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年度热词解剖:当女权婊不易,当妈更难
0

年度热词解剖:当女权婊不易,当妈更难

2 一月 2018 - 06:01
(橙雨伞公益)高能预警:读完本文你可能会怀疑人生……但也可能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拿保温杯泡枸杞,用佛系对抗水逆。从绿茶婊撕到女权婊,从绝地求生刷到王者农药。
 
这可能是2017年末一些网友的日常——活成行走的网络热词。
 
在一个拥有7.51亿网民的国度,当我们谈论网络流行语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人民日报微博盘点2017年度十大网络流行语
 
盘点年度十大网络流行语?这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问题是:网络流行语是否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不好意思,答案是肯定的。
 
网络流行语,实力厌女
 
《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06)》将流行语界定为在某一时期、某一范围迅速盛行、广为传播的词语。网络流行语正符合这一定义。
 
网络流行语初成气候始于2004年。当年,猫扑大杂烩和天涯在线联合推出“十大网络流行语”评选。近年来,官方也加入盘点行列。几天前,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公布2017年十大网络用语时,第一次完整列出每个热词的来源、定义、用法。由此可见,网络流行语的影响力正在扩大。
 
教育部发布2017十大网络用语
 
但是,在网络流行语的裹挟下长大,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身为女性,我觉得最恰当的两个字是:心塞。
 
从“美眉“到 “妹纸”、“女神”,再到“小仙女”、“小姐姐”,甚至“程序媛”,这些表示友好的称谓,总是在强调颜值或年龄。仿佛只有年轻貌美、清新脱俗的女性才值得被善待。难怪现在已婚畅销书作者想圈粉,也会形容自己是“已婚少女”。
 
美女的标准是什么?萝莉、A4腰、处女脸、少女心、傻白甜、高级脸、大长腿、白富美等词扑面而来。这些词暗示女性:要长得像动漫、游戏中的女主角一样才有资格自信哦!
 
可惜,满足了这些严苛的标准也不是万无一失。网友们奔走相告:美女的世界到处是坑。
 
萝莉可能长成网红脸,A4腰或许属于心机婊。有处女脸的不一定有粉木耳,有少女心的搞不好还有公主病。
 
傻白甜常是绿茶婊的保护色,高级脸和女汉子也只是一线之隔。大长腿的妖艳贱货不少,白富美的孔雀女也很多。表面上,考的是年龄和外表,但个性、道德、财力、性经验都是暗含的评分项。
 
得分不及格的女性要忍受怎样的规训和侮辱?土肥圆要接受小S“要么瘦,要么死”的最后通牒,剩女多怼几句就会被贴上“田园女权”的标签。不美的女博士就只能是第三类人,猪猪女孩活得再精致也逃不过沦为“脑残粉”、“猪精女孩”的可能。
 
当女性已婚已育,步入中老年,她们在网络流行语中的命运将更加悲催。妈妈的职责不外乎:担心你学习、喊你回家吃饭、逼你穿秋裤,问你为什么跪着上网。
 
走出家门,她们是扰民的广场舞大妈,腹黑的碰瓷老奶奶,满世界收购黄金的中国大妈。年轻的职场女性还可能收获“御姐”、“女王”这种可褒可贬的称号,年长的女性就只能苦对家务和群嘲。
 
2004-2016年度十大流行语
 
想了解网络流行语为何对女性如此不友好,可以看看上面这张表。这些年的十大网络流行语,凸显的基本是男性视角。它们大多出自新闻、电影、电视、网络中的男性之口。
 
从“蓝瘦香菇”、“我想静静”,到“元芳,你怎么看”、“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再到“我爸是李刚”、“我顶你个肺”、“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这种男性口吻可谓是越古早越明显,也越粗暴。说到底,实力厌女的是网络流行语的创造者。
 
做男人难,做男屌丝更难
 
女人难当,男人也不易。
 
我们生活在一个期待男人有钱、有匪气、有兽欲的社会。
 
不少男性的人生目标是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我并不觉得男人真心有多么热爱追权逐利。驱使男人拼搏的动力是恐惧:不想当霸道总裁?后果很严重。
 
网络流行语对“失败者”的打击毫不留情。
 
屌丝、废柴、学渣、煞笔、智障、矮矬穷、单身狗、键盘侠等词详细分析了男性不成功的表现和原因:从智商到外表,从学习成绩到恋爱状况,可以说是严格遵循心理学归因理论的逻辑,完全不考虑环境因素对这些“撸瑟”的影响。
 
更吊诡的是,成为“人生赢家”的男人也没有多少真爱粉。男网友们自黑时带着不屑,讨好时藏不住恶意:
 
王思聪是富二代;巴菲特中了卵巢彩票;马爸爸改变了中国,但没人愿意和他拍照;贾斯汀·比伯拿过18个MTV欧洲音乐奖,但谷大白话坚持叫他丁日;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交往过的女性超过30位,但他的中文外号小李子分明是个太监名字。
 
其实,很多男人的梦想和女人一样,也只是男权社会发的标准答案,所以他们对“成功人士”的态度才会如此暧昧。
 
谈性说爱,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新华社禁用词
 
11月,新华社又公布了一批禁用词。看到这些词,我立刻觉得妈妈是中国网络上最容易躺枪的人。我觉得新华社还漏掉了妈卖批、尼玛、麻痹、NMB……中国女性至今还能保持生育热情,真是个奇迹。
 
要讨论中国的性教育惨状,网络流行语是个很好的切入点。一上网你就能发现,这里的男孩普遍看岛国的爱情动作片长大,性教育的恩师姓苍,教材是各种厌女小黄书和激情小短片,最熟练的性交姿势是由男性主导的啪啪啪,最感兴趣的性对象是你的女性亲属,最想成为的人是老司机,最忌惮的对手是隔壁老王,最怕得的病是蛋疼和屌癌。
 
对于性少数群体,网友们的了解就更肤浅了。基佬、拉拉等几个仅有的流行语表明,双性恋、跨性别者等在中国基本没有存在感。网民的兴趣集中在男同性恋者的性关系,知识水平局限于攻、受这类术语。
 
但《科学美国人》指出,很多男同性恋者形容自己在性生活中“多才多艺”,不会只用攻或受来定义自己。所以,像抖S和抖M这种词,可能用来形容异性恋和酷儿之间的权力关系更准确。哦不,酷儿们怎么会自愿当M呢?
 
撇开性向,男性单身者在网络流行语中总被嘲笑。人们希望他们表达痛苦(虐狗、狗粮猝不及防),也要求他们展示性欲(撩、撸、YY、约炮)。当他们终于进入亲密关系,又会收到新一轮高能预警(渣、绿、喜当爹)。
 
亲密关系类的网络流行语,维护既有性别统治秩序,通过各种针对女性、性少数群体、单身者的侮辱性标签,造成人际分离和社会排斥。我相信,有一部分网友和我一样,知道很多网络流行语,却很少学以致用——因为我们的良心还会痛。
 
厌女是个疾病,康复需要勇气
 
厌女症不分性别。许多网友提到过女性的厌女症,就连女权主义者也可能操着男权话语模式以暴制暴。
 
面对“中华田园女权”、“女权婊”这样的污名,愤慨难当是人之常情。但是,用“屌癌”、“直男癌”甚至带“妈”的粗口回应,完全偏离了女权主义的初心,反而容易强化男权社会的性别偏见与刻板印象。
 
我相信,网络流行语的影响力会继续扩大,许多网络热词终将成为主流。这是女权主义者创造历史的良机。
 
当我们带着同情心、正义感和想象力,更经常地在网上讨论女性及其他弱势群体的人生经验,我们能带动更多承载着平权意识的网络流行语上线。祝我们成功!
--------------------------------
参考资料【以下未标明网络链接的论文均来自中国知网】
蒋平 & 曹晨煜:网络流行语的变迁及社会机制研究——以2004-2016年度十大流行语为例
唐智 & 董文明:网络流行词“套路”对青少年的影响及其应对
赵呈晨 & 郑欣:语言的游戏:青少年网络流行语的传播语境及其行动逻辑
曹宣明:青年网络修行与解读与思考
冯雅颖:陌生的身体:后现代网络流行语中的身体意象
陆超一:“随波逐流”与“张扬小我”
杨雨柯:激进的女权标签——女权主义如何在媒介平台被污名化
费紫葳 & 马中红:青少年网络流行语文化现象探析
高富强:警惕网络流行语背后陈腐的性别观
注: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 哈哈
喜欢娱乐新闻,9岁入坑,传播学研究硕士,关注流行文化中的性别暴力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