’不是示爱用的,而是侵略的行为。我已无法分清‘爱’和‘侵略’的差别,这让我之后常爱上侵略我的男人,就像我爸那样。”

图/《嘉年华》

在被性侵的那一刻,会发生“解离”的情形。也就是“太恐惧以至于失去自我意识”。

简单来说,就是:现在这个被伤害的人不是我,我不存在了。

这是身体保护自己的正常反应。很多人会质疑受害人为什么不反抗?甚至因此指责受害人。这是不对的。

如果有一天,你最尊敬最疼爱你的人对你做出卑劣的事,你也会“解离”,甚至会长期陷入“无法正确感知情绪”的状态,没有快乐,也没有痛苦。

 

酗酒、抑郁、性瘾,她生不如死

直到爸妈离婚,山本润觉得终于脱离了地狱生活之后,才有办法向妈妈说出来:“爸爸摸了我的身体”。

说出之后,妈妈也崩溃了,陷入无尽的自责。

向女儿追问细节,她因为太痛苦而无法回答,反而开始有一连串的精神症状,例如不敢出门、强迫自己重复同一个行为、抑郁等。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作者林奕含 图/Youtube

后来,去看心理咨询师,也因为感觉到对方无法理解自己的痛苦,而没有继续咨询。反而是工作之后,有大量的社交行为,才让自己好转,渐渐能感知情绪。

即便如此,山本润仍然无法恋爱,却开始酗酒和大量的一夜情,从某方面来说,这其实是一种“直面内心恐惧”的自疗方式,但几次差点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为了要克制这些问题,她再去看了一次心理咨询,咨询师说:

“性暴力受害者要花五年的时间才能复原,如果有成瘾行为则要花十年才戒除。”

山本润很惊讶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复原,但她也很高兴的知道:自己不会是一辈子都这样。

图/《嘉年华》

由于山本润严重不信任男人,所以她找的男人都是渣的、危险的。因为“没有感情的感情,我也不会失去什么”。

但事实上,她只是一直在重覆父亲性侵她的经历。

她下意识找的男人都是像她父亲的,把她当玩物的男人;相对的,她也把男人当玩物。

她每次恋爱的时间都很短,而且是“性”大过“爱”,甚至无爱,她感觉异常空虚。

后来,她明白,不要追逐“吸引她的人”,要去爱“值得爱的人”。

值得爱的人,是指:尊重你,关系是平等的,不是暴力的,不会把你当玩物的,让你知道你是值得被疼爱的。

很幸运地,山本润后来经过朋友介绍,找到了这位值得爱的人,也就是她现在的老公。

 

性侵受害者的家人们该怎么做?

有一句话,山本润一直想问妈妈:“这么多年来,你是真的不知情吗?你如果知道了,是不是见死不救?”

这21年来她不敢问,是因为她非常怕答案是“知情”。因为这代表着,世上唯一的依靠也没有了。

 “我真的是一个不值得爱的孩子。”

图/《日常对话》

所幸,妈妈的回答是:“我不知情,我知情的话,一定会阻止的。”

事实上,性侵受害人的家人也有巨大的压力,他们害怕“你怎么做父母的?”这样的舆论,因而很多家人采取的做法是:当这件事不存在。

但是,如果是这样,“家人和加害者”都是在伤害受害人。

记住,想要帮助她,最重要的一点是:让她知道,她是值得被爱的。

具体来说,就是:多陪陪她,听她说话,找专业的心理咨询,多研究性侵相关的资料。

山本润的妈妈还为此成立了“向日葵会”,帮助更多同样情况的家庭走出来。

直面人生的山本润 图/ameblo.jp

现在,山本润担任着“性侵害护理检验师”,和母亲一起,从医疗、心理和法律等角度向性侵受害人及家属提供专业帮助,还四处宣讲她的经历。

日本政府甚至因为她的挺身而出,促使《刑法》大修,加重严惩性侵者。

她们都过得很好。

 

安权

护花行动主理人,致力帮助女性安全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文内引用来自《13岁后,我不再是我》的台湾繁体字版,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