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虐待、性侵、拉皮条,毁掉无数女孩模特梦的他,居然还在逍遥?
0

虐待、性侵、拉皮条,毁掉无数女孩模特梦的他,居然还在逍遥?

29 十月 2020 - 06:10

杰拉德·马里

 

 上世纪90年代,是模特行业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五大超模“Big5”诞生于这个时代,她们日进斗金,走秀、接代言、拍广告、登上杂志封面,名气不亚于大明星。

 但同时,这也是一个模特行业异常混乱的年代,在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系统性的性剥削和虐待一直存在。

 近日,世界顶级模特经纪公司Elite的前总裁杰拉德·马里(Gérald Marie),就被爆出了性侵丑闻。这个男人,掌管Elite巴黎分部长达25年时间,却把旗下的模特当成了自己的后宫。

 目前已经有8位女性站出来,指控他在上世纪80-90年代强奸、性骚扰了她们。这8名女性大部分都是曾在Elite工作过的模特。

 无数怀揣着梦想的女孩,远离家乡来到巴黎,期待自己能成为跟Big5一样的超模。然而,没想到等待她们的却是杰拉德·马里的魔掌。

 

模特梦背后的陷阱

 1986年,17岁的卡雷·奥提斯(Carré Otis)离开家乡加州,只身来到巴黎。她刚刚签约了Elite,准备在巴黎寻求更多发展机会。

 她在杰拉德的公寓里租了一个房间。当时,在模特行业混迹多年的杰拉德成了Elite巴黎分部的总裁,在欧洲一手遮天。他拥有让模特一夜成名的魄力,据称只需一通电话,就能让模特登上《Vogue》的封面。

 他的妻子是与辛蒂·克劳馥、娜欧蜜·坎贝儿齐名的超模琳达·伊凡吉莉丝塔,是这些年轻模特心目中的偶像。

杰拉德·马里和琳达·伊凡吉莉丝塔

 

 杰拉德在人前总能表现出热情、迷人的一面。他会演奏美妙的音乐,精心准备完美的晚餐,用各种方法讨人欢心。

 刚开始,奥提斯似乎得到了他的“特别关照”。杰拉德承诺把奥提斯捧红,要求她拼命减肥。他每天给她一小瓶可卡因,声称这是模特身材管理的“秘诀”。

 令奥特斯想不到的是,一天夜里,杰拉德突然袭击了她,而她那时候还在生病发烧,无力反抗。此后,她又受到杰拉德的多次侵犯。

 但迫于他的权势,年轻的奥提斯一直忍气吞声,用自我麻痹的方式把一切合理化。

 奥提斯不知道的是,其他住过杰拉德公寓,或者来过这个公寓的模特,也有过同样的经历。

 另一位指控杰拉德性侵的前模特回忆,当年18岁的她,从多伦多来到巴黎,杰拉德要求她染了一个新发色。

 在巴黎,她受邀参加了各种派对,据说对她的事业发展“有帮助”。不过,她在派对上只看到一些喝得醉醺醺的纨绔子弟,到处都有人在吸可卡因,根本没看到摄影师、品牌方的影子。

 她在派对上遇到了杰拉德,他坐在床上招呼她过来,用手抚摸她的头发,陶醉地说这正是他“喜欢的”。第二天,这名模特大半夜被经纪人叫到杰拉德的公寓,尽管百般不情愿,她还是顺从了。结果,杰拉德在公寓中强暴了她。

 这名模特还清楚地记得,当她被迫把头埋在枕头上的时候,闻到的都是香水味。

 更令人恶心的是,杰拉德强暴了她之后,从厨房里拿了一根香蕉,让她拿给另一个来自多伦多的舍友,那名年轻的模特同样跟他上过床。

 杰拉德还将手伸到未成年人身上。在指控杰拉德的8名女性中,有一名女性被性侵时才15岁。杰拉德将这名年轻模特带到公寓,要求她穿上自己妻子的T恤,然后强行施暴。

 与表面上的风度翩翩不同,杰拉德会一边在女孩面前炫耀自己跟其他模特的暧昧关系,当众与各种各样的女孩卿卿我我,一边又在浴室里嘲笑这些女孩的牙齿。

 这些被“精心挑选”的女孩,大多是初到巴黎的外乡人,年纪在十几岁到二十岁出头。她们不仅涉世未深,有的甚至连法语都不会讲。

 杰拉德用名利诱惑她们,把她们带到人生地不熟的巴黎,再趁虚而入。被杰拉德性侵后,模特们第二天往往就会得到收入颇丰的工作机会,就像一场交易。但如果她们拒绝了杰拉德,很快就会遭到报复,有的甚至被迫流落街头。

 后来,再也忍不下去的奥提斯鼓起勇气拒绝了杰拉德,但打击很快就来了,她的工作立马都被停掉。她回到了老家加州,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重新当起模特。

 不再担惊受怕的她,事业反而渐渐有了起色。她成了Calvin Klein的代言人,拍了好几部好莱坞电影。

 在摆脱了杰拉德之后,奥提斯是少数事业依旧获得成功的模特。

 

公开的潜规则

 事实上,随着对杰拉德性侵一案调查的深入,模特行业的混乱才露出了冰山一角。

 这些女性的遭遇,并不是特例。模特圈的大环境默认年轻模特要与公司高层上床,来换取工作机会。甚至有年轻模特认为,如果要在这一行出人头地,这样的经历是不可避免的。

 Elite已故创始人约翰·卡萨布兰卡斯也被指控长期和年轻女性、甚至未成年女孩有不当关系。

约翰·卡萨布兰卡斯(中)

 

在这一潜规则下,模特行业自上而下的性剥削成了“公开的秘密”。初入行的年轻模特,成了公司高层、富翁、经纪人,甚至是摄影师的围猎对象。

 许多前模特和业内人士告诉媒体,杰拉德对年轻模特的虐待众所周知,这只是模特界剥削文化的一部分。但他没有被解雇,地位反而越来越稳固。许多知情人迫于各种压力都对此保持沉默,或者视而不见。

 指控杰拉德的女性,都表示自己还曾被与杰拉德共事的其他人侵犯。在Elite安排的一次拍摄中,奥提斯在酒店房间被美发师强奸。

 Elite还会安排模特去参加一些根本谈不上是工作的通告,比如去某地参加某一个派对。漂亮的模特在派对上被介绍给富商,变成他们的情妇。Elite公司和经纪人拉皮条,从中盈利。女孩们暗中被明码标价,随人挑选。

 不过,这些模特行业的乱象,也曾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早在1999年,BBC卧底记者拍到了杰拉德吹嘘自己引诱模特秀参赛者的视频,引起轩然大波。争议之下,杰拉德被Elite停职,但没有受到其他指控。

 令人意外的是,Elite对BBC发起了诽谤诉讼,最终胜诉,BBC不得不赔礼道歉。杰拉德很快恢复了工作,这个恶魔又逍遥了二十年。

 

正义会到来吗?

 直到近几年米兔运动的兴起,越来越多模特开始公开反对模特行业的性骚扰和虐待文化,这些疮疤才被重新揭开。

 2018年,法国的一项新颁法律将强奸未成年人的起诉期限从20年延长到30年。对于性骚扰指控,追诉期6年到20年不等,取决于性犯罪的严重程度。

 针对杰拉德的指控,有一起性骚扰案还在追诉期内。这些女性联合起来,希望通过这一案子让杰拉德得到应有的惩罚。

 现年70岁的杰拉德否认了这些指控,声称自己会诉诸法律。他于2011年从Elite离职后,又当上了巴黎模特经纪公司Oui Management的董事长,至今还在模特行业呼风唤雨。

 此事爆出来后,Elite集团表示了谴责,但也撇清了与杰拉德的关系。在声明中,Elite集团强调会为模特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不容忍任何形式的虐待、骚扰、歧视和性别偏见。

 杰拉德的前妻,超模琳达·伊凡吉莉丝塔也站出来声援这些女性。她接受采访说,自己当年并不清楚这些事情,没有帮上忙,但她相信这些女性说的是真话。

 这些站出来公开指控的女性中,知名度最高的奥提斯,现在是“模特联盟”(Model Alliance)的顾问之一。这个非营利组织在2012成立,致力于改善模特的劳动条件,维护她们的权益。

 作为两个女儿的母亲,奥提斯发誓不让女儿遭遇这些。在她看来,模特这一行业存在很多问题,比如,未成年的模特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进入了这一行,她们的心智未必能够应付围绕在身边的成年男性。

 时至今日,模特行业的剥削文化,未必已经成为了过去时。

 这种系统性的对年轻女性的剥削和虐待,需要得到彻底的改变。

 杰拉德·马里曾经侵犯过的女性,还没有得到她们的正义。但捅破这一层窗户纸,已是改变的开始。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