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从《偶练》到《101》:口红不分性别,野心无关颜值
0

从《偶练》到《101》:口红不分性别,野心无关颜值

16 五月 2018 - 05:05

(橙雨伞公益)在追《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日子里,看着来自海内外的200名男女练习生在屏幕上唱唱跳跳,哭哭笑笑,我感慨万千。

艺人们一直遭遇着(也时常生产着)各式各样的性别暴力。《偶像练习生》中的男团成员们刚出道,就被《新京报》吐槽“娘一时,不可娘一世。”

 

《创造101》中,选手Sunnee、 Yamy还没出道,就遭到“颜控”网友的抵制。

从两个节目的热度来看,《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有可能将中国的娱乐行业和粉丝文化推向发展的新阶段。《创造101》和《偶像练习生》都在微博引起热议。

借此良机,推出《养成系爱豆性别教育指南》,对(准)爱豆、粉丝、大众都大有裨益。

养成系爱豆的迷人之处在于可塑性。《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都努力从多角度呈现偶像团体的出道过程。但是,两个节目从排练主题曲开始,就将男女练习生引向截然不同的成长方向。

撇开其中的英语错误不谈(《Ei Ei》的“Let music going round round round”和《创造101》的“Pick me pick me up”),《Ei Ei》和《创造101》的歌词传递的信息是明显的“男女有别”。

 

《Ei Ei》散发的是霸总气息:“幸运的视角,都为我聚焦……让犹豫走掉,选择我就好……”

《创造101》则略显被动:“请给我舞台……成败都可爱……我的梦境,等你唤醒……你越喜爱,我越可爱……”

一不小心,还暴露了塑料花姐妹情——“管她多狠,我有我的厉害,我要拿走我应得的爱”——这里的“她”,不就是刚刚“勾小指,答应,约定,一起闯关……一起创造骄傲的女孩”吗?

《Ei Ei》的语气之所以如此笃定,和男团预设的粉丝性别有关。男性偶像练习生瞄准的是女粉。歌中教他们展现自信(“梦已准备就绪”),礼貌地提出要求(“请你为我的努力而尖叫”),再在恰当的时机撩一撩(“Hey别在意嘈杂声音,注视我的眼睛”)。

 

相比之下,《创造101》的歌词却是在恳求和傲娇之间游移。这也和粉丝有关。《创造101》制片人邱越曾说“养成系女团的核心用户都是宅男,很难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传播。”因此,节目立志打造出让女生也能够喜欢的女团。

《创造101》的女团希望男女通吃,却意外pick了花式撒娇的道路。表决心时不忘示弱(“有你在我不怕阻拦”),求赞时搭配一点情感勒索(“有你赞美,我的微笑常在”)。

听歌的我,担心“中国最强女团”一旦被忽视,就会垮掉。

和《Ei Ei》表现出的掌控感相比,《创造101》传递出女团对外界的强烈依赖性。如果两个节目互换主题曲,这种区别会更明显。

同在求pick的两首歌,男版主要靠撩,后者主要靠撒娇。但最好的养成系爱豆,会兼顾各个性别、性向的粉丝,拒绝使用任何暗示性别暴力的语言。所以,形成健康的自我认知、接受优质的性别教育特别重要。

《偶像练习生》教男团成员撩功,最显著的成效也许不在于唱和跳,而在于说话之道。

《偶像练习生》在表现练习生的成长过程时,运用了大量人物采访——评论自己,评论别人,评论别人对自己的评论——没出道的练习生,可以考虑转换跑道,从脱口秀节目出道哦!

 

这些采访打破了大众对男性缄默克制的刻板印象。当秦奋鼓励F班的练习生“我们都是有魅力的”时,当众人安慰受伤的朱匀一时,当王子异在听了Justin的陈述后让出C位时,当朱星杰主动关心因跳舞忘词而低落的钱正昊时,当林彦俊开导陈立农重新绽放笑容时……我的选择困难症发作了。别人是怎么做到只喜欢个别练习生的?

在这种平等互助的气氛下,练习生的自由表达也变得更加顺利成章。有眼线也有腹肌的朱正廷,唱歌如吴青峰、搞笑似吴宗宪的尤长靖,《小半》中美出天际、《小半》后爱上化妆的周锐等等,都拓宽了大众对男性的定义。

 

等到蔡依林来上心理辅导课时,从练习生们提出的有关减肥、抗压、做自己等方面的问题来看,这群男生已经能很自如地谈论内心深处的想法了。这正是我期待养成系爱豆能达到的状态——不用卖自己不认可的人设,不用迫于压力隐婚隐恋,有话就说,有泪就流。当然,这种状态需要行业、粉丝、大众共同守护。

《创造101》播出的集数不多,给我印象最深是各种哭泣。社会对女性哭泣的容忍度比较高,但风评不佳,常常将其和脆弱、情绪化的女性刻板印象联系在一起。

李子璇怯场哭泣时,导师Ella(陈嘉桦)让她戴着墨镜唱歌,是节目的一大亮点。Ella帮助李子璇了解、调节自己的情绪。她的耐心开导,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李子璇得到主题曲表演的C位,也在解释女性情绪方面,为大众作了很好的示范。

然而,当大量的哭泣镜头和无处不在的粉色、紧身露腿的制服、少女风浓郁的宿舍、显眼的体重秤、展现或提高颜值的产品广告、此起彼伏的自我怀疑并置时,我感觉《创造101》强化了大众对女性的刻板印象。

 

和《偶像练习生》不同,《创造101》还多次强调女团成员的年龄。第一集开始,选手自我介绍时,全都报告了自己的年龄。之后,节目组问紫宁:“你觉得做女团的黄金年龄是?”紫宁回答:“20左右。”罗志祥则以前辈的身份总结陈词: 年纪对女艺人来说是“非常大非常大一个威胁。”

女团成员似乎也很同意罗志祥的说法。向俞星说:“趁我们还年轻,该拼就得拼。”第四期竞争旁听生资格时,林珈安以年龄为由选择放弃,倪秋云弱弱地争取留下,但告诉节目组自己“已经不是很小”, 很难再有什么大突破了。

节目组真实展现了女性是如何被关于年龄的刻板印象一步步打败的。

女团的表演,加深了我另一方面的担心。绝大多数参赛歌曲不是励志就是恋爱心情(而且情歌占比更大)。舞蹈设计有时过分傻白甜,有时又偏向软色情。B站有弹幕形容吴宣仪在和Sunnee的battle中跳的是“很没有特点的性感韩系女团舞”。而这类舞蹈,在最新的几期中也屡见不鲜。

 

展现性感没问题。但是,满足传统男性审美的性感,着重表现体形、装束方面鲜明的女性特征,不大强调文化气质上的独立、自信、活力。

《创造101》中的性感主要展现在肩、小腹、大腿的裸露上,第三期首次公演中,只有Yamy、杜金雨、徐梦洁三人穿的是长裤。这些表达性感的舞蹈一遍遍地让女团成员秀胸,秀腰,秀臀,撩头发。

这种迎合男性凝视的性感,限制了女团成员的自我表达,也容易引起审美疲劳。

 

委屈自己、讨好男粉的女团已经太多。从捏着嗓子唱歌的4 in Love, 到被批整容换头的By2,在清纯甜美风和冷艳性感范之间来回狂奔的传统女团,很少能做到长盛不衰。

《创造101》的女团成员需要思考的,不是能不能出道,而是想做怎样的爱豆。

养成系爱豆的蜕变,离不开粉丝的陪伴与成长。随着粉丝文化的发展,粉丝和偶像之间的关系会超越物质的应援,升华为精神的互补。新一代的粉丝会拥有更强的性别平等意识,也会将这种意识贯彻于追星之中。

在不久的将来,Nine Percent和101女孩会发现,与其乖乖地减肥、练歌、排舞、演戏,跑通告,不如跳出男权社会的窠臼,成长为文化先锋。

与其做大众情人,不如当恋爱教练。与其服务时尚品牌,不如倡导形象自爱——推广性教育、防止性骚扰、拒绝亲密关系暴力、表现身体正向(Body Positivity)运动的作品,将更容易把他们送上社媒热搜。

 

参考资料: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2707943/

https://xw.qq.com/cmsid/20180424A1XDOZ00

https://freewechat.com/a/MzA5MTMxMTM4NQ==/2649914316/1?raw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308706

https://study.com/academy/lesson/the-male-gaze-definition-theory.htm

 

作者:哈哈

喜欢娱乐新闻,9岁入坑,传播学研究硕士,关注流行文化中的性别暴力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