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范玮琪和张韶涵之间,除了反目成“仇”,就不能是不温不火吗?
0

范玮琪和张韶涵之间,除了反目成“仇”,就不能是不温不火吗?

19 十一月 2018 - 12:11

今天一早,俞敏洪的热度就降下来了。

微博热搜围绕着两位女明星展开——#范玮琪否认背叛友谊#,紧接着二条就是#张韶涵朋友少原因#。范女士和张女士之间的友情问题,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毕竟当年也是四目相对共唱《如果的事》的交情。后来,就变成了现在的微博互撕大战。
 
 
除了她们二人,前不久大婚的唐女士和杨女士之间的友情,也是被一众网友步步紧盯。
 
两人玩不好了,就叫撕b、就是“塑料”姐妹花儿?两个人玩得好,就叫有一种友谊叫“xx和xx”?让人禁不住反问:女生之间的友谊就是“塑料姐妹情”,男性之间的“塑料兄弟情”,怎么就没有人大做文章呢?
 
 
一、“撕b”二字是对女性情谊的最大侮辱
 
 
友谊在男性世界里,是一种资源,互相守望及捆绑的“工程”。所以更不容易撕破。而女性对友谊纯度的要求高于男性,更不容易容纳沙子,所以其表现形态更内观,更脆弱。社会文化和媒体描绘中的女性友谊总是不切实际的单一古板,要么是情比金坚的好姐妹,要么是反目成仇的死对头。
 
可事实上,女性友谊和其他情感关系一样,也是多元的、变化的,不是完美无缺的。
 
(图/《牛仔裤的夏天》)
 
在任何关系中,我们很难从单一一个人身上满足自我所有的情感期待,女性之间的关系也如此。当两个人之间,出现了冲突和摩擦,有了利益冲突,双方关系当然会发生变化。这个跟性别并无任何关系,男性、女性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并不存在永远完美的BFFs(best female friends,最好的女性朋友),也不存在永无止境的“撕b”。而“撕b”一词则是中文世界里对女性情谊的最大侮辱。
 
存不存在“塑料姐妹”的事实呢?当然有。可除了“塑料姐妹”,还有“塑料爱情”、“塑料兄弟”、“塑料父母”呢,但为什么没有人利用后者大做文章?因为不够厌女,也不够香艳。 
 
 
二、“你们女孩子啊,就是爱搞团体”
 
 
我个人喜爱的美国演员佐伊·丹斯切尔在谈到女性友谊时曾说过:
 
“女孩们勾心斗角,好像全世界只剩一席容身之地,但这不是真的。我们需要团结,需要看见生活除了取悦男人,还有其他的精彩。千万不要把自己孤立在女性友谊之外。我觉得有时候女性会惧怕防备其他女性,但实际上你是需要对方的。”
(佐伊·丹斯切尔)
 
很多时候,女性得到的最有力支持和同理心,都来自女性;可一旦厌起女来,女性对彼此的伤害有可能更猛于男性。
 
因为《小时代》、《闺密》等闺密电影,还有一些“防火、防盗、防闺密”的流行语,我曾有一段时间都不愿意称自己最好的女性朋友为“闺密” —— 一个充满抓马、猜忌、争吵的名词。
 
人们好像有一种奇怪的能力,能将与女性、女性情谊有关的词语跟极端情绪化和不可理喻联系在一起。女性主义专栏作家苏珊娜·韦斯指出,人们对于女性友谊的想象往往存在四大误区:
 
  • 排外;
  • 注重外表;
  • 不切实际的标准;
  • 刻板印象。
 
人们总是以为女孩们之间喜欢结队、组小团体,并且这些小团体总是一致对外,对外界抱有敌意、对内部充满猜忌。
 
2017年TVB播出的长篇家庭情景剧《爱回家之开心速递》中,年轻一辈的大学生活里,有这样一个团体:这群女大学生,因为被爱情所伤,决定从此不再与男生交往,并且设立了只容许女性加入的社团。社团宗旨是让女人不再依靠男人,但同时也规定不能与男人谈恋爱。后来成员中有女生因偷偷恋爱被揭露,被迫当众卸妆并拍照公布在社交网络上。
 
这剧情,简单粗暴地将女性与男性的关系割裂,同时也利用无理的冲突和惩罚桥段强化了女性之间情绪化、互相凌辱的小团队内斗形象。有观众才有市场,侧面反映了大众对女性友谊的想象仍停留在拉帮结派、勾心斗角的阶段。
 
 
三、男人之间,难道就不争C位了?
 
 
人们常常以为,女性齐聚一堂,目的只为了争奇斗艳,抢占C位。
 
近日实名支持LGBTQ权益的泰勒·斯威夫特,曾因为她耀眼的闺密天团饱受非议,甚至有人将她们戏称为“切水果联盟”(指泰勒结盟 diss 水果姐 Katy Perry)。有人批判泰勒这种晒闺密的行为实际上是显摆她个人的社交影响力,但这并不妨碍年轻女孩们纷纷效仿。
 
国内流行的网红聚会晒照,亦是同理。我们不仅在大众媒体上看到明星、网红的闺密照,也在自己私人的朋友圈里刷到各种闺密出行、下午茶的照片。
 
 
这些占据社交媒体版面的女孩们的美颜自拍,模糊了女性关系中情感支持的部分,转而给大众一种错觉:女人聚会唯一目的就是自拍发朋友圈。
 
这种“女性友谊是浮于表面、装腔作势”的恶意揣测,忽略了女性小组最大的作用是相互扶持、同理与团结。
 
还记得身边某位男性曾说:如果不是为了开起爱情的小火车,男生还是喜欢和男生玩。女生其实也是一样,谁不喜欢跟自己的小姐妹们玩。
 
你的那个她,可能陪你度过了漫长的学生时代,后来各奔东西,但是只要想起对方,嘴角都会微微上扬。你的那个她,几年都见不上一面,每年她生日时,你都会翻出手机里的丑照,写一段自己都觉得肉麻的话,只对她可见。你的那个她,也许只是因为一次偶然相遇,打破了你对“人长大后就很难交到好朋友”的认知,你不会幼稚地用“好朋友”来形容她,但是她确实是你的好朋友。
 
在友情的世界里,还搞性别对立,过分强调某一性别的友谊高于其他性别,又或是过度抹黑特定性别,真的就是有些可笑了。
 
(图/《阳光姐妹淘》)
 
最后,想用《阳光姐妹淘》里的台词结束:
 
你好,未来的XX。我是高中的XX,很高兴见到你,你以后会成为……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