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papi酱的孩子跟谁姓,我们真管不着
0

papi酱的孩子跟谁姓,我们真管不着

14 五月 2020 - 16:05
昨天刷到一则新闻,视频博主@papi酱 在母亲节晒出刚生完孩子的合照,却被网友指责:生完孩子累成这样,居然还让孩子从父姓,没有争取冠姓权,实在是有违独立女性人设。
 
 
一下子,papi酱成了指责者口中的“婚驴”、“娃驴”
 
注:“婚驴”,指女人进入婚姻后会像驴一样,被剥夺了很多却还在傻乐;“娃驴”则专指有孩子的女性。
 
说实话,我的第一反应有点懵逼,网友的怒怼有点超前、也有点莫名其妙。
 

冠姓权该不该争?

 
如果把女权主义的科普和性别平等环境的争取,假设成一场思想战争,那冠姓权就其实有点靠近敌方水晶了——
 
目前女权主义者在争取的,是一些更基本、也更具体的权利,比如印度女性争取如厕自由,米兔运动反对性骚扰、性侵犯,鲍某明之类的案件中争取立法上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呼吁对强奸案的公正处理,推进消除职场性别歧视、获取平等的财产继承权等等,这些都是让普通人(不论男女)更容易感知到“痛点”的问题。
 
冠姓权,虽然看似是个小小的、给孩子取名字的问题,但背后父权宗族秩序力量之强大,绝不是现阶段零零星星的女权主义者们能够与之抗衡的,女性去争取的动力也会相对小一些。
 
当然,争肯定是应该争的。
 
冠姓权是父权和宗族制度延续统治的工具,女性争取冠姓权的平等,也是提升女性地位和生存状态的重要切口:很多女婴被人工流产、被抛弃、被削减养育资源,正是因为她们被认为不能延续“香火”、传承姓氏。
 
冠姓权趋于平等,也是体现性别平等程度的重要指标,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问题是,怎么争?谁去争?向谁争?
 
谁去争,当然是女性自己去争;向谁争,当然是向老公、或者婆家去争。
 
这一波跑去骂papi酱的网友的槽点在于,莫名其妙让她去争冠姓权。人家papi酱作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已经是个不错的女性榜样了,我们不能指望她一个人把革命都给干完了。
 
如果一个女性没有争夺孩子的冠姓权,而是在现有的秩序下,顺其自然地姓了父姓,我们就去怼她,骂她是婚驴、娃驴,这和强奸案里谴责受害者“你怎么不抵抗”之类的言论,又有什么区别?
 
人这一辈子要做无数的选择,不可能每一个选择,都一以贯之、非黑即白地符合某一种理论、某一种主义、某一种原则,有矛盾、有纠结、有前卫、有传统、有探索、有博弈、有抗争、有妥协,是人生的常态,也是今天争取平等的女性们的常态。
 
用一个朋友的话说,“没有完美的受害者,也很难有完美的女权主义者。我们都不完美,却要求别人完美。”
 

当个“独立女性”真难

 
当女人还是太难了。当传统女性难,要吃男权社会各种各样的亏;当“独立女性”也难,要挨各种各样的骂。
 
奥斯卡影后娜塔丽·波特曼,本身是个性别平等的倡导者,做了很多促进电影圈性别平等的努力,但在奥斯卡颁奖礼上穿着绣了女导演名字的礼服,也被骂成是作秀。
 
 
这让我想起一个大学女教师朋友谈过的观点:在我们目前的公共空间里,人们对女性实在太苛刻了。她只有完美无缺,才能得到认可和肯定;只要有一点不如人所愿,就会被群嘲。
 
这话说得有理。人们对女性的称赞实在太吝啬了。
 
光拿“独立女性”来说,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标准,这些标准互相之间还可能是矛盾的,“独立女性”不管怎么做都不能让所有人满意。
 
譬如男性心中好的独立女性典型:妇女解放,男女平权,我都赞成。女子才华出众,成就非凡,我更欣赏。但是,一个女人才华再高,成就再大,倘若她不肯或不会做一个温柔的情人,体贴的妻子,慈爱的母亲,她给我的美感就要大打折扣。(周国平)
 
“独立女性”自己心中的独立女性,则是五花八门。
 
譬如我本人,虽然没有papi酱那样的事业和经济实力,但觉得自己精神和经济都能自理,也应该算个独立女性了吧?可是,按照网友的标准,我姓了我爸的姓,我还向往亲密关系,算哪门子独立女性?我根本不配。
 
独立女性要是真的能做到骂papi酱的网友心目中那种水平——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从观念到行为,从家庭分工到孩子冠姓权,都分毫必争,那这拨人满意了,另一拨又不满意了——准会有传统男权思想维护者来骂“田园女权”。
 
前阵子网上有个女孩,因为丈夫不让冠姓权而离婚,就有很多网友骂这姑娘太过分了。
 
唉,怎么做都是错。
 
今天是个新旧观念碰撞冲突不断、新旧秩序时不时摩擦的时代,选择当一名“独立女性”,就像选择在乱石中前行,注定要受到各种窥视和袭击。她永远不可能是完全正确的,因为正确的标准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这会是一场营销吗?

 
当然,也有人说papi酱的事是自导自演,为了保持热度,制造话题。因为最早是营销号发现了这一问题,并煽动起了讨论。
 
我觉得不排除这种可能。
 
papi酱的内容虽然一直有点女权色彩,但据我所知,她并没有旗帜鲜明地给自己贴过“独立女性”或者“女权主义”的标签——太强的政治标签会影响商业上的成功,她更没有大肆宣扬过要把自己的孩子冠母姓,所以谈不上人设崩塌。
 
既然与以往人设并没有尖锐的冲突,那这件事听起来就有点鸡蛋里挑骨头、或者为骂而骂的感觉。这波指责,着实来得有点莫名其妙。网友的射程似乎太远了。
 
如果真的是papi酱自导自演制造热度,那笔者作为一个品牌公关、营销从业者,还是很想夸一夸papi酱的打法之高端。借生孩子,凭空抛出一个“冠姓权”的话题,带带节奏,引战舆论,然后置顶自己的周一放送。热度有了,别人的骂,又根本伤不着她。如果是营销的话,倒也利大于弊,好歹把冠姓权给科普和讨论了一波。
 
 
最后我还想说,性别平等的知识、理念在国内慢慢地发展,是个好事,女权主义者越来越多,这更是个好事。
 
但整体上,女权主义还是一个被误解和污名的概念,而不是一个人人理解、人人认可的常识。女性权益更是道阻且长——李星星现在都还没讨回公道呢。
 
如果你是一名女权主义者,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名女权主义者,不妨试试,把批判的精力,多放在批判男权社会的不公上,而不是批判其他女权主义者、尤其是某个女性个体做得不够完美上。
 
毕竟,这世上男权那么多,干嘛先去怼女权呢?
 
 
作者:翩翩
公关女/女权主义者/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学硕士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