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谷歌工程师贬低女性被开除,中国公司能从中学到什么?
0

谷歌工程师贬低女性被开除,中国公司能从中学到什么?

17 八月 2017 - 13:08
(橙雨伞公益)近日,前谷歌高级软件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发表“女性编程天生不如男”观点及反多元化言论。
 
他对女性能力的愚蠢偏见和模糊论证,让无数女性气愤,而由于触发政治正确与反政治正确、左与右、多元化、性别歧视等敏感问题,他的意见在硅谷引发一波强烈的文化冲击。
 
达莫尔的言论是否有害?只需设想你的女儿听到这番话的后果。
 
无论在观点还是在论据上,詹姆斯·达莫尔都并没提出什么新东西,不过是一些早就被推翻的陈旧刻板印象。他的备忘录核心目标是反对谷歌的多元化项目。
 
他提出:女性在技术岗位及领导层中占比小,是生理差异造成的,因此意在提升女性比例的多元化政策是不合理的,造成了对男性的逆向歧视。
 
达莫尔:“我只想说,男女在能力和爱好上的差异很大程度上由其生理原因决定,而正是这些生理上的因素导致女性在科技和领导力上的表现不如男性。”
 
多元化项目的执行细节是否有改善空间?或许有。但是达莫尔关于女性在编程方面天生不如男的论调,对女工程师、女管理者,对所有职场女性来说,都太过冒犯。
 
多元化、诚信和监管副总裁丹尼尔·布朗在内部信中表示,这份笔记助长了“对性别的错误假设”,“其观点并不是我以及这家公司所赞同、提倡或者鼓励的”。
 
达莫尔的言论是否有害?YouTube的CEO 苏珊·沃西基在《财富》杂志上撰文提到,看到这则新闻后,她的女儿问:“妈妈,真的是因为生物学的原因所以科技行业和领导层的女性比较少吗?” 
 
沃西基的回答是:“不,这不是真的。”
 

su_shan_.jpg

谷歌工程师贬低女性被开除,中国公司能从中学到什么?
“谷歌之母”,YouTube 的CEO,苏珊·沃西基
 
我们可以假设,如果达莫尔的女儿觉得爸爸的职业很酷,说长大也想去科技公司做程序员,他会怎么对女儿说呢?他会告诉女儿“女孩天生不适合编程”来打压孩子的积极性吗?
 
如果是,那我们只能说,他女儿真可怜,因为爸爸的偏见和无知,就失去积极性,失去一种非常棒的人生可能。
 
威尔史密斯在《当幸福来敲门》中说儿子不是篮球运动员的料,儿子立马沮丧起来,威尔看儿子受打击马上补充:别让别人告诉你你不行,哪怕那个人是我。
 
这就是在性别问题上,坚持政治正确的意义。
 
也许你不了解近年来统计学也是性别偏见的后果,也许你不知道杰出的女性科学工作者非常多只是未得到足够曝光;但你应该明白,明目张胆地把这种言论宣之于口,对你的女儿、以及其他尚在成长的小女孩造成怎样的影响。
 
女性高管们
 
女性获得投票权、能够较普遍地享用教育资源,也就是近百年的事情。制度上的平等才刚刚开始,文化上的歧视还无处不在,为女性争取更多发展机会的努力还任重道远。
 
这时候,享尽文化优势的男性跑出来说,别折腾了,你们天生不适合干这种高压高回报高智商的工作,去干你适合的居委会吧(居委会表示躺枪)。
 
你问问那些在高中披星戴月努力学习、大学积极勤奋提升自己、工作投入主动废寝忘食的现代女性们,她们能答应么?
 
谷歌对达莫尔事件做出了迅速的表态,但他们解雇涉事员工的做法却触发了有关言论自由的争议。
 
达莫尔在被解雇之后发表公开声明,称自己是谷歌被政治正确性吓到而采取的公关举措——是又怎么样?对公关危机的处理方式,本就是展现公司价值观的重要时刻。
 
谷歌炒掉达莫尔,有人觉得匆忙武断,缺乏对异见的胸襟。经济学人八月刊《并非恶行,只是不对》一文在纠正达莫尔“女子天生不如男”偏见的同时,也认为虽然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有充分理由炒掉达莫尔。
 
但这样并不完美——更好的办法是由大Boss拉里·佩奇(谷歌创始人之一)撰文驳斥达莫尔那些愚蠢又一知半解的观点,这样公司就不会因解雇达莫尔而被批评“没有直面非正统意见的胸襟”。
 
不过,在这种争议性的事件中,哪有完美的解决方式?怎么做都是错的。整个美国都在政治正确与反正政治正确的对立氛围中,谷歌无法讨好所有人。当你无法讨好所有人时,做自己,可能是最简单也最好的处理方式。
 
据说,谷歌有女员工表示,如果人力资源部门不采取一定的措施,她将在5年来首次考虑离开这家公司,这应该代表了其中一种典型想法。
 
女性CEO 苏珊·沃西基也称,达莫尔有权发表不同意见,但他同时给公司带来充满敌意的工作环境,公司也有权采取行动。作为一名从事互联网相关工作的女性,笔者本人在听说谷歌解雇达莫尔后是感到很愉快的。
 
相比之下,中国的科技公司也该在女权主义上多碰几次壁,才能学会尊重女性。
 
应该说,美国的讨论程度比中国更加深入,主流观念是驳斥性别刻板印象的,即使反对解雇达莫尔,也多是因为言论自由,而非认同他“女子编程不如男”的论断。
 
最近由于性别议题触发负面效应的,还有Uber。Uber的创始人兼CEO卡兰尼克因间接受到企业“性骚扰文化”的影响而离职,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
 
中国的科技圈也不乏性别歧视言论或事件,比如2012年美团校招海报,2017年腾讯年会事件,还有2015年百度的妇女节logo。
 
美团校园招聘广告“找工作=找女人,干你最想干的”
 
这些虽然引起了一定的批评,但还没有哪一家重视到动用到CEO来回应。公关部沟通删删稿、发些正面对冲一下,再冷处理可能就足够了。
 
毕竟,在女权主义者领头讨伐时避其锋芒,新热点很快就会出来,群众新鲜劲过了自会不了了之。
 
所以中国科技公司并不太害怕自己卷入关于性别歧视的公关危机,因为从企业到人民,大家对此都很迟钝:中国女性还不习惯、也没学会捍卫自己的权利或尊严,男性更是对公开、私下的贬低女性习以为常。
 
哪怕是美团做出了那种对女性极具冒犯和侮辱性的招聘海报(如上图所示)引发口诛笔伐时,都没听说美团开除谁,倒是后来有位员工涉嫌在招聘时歧视东北人和所谓“黄泛区”人,被解雇了。可见我们忍不了地域歧视,却忍得了性别歧视。
 
美团地域歧视招聘言论
 
同样是深陷性别歧视漩涡的科技公司:
 
美团在官微上表示并未使用该海报,以及一向尊重女性,然后就是大量私下沟通微博博主们,强调涉事海报是公司弃用的创意,并未正式使用。
 
腾讯SNG两位高管为年会道歉,并给予相关负责人记过处分,百度的妇女节logo在被骂一年后变成了职业女性形象。
 
看来骂一骂还是有用的。
 
如果中国互联网公司、高科技公司未来能够发生几次更大的性别议题危机,严重到迫使企业领导人出来表态,那样才表明,中国真的有了性别平等的土壤,有了尊重女性的氛围。
 
另一方面,这种讨论好歹也是提升网民整体参与公共讨论的能力的,它是有意义的,怎么也比那些黑来黑去的负面新闻强。 
 
所以说,我真心的希望中国的科技公司多出几次这样的“性别议题争议”。为什么呢?只有危机足够严重,他们才会把性别平等刻进自己的头脑,从而更加注意自己和公司的言行。
 
 
作者 翩翩
公关女/女权主义者/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学硕士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