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0

女装麻烦:是我们穿了衣服,还是衣服穿了我们?

26 十二月 2017 - 13:12
(橙雨伞公益)毒舌英剧《极品基老伴》中有这么一个场景:斯图尔特说“我一直是漂亮的那一个,16岁以前,人们都以为我是个女孩呢。”
 
这简直就是我的心声啊!
 
女孩子要漂亮,有时候离不开好看的行头,我也添过。但和男装一对比,我发现女装真的是太麻烦了:它对身体有严格的限制和不必要的展示,却缺乏必要的便利性。
 
纪梵希时装秀场
 
女装是好看,我要是有一件纪梵希时装,一定会也跟碧昂斯一样洒脱,一忙完工作,就踩起《Formation》的节奏出街,逢人就喊“I SLAY!我要大杀四方!(Formation歌词)”。但我应该不会买一件纪梵希的衣服,首先是因为穷,其次裙子总给我一种身高两米体重五十公斤才能穿得了的感觉。
 
跟朋友说起这件事情时,她说“你毕竟不是女生啊,你没有一个女生的身体,找不到合适的女装很正常。”但我回头想,我没有的可能不只是一个不适合女装的身体。更进一步的,女装也不见得是为了女性的身体设计的。
 
是身体适应衣服
 
作为一个体重曾达100Kg的胖子,我认为服装对身体常常是不友好的:为了达到服装想要塑造的效果,人要被迫去不断改造自己的身体。女装对穿着它的人的身体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
 
有次买风衣,陪我去的朋友就说按照我的体型“最好把腰带抽了,没必要系,不然不好看”。但是女装大多数时候是不提供这个“抽腰带”的选项的。腰部大多会收一下。
 
收腰本来不是问题,男装的腰也收,但很多时候是为了穿得更紧一点来防风或保暖,收得再厉害,最后也是一个“H”形。但女装的腰部位置会很明显地陷进去,大衣都是如此,有的还配有一条抽绳,仿佛要拉得很紧才算穿对了。
 
打开网页搜索女式风衣可以明显感受到当前女装设计样式的特点
 
这样的衣服本身就只能给腰细的妹子穿,而且腰收得很厉害后,外套会呈现出一个“X”的形状,下摆大了,为了让视觉上看起来平衡,就要求女生的腿又长又直又细,想想看这也是冬天很多人会选择光腿穿大衣的原因吧。
 
后来被其他人提醒说现在有一种加绒的肉色打底裤,所以“并不是光腿,只是看起来像光腿”。这就更吓人了,那腿本身是要有多细,才能这样穿?诚然穿什么都是自己选择,但让女性又暖和又不用严格要求身体的选择其实并没有足够的提供,女装顾及到的,往往只是服装本身。
 
这衣服原来是穿给别人看的
 
女装也在有意地将女性的身体当作一个物品去供人欣赏。
 
就连T恤这种看起来挺中性化的服装在这个问题上都挺明显的。女式T恤从比例上会比男式的短,稍微伸个懒腰就会露脐露腰。
 
领口偏大,很容易露出锁骨和肩,有时会露出胸;袖子却不够长,轻轻抬一下就可能露出腋下。
 
展示女性身体之余,社会审美还不断跟大家讲女性暴露身体和不剃腋毛是羞耻的,于是着女装的人就要少动,还得刮腋毛,进一步被塑造成那个展品的样子。
 

  

男性往往不存在“公众场合如何穿着”的问题
 
男性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在女性讨论胸罩是不是必须的时候,男人们已经将背心卷起来当比基尼露出啤酒肚,可想而知男性真的是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因为并没有人审视他们的身体。
 
衣服没兜,包包就能解决问题吗?
 
要少动也说明了女装不太实用的问题,穿女装时,人的行动会被限制。比如,女装的口袋普遍比男装的小、浅、少。很多时候根本不能装东西,总需要你拿只手和一部分精力出来拎包。这太糟糕了。
 
如果穿男装出门,我身上至少会有8个能装东西的兜。裤子前后各两个,衬衫一个。外套两个外兜一个内兜。再要披大衣的话,都可以直接去买菜了。
 
差不多价钱的西装外套(blazer),男装区买的西装外面两个口袋都能装东西,口袋里面还做了夹层放卡或硬币,解开扣子左边上方一个能放手机的大兜,下方一个类似于票据袋的深口袋,右边还有一个斜着的小口袋可以放钥匙什么的,都装了东西也不会变形,出门常披。
 
女装区买的那件,里面没有口袋,外面的两个都是样子货,只能穿大衣的时候搭。而且这两件西装外套穿着体验差别也很大,男装区买的那件做很大幅度的动作完全没问题,女装区买的那件胳膊都举不起来。
 
我知道有朋友会说,衣服没兜你带包呀。包是一个看似美好但其实并不的解决方案。我原来觉得很多女包的大小非常合适,刚好把出门要带,手机、钱包等东西装起来。
 
日剧《人100%靠外表》中讽刺女士手包的不实用性
 
但不知道是邮差包和双肩包惯的还是事实如此,真到夏天要背包的时候才觉得除了以上两种包,其他包都超难用,有的糟糕到反人类,还不如就装在兜里算了。大多数包既不能装太多也不能装太少,不然形状都不对,不好看也不好用了,无怪乎很多人要买一堆才行。
 
其次,带着包不怎么舒服,手包要一直要抓着或挂着手腕上,特别累也不方便拿取。有肩带的吧,又都做得蛮细的,还勒肩膀,而且好多包自重就很吓人。最可怕的是一种叫链条包的东西,把那么重的包和铁链搭肩上真的是挺不容易的。
 
有人告诉我“那种包你可以把链子垂下来用手抓着啊”。可是包的材质又那么滑,我觉得自己肯定抓不住。麂皮的倒是不滑,可是那东西真的是噩梦般的难打理,摸都不敢摸更别说抓了。
 
又被称作“妈咪包”的托特包
 
不过我还是有一个女包的,是托特包,我买它是因为特别实用,能装而且方便拿取,性能上简直是所有包款里面最好的。托特包也有男款,但都特别丑,尤其是那种光亮的布料做的,再配上一些明晃晃的五金,真的是灾难。要是材质好点,一般就做不了很大,还不如去买个公文包。女式托特包就好很多。
 
但后来又有人跟我说,因为能装又方便拿取,这种包很多时候会被当作“妈咪包”来用,装装尿布什么的,“但要装奶还是要买专门的妈咪包,因为那有保温层”。
 
我当时就觉得吧,“咱们女人就不能有一件只属于自己的好东西吗?”而且,“妈咪包”这个名字真的挺糟糕的:养娃可不只是女性的事情。鞋就不说了,我42码的脚,基本买不到女款。
 
我们被服饰们塑造成男女
 
回看以上写就的段落,通篇不断地出现“男”、“女”这样的字眼,这样的二元化是我写作时担心的问题。对二元的性别角色的质疑是让我去女装区找适合自己的衣服的原因,我很想多去挑战和打破它。
 
但写完后发现这种二元是无法避免的,这种二元的角色划分本身就被固定在服装之中,它深刻的反映着社会对于女性及其身体和样貌的定义与期待:女性可能只是展示服装的工具,或者这些服装是为了方便“欣赏”女性,同时也成为着限制女性日常活动和生产的帮凶。
 
这种现象其实在童装上体现得也很明显:前面提到的T恤长度的问题,在童装中就存在,童装的颜色和图案也都很明确的反映着社会的性别角色划分,强化着“男孩”、“女孩”应有的样子。
 
至于所谓的“unisex”和“中性”的衣服,其实本质上都拥有着男装所拥有的特征,比如功能性强,宽松,没有不必要的装饰,色彩饱和度低等等。
 
在这些衣服上你几乎看不到女装的特征,也看不到女装上常出现的材料(比如蕾丝、纱)和工艺,甚至看不到一个荷叶边。偶尔有个“裙子”,其实也就是长款T恤。就是我买到的女装,也鲜有“女装风女装”,多是“男友风女装”。
 
最后想提一点,我只是一个消费服装的人。而那些每天穿着甚至在流水线上生产这些服装的人也往往是女性,她们受到了更深和更大的伤害:当我们回顾整个产业链的时候,肯定还能看到更深刻的、更直接的和更结构性的性别不平等。
 
 
作者 刘伟奇
一个半吊子的社会科学工作者
 
(特约专栏,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