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你怎么越来越像个女生?我乐意!
0

你怎么越来越像个女生?我乐意!

7 三月 2018 - 14:03
编者按:
今天是3月7号,坊间流传的“女生节”。撇去这个节日的性别暴力性质不谈(暗含只有年轻貌美的女性才是有价值的),身为女性本身,让我们骄傲的地方,也许有很多。
 
 
(橙雨伞公益)当“娘们”已成妥妥的贬义词时,这篇文章想告诉你,女性气质有多么可爱。
 
前些天和一个男生吃饭,对方超惊讶于我这么一个品行端正,审美一流,举止文雅的新时代青年一直没有女朋友的事情。
 
在我再三保证没有之后,他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兄弟我说句真心话,老弟你可别介意,你就是和女生玩儿多了,自己就像个女生,这样下去真的没女生愿意跟你。”
 
然后就说什么男人就要有阳刚之气,粗俗一点也没关系,“咱就是猪,你哼哧的欢了才能拱到好白菜”。大谈我就应该像那个谁谁谁一样,吊儿郎当痞里痞气,“你别看他打老婆,但人家照样能腊月才离婚,正月就又领回来一个。"
 
1.
你怎么越来越像个女孩?
 
这段话接起来还真的挺难的,我只好先打哈哈,说“不介意不介意,说我像女生挺好的。”
 
承认自己有像女性的地方怎么就不好了。我就愿意承认这一点,女孩儿们教了我不少东西:对“外人”的包容;讲道理而不是使用暴力;努力;去创造更好的环境。能像她们,我挺开心的。
 
在同龄男孩儿都还在玩撒尿和泥的时候,女孩子们已经开始变得非常Professional(专业)了。那个岁数的女生真的好厉害,又会跳皮筋,又会踢毽子,学习也好,用的文具也好看,穿得也干净。
 
比如说,李翠花同学,在当年就已经展现出自己Tracy Lee的一面,她拎着油条豆浆进教室的身姿和现在握着Baguette(法棍)和星巴克上班的样子别无二致。
 
课间的时候我总被这种高级质感吸引,去找她们玩。对女生们有一个偏见就是她们爱搞小团体,但其实女生们超欢迎我,对“外人”特别包容,她们教我翻绳子缝沙包一类的技能;
 
男生们却觉得他们中出了一个叛徒,纷纷跑过来“挽救”我,他们一通“老跟女孩子玩儿下去没出息”一类的讲啊讲,我就只能跟着他们拿着树枝互相抽打一会。
 
 
2.
女孩子们总是叽叽喳喳?
 
等到上了初中,大家都能显得很“端庄”的时候,女孩儿们已经开始熟练运用一种解决问题的路径——叽叽喳喳,我慢慢地也跟着她们成了一个话多的人。这些叽叽喳喳要分三个层面看。
 
第一,这些叽叽喳喳是女孩儿们之间传递信息和知识的方式,很多有用的信息被包裹在大量的“废话”当中,避免听者觉得不舒服,也避免被外人轻易听到。
 
第二,叽叽喳喳的时候,女孩儿们还是非常讲道理的,她们在叽叽喳喳之间形成了特定的公共议题,她们确实会认真理清对错,识别谁是受害者,讨论矛盾产生的原因和解决的途径。
 
第三,叽叽喳喳让女孩们儿尽量避免使用暴力解决问题,这其实保护了弱者。男孩们儿那个时候却很容易动手,拳头硬的就是有道理的。女孩儿们也有暴力行为,但真的少很多,因为在叽叽喳喳的时候大家已经知道谁有道理了。
 
 
3.
女孩子上了高中就不行了!
 
女孩儿们开始“落后”,大概是从高中左右的时候开始的。那个时候“女孩上了高中就不行了”一类的话开始被大肆宣扬。但偏偏很多女生就不信这一套,她们非常努力,一点都不认这个命。
 
那个时候我学的是理科,在所谓的重点班,前后左右都是女生,她们的习题册和课本堆到能把自己淹没,文具盒里装着各色的中性笔用来做记号,每个人都心无旁骛地朝着自己的目标拼,结果也都特别好。
 
被誉为无线网络(Wi-Fi)之母的科学家海蒂·拉玛
 
有个姐妹,她保送到了北大,但不喜欢那个专业,就直接放弃保送,去考了清华。可惜啊,我那个时候没学好这种努力,还真就觉得自己“上了考场绝对能发挥好”。
 
等到读了博士,女孩儿们的努力就到了让我非常震惊的程度了,周围很多女性博士,科研学习工作婚育家庭齐步走,每天过得都像超人一样。
 
只是,迫使女性这么努力是非常不合理的,它的背后是需要打破的深刻的性别不平等。
 
4.
女孩子还教了我些什么?
 
于是,女孩儿们教了我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去创造更好的环境。去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首先是对自我的坚持,女孩儿们常常不屑于圆滑,即便老被人骂“田园女权”,她们鲜有人故意隐藏自己的面临的问题和自己的诉求的状况;
 
她们愿意去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需要去和更边缘的人站在一起,我有幸结识了一些做女工、残障等领域工作的女性,她们在社会问题上的实践和反思,都让我受益匪浅,还有就是相互的支持。
 
例如,我难过的时候,女孩儿们陪着我哭,真的能让我觉得好受很多,而且在“男子汉流血不流泪”的文化下,我能哭出来也是跟她们学的。
 
男生们在这种事情上就比较有意思了,有个哥们儿看我心情不好,赶忙跑来开导道:“抽烟,抽烟就舒服多了。”
 
5.
简单粗暴的性别二元论以及背后的男权文化
 
在我们的文化中,说一个男性“像女的”会被视作一种侮辱。
 
品性被非常不应该地依据性别做了分配,女性往往会被羸弱、计较、胡搅蛮缠一类的内容联系起来,而男性则会被塑造得刚毅、勇敢、负责,即便是蛮横、粗鲁一类的负面内容,也会被美化成“有冲劲儿能成事儿”,但分配给女性的温柔、细致、有爱心等正面内容,在这个时代又会被质问一句“那又有什么用呢?”。
 
歌曲《哥不是娘炮》专辑封面
 
整体来看,女性多少都会被强行定义成“不如男性”,所以很多男人在被说“像女人”的时候,可能会有一种自己被全面否定的感觉,便迫不及待的撇清关系。
 
但撇清的时候往往弄得尴尬。酒桌上拼命喝喝喝,不喝就不是真男人;结果喝完就马上跑到KTV里面扯着嗓子唱《新贵妃醉酒》,比谁声音更细。
 
前些日子还有个人出了个什么《哥不是娘炮》的歌儿,一边用秀肌肉和说脏话展现所谓的男性气质,一边也不知道在用一条粉色内裤传达什么小心机。
 
我们仍然处在一个性别二元分化的环境中,女性在这个环境下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经验和知识,而这些经验和知识一定会作用到整个环境中,也一定会影响生活在这个环境中的男性,如果一个男性没有一点“像女性”的地方,那就是他没有学到这些经验和知识罢了,没什么好骄傲的。
 
人们总是惯用 “男孩永远是男孩”的借口来为男性开脱[1],但实际上,多像女孩儿学一点,男孩儿就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当然,这种二元分化早点被打破是最好不过的了。
 
当然我也没跟那人解释这么一大串,因为他马上就接了我那句“不介意”,追问道:“那你就不担心真没有女孩子喜欢你?”我只好回道:“朋友,多元性别LGBT了解一下。”
 
 
注: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林奥
工作能力成疑的青年科研工作者
 
(特约专栏,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