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男 性 出 轨 借 口 大 赏
0

男 性 出 轨 借 口 大 赏

22 六月 2020 - 10:06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一种感觉:

好像隔三差五,就有明星出轨的新闻曝出。接着,吃瓜群众激情围观,男方忏悔,女方原谅。

在道德谴责和舆论压力下,出轨方就需要找一个具有说服力的理由来“应付”。

最近,日本女星佐佐木希的丈夫渡部健,为自己出轨找的理由是女方不愿意做家务——

真是蠢到让人惊讶,但仔细想想却也非常常见。

 

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出轨类的新闻,发现尽管出轨的理由七七八八,但大致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类:

 

A. “全天下男人的弱点”

 

还记得当年看《情深深雨濛濛》,我被这句渣得明明白白的话震撼到了。当时的剧情大概是,书桓在跟依萍解释自己“情不自禁”地“治好如萍的眼泪”的经过。

图/《情深深雨蒙蒙》

如果说这是男人的弱点,那么男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弱点呢?

以前我听过一个非常“精彩”的论述。意思是说长期以来,男人没有办法确定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所以他们往往需要和尽可能多的女性发生关系,来增加有自己后代的几率;而女性本身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更好的基因,所以她们也千方百计地想要和更多的男人发生关系。因而出轨是“战略性防御”,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话听着也就图一乐儿,不敢深究。不然每个人出轨都是因为知道对方一定会出轨,谈恋爱还真是需要时间管理大师才能胜任的极限挑战呢!

再说,人类进化了这么些年,还没跳出生物本能和原始社会的生存策略,未免也太惨了些。

成龙: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1999)

但这样的言辞,背后有三个值得注意的地方。

首先,它默认了婚恋中双方是互不信任的,而这和我们的日常经验是相悖的:确立关系的过程,乃至婚姻制度的设计,为的都是促进这样那样的“信任”。违反合同法还要支付违约金呢,违反了海誓山盟,一句“弱点”带过去也太轻飘飘了。

二来,男性在出轨这件事上是有特权的,讲“弱点”等同于耍无赖。过去有钱的男人“养着”好几房都不成问题,而女人离婚后,连再出发都不能自己做主(如今连离婚也不大容易);现在大家都把出轨当成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但女艺人出轨就翻不了身,男的倒是蹦跶得欢腾。

三来,甭管多少人说“我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之类的话,不是每个人都会出轨,用不着把所有的人都拉过去背锅。

林丹:做为一个男人我不为自己做更多的辩解(2016)

 

B. “她还不够好”

 

渡部健用的就是这套话术。尽管这种不负责任,而且把锅都甩给别人的行为非常蠢,但这个理由却是极为有效的:

出轨者自己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被出轨的一方却常常真的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并出于“家庭稳定”、“孩子不能没有父亲”等理由,选择“原谅”,甚至在日后还会继续纵容出轨者播撒桃花。

哪怕是活在镁光灯下的人,观众们也只会在被出轨者非常优秀的情况下,嘲讽几句“不知妻美”之类的话,仿佛不是个完美受害者就活该被出轨一样。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一用一个准儿,没有多少人会真的替被出轨者考虑。

总的来讲,这个理由简单直接,一举多得。

记者:喜欢妻子还是第三者?
东出昌大:...... (2020)
 

这套话术的“成功“有赖于婚姻(或者亲密关系)中不平等的性别结构,说白了就是“女性地位低”。一旦把男人的爱当成了女性价值的评判标准,从当事人到旁观者都很容易陷入这样的圈套。

与之相似的理由还有“她管得太严了”、“她只顾事业,没有家庭生活”,或者“她太优秀了,我配不上她”。我甚至还听过“她生不出孩子,我只是找另一个人生孩子”这样的烂话。

除了怪被出轨的人,也可以怪出轨的对象,这个时候就可以用“我是被勾引的”一类理由了。

江华:握手时,她(邓萃雯)主动搔我的手掌心(1996)
图为江华与妻子麦洁文

 

C. “总有刁民想害朕”

 

婚恋这种事,大家大概率不会签合同,很少会有人约法三章,规定好什么是出轨。既然从多看一眼到为爱鼓掌,不同的人对“出轨”的定义千差万别,那出什么事情了,都可以从“定义”入手,釜底抽薪地为自己开脱。

有人会讲,自己的“出轨”和别人的“出轨”不一样。讲这种话的人,往往有一种“我不得不出轨”的底气在。

陶喆:见面是杨子晴主动邀约(2015)

不过,有的时候出轨确实是刚需。比如《菊豆》里主人公的婚姻是人口买卖和暴力的结果,她选择与侄子在一起,你能挑人家毛病吗?

但很多时候,还是要斟酌一下,毕竟谁在关系中都能给自己找一些“苦衷”出来,可有的“苦衷”听起来就是找抽。

“算不算出轨”这回事儿,终究不能以出轨者的感受为基准。 

这不是一个“好开口”或者“好商量”的话题,既然进入了一段关系之中,还是需要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些共识的。

大众心中,或许会对哪些行为是出轨、哪些状况下的出轨性质更严重等,有一个大概的认识,但这些对具体的关系也不一定适用。更何况,外人糊弄得过去,对方还能不清楚到底是“狡辩”还是“误会”吗?

黄品源:这是我侄女,那天我是带侄女见导演。
妻子: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个侄女?(2012)

 

D. “都是一夫一妻制的错”

 

在一些情境中,出轨并不是一个“人人喊打”的事情。在部分人看来,能不能在当下的亲密关系之外有一些别的关系,是一个“可以谈”的事情,一些人甚至会借助它来处理当下的情感危机。

这种“可以谈”,就是在探索专偶制之外的其他关系模式。

注:专偶制,指每个个体只拥有单一配偶的亲密关系或婚姻关系制度。

而一旦“谈成了”,“出轨”似乎就成为了一件“不存在”的事情。因为进行一些专偶制之外的探索也确实是有趣和有意义的,这个理由听起来也非常“冠冕堂皇”,甚至有一些“先锋质感”了。

但它仍不足以让“出轨”成为一件合情合理的事情。

倪震:我做了一件蠢事,令伴侣蒙羞。
周慧敏:我的伴侣绝对犯得起这个错误(2007)

 

专偶制再有缺陷,被出轨的人也不一定愿意和出轨的人一起来进行克服这种缺陷的实践。而没有这种同意,“专偶制有缺陷”的理由,也就只是“乱搞”的借口了。

在专偶制的框架里,出轨是一件关于“忠诚”的问题,它可能是靠道德、公序良俗、外人的眼光甚至妒忌心等来维持,也可能与经济、情绪劳动等纠缠不清。

而到了非专偶制中,“出轨”则会更多地表现成对两个或多个人之间某些约定的违背,那条被“出”的“轨”到底是什么,反倒是更加清晰了起来。

不过,即使在非专偶制下,约定了“可以出轨”,也没有必要为了出轨而出轨。

感情淡了就是感情淡了,不合适了就是不合适了,不想谈了就是不想谈了,好聚好散永远都是胜过勉勉强强维持的。

 

被出轨,该怎么办?

 

在陈世美那样的故事里,一个人的出轨是另一个人的灾难。

但现在,人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来降低亲密关系的问题给自己带来的伤害,例如提前制定婚前协议,或寻求专业律师处理离婚财产分割。

 

有时候,出轨不一定是一个特别了不得的事情,它可能只是说明,两个人的关系出了点问题。

但人们对被出轨的人仍然有一个“惨”的预期,觉得被出轨了,就要声嘶力竭地声泪俱下,要不然,就得酝酿并实践一场复仇大计。

然而更现实的状况是,每对情侣都有自己的相处模式,每个人也都有处理情感危机的办法,面对出轨,什么样的状况都有可能出现:有人哭天抢地,就有人如释重负;有人不知所措,就有人沉着处理;有人怒发冲冠,就有人横眉冷对;有人火速分手,就有人得过且过……

用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可能是更明智的方法。

很多人以为伴侣出轨了,就可以勒令对方“净身出户”。但实际上,出轨在法律上仅被认为是违反了道德义务,出轨方可能并不会因此被认定为过错方而少分、不分夫妻共同财产。

那么,女性们应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婚姻权益,保护自己的合法财产呢?

在经历充分的前期准备后,橙律师推出了一门新课《如何“谈钱不伤感情”,女性婚恋必修财权课》,特地请来了懂女性、懂婚恋的贾欣彦律师,带你更好地“谈钱说爱”。

40个财权法律知识点,限时特价69元。

我们希望为你的婚恋财产保驾、护航。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