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0

妈妈结束了那段从性侵开始的婚姻

31 一月 2019 - 07:01
在我的记忆深处,只要父母在同一个场景的画面里,唯独只有争吵罢了,所幸,他们甚少在我的面前动手动脚。
 
高二时期的一天夜里,得知他们终于离婚了,我搂着被子高兴得哭了,心想终于解放了,终于不用再看到两人一见面就争吵的场景了,也不用隔着墙壁听到那洪亮的方言骂而惊心胆颤了。
 
记得有一次,还在上小学的我,高高兴兴地放学回家。刚到家门口没几十米的地方,就看到一大群人围在我家门口。我心想发生了什么,刚想穿过人群,邻居看到我,立马把我拉住,说:“别过去,危险!”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是父母在吵架,而且手里还拿着菜刀,于是我就停下来到外围等着,等着他们自己结束吵架。
 
图/《阳光姐妹淘》
 
后来超级升级,父母说要开煤气,同归于尽。
 
我也没什么感觉,甚至幻想着:如果这个煤气罐爆炸了,是不是连着会引爆周围其他家的煤气罐,然后发生连锁反应,全区的煤气罐都爆了,真是有趣。
 
那时候的我堪称是冷血无情(现在也不过如此),从亲人们的谈话中可以听出。同年级的阿兄说:“我们开感恩大会,全部同学都哭了,我也哭了,就她没哭,我在后面亲眼看到的。”
 
阿姨问我:“如果你阿爸去世了,你会不会哭?”
 
我回答:“也许吧。”
 
旁边的阿妹马上说:“我就知道你不会哭的。”
 
事实上,说我“冷血”,我也认了,可是我怎么会没有感情呢?
 
我也是一个人啊,一个活生生的人。
 

挣扎在“恨”与“爱”之间的童年

我也有着属于我自己的“恨”与“爱”。
 
我恨,为什么阿爸那么没用。于是别人说我长得像阿爸的时候,我会怒怼:“我才不像他,他那么笨!”
 
我也恨,阿妈和阿爸在一起明明不高兴,为什么TA们不彻底分开。
 
TA们策划离婚的时候,我就两头劝说:“离婚多好呀,趁着现在还年轻,还可以找个伴,或者自己一个人自由自在的也很好。”
 
我更恨,恨自己能力那么弱,不能为母亲排忧解难。于是我努力地想要提升自己。
 
图/《海街日记》
 
对于“爱”,也许我一生最爱的人只有我的母亲了,只有她一个人对我不离不弃,期待着我过得更好,引导着我自己做决定,把我从对未来的失望中扯回到原本的积极向上。
 
犹记大学开学时,英语老师问我们为什么读大学,甲同学说:“为了多玩几年”;乙同学说:“不读书还能干什么”;丙同学说:“为了避免被逼婚。”
 
我说:“我妈逼我来的。”
 
至今我都庆幸,当初因为各种压力而想退学的我,选择了“就试一次,考得上就读大学,考不上就读技校”的路。
 

爸妈的往事

在中学住宿时期,每逢放假,我都会回阿婆家。我时常坐在桌旁听阿婆阿祖们谈论往事,每逢说到伤心处,阿婆都会忍不住默默地流泪。
 
在谈论到TA们的事情时,我会打起十二分精神听,才稍微得了解到了一些往事。阿婆说:“是你阿爸看上了你阿妈,你阿爸追的你阿妈。”
 
图/《山楂树之恋》
 
这时我幻想着一幅搞笑的男追女的情景,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你阿妈不喜欢你阿爸,一直不同意你阿爸的追求。”
 
阿婆接着说,“然后你阿爸就拿着刀来,逼我让你阿妈嫁给他......”
 
天呐,怎么这样?
 
后面阿婆说了很多她心中的怨念,复述着曾经讲述过的往事。我曾一度不相信那些话语,但在阿婆的眼泪和现实中逐步认清了真相。
 
后来有一天,我和阿妈聊天,她才讲起了那个她曾不愿讲的真正的过去。
 
阿妈在阿婆的支持下,读了中专,毕业后,离开家乡,到广东的一个厂里做了文员。
 
每个月的工资足够自己花,还可以往家里寄一半多的工资,补贴家用。
 
本来阿妈工作做得挺好的的,后来遇到了一个中专的老同学。
 
那个时候通讯工具还没那么发达,之前在中专的好朋友都断了联系,好不容易碰到了个同学,没想到她是来介绍对象的。老同学把阿妈介绍给了阿爸,而阿妈不喜欢阿爸。
 
一天,老同学约阿妈去她家玩。刚进房间,阿妈就被老同学关了起来。房间里先前就藏着阿爸和阿爸的阿长,然后阿爸的阿长协助阿爸压制住了阿妈,强迫阿妈和阿爸发生了性关系。
 
自此,阿妈和她们断绝了关系。
 
可是,更加意外的事发生了,阿妈发现自己怀了身孕,她急切地和阿婆说这件事,阿婆说孩子打不得,要不自己带着孩子吧。
 
这件事很快就被老同学知道了,她把这件事告诉了阿爸,中间发生了什么我记得不太清楚,结果是阿妈和阿爸结婚了。
 
由于怀孕,阿妈辞去了工作,而阿爸又挣不到什么钱,于是阿妈的生活就重新陷入了贫困中。
 
听了这件事,我对阿妈说:
 
“这不就是‘强奸’吗?”
 
原来阿妈和阿爸是“被强奸者”与“强奸犯”的关系,TA们是奉子成婚的。
 
我的心里有一丝愤怒,也有一丝解脱,愤怒得我直想仰天大笑出门去,哈哈哈,这不是印度新闻上才有的事吗?怎么会发生在我的身边,还是我最亲近的人的身上;解脱的是,还好,TA们离婚了,脱离了所谓的法律和人情关系。
 
阿妈在讲述那段经历时,周围是静静的,静得能听到外面公路上的汽车声。她的表情没有一丝波澜,语气稍微带着点轻快。
 
图/《海街日记》
 
我想她的内心深处,曾经必定是伤痕累累的吧。
 
不过没关系,这又能怎样呢?它并不能阻止我们选择我们自己的道路,也没有权力否定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如今,我们做着手中的事,想着明天的生活。
 
德国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曾指出,幸福的条件有三个:
 
第一:有可做的事;
 
第二:有爱着的人;
 
第三:心怀希望。
 
虽然我们的未来是模糊不清的,甚至现在面临艰辛,但在此刻,我们谈笑着,没有一丝烦忧,我们是幸福的。
 
 
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