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雷佳音永远不会知道,汤唯被他逼哭时有多委屈
0

雷佳音永远不会知道,汤唯被他逼哭时有多委屈

12 十二月 2019 - 11:12

在成年人的社交场,屎尿屁绝不是个好的话题。

更别说放到公共场合,放到镜头前正经八百地讨论了。

没有经历过那个恐怖时刻,都很难体会到其中的“死亡”气氛。

最近,就有一段直播把我震惊了。

 

尿频的汤唯和不肯住嘴的雷佳音

金鸡奖期间,汤唯和雷佳音一起接受采访,雷佳音说拍戏的时候,最受不了汤唯的地方是,自己在酝酿一场关键感情戏时,她好几次去上厕所。

这要是换成任何一个女生,恐怕都会觉得尴尬。

汤唯听完先是笑。

雷佳音还强调:“拍十条,得上三回厕所,每回我情绪饱满,眼含热泪,她就说:导演,我要上厕所……”

这次,汤唯起身离开了座位假装很抓狂。

 

 

回来坐下先跟他道歉:“我先跟你说对不住。”

一边还跟主持人撒娇打圆场:“真生气了,你看(他)记仇了怎么办呢?”

雷佳音却不理会她伸出来的台阶,重复问了两遍“是有这事吧?”还说自己当时真的很生气。

汤唯哭了,又还不忘为他解释:“其实换谁,谁都不高兴。”

雷佳音却很自豪地说:“但我也没有表露啊,说汤唯你怎么这样,我没说过吧?”

 

 

是,当时在片场,他没问汤唯怎么回事,也没发脾气。

现在当着全国网友的面,在直播里把这种生理隐私拎出来吐槽。

换谁不觉得这是毫无准备,从天而降一个雷啊?

看见汤唯止不住哭,他却还顾着开玩笑:“别别别,说你是男孩,别装女孩,你这挺好挺像样的今天”。

哪怕主持人提醒他要有绅士风度,他也满不在乎,说汤唯“早上来还和我说呢,今天这么多镜头,我好像有点不适应,我好几年没出来营业了”。

意思是说,汤唯不是他惹哭的。

最后汤唯一边擦眼泪,一边很认真地对雷佳音说:“我最受不了你的就是,你啥高兴啥不高兴都不说。”

当时的尴尬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更别说处在话题中心的汤唯本人了。

可雷佳音只顾着自己心直口快,丝毫没有察觉到汤唯和女主持人的不乐意,就算汤唯哭了,也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错,毫无边界感把话题纠缠下去。

 

 

 

管不住尿频,是女性的错吗?

其实后来,汤唯也有解释:

和雷佳音拍《吹哨人》之前,她的身体不是很好,抗生素用得过多,导致一些身体机能不是特别好用。

这不是她能控制的事。

如果雷佳音在片场多问汤唯一句怎么了,也许就不会有自己抓狂,汤唯内疚这一幕。

 

 

而更值得关心的是:一直以来,女性的屎尿屁似乎就是让人难以启齿的秘密。

汤唯频繁上厕所,是吃了抗生素以后身体产生的副作用;

而更多女性出现同样的情况,却是因为生儿育女。

因为生娃,女性的膀胱和骨盆周围,在妊娠和分娩过程里被动用到的肌肉有了松弛,子宫在产后的几周内会收缩,对膀胱施压;而且,女性在怀孕期间和产后的荷尔蒙变化,也会使膀胱受创。

控制小便这件事,就是很难。

想想看,每次你仰头大笑、打个喷嚏、咳嗽一声或者是做任何剧烈活动都能漏尿,谁遇见这种情况不得崩溃?

 

 

美国一个调查数据显示,三分之一的新妈妈在生娃三个月后都会产后尿失禁,其中,顺产的新妈妈出现尿失禁比剖腹产的新妈妈多一倍。

要完全恢复对膀胱的控制,可能需要3到6个月,甚至是更长时间。

另一项2015年针对1574名新妈妈的研究显示,49%的新妈妈在分娩后一年还会尿失禁。

也就是说,有一半的新妈妈可能在生完孩子整整一年后,还在受折磨。

 

 

我们都知道的陈嘉桦Ella,因为生孩子,子宫和膀胱出现了问题,导致做打喷嚏、原地跳、跑步等动作时都可能会湿掉裤子。

想想都绝望。

这种情况持续了差不多3年,今年她才做手术治疗好。

 

 

明明是产后留下的病症,可是女性却因此得到了双倍痛苦:

一份是生理上控制不住的让人头疼的尿失禁,自己已经觉得很丢脸了;

另一份,则是为此而背负的心理压力,还有恨不得咬舌自尽的窘迫——让人发现了怎么办?

我认识一位妈妈,有天她转了一篇母婴论坛的帖子给我看,标题是“作为一个生了三个孩子的人,现在有尿失禁,我觉得很丢脸”,留言区里却是五花八门的缺乏同理心的开玩笑。

她很生气:我们能不能别再拿这事寻开心?

她说,自己也随时可能尿失禁,在办公时、会客时、做自己喜欢的瑜伽时,甚至是因为肠胃不舒服呕吐的时候。

对此,她却只能默默忍受:穿着黑色的裤子,很害怕有人注意到自己身上飘出一丝隐约的尿味。

“我都30多岁了,经常一天至少换一次裤子。还买了护垫、一次性内裤和成人纸尿裤。我很抱歉,但是没办法。

在我想象中,成年女性不该这么丢人。”

没有人想跟别人解释,其实是自己的盆底肌有了问题,也绝对不想承认,根本管不住自己的屎尿屁。

 

 

自己觉得丢人的事,却被大家觉得好笑,女性们才特别尴尬。

 

与其嘲笑尿频,不如去关心女性

对很多人来说,把这事说出口已经是一种残忍。

而不关心在生育里苦苦挣扎的女性,忽视疼痛,甚至轻飘飘说一句“其他人不都好好的吗?怎么偏偏你这样”的人,则更加残忍。

做了前列腺癌手术的男人,也可能会出现压力性尿失禁,要是拿这种事开他们的玩笑,猜猜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可针对女性的调侃却从没停止过。

 

△汤唯离席说要“哭一分钟”时,雷佳音在一旁说

 

一位美国学者说,大多数女性,特别是妈妈群体,必须忍受尿失禁,也必须被迫听到有关它的笑话,这是社会文化里普遍贬低妇女和母亲的一个症状。

这种成因,跟所谓的“男性气概养成”有关。

男性气概更强调体力和攻击性,社会教会男孩们拒绝所有女性特征,包括温柔、同情和同理心。

 

 

这种时候,男性更容易无意识地去“冒犯”或者是"贬低”女性。

就比如,实际生活里,会有男性以一种关心的语气对女孩说,自己不喜欢你穿吊带裙,不喜欢你走路时摇摆身体的姿势,因为担心“其他人会对你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这就是一种巧妙的干涉了,也是裹着糖衣炮弹的荡妇羞辱:

女性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取悦男性,女性遭遇伤害,也是因为自己不检点,是活该的。

 

 

还有的男人,会用贬低别的女孩的方式,赞美一位女生。

比方说,他告诉你“不像其他女孩”,或者在工作中骄傲地夸你“我没见过女人会擅长这个,但你做得很好!”

这种话,真让人不想说“谢谢”。

因为这种夸奖基本上是告诉我们,所有女性在这件事上都很无能,而你恰巧只是个例外。

也有男人说话或者做事冒犯,惹得女生生气或者伤心,还会心里没数地怪罪她太敏感、戏精或情绪化。

这种盖章让人觉得女孩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这种失控的情绪就不应该被认真对待,女生崩溃背后的原因也不值得去琢磨。

正如这次的屎尿屁话题,我也希望在汤唯的作品之外,在女性的工作之外,去看看大家都发生了什么:毕竟,新妈妈也好,生病的女性也好,大家都为什么抬不起头,孤独忍受。

就像纪录片《生门》的导演陈为军说:

“所谓门,对孕妇和新生儿来说都是一道坎,跨过来,就获得新生;跨不过去,面临的就是一片黑暗。”

而生为女性,一生都要面对性别差异这道门。

而我们,在这道门前,不应该是一个孤独的英雄。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