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还没迈入成人世界,她们已被迫成为了新娘
0

还没迈入成人世界,她们已被迫成为了新娘

12 十月 2020 - 10:10

今天,是第九个国际女童日。

2011年12月19日,联合国宣布将每年的10月11日设立为“国际女童日”,以此鼓励国际社会加深对女童生存问题的认识与思考。

本年度国际女童日的主题是“我的声音,我们平等的未来”。联合国提出,我们应该关注女童三个方面的要求:

1.免遭性别暴力、有害习俗以及艾滋病病毒和艾滋病的侵害; 

2.学习未来生活所需的新技能;

3.积极领导加速社会变革。(Lead as a generation of activists accelerating social change)

这些都是立足女童的切身利益而发出的吁求,其中,第一点是对改善现状的呼吁,后两点是对未来的展望,侧重关注那些开发创新解决方案,或牵头促进所在社区和国家中积极社会变革的女孩们。

然而,在充斥着性别暴力和不平等事件的今天,我们离第一点的完成都还有很远一段距离。

女童所遭受到的性别暴力问题还远远没有得到缓解与改善。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10月7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近年来,世界范围内依旧广泛存在着女童被迫或被诱骗与比她们大很多的男性结婚的现象,部分受害者年仅12岁。

报告封面:“贩卖人口与强迫婚姻间的相互联系”

 

报告分析了强迫婚姻和童婚现象之所以存在的几个主要因素。

在国际女童日当天,这份报告指出的问题,更亟需国际社会的重视。

 

社会经济因素

童婚案件上升有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卖女儿”式的婚嫁减少了家庭的生活成本;

另一方面,疫情下的婚礼成本减少,但收益不变。因为疫情原因,即使婚礼只邀请少数亲朋好友来参加,也会被谅解。同时,得到的“彩礼”成了维系家庭的重要经济来源。

报告中分析的不少国家和地区都有类似的彩礼习俗,他们把彩礼称之为“新娘价格”(bride price),这一名词赤裸裸地揭示了强迫婚姻和童婚的本质——“买卖女性/女童”。

一个人权观察组织的采访报道里提到,一位来自缅甸的受访女性以高达1.8万澳元(约8.7万人民币)的价格被出售。高昂的彩礼也成了众多家庭“卖女儿”的主要动机。

 

传统习俗因素

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研究员特哈尔·杰斯拉尼说:

“我们发现,虽然以强迫婚姻为目的的人口贩运是一个全球性现象,但所犯罪行在不同的国家则有其独特的文化、宗教和社会经济因素。”

虽然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将童婚视作犯罪行为,但童婚行为作为传统习俗仍被许多国家部分保留。如萨尔维亚,即使是法律明令禁止童婚行为,每年仍会有上千起童婚案件被记录在案。

除了童婚习俗,部分国家还有绑架新娘的传统。在吉尔吉斯斯坦,“强迫婚姻”被视为传统而在当地受到认可,人们称其为“kachuu”。

图为一位不幸的“被绑新娘”,她在结婚后一个星期便因抑郁而自杀身亡。

 

因为当地人认为,被抢来的年轻女孩的“贞洁”是可以确定的,越年轻的女孩就越纯洁,不论身心都是如此。

他们更倾向于把女孩绑回家,通过强奸来破坏她的“贞洁”,让她除了自己无人可嫁,再让其父母同意将女孩嫁给他们。

这样的强迫婚姻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农村地区尤为盛行,据统计,平均每五个吉尔吉斯斯坦的女性之中就有一个是被绑架来的新娘。

这些被绑架的女孩里,也有很多因无法忍受被迫嫁给强奸自己的人,从而抑郁自杀。但直到今天,这样的传统在吉尔吉斯斯坦地区依然十分“流行”。

 

女性贞洁和家庭荣誉因素

在受访的国家和地区之中,女性贞洁观也是促使童婚发生的主要原因之一。

很多家庭认为女孩的贞洁是家庭荣誉和门面的一部分,他们希望自己的女儿在出嫁时是贞洁的,不希望她有婚姻以外的性经历,于是选择将女儿早早嫁出。

这种女性身体只属于她丈夫的思想,让很多家庭选择在女孩只有六七岁的时候就订婚给其他人家,并在她只有十四五岁的时候将她嫁出。

而从男方的角度考虑,这些丈夫也直言,觉得“小妻子”更听话、更照顾家庭。在这种社会关系下,女孩的易于控制成了童婚年龄差异的主要原因。

在印度,你很可能会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年近六十的男性。这样巨大的年龄差异背后,是女孩被掌控命运的悲剧。

面对经济利益和文化习俗的巨大影响,落后地区的童婚和强迫婚姻成了公开的秘密。

这些年轻的受害者们,往往还没有意识到被另外一个男人接到家里意味着什么,就开始被迫接受家务劳动、来自丈夫的呼来喝去,以及婚内强奸。

一位来自阿富汗的前童婚受害者Mahgul称,当她第一次被妈妈套上粉红色连衣裙,被四五个女人围起来打量时,她十分困惑,但她清晰地记得那些人称她为小新娘,而她的妈妈对她说,你就要订婚了。

当时的她只有七岁。七年后,她在14岁生日的早晨与她的丈夫结婚。

在那个痛苦的新婚之夜的一个月后,她怀孕了。最终,她生下了一名女婴——在她自己还是个女孩的时候。

和大部分早婚而又缺乏营养的女孩一样,她的生产很不顺利,可没人帮她,大家都在怪罪她生下的是女孩而不是男孩。

她的第一个女儿因饥饿和营养不良,在一岁半的时候去世。她回忆,她曾经尝试反抗,但没有人会听她在说些什么——这一切的决定权都在她父亲手上。

Mahgul获救后,与志愿者谈话的照片。

图/UN

 

与Mahgul处境相同的女性还有很多,她们都长期生活在贫困和家庭暴力之中,没有条件逃离。相关报告还指出,由于社会因素的影响,多数童婚和强迫婚姻的受害者并不会向当地警方检举。

因为类似的“家务事”即使是违法,警方在大部分情况还是会把这些情况视为家庭内部的私事,不予插手处理。

这也导致在国际层面上,很少有人将关注点聚焦于童婚、强迫婚姻与人口贩运的连接上——但其内在关系是不言而喻的。

强迫婚姻和童婚就意味着,通过经济代理人或者家庭关系,把女孩贩运到男方家庭中去。

类似的大部分案件往往发生在国家和地区的内部,但也有向外运输女童和女性作为强迫婚姻的交易品的情况,如越南、缅甸等地区女性会作为妻子/性奴隶被出售到其他临近国家。

 

后疫情时代的女童未来

疫情之下,千万农民因失业返乡,但这些苦难的最终承受者绝大部分还是妇女和女童。

据统计,全球学校停课,约有7.43亿的女童需要离开学校。对那些家庭贫困的女童来说,辍学打工或通过家务劳动补贴家用成了她们的必然道路,而童婚和其他性别暴力也成了悬在她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女童所面临的艰难险阻绝非是从个人层面能解决的,只有从国际社会角度出发,各国加强对于女童的保护意识和政策实行,才能更好地帮助女童和未成年女性摆脱强迫婚姻困境,走向更光明的未来。

对此,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为2020国际女童日致辞说:

“随着我们加强应对疫情并计划强劲复苏之时,我们能够为世界各地的女童创造一个更美好、更公平、更平等的世界。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途径是让女童发挥自己的领导力。”

未来属于女性,属于现在成长中的女孩们。

我们在今日赋权女孩,明日她们便能成为工人、企业家、导师和政治领袖,更有力地去推动消除人口贩卖与童婚现象,造福的不仅是女性,更是未来的全人类。

请在今天,将这份呼吁传播出去,并将更多的关注与关爱,聚焦到世界各地的女童身上来。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桦霜

专业性别研究和政治的肥宅,偶尔写写东西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