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阿娇的下一站幸福里,长达十年的性别暴力还会如影随形吗?
0

阿娇的下一站幸福里,长达十年的性别暴力还会如影随形吗?

27 六月 2018 - 08:06
(橙雨伞公益)距阿娇大婚,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就像《下一站天后》里唱的那样,“其实心里最大理想,跟他归家为他唱”。
 
评论里都是祝福,粉丝与路人都拍手称赞:
 
“这是艳照门十年,最好的结局。”
 
“我幸福还不够,我要你也幸福。”
 
“我爱的你一定要狠狠幸福!”
 
阿娇微博照片里那个戴着璀璨钻戒的手上,已经有了淡淡的细纹。
 
 
1981 年出生的她,最常讲的一句话却是自己的年龄已经太大。
 
阿娇在2016 年接受采访时,更是笑称:“不可以做太多次伴娘,会嫁不出,所以要停止做,已经做了四次啦!”
 
Twins 伴随了一代人的青春,而阿娇又是娱乐圈里出了名的恨嫁。
 
她觅得佳偶,值得我们满满的祝福。
 
然而,以阿娇结婚或陈冠希宠女为“艳照门”画下句号显得过于潦草。
 
回顾这场长达十年的性别暴力事件,有太多需要我们反思。
 
“颜值焦虑”症的阿娇
 
阿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被以“美而不自知”为名盛誉的。
 
对于一个早早成名、美而自卑的女孩,社会对她的操纵显得轻而易举。她在许多场合都说过自己过于自卑。
 
面对公众,她无法像很多漂亮女明星一样收放自如,而是时常陷入“颜值焦虑”——婴儿肥、比例差、腿粗、不会穿搭,都是苛刻的社会标准掷向她的子弹。
 
 
阿娇绝对不是圈内唯一一个对自己颜值焦虑的女星。
 
纸片人郑秀文曾为了演出形象,“整整 10 年没有一天吃饱过”,后来更是患上了抑郁症与暴食症。
 
五官立体深邃的佟丽娅总是觉得自己太瘦、太黑,就像个“黄脸婆”。
 
如果你以为只有女明星会担心自己不符合白瘦美的标准,那就大错特错;这种审美标准,更多是对日常生活中那些颜值普通水平的女孩开炮!
 
想想高中时候,班里是不是总有一个女同学戴着黑框眼镜坐在角落里学习?
 
而你却不知道,她是因为胸部发育得太早被嘲笑,因而总是低头含胸。
 
她还可能是公司那位 BMI 正常的女同事,抱怨年龄长了一岁,对新陈代谢变慢如临大敌。
 
于是,每天中午只吃沙拉,发誓一定要瘦到不过百。
 
与其说阿娇是“美而不自知”,不如说是社会将女孩儿们都朝着芭比娃娃的标准去规训、绑架与奴役。
 
我们都曾有过这些困惑
 
芭比娃娃是什么?
 
不需要聪明,只需要精致的玩物。
 
她得严守贞操、永远圣洁,但必要时又得成为被消费把玩的躯体。
 
 
就像公众一边要求阿娇清纯、精致、无辜,一边在“艳照门”事件后饥渴难耐地搜索高清无码资源,随即将照片丢在她脸上:
 
你看,你多么肮脏!
 
在变态的贞操观面前,受害者永远是有过错的一方。
 
就像在包贝尔婚礼上遭受性骚扰的柳岩,需要出来道歉的却是她一样。
 
如果要说国内女星与欧美女星的最大不同,不在于哪个人种更美、哪种风格仪态大方;而在于许多国内的女星,脸上不由自主、若隐若现的讨好。
 
倒不是外国月亮总比国内圆,而是社会大环境要求咱们的女明星永远青春靓丽、天真无害的讨好公众,用对变相贞操观的服从和响应来满足她们人设。
 
 
国内影视剧里鲜见四十岁以上、仍保有完整爱情线和饱满角色的正面女性形象,女星大多只有两个戏路:
 
充满性吸引力、年轻鲜活的美女,以及妈式中老年角色。
 
原因便在于公众无法充分地欣赏各个年龄阶段、各种类型的女性魅力,对“芭比娃娃框架”外的一切欣赏无能。
 
需求决定市场,女星只能选择讨好。
 
而欧美女星大多眉目舒展,脸上写着:“我不在乎你的标准”,又或直接表现出“老娘不好惹”。
 
《创造101》里不符合传统审美的王菊之所以爆火,重要的原因就是——对于高举“独立、能干、关爱、优雅”大旗的女星,我们见得太少,而盼得太久!
 
不是每个人都像她那样勇敢
 
2017 年 iCloud 漏洞导致众多欧美女星隐私照片泄露,同样的艳照门事件,女星詹妮弗·劳伦斯站出来严厉谴责黑客。
 
“这不是丑闻,而是性犯罪、性侵犯。”
 
很多人拿詹妮弗·劳伦斯和阿娇对比,夸赞大表姐的勇气令人钦佩,可是“受害者无过错”的理念更是需要社会共识!
 
因此而指责阿娇不够勇敢,未免太过于严苛。
 
别忘了,我们所处的社会仍是“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
 
当身边所有的声音都是“你很脏”、“你做错了”的时候,我们又如何寄希望于阿娇站出来说,“我没错,是泄露隐私的修理工错了、是下载艳照的你们错了、是对女性设置这些不平等约束的社会机制错了”呢?
 
阿娇对这样的大环境显然是无力抵抗,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只能响应。
 
所以,2008 年的她对于铺天盖地的恶评,无法站出来指出“真正的过错方”,只能选择道歉。
 
 
她能想到的寻求安全感的终极解决方案,很难是沿着我们希望的“走出困境、成为女强人”的路径,而是寻求“不在意自己过去”的配偶、焦灼而急迫地将自己推向婚姻。
 
性格开朗洒脱的张柏芝曾四度流产,仍扬言要“为谢霆锋生5个孩子”。
 
纵使是女神舒淇也无比在意自己的“过去”,据说“为了婚后的幸福生活”,她曾试图收购刚出道时拍摄的三级片版权。
 
阿娇结婚了,对于其个人而言,或许是人生一个阶段的结束,却不是“艳照门”事件的终点。
 
我们看到的是,在那场满城风雨的事件里,几乎所有的环节都是性别暴力——对性的污名、对隐私的漠视、社会在性别方面的结构性不公、偏狭的审美和陈腐的贞操观。
 
我们不能让受害者买单,也不能将打碎枷锁的任务全盘抛给受害者。
 
对性别不公与暴力的反对,应当成为所有人的共识。
 
这,才能给阿娇与你我身边的女孩们更多走向独立自主的可能性。
 
 
 
 
注: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罗宾何
法学背景,互联网行业,关注性别平等及儿童权益保护的写作者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