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全球疫情下的家暴:女朋友在医院工作,所以我掐死了她
0

全球疫情下的家暴:女朋友在医院工作,所以我掐死了她

22 四月 2020 - 17:04
北京时间4月19日,号称全球春晚的《同一个世界:团结在家》慈善演唱会成功举办。
 
这场呼应疫情,鼓励大家在家隔离的公益行动,长达八小时,全程线上进行,吸引了全世界上百位歌手及各路名人的参与,仅油管上的直播观看量就高达2000多万。
 
 
一场疫情,让无数人隔离在家中;一次演唱会,又将所有人联结。
可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安心地坐在沙发上感受这场音乐盛宴。
疫情时期,全球家暴案件激增。本该是疾病避风港的家,却成为不少人的炼狱。
 

她们的生命停在了疫情蔓延时

西班牙巴伦西亚市,钟声响起,莫扎特的《安魂曲》响彻当地的市政厅,居民们纷纷涌向窗户和阳台,一起哀悼他们35岁的邻居卡瑞娜。
卡瑞娜的丈夫约瑟,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将她杀害了。
 
如果在往常,人们会聚在一起默哀,但由于疫情,他们现在只能待在家里,对着远方表达哀意。
 
△巴伦西亚市的阿尔马索拉镇降半旗致哀 
图/BBC
 
卡瑞娜是西班牙今年第17名被现任或前任伴侣杀害的女性,这样的惨剧,不止于西班牙。
随着新冠在全球范围内的肆虐,各国纷纷出台了封锁政策,居家隔离成为常态,但有时威胁生命的不是病毒,而是身边最亲近的人。
隔离政策迫使受害者一直与施虐者同处在一个空间,选择离开会使受害者暴露在致命的病毒中,而在一切都停止运转的世界中,她们也无处可去。
据英国《卫报》报道,美国洛杉矶的一名律师向记者透露,近期打电话求助的家暴案件比以往增长了2倍,全国家庭暴力热线每天接到多达2000个电话。
 
一名来自美国纽约的女性告诉热线的工作人员,因为发烧,她被伴侣从床上叫醒,并赶出了家门。另一名来电的女性则相反,她被迫呆在家中,因为她的伴侣以疫情为借口,用锤子和一支未登记的枪阻止她离开。
3月30日,意大利,警方接到一通自首电话:“我杀了她,你们来吧。”
打电话的人是罗蕾娜的男友安东尼奥。27岁的罗蕾娜是意大利西西里岛墨西拿大学的一名医学生,她即将获得医生资格,但这永远也无法实现了。
 
据报道,安东尼奥由于怀疑罗蕾娜将新冠病毒传染给了他,一气之下将她掐死,随后他打电话向警方自首,并试图割脉自杀。警方赶到后将其救下并逮捕。
 
图/BTV
 
而在英国,一个名为“计算死亡女性”(Counting Dead Women)的项目统计出,在3月23日至4月12日期间,英国至少有16名女性被男性杀害(其中包括儿童),远高于以往的平均水平。
 
英国最大的家暴慈善机构“庇护所”也称,其求助热线接到的电话在一天内增加了700%,另一条帮助家暴犯罪者改变行为的热线,在隔离措施开始后,接到的电话增加了25%。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马来西亚,当地妇女援助组织发现,今年2月到3月,该组织的家暴热线和网络咨询电话数量增加了44%。
   
然而,在各国各地家暴热线,因呈倍数增长的案件被打爆时,有些地方关于家暴的报告中,数据却奇怪地有所下降。
 
法国最初的报告就表示,拨打热线电话的人数急剧下降。意大利家庭暴力求助热线“粉红通话”也反映,在3月的前2周,该热线接听的求助电话量减少了55%。
 
但电话的减少并不意味着暴力行为的减少,意大利议会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强调说:它仅仅意味着,由于隔离措施,一些受害者受到伴侣更严重的控制和侵犯,躲过施暴者的监视来拨打电话变得更加困难。
 
 

 各国行动了起来

面对家庭暴力案件在全球急剧增加的情况,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各国重视这一情况,他说:
“我敦促各国政府在应对大流行的同时,把女性的安全放在首位。”
            
在各方的努力号召下,各个国家和地区也纷纷采取行动,制定措施。
其中,西班牙加那利群岛的相关机构发起了一项名为“口罩-19”(Mascarilla-19)的运动。
 
西班牙疫情严重,全国封锁,只有药房是少数仍在开放的公开场所之一。当一位妇女在家里遭受暴力或性侵犯,却因为太害怕无法报警时,她可以去最近的药店,对柜台后的工作人员简单说一句“口罩-19”。
接到暗号后的工作人员会记下她的姓名、地址和电话号码,并通知紧急服务部门。随后她可以回家,或者在药店等待警察和支援人员的到来。
 
目前,“口罩-19”运动在西班牙已有超过9000家社区药房参与,且被法国、德国、意大利、挪威和阿根廷等多个国家所借鉴。
 
△“口罩-19”的海报 
图/BBC
 
对于受害者逃离后无处可去的情况,法国政府最近宣布,已为家庭暴力受害者预订了2万间酒店房间,并在各地的购物中心设立临时咨询中心,不仅为受害者提供服务,还为“处于失控边缘”的施暴者提供支持。
 
同时,政府还计划向反家暴组织额外提供100万欧元的资金,以帮助她们应对日益增长的服务需求。
由于电话求助受到阻碍,在法国原本是为听力障碍人士设立的短信服务,现在却意料之外地帮助到了受害者。该短信服务每天收到170条短信,电子邮件服务数量增加了286%,而通过WhatsApp推出的一项新的心理支持服务,在推出头九天就收到了168条询问。
 
英国最大的慈善机构“庇护所”也针对这样的问题,推出了“静音方案”,还设置了聊天机器人,当受害者外出时,可以将定位一键分享给该机构。
 
此外,英国的“南方黑人姐妹”和“政治中的同情”这两个组织写信给各大连锁酒店,希望它们为那些逃离家暴的人提供房间。酒店都表示非常乐意提供帮助,但也希望,英国政府能效仿法国和意大利的做法,提供财政支持,承担受害者的房间和餐饮费用。
 
在丹麦,当政府告诉人们呆在家里之后,要求紧急住宿的呼声在一周内几乎翻了一番。此后,政府在4个月的时间里为避难所增加了55个房间。妇女权益组织“丹纳”新成立了危机中心,其负责人苏珊娜•兰豪格表示:“不管怎样,我们将确保每个人都有空间。”
 
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则继续维持庇护所的开放。同时,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已拨出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各地的妇女非政府组织和避难所。澳大利亚政府则额外拨款1亿美元来解决这一问题。
上述举措都非常值得学习借鉴。然而,一些国家的措施却让情况变得更为严峻。
 
俄罗斯女性玛利亚(化名)告诉BBC俄语频道,她此前从未被丈夫打过,但在3月26日,丈夫突然勃然大怒,持续了18个小时:“一开始是口头上的辱骂,然后他开始打碎东西,扔向我和孩子们。”
玛利亚认为,促使丈夫实施家暴的,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的“不工作的一周”政策,以及由此带来的收入损失。
 
当丈夫去买啤酒时,玛利亚报了警,但警察告诉她,他们不能把他赶出去,因为那是他的公寓,如果玛利亚和孩子们需要避难所,得自己去找。
 
此外,据《独立报》3月27日的报道,土耳其当局为阻止新冠病毒在监狱中的扩散,提交了一项关于释放该国约10万名囚犯的法律提案。
该法律草案引起了土耳其妇女维权团体的强烈批评,她们指出,该法律草案的通过将减少对性别暴力犯罪者的处罚,有可能危及整个土耳其的妇女、儿童和家庭虐待的受害者。
 
专注于土耳其妇女权利问题的律师图巴·托伦认为,如果这项法案在议会通过,那将是土耳其许多妇女的噩梦,她们的生命将受到威胁。她说:“我收到了许多妇女的来信,她们很害怕,因为曾对她们施暴的父亲、兄弟或伴侣将被释放,她们可能再次回到那种暴力生活中”。
 
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的一名女权主义记者布尔居·卡热卡斯说:“我曾接触过一名被前男友虐待过的女性(她的前男友试图杀死她,导致她进行多次手术,但最终还是失去了一只眼睛),当她听到他要出狱的消息时被吓坏了,她疯狂地哭,一直做噩梦。”
 
但布尔居依旧抱有希望:“土耳其的妇女维权运动非常强大,她们目前已经开展了反对该项措施的社交媒体运动,女性知道如何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相信她们将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土耳其的街头 

图/独立报
 
 

写在最后

 
突如其来的疫情,似乎促使了家暴案件的集中爆发。
但“计算死亡女性”项目的创始人凯伦.史密斯却说:“我不认为冠状病毒会导致暴力行为,疫情可能会加重诱因,但我更愿意称之为借口。这(疫情)是一扇窗户,透过它,我们可以看到女性一直以来所受的虐待程度有多深。”
是啊,我们需要看到的,不仅是疫情期间,饱受虐待与折磨却无处可逃的家暴受害者,还有一直以来,女性所遭受的苦难。
家暴一直在发生,仍有无数人求助无门。
上面这些世界范围内的部分行动与措施开了个好头,但它们的终点,绝不该停在疫情结束时。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