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你能从《春潮》中看到的,不该只有对立的母女关系
0

你能从《春潮》中看到的,不该只有对立的母女关系

9 六月 2020 - 12:06
《春潮》大概是今年截至目前最为热门的女性电影了。
 
这部被称作“东北《血观音》”的电影,刻画了一个完全由女性构成的家庭,讲述了祖孙三代人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却矛盾重重的日常生活。
 
 
通过一种碎片化的叙事,剧情退居二线,而人物被鲜明地凸显出来,让观众能仔细观察她们的内心深处,以及她们对于日常的反抗。
 
很多看过的人觉得,影片的基调相当压抑,日常性的叙事将个体与原生家庭的不和及痛苦彻底彰显出来;但在我看来,通过展现三代女性的痛苦,电影实际传达出,女性在不断获得更大程度上的独立与自由。
 

三代人的“两副面孔”

 
姥姥纪明岚是位退休教师,她坚强、独立,是社区领袖,是人们眼中的热心人,但在家庭中,她却是另外一副面貌。
 
 
纪明岚有过一段并不幸福的婚姻,并在三十年前勇敢地选择离婚。或许是因为这段经历,让她在家中带上了厚重的面具——对女儿,她刻薄而冷漠;对外孙女,她喜怒无常。
 
母亲郭建波是一位报社记者,她勇敢地揭露现实问题,展现社会的伤疤,受人尊敬,却始终难逃原生家庭的泥淖。
 
父母的不和成为郭建波童年的创伤,母亲的冷漠与尖刻让她无法感受到爱。她常常以自己的小心思抗议母亲的冷漠:在母亲组织排练时拔掉水管、用烟头污浊准备好的饺子皮。
 
郭建波青年反叛,未婚先孕,女儿却被母亲夺走,她不能接送女儿上学、开家长会、与女儿共寝。母亲如同一堵墙,厚重地隔挡在她与女儿之间。
 
对于母亲的感情,她从爱逐渐转变到恨,最终,当母亲疾病突发时,她选择袖手旁观,目睹着母亲陷入昏迷。
 
 
女儿郭婉婷是一个优秀的小学生,在学校她因成绩和表现而受到赞扬,在家中,则因母亲和姥姥的矛盾而被迫早慧,充当着两人之间的润滑剂。她并不觉得自己幸福,也会羡慕与父亲玩耍的同学,但她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乐观。
 
这三位女性角色的故事带有一种重复式的循环:
 
两位母亲的角色,一个勇于离婚,一个未婚先孕,她们都在努力冲破与男性的羁绊,独立养育女儿;两位女儿的角色,一个青年反叛,一个童年乖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实现着自我价值。
  
故事结构的循环附带着她们不同的表现和遭遇。正是在这种相似和差别之中,女性在两性关系中的解脱被逐渐展现出来。
 

爸爸们都去哪了?

 
在电影中,父亲的角色是缺位的,但却在两对母女关系中表现出不同的重要性。
 
在纪明岚和郭建波之间,父亲的角色就像一个幽灵一般游荡在她们之间,成为二人冲突的根源。
 
社会心理学家弗里茨·海德提出了一种平衡理论。他认为,两个人的关系涉及一个第三方,三者共同构成了一个三角形。如果三对关系是平衡的,那就相安无事;如果不平衡,其中一段关系必然要发生改变。
 
在电影中,纪明岚和郭建波的第三方是那位父亲,纪明岚对丈夫的恨,和郭建波对父亲的爱,打破了平衡的局面,母女相处时的态度也随之改变,从相爱到互憎。
 
但是,在郭建波与郭婉婷之间,父亲角色的重要性大大降低。
 
无疑,父亲的缺位影响了这位女儿,她在看到朋友崔英子与父亲一同玩耍时,眼中的艳羡是难以遮掩的,她在说出“自己是幸福的”时,她的心虚也是确实存在的;但是这种缺位并未影响她与母亲的关系。
 
郭婉婷与母亲的矛盾来自于母亲将她锁在家里的举动,而与所谓的“父亲”无关;她与母亲的快乐也直接来自于与母亲的嬉戏,而非出于对父亲的共识。
 
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纪明岚和郭建波成为不一样的独身母亲,对于郭婉婷来说,“父亲”在家庭中仍旧重要,但已经不如母亲那般必需。独身母亲正在逐渐从一种失败的典范转变成一种成功的形象。
     

当她们不再依附男性

 
电影中的三位女性角色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她们都是坚强的、对自身价值的追求者。区别在于,在她们追求自我价值的过程中,男性的影响依次递减。
 
对于纪明岚来说,自我的价值是活出个样子,试图成为一个“成功”的女人。在这个过程中,丈夫始终是不可缺少的。
 
通过结婚,她脱离农村、进入城市,又通过离婚,她获得众人的同情。无论结合还是分离,男性成为她的依仗,直到最后,她仍然追求嫁个男人,只是这次她想要个靠谱些的……
 
 
对于郭建波来说,自我的价值是反抗母亲,男人则成为她反抗的工具。母亲希望她“找个男人好好嫁了”,她偏偏反其道而行,未婚先孕,并且不愿结婚。男人并非她生活的基础,更像是一个附加品,偶尔带来快乐。
 
对于郭婉婷来说,自我的价值或许还未完全彰显出来,但男性在其中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她的快乐、她的优秀都不再依赖另一个或者几个男性,当她选择反叛时,陪伴她的始终都是另外一个女孩。
 
三代人成为了各自时代的缩影:女性正逐步从对男性的依附中逃离出来,以一种独立的姿态去面对自己的生活。
 

让女性成为女性

 
近年来,独立女性成为影视剧的新热点,一个又一个“大女主”被刻画出来,仿佛女性有了足够强硬的实力、足够体面的地位,就能成为“独立”的女性,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独立意味着一种解放和自由,而性别独立意味着从男女两性的压迫中解放出来,获得做自己而非“那个男人的女人”的自由。当然,这种独立并不意味着割裂亲密关系,而是对男女主从关系的抛弃。
 
在新的社会背景之下,女性能够以一个独立个体的姿态去面对他者,去真实地与他者相遇,建立一段平等而自由的关系,而非成为谁的依附品,或者成为两性关系中新的压迫者,这或许才是我们追求的女性独立。
 
在这个意义上,郭婉婷就是电影题目中的“春潮”,她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性,而非一个男女关系中的女性。
 
这一点似乎也被结尾所印证:
 
水从逼仄的家中流出,挣扎地寻找自己的自由与价值。
 
对于姥姥,时代要求她找一个真正的好男人,嫁了,享受家庭的生活;对于母亲,自身的背景让她仍旧需要去在男性的身体那里寻找慰藉;然而对于郭婉婷,她如同一泓春水,自由地流淌,恣意地成为自己。
 
这才是我们对于女性独立的真正期待,而非“像你一样,过完卑微而可笑的一生”。
 
 
作者:二凉
不务正业的神学家,偶尔认死理的矫情鬼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