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邓紫棋:我不是“差不多姑娘”
1

邓紫棋:我不是“差不多姑娘”

12 一月 2020 - 15:01

不久前,各大音乐软件的年度报告在朋友圈刷屏,而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中,我听得最多的歌手是G.E.M.邓紫棋。

 

 

这位姐最近营业挺积极的,不光发行了和前公司解约后的第一张新专辑,还登上了时尚杂志《ELLE》台湾版和《嘉人》的一月刊封面。

 

 

在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上,她还穿着曾经饱受争议的“皮裤”,用实力让弹幕从对她身材和时尚感的集中吐槽,回归到对她新歌创作和作品演绎的关注上。

总之,状态不错,前途光明,也让我再也忍不住把这位宝藏女孩分享给大家。

 

不做“差不多姑娘”

邓紫棋的身上有太多值得粉丝吹“彩虹屁”的地方:

她从13岁开始创作,至今已经写过100多首曲子,新专辑《摩天动物园》更是词和曲,还有MV制作、企划等全部包办。

除了曾经火出圈的《泡沫》、《来自天堂的魔鬼》、《画》等,单凭《光年之外》就是妥妥的“养老保险”。这首歌的MV在YouTube上点击量超过2亿,也是油管上播放量最高的中文歌。

 

 

2018年,邓紫棋还作为唯一一位华人代表,受邀出席NASA颁奖典礼,并献唱这首歌。

然而,这些成绩在很多网友心中,或许还不及那些“皮裤”造型来得印象深刻。

 

 

对于那些质疑她身材和造型的声音,邓紫棋早在2016年就写歌反击过:

“约会我都穿着皮裤。”

 

 

如果说当年她选择义无反顾地正面“刚”,那么不久前的《星空演讲》上,她的态度显得淡然和平和得多。

她说,全网充斥着“你太胖了”、“你好丑”的打压,甚至连身边最亲近的工作伙伴也告诉她:

“在模特身上的小细纹,穿到你身上就是一个粗线条。”

 

 

这些言论让她开始意识到社会整体对女性的苛刻。

那些不少普通女生曾经历过的被“绑架”的痛苦和自卑,她都完全感同身受,甚至因为是活在镁光灯下,批评和苛责的声音被无限放大,更是让她一度失意和崩溃。

彼时,她并不明白如何过滤与突破,反而陷入了断食和暴食的恶性循环中,人的心情“跟味蕾一样乏味”。

这种糟糕的状态,直到她看了电影《I feel pretty》(超大号美人)才有所转变,从女主角的身上,她发现了自己的影子。她明白了外在规训的可笑和无意义,并逐渐尝试着突破,聆听身体的声音。

她的心路历程被用作创作素材,写进了《差不多姑娘》中。

再看这首歌的歌词,能发现其辛辣、层次分明:

直接向“男权凝视”开炮的:“一条差不多的事业线,抓差不多的眼”;

直指畸形审美观造成女性异化的:“挤着差不多的D”、“嫌差不多的腿粗”、“图差不多的修,修得差不多的瘦”;

批判局限在两性关系框架中自我物化的女性:“都露着差不多的腰”、“抱差不多的大腿,语气差不多的骚”。

副歌的歌词就更加清楚明了了:

“差不多的姑娘,追逐差不多的漂亮。她们差不多的愿望,牵着她们鼻子方向。”

这种直白的讽刺,表明了女性对自我身份不认同的逻辑指向:正因为缺乏自信,才会盲目迎合受到男权社会普遍认可和定义的标准,虚荣、迷惘、主体丧失。

也就是说,男权的规训就像无形的手一样操纵着女性,而这种力量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剥夺女性的自我意识,让她们心甘情愿沦为附庸。

而形塑“差不多姑娘”的是什么呢?

邓紫棋也给出了答案:因为她们“都土生土长在有毒的土壤”。

但是,一切并非不可抗争的。

对邓紫棋来说,女性觉醒、破茧成蝶的方式不过是,“如果能够看破,只是差不多的那个泡沫。”

 

如何理解女性的“脆弱”

在《星空演讲》中,邓紫棋还提到了一段让她印象深刻的故事:

某次外出吃火锅的时候,一位阿姨认出了她,并专门来感谢她写下了《泡沫》。这位阿姨当时正在经历离婚,总是一边开车一边单曲循环这首歌,然后一边流眼泪,再慢慢走出悲伤。

她发现了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因为爱而受伤的人。

 

 

从阿姨的讲述中,邓紫棋惊讶地发现,这首她最脆弱、崩溃和伤痛的时候写下的《泡沫》,也能够带给其他人无限不可知的力量。

她感叹说:

“所以说不定,每一滴你流过而擦干的眼泪,也同样在影响着你身边的人。”

而她的这段回忆,也启发了我去思考一个新的问题:

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女性的“脆弱”?

很多女性往往对此避之不及,或是举出各种例证否认,生怕被人轻视。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承认自身的脆弱也并不表示,和男性相比,“女人不行”。

早在2016年,李宇春就在南京演唱会上坦诚自己的脆弱:

“南京对我来说有非常特别的记忆。我自认为是一个比较倔强、坚强的人,但是,这座城市见证了我非常脆弱的一面。

我记得我在这个城市发着烧,死撑着唱完自己的演唱会;也曾在这里直面自己的内心,见到自己都情绪失控的一面。

所以,很多时候想到南京都会想到那个时候非常脆弱的我。”

 

△李宇春在2016年南京演唱会上

 

李宇春不是没有经历过争议的。

很长一段时间里,“春哥”这个符号深入人心。出道这么久,李宇春的造型也多是帅气的裤装,她甚至从来没有留过中长发。连记者也问她,“你会像蔡依林一样,在舞台上跳钢管舞吗?”

多年过去,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李宇春依旧是一头飒爽的短发,面对脆弱,她写下了温柔的注解。

2019年,李宇春的第十张创作专辑《哇》问世,她以身背婴儿的末世战士造型出现。

 

 

“哇”代表了每个人呱呱坠地的初始状态,既脆弱得需要外界的百般呵护,又因是一切建立的起点。

 

她拥抱脆弱,并去开创无限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MV中有个令我印象深刻的记忆点:身穿白衣的各国男女显得整齐而刻板,他们在扶梯上与婴儿反向相遇。

 

 

寓意很明显: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们以各种方式包裹和掩盖自己的脆弱,也在不自觉中陷入了“被标签”的被动怪局中,扼杀了自己的可能性。

原因之一便是,这个社会是长期鼓励正面情绪的,无论是男性或女性,很多人都不敢直面自己的脆弱。

而社会所定义的正面情绪,又多多少少带有所谓的“男性气质”,符合气质的女性依旧逃不过被污名化的命运,就比如“春哥”的戏称。

而拥抱脆弱,或许才是出路。

蔡依林就是这样做的。曾经有记者问她对女性主义的看法,她有些避讳,感觉没有想明白,也觉得自己并没有要跟男生争高下。

现在,她对女性主义解读包含了一份“脆弱主义”的意蕴。

“你要认识到脆弱的你其实是很有力量和魅力的。”

 

 

女性尚且难以直面脆弱,更别说男性了。

但其实,脆弱是每个人都应该接受、不以为耻的正常情绪。蔡依林说,男性也应该被引导去认识自己的情绪。

“如果男人可以活出内在的女性,他也一样会懂得尊重女性。”

你的脆弱,也很有力量。

 

写在最后

回到邓紫棋身上。

上周五,她在蔡依林的演唱会上与其同台,不光上了微博热搜,还原地“组团”,成为“紫菜组合”。

 

 

而被拿来和蔡依林比较的李宇春呢,也老早就去过蔡依林的演唱会做嘉宾,还自称向她“偷师”。

 

 

看到她们线上线下的互动,实在让人忍不住感慨,优秀的女性总是相互吸引、惺惺相惜。

解约后的邓紫棋蓄势待发,李宇春也不再满足于年轻气盛的自我表达,而已经拥有“天后”地位的蔡依林依然在发光发热。

这群曾经的“差不多姑娘”,如今都将展翅飞翔。

让人不禁期待着:

2020,她们还会带来什么惊喜呢?

 

作者:小梅子

 

传播学搬砖小民工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评论

Appreciating the dedication you put into your blog and in depth information you offer. It's great to come across a blog every once in a while that isn't the same out of date rehashed material. Great read! I've bookmarked your site and I'm adding your RSS feeds to my Google account. my website :: <a href="http://tinyurl.com/y5nlsz3e">web hosting company</a>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