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你不知道的粉色“变性”史
0

你不知道的粉色“变性”史

25 四月 2020 - 07:04
 
前不久,《创造营2020》的学员宿舍曝光:哇呜!粉色如潮水,将你我包围……
 
 
有人觉得甜美梦幻,也有人觉得俗气刻板,我则和入选《创造营2019》男团R1SE的周震南发出同样的呼唤:“来,都来看看啊”——
 
 
来看看,这档节目能否把粉色用出彩?
 
 
 
毕竟,粉色可是一款叱咤时尚界与女权界的“戏精”色!不了解它那轰轰烈烈的“变性”史,就容易落入俗套。
 
 

粉男粉女的年代

如果穿越回18世纪的欧洲办《创造营》,周震南就不必酸了。

 
男团女团一定都能住进粉色城堡,因为那是当时室内装潢的流行色。彼时,室内设计师常常推荐富有商业头脑的绅士们用粉色装饰卧室,来营造一种恢复元气、振奋人心的家居氛围,这可太适合天天唱跳到虚脱的爱豆们了!
 
为了表现壕气,穿越回去的腾讯估计还会为男女练习生们订制同色团服——蓬帕杜粉。这款颜色因钟爱粉色的蓬帕杜夫人而得名,尽显洛可可风格的华丽与精巧。
 
在当时的欧洲,粉色是一种物以稀为贵的颜色,常被用来区分阶级。欧洲的贵族和资产阶级,无论男女,都偏爱淡淡的粉色。
 
“在18世纪,男性穿粉色丝绸绣花西装,也是绝对阳刚的。”美国时尚历史学家瓦莱丽·斯蒂尔博士说。她主编并参与撰写了《粉色:一种朋克、俏丽、强有力颜色的历史》一书,并策划了同名展览。粉色之所以无损阳刚之气,是因为它带点红色,而红色被认为是一种“好战”的雄性颜色。
 
1779年的一幅穿粉色的男性肖像画,由皮埃尔-托马斯·勒克莱尔创作 图/CNN
 
这种趋势一直持续到19世纪中期。随着西方工业化发展,染料日趋便宜,粉色也逐渐平民化。
 
人们转而用粉色来区分年龄,因为粉色一直象征着“健康和青春”。在英文中,“in the pink”的意思是“非常健康”。
 
“年轻的男性和女性穿粉色,老年的男性和女性则不会这么穿。”服饰历史学家乔·保莱迪在她的书《粉色和蓝色:区分美国男孩和女孩》一书中写道。
 
19世纪晚期,弗洛伊德等心理学家提出了儿童发展心理学理论,促使欧美父母开始用颜色来区分孩子的性别。儿童用品的商家也紧跟时代潮流,搞性别营销,来提高产品销量。
 
但即便如此,粉色也没有立刻成为小女孩的标配。
 
蓝色和粉色,都是儿童用品常用的颜色,男女通用。有人给男孩用粉色,给女孩用蓝色。有人则恰恰相反。这种情形持续了几十年。
 
1918年6月,美国婴幼服饰行业杂志《婴儿部门》的一篇评论称:
 
“广为接受的一条规则是:粉色适合男孩,蓝色适合女孩。原因是粉色是一种更明确、更强烈的颜色,更适合男孩;而蓝色更精致、优美,女孩穿会更漂亮。”
 
1927年,《时代》周刊调查了全美主要的百货商店,以了解各大城市偏爱的婴儿服饰颜色。
 
《粉色和蓝色:区分美国男孩和女孩》节选 图/Google Books
 
结果显示,粉色在男孩和女孩中,依然有着同等的影响力。
 
在粉色的性别属性上,美国的社会调查、商品目录和新闻报道多年没有定论。这种现象延续到了20世纪50年代。
 

粉色的“女性化”

在欧美历史上,粉色的“女性化”,是个相当缓慢的过程。
 
大约从19世纪中期起,西方男性逐渐偏爱颜色深沉、黯淡的服饰。明亮柔和的颜色被留给了女性。
 
从那时开始,粉色成为一种精致、轻柔的象征。
 
因为类似于裸露的肤色,粉色也慢慢有了情色的意味。在文学艺术中,粉色的性诱惑总是和女性身体联系在一起。粉色的女性内衣也愈加普遍。
 
到了19世纪末,随着技术的进步,更加明亮、耀眼的粉色种类也被开发出来。许多性工作者选择穿粉色,人们因此加深了“粉色轻佻且庸俗”的成见。
 
20世纪的头20年里,法国女装设计师保罗·波烈丰富了女裙的粉色种类:有纯美的淡粉,也有鲜明的樱桃粉、珊瑚粉、玫瑰粉——这让粉色又回到了高端时尚的领域。
 
两次世界大战中,女性由于战时需要,意外得以走出家庭,参与社会分工。但二战后,欧美政府希望女性回归家庭。这种强调传统与服从的意识形态延伸到时尚界,服饰愈加凸显男女性别的区分。
 
媒体和商家借机将粉色和女性挂钩,大肆宣传,在之后的几十年内,固化了“女孩穿粉色、男孩穿蓝色”的刻板印象。
 
一些女性名人也加速了这些刻板印象的构建。比如美国战后的第一夫人玛米·艾森豪威尔。1953年,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成为美国总统。在总统就职典礼上,他的夫人玛米·艾森豪威尔身着一袭镶满水钻的粉色晚礼服亮相。
 
玛米·艾森豪威尔 图/The White House Historical
 
玛米超爱粉色。当时的新闻标题也常把她和粉色联系在一起。粉色甚至被称为“玛米粉”。与此同时,玛米接受采访时,给自己的定位是:“艾克治理国家,我翻煎猪排。”被第一夫人“翻牌”的粉色于是更加流行,成为“贤淑”的女人该穿的颜色。就这样,粉色被当成道具,将女性推回家庭,做“贤淑”的事。
 
对此,时尚历史学家瓦莱丽·斯蒂尔评论道:
 
“社会决定颜色的含义。当那种(女孩穿粉色、男孩穿蓝色)的特定区分被树立起来后,人们也强化了一种见解:粉色不重要,因为它和女性联系在一起,而女性长久以来是被轻视的。”
          
 
2015年,一项“你最喜欢哪种颜色”的全球性调查显示,蓝色完胜粉色 图/YouGov
 
粉色被女性化的过程,也是它被污名化的过程。直到如今,仍有不少人将粉色和肤浅、懦弱、羞涩、安静等女性刻板印象联系在一起。
 
最令人啼笑皆非的例子包括,美国爱荷华大学男子足球队曾将客队的更衣室刷成粉色,想让对手球员降低竞争欲,结果事与愿违,一些对手反而觉得被羞辱,在球场大开杀戒。
 
还好,有污名化粉色的人,也就有重新定义粉色的人。
 
TA们的策略,不是抛弃粉色,而是穿着粉色,做超乎人们想象的事!
 

从朋克粉到千禧粉:粉色又“变性”了

1955年到1959年,儿童绘本系列《艾露伊斯》在美国出版,大获成功。

 
女作者凯·汤普森与男画师希拉里·奈特合作,创造了一个充满活力、热爱冒险的小女孩形象。绘本中,艾露伊斯只穿黑白两色。而粉色,是唯一的背景色。
 
1955年出版的《艾露伊斯》图/Wikipedia
 
美国市场营销专家亚当·奥特分析,《艾露伊斯》展现了粉色也可以是顽皮、幽默的:“粉色并不只意味着时刻保持礼貌,做正确的事。它也意味着保持自然,展现真实的自我。”
 
1957年,《艾露伊斯》的作者凯·汤普森登上大银幕,在电影《甜姐儿》中扮演一位时尚杂志女编辑。她呼吁下属:“将黑色放逐,让蓝色烧尽……想想粉色吧!”
 
希拉里·奈特回忆,创作绘本时,他们并没有预料到粉色的激励作用。但结果是,粉色的确激励了许多小女孩。他这样评论凯·汤普森的表演:
 
大家都知道艾露伊斯和(书中的)粉色。那本书是个巨大的成功。那种颜色也是巨大的成功。所以,她才会(在电影中)说:“粉色!”
 
《艾露伊斯》之后,丰富了粉色定义的女性和男性数不胜数。
 
1963年,唐娜·梅·米姆斯成为第一位获得美国赛车俱乐部大赛冠军的女性职业车手。她的外号是“粉红女郎”。她有粉色的头盔、制服、赛车。赛车尾部还有一个显眼的标语:“想想粉色吧(Think Pink)”。
 
图/Primotipo.com
 
1980年代,朋克乐队雷蒙斯、性手枪等在专辑封面用上抢眼的“超粉”(Ultrapink)色调,宣示着粉色和叛逆精神毫无冲突。
 
图/Pinterest
 
1990年,麦当娜穿着让·保罗·高提耶设计的粉色圆锥形罩杯紧身胸衣,出现在《金发雄心》世界巡演舞台上。
 
图/Pinterest
 
摇滚歌手艾蕾莎·贝丝·摩儿索性给自己取了个“P!nk”(粉红佳人)的艺名。出道25年,唱作俱佳的她善于在作品中表达对女权议题的关注,对性向平权的支持,还有积极正面的性态度。
 
2018年,歌手加奈儿·梦奈在“PYNK”的音乐录影带中,穿上象征阴道(这也是“pink”在俚语中的意思之一)的粉色裙裤。她在歌中重新定义了女性和情色的关系。
 
男权社会喜欢给女性身体设定“保质期限”,梦奈却暗示:女性的性魅力可以是永恒的。
 
 
图/Giphy
 
粉色和性少数人士的关系也发生了质变。德国纳粹曾强迫男同性恋者佩戴粉色三角形的徽章。如今,荷兰、英国、法国、爱尔兰等已自豪地将粉色用在争取性向平权的社会运动中。
 
在印度,粉色素来男女皆宜。近年来,民间女子自助团体“粉红帮”(Gulabi Gang)备受赞誉。这个团体成员有男有女,但以女性为主。成员们不歧视任何性别和种姓,在反对家暴、童婚、政府不作为等方面所向披靡。
 
图/Al Jazeera
 
在上一个十年里,千禧粉风靡全球。柔和、中性、色调丰富的千禧粉被用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时装、家具、建筑、食品、数码产品……千禧粉拒绝单调的性别二分法,反对偏见和压迫。
 
就在最近,台湾地区还掀起了一股粉色热潮。起因是有小男孩称,自己因为戴了粉色口罩,在学校里被同学歧视。随后,在当地的每日记者会上,疫情指挥中心的五位男性官员们都戴上了粉色口罩。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行动,向大家传达,颜色不分性别,不需要将粉色定义为“男生不能穿戴的颜色”。
 
消息一出,网友们纷纷表示被暖到,作为响应,各品牌也在社交媒体上把自家头像换成了粉色。
   
何尝不是一场精彩的性别教育运动?图/豆瓣
 
瓦莱丽·斯蒂尔博士总结粉色的当代内涵时说:
 
“从它意味新生事物的角度而言,粉色已经具备了黑色的魅力与复杂性。它一旦被理解为一种对所有种族的年轻男女都有感召力的、兼具两性的政治颜色,就没有回头路了。”
 
回首粉色在欧美国家300年的“变性”史,看似励志,实际上是走了不少没必要的弯路。
 
无论是用粉色来划分阶级、年龄还是性别,都是等级制度在规训人们,如何通过把自己和他人作比较,来获得快乐。这种建立在歧视之上的快乐,既不人道,也不持久。
 
如今的粉色,可盐可甜,可直可弯,萌柔骚飒,灵活百搭,已然在流行文化中独树一帜。那不如就让它帮助人们拥抱真我,帮助社会走向公平。
 
那样,才是真正的快乐。
 
 
作者:哈哈
宇直,支持性少数权益,让流行文化实现性别平等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参考资料:
Pink and Blue: Telling the Boys from the Girls in America(Jo Barraclough Paoletti著)
 
Refined, rebellious and not just for girls: A cultural history of pink
 
 
粉色流行史:曾被认为适合男性,因为看起来“果断、强势”
 
 
A Brief History of the Color Pink
 
 
The surprisingly dark history of the color pink
 
 
Pink Wasn't Always Girly
 
 
Why do we associate blue with boys and pink with girls?
 
 
別再說粉色很可愛!它是力量的代表,見證女性力量崛起的顏色
 
 
粉红色究竟意味着什么?
 
 
The colorful history of pink
 
 
Pink: The History of a Punk, Pretty, Powerful Color
 
 
Fashion Culture | The History of Pink
 
 
Pink: The History of a Punk, Pretty, Powerful Color | Exhibition Video
 
 
How did pink become a girly color?
 
 
Pink: The History of a Punk, Pretty, Powerful Color | Exhibition Video
 
 
Donna Mae Mims
 
 
Gulabi Gang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