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金庸:姑娘,你也可以仗剑行天涯!
0

金庸:姑娘,你也可以仗剑行天涯!

31 十月 2018 - 11:10
2018年10月30日下午,金庸在香港养和医院与世长辞,引起无数长吁短叹。作为红遍两岸三地的武侠小说家,金庸的影响力在当代几乎无出其右。
 
90后、00后不一定看过金庸的小说,但各种版本的金庸武侠剧,想必都是难以忘怀的童年回忆。
 
 
金庸的影响力很大,但也一直争议不断。其中的一点,就是他笔下的女性形象。
 
梁文道在《金庸是个政治家》中表示:
 
“在现代读者,尤其是一些受过高深教育的读者眼光中,金庸多少是有点歧视女性的。”
 
那么,金庸,以及他笔下的小说,真的歧视女性吗?
 
 

一、“女人一恋爱就变傻”

金庸笔下的女性形象,随着一代又一代影视剧的演绎,早已成了经典的大众文化符号。
 
武侠世界这一片“法外之地”,给予了女性走出闺房、执剑行走天涯的特权。在小说中,女侠们不仅可以独当一面、自力更生,还可以和男性平起平坐,自立山门、自成一派。
 
(“惊鸿一瞥”,张敏演绎的赵敏,图/《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
 
可以说,金庸给予了笔下女性相当程度的自由。
 
但另一方面,他老人家也把女性写得太过纯情、太过痴心了。一遇到心上人,原本再绝顶聪明的女性,也会变得无比低能。这对于看惯美剧,甚至是玛丽苏文的当代女性来说,当然有点不太习惯。
 
金庸小说中的女性,虽然形貌不一、才智秉性各不相同,但都遵循着这一条规则——“女人一谈恋爱就变傻”。
 
(就算是黄蓉也一样,图/2008版《射雕英雄传》)
 
聪明狡黠如黄蓉、赵敏,玉洁冰清如小龙女,心狠手辣如李莫愁,她们实现人生理想和个人价值的最终目的——只有爱情,也唯有爱情。
 
金庸笔下的女性,她们的命运往往取决于能否得到意中人,也就是男主的青睐。如果能得到男主专一的爱,那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最终都能化险为夷。
 
(得到了爱的任盈盈,图/《笑傲江湖》)
 
一如黄蓉、小龙女、任盈盈,都能活到大结局,和大侠相安无事、幸福度日。
 
但那些得不到爱情的女性们呢?
 
马春花被福康安始乱终弃,李莫愁单相思因爱生恨,岳灵珊被丈夫林平之亲手刺死……她们的下场都极为悲惨。但无论如何,这些女性都抱定了从一而终的“传统美德”,宁可牺牲自己,也要求得爱情圆满。
 
(严慧明版李莫愁,图/《豆瓣》)
 
相比较之下,金庸笔下的男性,就没有那么辛苦了。在小说中,男主一边升级打怪,身边总有绝色佳人环绕,而且个个都是痴情绝种。
 
黄蓉和华筝为郭靖拈酸吃醋,郭芙、公孙绿萼、陆无双、程瑛、小龙女共争杨过,周芷若、小昭、赵敏、殷离都非张无忌不嫁,更不用说坐拥七个老婆,享尽齐人之福的韦小宝。
 
(“杰克苏”鼻祖韦小宝,图/豆瓣)
 
从这个角度看,金庸小说其实就是男版玛丽苏——即“遇到我的好女人眼里只有我,死心塌地都要跟着我。”
 
由于这种性别分工的差异,在金庸小说中,这些绝色佳人往往也没将什么国家大义、江湖恩怨放在心上。她们虽然也会武功,但只要找到心上人就算是功德圆满。女性在金庸小说中的从属地位,可以说比比皆是。
 
《神雕侠侣》中一个场景也印证了这一点。当一干人等在评选当代“五绝”时,小龙女、黄蓉都曾被提及,但最终评选出来的五绝,还是东邪 、西狂 、南僧 、北侠 、中顽童 。
 
(图/《东邪西毒》)
 
江湖传说,并不属于女人。
 
 

二、完美女性和处女情结

其实,金庸在不同场合都曾说过,他喜欢女孩子、崇拜女性,“我天生与贾宝玉相通,见过坏男人比较多,却只见女性好。”
 
(先生旧照,图/豆瓣)
 
金庸确实偏爱女性,也在小说中塑造了许多堪称完美的女性形象。譬如聪明狡黠的黄蓉、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还有神仙姐姐王语嫣。
 
在小说中,男主也有明显的崇拜女性的倾向,譬如疯狂迷恋神仙姐姐的段誉。金庸笔下的男性,往往也要比女性显得更为愚笨,一副心智未开、情感混沌的模样。此时,女性便成了男主的启发者和引导者,诸如黄蓉之于郭靖,赵敏之于张无忌。
 
(李亚鹏版郭靖,图/豆瓣)
 
但这种对于女性美的渲染,到底是在推崇女性,还是在把玩女性,将女性视为尤物,还有待商榷。毕竟,南北朝的宫廷诗,也经常爱吟咏女性,写一些“香汗浸红纱”的艳诗。这些诗虽然描绘的是女性,但消费对象却是男性,更多的还是满足男人的意淫。
 
至于金庸小说中的“处女情结”,也是一个经常被拈起来说项的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小龙女的“失贞”。
 
(天仙儿版的小龙女,图/豆瓣)
 
“自己也已不是个清白的姑娘 , 永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深爱杨过。”失贞的小龙女自觉配不上杨过,以至于甘愿跳下悬崖。
 
而“守宫砂”、“验红”这样的描述,在小说中并不鲜见。女主角要冰清玉洁,那些没有被大侠选中的绿叶,自然也要守身如玉。她们不是为了大侠殉情,要不然就是去当了姑子、皈依宗教,再不济就是假结婚,反正就是要为了大侠守住贞洁。
 
 
(杨幂版的郭襄,“一见杨过误终身”,图/《神雕侠侣》)
 
以现代人的眼光看,男版玛丽苏的情节、处女情结等等,自然要受到质疑。
 
但金庸在回应这个问题时,也有过这样的回应:他写的是宋、元、明、清时代的女性,而那个时代的女子是不可能有什么现代意识的。
 
而这一点,北京大学教授的另一番话,或许透露出金庸更为幽微的创作心境:
 
“一个男主人公四周总有那么多女性在围着他转,这类现象在他作品里出现得那么多,那么集中,我以为还是说明一点问题:即金庸小说积淀着千百年来以男子为中心,女性处于依附地位的文化心理意识,虽然作者自己也许并没有明确地意识到。”
 
金庸先生笔下的快意恩仇,丰富了多少男女的想象及认知,圆了大家的武侠梦。好在,女性意识正在崛起,可以想见,一个新的武侠世界正在逐渐成型,让我们一起期待!
 
 
P.S.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手工可可棒
爱看电影的中文系妹子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