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杭州杀妻碎尸案:还有多少女人,消失在丈夫手中?
0

杭州杀妻碎尸案:还有多少女人,消失在丈夫手中?

27 七月 2020 - 10:07

凌晨5点多,杭州一女子突然从家中消失,小区监控里完全不见人影,至今失联数10天……

这不是《名侦探柯南》里的诡异案件,也不是阿加莎的侦探小说,而是最近引发了全民探案热潮的真实案件。

7月23日晚上,杭州公安正式发布通告,失踪19天的来女士已经遇害,并在小区化粪池内找到了人体组织。根据警方的初步调查,来女士的丈夫许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经过审讯,许某初步交代,承认了杀人的事实。

 

令人唏嘘的是,早在5号凌晨,许某就趁来女士熟睡时将其杀害,并完成了分尸和抛尸。此后,他甚至还接受了一系列的媒体采访,自称“身正不怕影子斜”。

现在回看,只觉得毛骨悚然。

 

消失在“天眼”下

 

从始至终,许某呈现出的形象的分裂和人性的复杂,都是造成这件案子惊悚、诡异和扑朔迷离的重要原因。

一方面,他在接受公开采访时的态度特别耐人寻味。

和一般失踪者家属接受采访时经常表现出的慌乱和焦虑不同,许某从未主动提及自己在寻找妻子上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反而在言辞上处处透露出对妻子的不敬,神态上也被不少网友评论为“隐隐透着笑意”、“甚至感觉到他有点兴奋”。

 

最初被迫报案时,面对民警的提问,他就直言“不担心”。

等到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于妻子的去向,他回答的是“可能出去了”。

甚至,他故意以一种轻描淡写的口吻,通过表达的内容,把舆论焦点和侦查方向往来女士偷情的方向引导。

一句“一个人她出不去的,按她的智商”,满是轻视,而他透露出的“只少了一件棕色吊带睡衣”,又进一步增加了大众往桃色绯闻联想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本案的犯罪难度非常大,实际情况也相当之特殊。

拿监控来说,许某和来女士所居住的三堡北苑小区,数字高清摄像头遍布,10米之外都能看清。而且这些外部“天眼”数量高达上千个,内部数也接近一百,几乎形成了360°的全方位闭环,罪犯很难突破监控的防线。

此外,小区内的住户和楼房都比较密集。单许某所居住的楼房就有69户,共计179人,而他家面积不大,隔音效果又很差,“冲个厕所都能被邻居听到”。因此,想要避开左邻右舍和同一个屋檐下的小女儿,在犯罪时间和地点的选择上都需要他“处心积虑”。

这些客观事实指向了一点:许某并不是一时冲动下的激情杀人。

即便犯罪难度大、成本高,他依然照做了,同时,他还能坚持在亲友和媒体的镜头前不断表演,表现得毫无精神压力、心理负担和负罪感。

到底是怎样的理由,让一个男性说服自己,坚定地杀了结婚数十载的妻子?

根据目前的调查显示,许某的杀人动机是财产诱惑下和妻子产生的不和。这说明,仅仅是因为自身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他就能将杀人变成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这才是细思极恐和值得深究的地方。

 

“永远都是丈夫干的”

 

令人无奈的是,类似的案件并不是孤例。

在悬疑剧《重案组》中警探普罗文萨有一句经典台词,妻子失踪,嫌疑人是丈夫的三个原因,都是“It’s always the husband”(永远都是丈夫干的)。

 

不少现实案例也验证了这一说法。

1986年,著名的“美国空姐失踪案”中,被害人海伦的丈夫理查德曾是CIA的工作人员,拥有丰富的反侦察经验,几次测谎都通过了。虽然警方对他有所怀疑,但始终无能为力。在亲朋好友面前,理查德表现出痛失爱妻的悲伤,并要求警方尽快调查,张贴关于妻子的寻人启事。

在警方束手无策之际,华裔探员李昌钰接手了案件的调查。

曾接受过海伦委托的私家侦探表示,因为理查德在纽约长岛和新泽西州都有情人,出轨的照片也早被海伦当作证据收集好了,所以当手握把柄的海伦要求离婚时,二人很可能发生了冲突,理查德将海伦残忍杀害。

于是,李昌钰博士的团队通过对卧室的血滴、车库里的冰柜、碎木机、电锯等一系列线索的挖掘,发现凶手果然是理查德本人。

他不仅用重物击打妻子头部致其死亡,还将尸体封存在冰柜里,后用电锯肢解,又完成了碎尸、抛尸的工作,残忍程度令人咋舌。

但是,即使被逮捕了,因为没有完整尸体,理查德仍在极力狡辩。于是,李博士用一只冻僵的猪放进碎木机,并利用猪被碎木机搅碎后喷射出去的距离,确定了大致的抛尸范围,并开展了地毯式搜查,最终找到了海伦的碎尸。

证据链完整了,理查德无从狡辩,被判处了50年徒刑。

案件的相关报道 

一边对外扮演“深情丈夫”,一边杀妻碎尸的还远远不止一位。

2007年的情人节,美国密歇根州的史蒂芬向当地警局报案,声称妻子泰拉已经失踪5天。

作为一家跨国公司的女高管,泰拉的工作非常忙碌,时常在世界各地出差。但在2月9号出门后,她的手机无人接通,且自此音讯全无。史蒂芬于是来到警察局,选择求助。 

报案后,他曾通过电视台公开寻找妻子,在镜头前声泪俱下,还大张旗鼓地联系了不少机构,四处张贴寻人启事,表示“用尽一切手段也要打听到妻子的下落”。

但这场滑稽又荒诞的戏剧很快就落幕了。因为警方发现,史蒂芬的私生活非常混乱,不仅一直和前女友藕断丝连,而且在妻子失踪的前一段时间,他还和家里18岁的保姆打得火热。

案件的侦查突破在于一个细节的发现,车库前特百惠容器(塑料食品容器)的位置变更引发了警方的注意,在那里,他们发现了塔拉被肢解的躯干。

于是,警方立刻申请搜查令,对史蒂芬家的车库、地下室、后院等进行了全方位搜查,随即发现了被肢解的泰拉的尸体……

真相由此大白,伪善的温情面纱也被戳穿,史蒂芬全然换了另一个人格似的,开始后悔,自己“不该把尸体扔到那么空旷的地方”……

 

别让她们无故“消失”

 

许某、理查德和史蒂芬的案例,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2019年联合国毒品与犯罪办公室(UNODC)发布的《女性谋杀案研究报告》。

根据报告中的数据:2017年,全球58%(约5万起)女性被害案里,凶手是她们的伴侣(比如丈夫、男朋友、同居者等)或其他家庭成员。其中,约有三分之一的女性被她们的现任或前任伴侣蓄意谋杀。和男性相比,女性“被伴侣或其他家庭成员杀害”的比例高出一倍。

 

如果只看是否被伴侣杀害这个维度的信息,数据的对比就更明显了:男性和女性被害的比率分别是18%和82%。

这意味着,女性承担着极大的、被最信任的人迫害的风险。

数据是冰冷的,现实的严酷程度往往更甚。

当“失踪”与“被伴侣或其他家庭成员杀害”相结合,更微妙的化学反应产生了。在杭州女子失踪案的新闻评论区里,不少网友纷纷留言,表示曾经听闻或亲身见证、经历过类似的事件。

 

对比那些评论,不难发现,来女士的失踪事件能获得如此大的曝光量和讨论度,并最终将凶手绳之以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来女士的亲属积极联系当地比较知名的媒体,警方拥有了追查到底的决心。

但大多数失踪的女性,却落得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境地,只存在于一些人多年后回忆时的只言片语中。

这一次,尚且如此,下一次,下下一次呢?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