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0

当代年轻人都化身“牌坊精”了吗?

17 七月 2020 - 10:07

最近,网络上出现了一种奇观:

从来只听说,中老年人抱怨年轻一代“太开放”“看不懂”“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

现在倒好,中老年人开始抱怨起年轻一代“太保守”“牌坊精”“大清僵尸出土”“三观党”……

甚至,有博主这样形容新一代的年轻人:

“数码牌坊,赛博猪笼,电子裹脚布。”

 

到底发生了什么?

 

祝英台和马文才更配吗?

 

最开始的讨论,是一位女明星林小宅,和恋爱7年的男友分手之后,很短的时间内就和另一个年轻的男生在一起了,还流出了亲密照。

 

结果,这一段“无缝恋爱”被网友们骂得狗血喷头。就算林小宅百般澄清没有劈腿,大家还是不依不饶。

因为上一段恋情的坟还没有干,她就恋爱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让我想起一个有名的戏曲《庄子试妻》。庄子某日路过荒郊,看到一个妇人不停地在其亡夫的坟墓前摇扇,庄子问后才知,妇人欲把新坟扇干,以便自己早日再嫁他人。其后,就有了庄子试妻,假死后变成少年来勾引妻子田氏,妻子最终羞而自缢的故事。

怎么,这么多义愤填膺的路人,觉得分手要守孝三年,才能继续下一段恋情?

过去的封建糟粕,现在翻身变成了网友们的占有相当比重的价值观了。抖音评论区,在这样谈论梁山伯与祝英台:

“放在现在社会,大多数家庭女孩都会选择马文才”;

“记得祝英台跟马文才是有婚约的”;

“如果当时有理智,我想每个女孩都会选择马文才的吧”;

“我喜欢马文才有钱有势最重要他爱我”……

 

他们并非不知道,梁山伯与祝英台相伴3年,相知相爱,也曾上门求亲却被拒;而马文才是包办婚姻,纨绔子弟。

但感情、人品、幸福在这些网友的价值观里一钱不值,规矩、贞节、有钱,才是最重要的。

换更直白的话来说,反抗包办婚姻,哪怕是以死抗争,在他们眼里,就是出轨。

这种价值观蔓延在诸多文学作品当中,比如他们认为,杨白劳欠债还钱很应当,还认为,白毛女就该嫁给黄世仁当小妾,吃香喝辣,为什么要喜欢贫穷的大春,还逃跑呢?这不出轨吗?

他们忘了,黄世仁那是为了霸占白毛女临时加码、不守契约的高利贷,也忘了,原本白毛女就与大春是恋人,黄世仁不是娶她,而是强奸她。她只是逃命进深山,在山中流产了。

当然,他们还认为安娜·卡列尼娜、包法利夫人那是妥妥的出轨,她们的老公多好啊,为啥想不开?

“不想听你的故事,出轨女人就该死!”

《泰坦尼克号》的罗丝,有个贵族未婚夫,为什么要喜欢穷小子杰克,还一夜情?也该死。

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女人不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包办婚姻里呢?你要自由有什么用?而且,杰克还为罗丝而死,罗丝还活得很长,活得很好,这也足以让很多人生气了。

更夸张的是,网络文学当中,有一类关于情感的重要标准,就是“双处双洁”:男人女人,都必须是精神上的初恋,肉体上的处男处女,否则下面的评论里就会有一串的咒骂;连男同性恋之间,也要满足这个标准,叫“瓜洁”“菊洁”。

 

甚至,现在的女频,最热的网文类型,是一胎生6到8个的小娇妻、小宠妃,这种网文类型,叫“母猪文”,也是“甜宠文”的一种……

     

有钱男人肯要我,就该嫁?

 

当代青年为什么纷纷化身为“牌坊精”?这里面说明了什么问题?

爱情观的保守与退化,一定是与政治观伦理观的退化,是同步的。

在《红楼梦》的弹幕里,有一个观点挺流行的:“宝玉不明白,只有努力仕途经济,他才真正有能力保护这些女孩子。”

注:仕途经济,出自《宋史·王安石传论》,指在封建社会中,一个人通过一番奋斗取得功名,获得官职,得到较高的社会地位,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进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使其家人、亲属以及朋友也跟着沾光,获得利益。

娱乐大[email protected]萝贝贝 愤而说,“下一次拍红楼梦的时候,可以考虑把男主改成贾政了”。其实,现在红楼梦的同人文里,贾政就是热门的男主人选啊。

 

想想看,红楼梦里的男性主子,除了宝玉,全都是热衷仕途经济的,谁能保护得了自己的女人。贾政保护了赵姨娘吗,贾琏保护了尤二姐吗,贾蓉保护了秦可聊吗,贾赦保护了女儿贾迎春吗……其他的女人,他们更不屑保护了。

而且,什么叫仕途经济?就是伦理、教化、道德、尊卑等级秩序。

热衷于这一套的人,就会发自内心地承认尊卑有序,就会发自内心地贬低女人;再爱的女人,他也认为女人死了就是命,绝不会发出“女人是水做的骨肉”之叹。 

这种价值观之下,弹幕里认同“林黛玉和薛蟠更适合”的还不在少数呢。

这些人,对男性的品质没有任何要求,只要求有钱男人“肯要我”“对我有性趣”,就该嫁,比如对马文才、对黄世仁、薛蟠的评价;此外,又极其功利,要求宝玉走仕途经济,只不过是觉得他不走的话以后会没钱没权,“保护”不了女人。

婚姻情感被简化成只讲交易了:男人出钱,女人出贞操。还以为这样萌萌哒。

 

到底是谁在裹电子脚布?

 

说到底,一切节烈观,最后限制的只是女人。男人可不管这些。

一有点风吹草动,女明星们就被骂得半死,不仅节目,连自己做个直播都被禁播;男明星们则八风不动,上综艺上得风声水起。

网传禁播李小璐一事已被助理辟谣 

娱乐圈只是现实的放大版,真实生活当中,针对男人和女人的道德要求是不一样的。

古代不就是这样的吗?女人要裹脚的时代里,男人不用。

近年来,“电子裹脚布”在九零后、零零后一代当中影响深远,不是没有原因的。经济不景气,社会缺乏朝气,工作难找,没有希望。年轻人丧失了前进的动力,只希望倒退能获得权力的庇护和安全感,宁愿用自由换取温饱。

他们主动放弃了婚恋的自由,青春的自由,创新的自由,反叛桎梏的自由,平等与宽容的自由……希望这些能作为老实的筹码。

于是,在职场上,我们看到的是,当公务员、享有编制,进入体制、进入国企,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在价值观上,他们呼吁重建尊卑等级制度,呼吁贞节牌坊的重建,在文学作品中大力歌颂嫡庶制的牢不可破,大谈“大婆原教旨主义”,守护男人是原配神圣不可侵的权力。

注:大婆,广东话,意指“正室”;原教旨主义,指某些宗教群体试图回归其原初的信仰的运动,或指严格遵守基本原理的立场。

主奴、尊卑,名正言顺。

如果裹小脚只是裹自己的,那倒也罢了。

但是,热衷于建立牌坊新秩序的人,是绝不可能有现代文明当中的“边界意识”的,他们会攻击那些正常的女性,嘲笑她们“你为什么没有裹小脚”?

好在,社会总归是在往前走。

那些曾经在宽容开放的空气中呼吸过的人们,也不会把这个世界让度给“牌坊精”们。

梁山伯与祝英台虽然已经化蝶了一千多年了,但我们记得的是他们,也将永远是他们,而不是更符合牌坊需要的马文才。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