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B站,你要给后浪们灌输什么样的性观念?
0

B站,你要给后浪们灌输什么样的性观念?

28 六月 2020 - 07:06

近日,B站一位up主上传的芭蕾舞短片被B站退稿,后台审核给出的原因是,“含有低俗内容”。

在反复检查自己的视频内容后,这位up主发现,所谓的“低俗内容”,可能是视频中一位正在舞蹈的芭蕾舞演员,未穿内衣导致的“露点”。

 

B站社区规则明确写到:

“如果包含裸露的视频是用于教育、纪实、科学研究或艺术用途,而不是毫无意义地展示图片,那么该视频是可以接受的。”

既然如此,上述短片又何来“低俗”一说?

早在去年,B站就曾被央视点名批评“软色情”“低俗”,随后迅速进行了整改,如今已经缩紧了审核政策。但在芭蕾舞短片因“低俗”被下架时,在我看来真正含有低俗内容,或具有性挑逗意味的视频,却仍有不少在B站大行其道。

 

甚至,不久前有网友在B站上发现,有一位up主发视频,教大家嫖娼被抓后如何不通知家属(目前该视频已经下架)。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B站后台审核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被刻板审核一刀砍掉的“性”

 

这种“谜一般的审核机制”并非只在B站存在。

还记得那个新闻:疫情期间,某中学生物老师在线上直播课堂给学生们上课,但是因为涉及到生理名词,直播间直接被平台封禁。但就在同一个平台的“颜值区”“星秀区”“舞蹈区”“户外区”等分区,一些主播还在打擦边球。

类似的体验,使用微博的读者们也可能经历过。在微博更新了图像审核机制之后,一些图片莫名其妙地就挂了。

比如下面这条微博,九宫格的人体艺术绘画大面积被毙后,只剩下被空白包围的两张作品,逼得一位艺术博主呼吁:“恳请微博的图像审核机制认真区分一下,什么是值得让大家看到的。”

 

而经历乳房切除手术后,女性自信地展示自己身体的图片,也“不被允许”。

 

一边过度审核,一边各种擦边球,这种矛盾背后,其实有一个非常刻板僵化的审核机制,那就是对于色情内容的过滤条件非常单一:

只要露点就是色情。

某动画的B站版本,将角色的“露点”P掉了

这种过于单一的机制,一刀砍掉了包括生理、艺术、色情等关于“性”的内容。

事实上,生理、艺术、色情之间的界限,一直都暧昧不清,因为这里的界限完全是因人而异的,牵涉到的是整个社会的道德观念。

所以,这种刻板的审核机制,投射的更是整个社会对于“性”的恐惧和焦虑。长期以来,中国人对于人体,尤其是女性的身体,都有一种欲拒还迎的回避态度。在公开的电视平台为艺术雕塑打码,给电影里裸体的女演员“穿衣”这种新闻,我们一直都不陌生。

 

在这样的道德观念下,越来越多的人甚至无法分清“低俗”与身体和艺术之间的界限。

譬如,去年四川美术学院院长为学生示范人体写生,竟然被网友批评指责,使用裸体模特写生是伤风败俗的行为;而由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编写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被家长指责“尺度太大”,最终被下架。

我们每一个人都过着越来越狭窄的生活。

 

被观赏、消费的女性

 

回到B站的“迷之审核”这件事上。

为什么对待“性”都这么严格了,还是有那么多软色情内容可以坦荡荡地跨过审核门槛?

因为男性需要。

在当下社会,女性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复杂的符号。她的身体,是多重欲望的叠加,是多种期待的合流。正如歌手陈粒在《易燃易爆炸》这首歌里唱的那样:“想我冷艳,还想我轻佻又下贱;要我阳光,还要我风情不摇晃”。

众多欲望的背后,是男性凝视的双眼。

女性的身体逐渐沦为了被观赏的他者。不仅是B站等平台,文学、广告、身体装饰,无一不暗含着男性话语霸权对女性的控制。在看和被看中,女人永远处在被看的地位

微博上引起关注的汽车贴纸/图源见水印

当然,这个社会正在改变,男性也会被观看,被小姐姐“馋身子”。但是总归没有像女性那样,被客体化,反而被赋予了某种精神上的优越感。

上述审核机制的背后,男性在为女性制定着一套“美的标准”。他们定义“低俗”,他们又为心中的“性感”买单。女性则被裹挟着向这些标准靠拢。

在这套“美的标准”的影响下,出现了消费主义对女性的二次压迫。

各种网络平台数据、流量和点赞打赏,都倾斜在迎合男性审美的内容上。就拿B站的舞蹈区来说,有不少网友吐槽,这里有个潜规则是“不卖肉就不会火”,于是投稿的up主们裙子越来越短,而舞蹈动作越来越划水。

在这样的赞赏机制中,女性被消费于无形。

知乎问题“B站舞蹈区某些人是在‘卖肉’么?”下的回答

 

后浪们需要怎样的性教育?

 

回过头来看B站,我们也并没有权力,把那些宅舞或一些具有挑逗性的动漫等,简单划分为“低俗”。但是,有一个不能忽略的事实是,B站在越来越低龄化。

在B站的用户画像中,0-17岁用户占据主流。

更进一步说,在一部手机就可以冲浪的今天,整个互联网也在逐渐走向低龄化。B站很清楚地看到了这个趋势,所以有了《后浪》——

“人类积攒了几千年的财富,

所有的知识、见识、智慧和艺术,

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

科技繁荣、文化繁茂、城市繁华,

现代文明的成果被层层打开,

可以尽情地享用。”

……

请先等一下。

作为前浪,我们还需先审视一下现有的文明成果。

现在的我们,可以做到在网络平台上自由、自信、自然地展现自己的身体吗?可以尽情地欣赏人体雕塑、画作与相关摄影作品,而不是对着九张裂开的图干瞪眼吗?可以听到不被改词的现场,看到不被“脖子以下不能描写”规定所限制的小说吗?

综艺上越来越常见的对歌词的篡改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网络平台应该为“后浪们”提供怎样的性教育?

作家林奕含的长篇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有这样一个情节:

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妈妈诡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性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这一情节精妙地点出中国性教育的现状:家长“谈性色变”,孩子“性无知”

可以说,后浪们身处的时代,早已是“性”息时代。各种关于性的信息早就充斥在网络平台、影视作品、歌曲中的各个角落,孩子们需要在成人的帮助下学会分辨各种信息。

只有拥有了正确的性观念,才能分辨什么是生理健康,什么是爱情的表达,什么是色情。

图/《印度的女儿》

成人在孩子的早期教育中,不要避谈性教育、生理卫生之类的话题。告诉孩子要尊重自己、并且尊重他人的身体,不羞于谈论身体的任何器官,更好地认识性,享受性。

除此之外,更要让孩子们拥有正确的性别观念。教育男孩子们不要物化女性,女孩子们不要自我物化,尊重性别差异,不刻意迎合别人展现自己的身体某个器官,正确地对待性行为,抵制针对女性的性暴力。

这,才该是为后浪们准备的礼物。

 

B站搜索“橙雨伞”,有惊喜~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