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黑人大码模特被骂太丑,女性内衣广告到底给谁看?
1

黑人大码模特被骂太丑,女性内衣广告到底给谁看?

29 六月 2020 - 11:06

近日,知名时装品牌Calvin Klein签下模特雅里·琼斯(Jari Jones),并用她替换下超模杜晨·科洛斯(Doutzen Kroes)的海报,这一消息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争议。

网友拿11年前的CK广告牌做对比/ 左:杜晨·科洛斯;右:雅里·琼斯

显然,引起争议的主要原因在于,琼斯不是一位符合传统审美的内衣模特,她是一位跨性别黑人女性,身材魁梧,长相也不是一眼让人觉得是“美女”的类型。

6月23日,琼斯在Ins上写下了自己的心情:

“能够呈现最真实的自我和完整的身体形象,让我感到荣幸和开心。这个身体经常被妖魔化,被骚扰,让人觉得丑陋不堪,很多人甚至诅咒我应当被杀害。”

 

虽然我们最常在荧幕上见到的,还是苗条女性的形象,但近些年来,在国外已经出现了一股BBW潮流(big beautiful women,“大码美女”),女性模特的身材也开始更多样化。

对于琼斯代言CK,支持的网友大多认为,应该尊重女孩身材的多样性,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可也有许多人抱有强烈的不满,他们表示“无法欣赏这种审美”,感到“不适”甚至“恶心”。国内微博上,琼斯被一些博主称为史上最“政治正确”模特。

 

当内衣这一私人物品进入公共空间的大屏幕时,内衣本身的功能性似乎不重要了。很少有人会讨论内衣本身是否好穿,值得购买,更多的人看到的是身着内衣的女性身体。

而当这位女性模特不符合一贯的认知形象时,她就成为了猎奇和攻击的对象。

 

内衣与女性身体

 

内衣为谁而穿呢?

这似乎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作为女性用品的内衣,当然应该服务于女性。

可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内衣却成为取悦男性、束缚女性的工具。

西方曾流行过紧身束腰胸衣,饱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肢与下半身膨大的裙子对比,凸显了女性身体的曲线。而许多现代医学研究表明,这些束缚腰部的胸衣会危害女性身体健康,如影响肺功能、神经、消化等。

束腰对内脏的压迫 图/Valencian Museum of Ethnology

现代内衣出现之后,仍然有许多设计与“性感”符号相连。聚拢、调整、塑形等五花八门的内衣,指向的都是对饱满胸部的追求,无论如何挤出一个挺拔的大胸就对了。

可实际情况是,正常健康的胸部也不能是聚拢的呀。

想想炎热夏天下,金属钢圈在身体上留下道道红印,汗水浸湿厚厚的罩杯垫,被勒得浑身难受,只能到卫生间里解开内衣稍微放松一下……

显然,这样的内衣并不能满足女性的需求,于是一些舒适的、倡导健康自然的内衣开始受到关注。此外,还出现了专门针对小胸的内衣品牌。无胸罩(No Bra)运动更是倡导摆脱内衣,解放女性胸部。

女性通过点燃胸罩,来象征摆脱束缚 图/tumblr

对内衣舒适度的追求,也意味着女性对自我身体的掌控意识,重要的不是我能不能满足你的审美需求,而是我的身体最主观的感受

但舒适度这一标准,仍然常常在模特身上被抹去。可为什么内衣模特就该是“性感”和“美丽”的?

我们会发现,在琼斯代言的新闻下,很多男性表达了自己强烈的不适感。

可是,他们不穿女性内衣啊!

 

也许这些男性并没有意识到,琼斯作为模特展示的是女性的贴身物品。他们仅觉得应该看到的,是符合他们审美标准的女性身体,而琼斯显然与他们的期望不符合。

但是,对于真正的购买者而言,最想要看到的难道不是最真实的效果?琼斯在广告中展示出的舒展感,难道不才是最大的卖点吗

你们看到了无数位又高又瘦,有着姣好面容的女性模特,许多身材已经“完美”到脱离正常人群,你们没有说话;可是当一位不符合此类标准的女模特出现时,你们却开始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疯了。

 

内衣广告究竟要怎么“美”?

 

有人说,这真的不美啊。

但“美”的标准应该是什么呢?被商家摆在台面上的那些模特,她们拥有“性感”“苗条”“优雅”的女性气质,还有一张张无瑕的脸。是美的,但对这种美的推崇却造就了美的单一化。

女性的身体遭到了太多评头论足,是否够瘦够白,是否曲线明显。女性的身体被赋予了诸如青春、阴柔、魅惑的内涵,呈现的是与阳刚气质相对的更柔和的美。

这种“美”,是基于男性为主导的审美产生的,并在男女共同的合力下达成了主流审美标准。

“你不是一个草图” 图/Pacific Standard

仔细想想,内衣这一功能性产品,为什么会在模特的美丑上引起争论?

因为广告、大荧幕、舞台等这类具有感官刺激性的图像,进入到我们的生活中后,在更为清晰地展示着女性的身体。而裸露的女性形象,相较于男性往往更多,她们被认为应该具有无瑕的外在,同时还得性感得足以满足男性的欲望。

维密广告定义的“完美身材”

我们通过时尚、广告、大众文化对女性身体进行凝视,女性也进行自我凝视,追求标准化的美。就如法国哲学家鲍德里亚所说,“通过一系列围绕着这些活动所进行的各种现身秀和肉体表演,身体变成了仪式的客体”。

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我们处于这个社会中,并不断赋予身体以新的内涵与符号,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中,我们赋予“美”以不同的定义。

在大荧幕中出现的多样化的女性身体,不同于过往整齐划一的白瘦高的女性形象,被认为丑,其实也是对传统女性美的解构与重新定义。

 

身体标准背后的“优劣划分”

 

当我们以刻板标准来看待女性身体,来要求荧幕上的女性内衣模特时,我们实际上也在传达一种身体具有优劣等级的意识。

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主打性感时尚与梦幻,维密秀上模特们献上的是一场镶金的“女神”秀。其中传达的是,能穿上维密内衣的女性不仅具有一定经济地位,同时也具有傲人的身体资本。

图/芭莎

可女性的身体似乎成为了一件贴了商标的产品,在通过层层的标准选拔。大胸、翘臀、细腰......淘汰掉大多数人,留下了一小部分人,而观者还在不断发问,你是否合格了?

这种女性形象的单一刻板化造成的现象是,我们通过荧幕上的女性形象来观照现实中的女性,这助长了对女性身体的规训,女性的身体成为能够代表她们主体的符号

靠近刻板标准者被包装为自律、成功、美丽的形象,而对于无法贴近这一标准的普通女性来说,可能伴随的就是身体焦虑和自卑感,许多人甚至用不健康的方式来试图靠近标准美。

CK一贯宣扬多元化的品牌理念,在六月骄傲月开始之前,就签下了来自时尚和演艺界的九位LGBTQ群体的模特,而演员兼模特雅里·琼斯便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CK想要集合这些多元的声音,让各具特色的女性身体在舆论中拥有诉说权利,那么琼斯确实传达了一种积极向上的健康女性形象。她在告诉所有女性,不需要迎合所谓的审美标准,一样可以勇敢展现自我,不管是什么样的身体,都可以穿上舒适大方的内衣

图/PHOSPHENES

而那些嘲讽CK这一行为过于“政治正确”的声音,要表达的意思大概是:这不过是刻意运用弱势群体的身体来表达,完全没有顾及美感。

似乎,“不符合既有的审美观”加上“弱势群体”这样的组合,就足以引起对“政治正确”的批评了,可想一想,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到了要批评政治正确的地步了吗?我们甚至都未达到理性谈论什么是“正确”的程度。

黑人、跨性别、胖女性,这样的字眼被扣上了“政治正确”的标签,可现实却是,这些女性群体,甚至都不能和我们所认为的“美丽女性”一样平等地出现在舆论中

对那些批评政治正确的人,他们是否甚至连“政治”是什么都不理解,只不过是在为既有的社会和审美秩序被挑战而产生愤慨?

少数群体就应该接受社会既有秩序的标准吗?他们又是否想到,每个人都可能在某一时刻成为少数群体?

公益广告“你永远没办法像她一样” 图/twitter

每一位女性都是一个鲜活独特的个体,运用既有“美丑”的规则来讨论,显然缺乏了对女性更深层次的挖掘,也是将女性的“美”作为规训女性身体的工具。

当我们看到这样一位不迎合传统美的女性模特在公共空间中出现时,讨论不应该局限于身体本身,那样只会陷入到运用被定义的“美”来评论试图解构“美”的怪圈中。

我们更应探讨的是,这种解构与呈现,在当下具有怎样的意义和冲击力?它会只带起一点点资本的浪花,还是能够逐渐推进到社会层面,从而激起对性别话题更深刻的讨论?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评论

作为一个“普通人”,真的希望大家不要对这样不符合自己审美规则的模特抱有太多恶意。况且感觉模特看起来蛮壮实,也很健康积极呀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