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你可以不“白幼瘦”,但你得像卡戴珊?
0

你可以不“白幼瘦”,但你得像卡戴珊?

15 五月 2020 - 12:05
我这一代人对塑形内衣的印象,都从少年时期开始。
 
电视里的婷美广告,妈妈衣柜里又长又厚重、里面缝进金属条的内衣,以及穿着塑形内衣的她们摸起来硬硬的身体。
 
图/新浪
 
以年轻一代“世界在进步”的直觉来看,塑形内衣这种束缚女性身体的产品应当逐渐退出视野了才对。你看,就连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都停止了内衣秀,甚至引入了大码模特。世界对女性身体的宽容度肉眼可见地提高了。
 
然而相当反直觉的是,塑形内衣产业一直在逐年增长。
 
根据英国德本汉姆百货的数据,2009年到2013年间,塑形内衣的销售增加了75%。
 
随着世界第一大网红金·卡戴珊在2019年推出她的塑形内衣品牌SKIMS,去年美国时尚搜索引擎Lyst的报告显示,有关塑形内衣的搜索涨了83%。
 
从去年到今年,我的社交网络首页也频繁出现各种塑形内衣,大码连体衣的广告。是的,我们不再苛求女性要有零号身材了,但随之而来的标准是,什么身材的女性都要拥有柔和沙漏型曲线。
 
塑形内衣的再次崛起,自然也引起了女权主义的讨论。
 
反对的人认为,塑形内衣毫无疑问是规训女性身体形象,向男权审美谄媚的道具;而支持方则强调,塑形内衣是女性对身体自主的一种选择,也是一种女权行动的表现。
 
塑形内衣是否是消费主义骗局的讨论也被包含其中,毕竟,除了当代塑形内衣行业强调的材质和设计的改变,广告策略的改变、媒体和名人的推崇也是塑形内衣能够再次流行的巨大助力。
 
穿着自家品牌的卡戴珊
 
在谈论塑形内衣是否女权之前,我认为无法避开它是否不利健康这个问题。
 
根本上,我认为“是否损害健康”,和“是否花费额外的精力和金钱”同样是判断一件事物是否为针对女性的训诫的重要标准。
 
无论它被包装成什么样,当它事实上对你有害,这无疑是一种操纵。
 
在塑形内衣的健康风险上,以研究人的角度,我认为是没有什么可质疑的——几乎所有出自医生之口的建议都不怎么正面。
 
历史上束腰第一次在潮流中逐渐暗淡,就归功于每年数篇讨论束腰不利于内脏健康的论文。它会压迫内脏,引起胃酸返流。
 
束腰对内脏的压迫
图/Valencian Museum of Ethnology
 
尽管现代束腰——塑形内衣通过各种术语试图改变这种印象,比如声称使用了新型材料和技术等,医学对塑形内衣造成生理和心理危害的警告依然存在,神经痛、消化困难、静脉曲张、血栓等病症名列塑形内衣生理风险的头几位。
 
当然,现代塑形内衣在广告策略上都会反复使用“不要太紧,适当使用,配合运动使用”这些听起来温和健康的说法。然而,如果贴身牛仔裤已经在医生警告的有可能损害健康的范围内,我很难相信穿塑形内衣可以宽松到不对身体产生过度的挤压。
 
毕竟,真的有穿塑形内衣的人会把它穿得比贴身牛仔裤还要松吗?
 
塑形内衣可能带来的问题还不仅如此。
 
英国布里斯托理疗诊所的主任理查德.布里克内尔认为,穿塑形内衣可导致换气过度综合症,恐慌发作和压力性尿失禁。过紧的衣服,装饰品也会导致同样的问题,如腰带。
 
注:换气过度综合症:过度换气,是由于过量的肺部通气导致二氧化碳不断排出,超过了身体产生二氧化碳的速率而发生。如果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无法缓解时,将会引发一系列的症状,例如头晕,嘴唇或手脚的麻木或刺痛感,头痛,虚弱,昏厥和癫痫等。极少数患者还可能会出现手足痉挛。
 
恐慌发作:意义为患者在强烈恐惧下,表现出一系列的身心症状:心跳加速、心悸呼吸困难,感觉得似乎吸不到气,头痛、头晕或反胃,颤抖,冒冷汗胸痛等等
 
一些销售塑形内衣和束腰的商家会用医疗用束缚带来试图证明束腰并非有害健康,但那些都是手术后会使用的束缚性辅助,绝对不应该成为你日常服装的一部分。
 
出于健康理由,我是绝对反对塑形内衣成为日常穿戴的,束腰就更不用说了,应该直接抛弃不再出现。
 
然而确实存在一大部分女性,认为自己穿塑形内衣不是为了迎合男性凝视,而是为了让自己更容易喜爱自己的外形。就现代塑形内衣来说,它的目标基本调整为针对臀部和腹部的曲线平滑,而不是过去的勒出小蛮腰,医生们也并不反对你偶尔穿一次去参加朋友婚礼,让自己的身材在礼服下显得好看些。
 
说到底,塑形辅助用品永远有市场的原因之一就是,女性在一生中的身体变化几率比男性要更多。
 
当你经过青春期的发育,好不容易爱上了自己发育成熟的身体。一个怀孕生产,身材大变,又得再花时间去爱自己的身体。
 
在身体被物化的父权环境下,女性对自我的审视更严苛,也给调整带来了困难。
 
“自我赋权”、“取悦自己”和“迎合社会标准”之间的界限,总是不那么容易区分的。而生活于社群中的我们,希望在他人目光中显得好看的想法是难以摆脱的。
 
反对的女权主义者们也有她们的担忧,“女人们寻找自我赋能的方法,而却只能借助于不想让她们赋能的公司制造的工具。”
 
我比较能接受这样的塑形内衣宗旨:让各种身材的女性都能展现出她们各自最好的状态。
 
更理想的是,每个人都能在他人目光和自我取悦的摇摆之间逐渐坚定下来。
 
在这个过程中,将塑形内衣作为短暂的辅助,渡过自己还不足够坚定的时刻。
 
塑形内衣如是,在自我赋能路上的其他诱惑,比如口红,化妆,大概亦或如是。
 
 
作者:柯晗
南洋理工大学心理学博士后研究员,女权主义者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参考资料: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