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其实,看《做家务的男人》的,都是女人
0

其实,看《做家务的男人》的,都是女人

17 十月 2019 - 11:10

“家务事就是女人的事!”

这个大家耳熟能详的观念,催生出了《做家务的男人》这一大热综艺。

这部以做饭、整理房间、大扫除等不同形式为主题,展现了三个“家庭”在不同情况下家务活动分配的状况。

三个家庭分别是:

作为中年夫妇代表的魏爸魏妈,和与父母一起生活的儿子魏大勋;作为青年夫妇代表的袁弘张歆艺;以及一对单身室友,尤长靖和汪苏泷。

 

 

虽然节目的相关议论,大部分集中在观察员朱丹和她老公周一围的婚姻关系上。

但当我们回到这档节目本身,深入地看一看“做家务”这件事,却发现其背后隐藏着的巨大的不公与偏见!

而这,正是当代中国家庭的最真实写照。

 

家务要怎么分配?

在魏大勋家的录像里,我们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

魏爸和魏大勋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边看电视边闲聊,而魏妈妈则频繁出入客厅、厨房和卧室,洗衣、做饭、整理房间,一刻不停地忙前忙后,把家里的每个细节都打扫周到。

魏妈妈所做的一切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在录像在大家面前呈现出来之前,甚至没有人意识到有这么多家务活要做,更没有人意识到,这些工作都是魏妈妈自觉默默完成的。

在魏家,家务似乎被默认先天就是妈妈的职责,家中的男性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女性劳动的成果,甚至对这些成果不加尊重和认可。

魏家代表了一种典型的传统分工模式,也就是“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分工模式。

在这种模式中,男性和女性分别被规定了自己的“天职”:男性负责赚钱,为家庭提供经济支持,女性负责家庭内部的经营,比如家务劳动、教育子女等等。

在这种分工中,男女双方分别对家庭有所贡献,共同承担了家庭的责任,因而处于貌似平等的地位。

但事实上,由于经济权往往掌握在男性手中,而家务劳动又更具有服务的、顺从的色彩,因此这种模式很容易导致女性在家庭中处于被动地位,男性才是真的主导者。

例如,朱丹曾提到,周一围第一次为她做饭时,她非常珍惜感动,还拍下了他做饭的背影;也曾提到她冒雨为周一围送伞,而周一围则心安理得地接受。

我们当然可以称之为一种“爱”的表现,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女主内的家庭中,男性很容易被建构成为一家之主,女性则对这种硬朗的角色充满了崇拜、迷恋,从而在行为上顺从、依附对方,导致一种不平等的状态。

张歆艺和袁弘家则呈现出完全相反的局面。

我们可以看到袁弘早晨六点起来做饭、带娃,并对哺乳期的张歆艺照顾有加,对待家人也总是温柔耐心。

 

△朱丹只剩羡慕

 

更重要的是,两个人都不接受袁弘负责拍戏赚钱、张歆艺息影照顾孩子的模式,并坦言身边全职妈妈的家庭“都离婚了”。

两个人商量好的办法是:袁弘外出工作时,张歆艺在家带孩子;而袁弘工作一段时间之后,二人角色倒置,由张歆艺承担拍戏赚钱的经济责任。

在张袁家庭中,我们没有看到传统基于性别的分工,也就是没有预设哪些是女性应该的工作、哪些是男性应做的工作,男女主人对于家中经济责任和家务责任的承担都是对等的;也没有一种固定的分工模式,分工总是在具体情况出现时两个人协商完成的,在这种协商中充满了对彼此的理解、支持和体谅。

“鼓励对方做自己”,而不是谁主导谁,成为对方的依附或依靠。

 

男人怎么做家务?

除了家庭中的分工模式外,还有一个小细节值得我们思考。那就是,男性是以怎样的方式和态度去做家务的呢?

在魏家,被要求做家务的魏氏父子可以说是花样百出:

先是用厨房的水池涮拖把,然后又是在晒被子时抖得满地鹅毛;还以各种方式逃避、敷衍做家务,比如在楼下遛弯打发时间,整理衣帽间时不务正业,把一些细碎的工作推给魏妈妈来做等等。

在魏家,男性只在受到指责不得已时才会动手做家务,就像小学生写作业一样,他们把家务当作一种临时的任务来完成。做好了要邀功,做不好或懒得做就找理由推脱。

魏家的男性并没有意识到“家务劳动”是一项专门的、重要的家庭工作,更没有把它内化成自己的责任;对他们来说,做家务的只是为了平息魏妈妈的不满,或是完成节目组提出的要求。

毕竟,在魏爸爸看来,家务并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虽然为了取悦伴侣可以去做,但说到底,做家务对男人来说是丢人的:

“如果我做了,就不要天天出去说。”

因为,家务不是男人的责任,反而是女人用来约束男人的工具,它的意义只是“限制住男人”,“把男人弄规矩了”。

 

 

镜头切换到汪苏泷和尤长靖两兄弟居住的四合院,映入眼帘的就是男生宿舍普遍的凌乱和粗糙:没有整理好的床铺、随手乱放的日用品、挪动沙发后没有扫去的地上的灰尘。

这对兄弟仿佛秉持着“得过且过”的心态,每天做的家务仅限于必要的做饭、清理狗狗粪便等等,除此之外并没有整理、清洁的意识。

显然,和魏家父子一样,这两个大男生依然是“眼里没活”,对于家务事能不做就不做,即便做也是拖拖拉拉、敷衍了事。

可以说,受传统性别分工观念的影响,这些男性的共同特点就是:一方面认识不到家务劳动也是一项重要的家庭责任,另一方面更不认为这些责任是自己应当承担的。

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家务是女性的责任,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另一半的劳动成果,因为这是先天性别分工使然。

 

家务劳动与性别观念

事实是,国内大多数家庭的家务分配都更接近于魏家的模式。

即便在男女主人各有工作的“双职工”家庭,也更多地是女性承担起大部分家务劳动。女性负责着这项工作的计划制定、实施细节等各个方面,而男性只是在女性忙不过来或有所怨念时打打下手即可。

他们的目标更多的是安抚女性的情绪,维持家中的平衡,而不是为了做好家务。

是什么维护了这种不平等状态的合理性?

一方面,从经济上看,一般认为,在双职工家庭中,男性和女性在经济上的贡献基本对等,因此在家务劳动的承担上也应是对等的。

然而实际情况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由于职场歧视等因素,即便没有显著的工作能力上的差异,现实中男性和女性的收入也并不平等。一些调查显示,女性的平均薪酬只有男性的80%左右。因此双职工家庭中,女性往往是收入较低的一方。

根据社会学中的“资源争论理论”(resource bargaining theory)和“性别资源理论”(gender resources theory),男性在经济收入上的优势让他们在家庭分工和决策中有着更大的话语权,也更能理直气壮地把家务视为女性的责任。

 

△近期一篇热门推送,老公抱怨收入比自己低的老婆不做家务

 

然而,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做家务同样也是一种工作,它同样需要付出时间、体力和心血,也同样带来回报,那就是整洁有序的生活环境。

简单点说,哪怕请小时工、请保姆,都是要付钱的,凭什么做这些工作的人换成了妻子,其中的经济效益和成本就理所当然要被忽略了呢?

在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安宰贤、具惠善离婚事件中,具惠善在一封公开信中写道:

“100%的家务活都是具惠善干的,所以我才收每天3万韩元三年的劳动费……并不是要收离婚协议金。”

 

 

在日复一日的家务劳动中,女性的付出可以兑换成多少经济效益;如果不是被捆绑在细碎繁琐的家务活里,她们可以实现多少自我价值,这些是难以计算的,更是不应忽视的。

另一方面,从观念上看,这种模式背后的观念仍然是老生常谈的“男主外,女主内”思想。

令人失望的是,虽然现代化思潮快速涌动,但国人的性别观念并没有随之变得先进、平等,而是出现了向传统回潮的趋势。越来越多的人认同这种观念,认为它是一种合理的分工模式。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许琪老师的研究表明,从2000年到2010年,认同“男人以社会为主,女人以家庭为主”的人数上涨了十个百分点。

 

这很好地解释了《做家务的男人》在一开始提出的问题:

为什么在中国女性的就业率达到世界第一的情况下,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却排名倒数第四,女性平均做家务的时间长达男性的三倍左右?

通过这些初步的分析和讨论,我们必须要说的是,家务并不是一项简单无用的活动,而是一项繁杂重要的工作,这项工作并不先天是女性的义务,而是特定经济现实和性别分工观念导致的结果。

这些经济现实和性别观念绝不是正确的、理所当然的,其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性别不公。

要改善这一现状,必须从内外两方面入手,既要改变职场女性的不利经济地位,也必须改变国人根深蒂固的性别观念。

至少,是时候宣扬新的审美标准了:

“做家务的男人,最性感!” 

 

参考资料:

[i]参见http://www.askci.com/news/finance/20161111/11145376411.shtmlhttps://cd.qq.com/a/20180309/004009.htm)。

[ii]参见林子人:不当全职主妇就能少做家务?这项新研究的答案是未必. 载界面文化公众号,2019-07-17

[iii]参见沁毛、萝贝贝:女方分手不够体面?不,体面是相互给的. 载萝严肃公众号,2019-08-28

[iv]参见许琪:中国人性别观念的变迁趋势、来源和异质性——以“男主外,女主内”和“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两个指标为例.载妇女研究论丛公众号,2016-06-16

作者:脸脸

不入流的平权思想关注者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