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不就是个荤段子,你这么敏感干嘛?”
0

“不就是个荤段子,你这么敏感干嘛?”

13 十月 2020 - 07:10

近日有网友爆料,三峡大学的趣味日语选修课上,老师在教学五十音时,采用的课件中含有大量歧视女性的荤段子。

“そ这个平假名,讲了一个女人不守妇道的故事,下面露着肚子,上面露出尖尖的小奶,好不风骚,所以念so。”

“メ像是一把匕首,你想想用刀子逼迫一个女人还能干什么呢?当然是拿去让她卖啦,所以读me。”

“と是一个男人正跪在那里脱裤子,所以读to。”

后来,疑似涉事老师在群聊里表示,“形象记忆法最大的目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记住想记住的。”

三峡大学官方回应,课件中涉及不雅言论,已经对课程作停课处理,正在展开全面调查。

高校课堂上出现如此明目张胆且下流的对女性的歧视,无疑令人吃惊。

可对制作该课件的老师,以及部分对举报一事不满,声称“自己不喜欢就把老师举报了”的男学生而言,这或许只是一些无伤大雅的荤段子,笑一笑就过去了。

可他们没有想过,为什么有女生看到后笑不出来。

 

这车能不能开......

不合时宜的荤段子,就是性骚扰。

在韩国反性侵害短片《教授,你这是性骚扰》中,教授常常在课堂上发表一些带有明显性别歧视的话语,比如性犯罪的主要原因在于女性,看到女生的裙子不知道目光该放在哪里等。

此外,他还在女学生上台演讲时,说一些与演讲内容无关但自以为有趣的黄色笑话:

即便此举已经让女生感到不舒服,但课堂上的部分男同学在这种场景下,给出的反应却是大笑和应和。

由于老师与学生特殊的权力关系,被取笑的女学生往往难以反抗,只能忍受。

这种带有羞辱意味的荤段子,在酒局上体现得更为露骨。职场上常出现这样一种局,男人的酒桌上总要拉上一两个美女,他们偶尔开开荤,讲点黄段子,拿女性开玩笑,现场一帮男人开怀大笑。

而女人嘛,就在一旁听听,最好是羞得满面通红,更对他们的味。

类似的性骚扰背后是一套权力机制在运作,男性对女性,上司对下属,权力高位者对低位者。

图/《问题餐厅》

 

手握权力的人自恃占据强势地位,以一种戏谑嘲笑的口吻彰显自己所认为的有趣,突出性能力以表现阳刚之气,试图获得征服弱者的情色快感。

在职场中,如果长期处在一种性别不友好的工作环境下,员工的身心遭受折磨,这便是一种敌意环境型的性骚扰。

伦敦国王学院的全球妇女领袖协会对27个国家的2万多人进行了一项调查。研究表明,28%的男性认为在工作场合开黄色玩笑是可以接受的,相比之下,只有16%的女性这么认为。

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还可能遇到一些更为隐蔽的言语或行为骚扰。

披着笑声的黄段子往往以一种巧妙的方式入侵到生活中,女生们就算感到不舒服,也多半只会在心里反复斟酌,是不是我太敏感了?是不是我太保守无趣了?算了吧忍忍,只是玩笑罢了......

也有人说,年轻人茶余饭后,聚在一起聊聊天,偶尔开开车,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在一些国家,朋友之间正常地谈“性”说爱很常见,但对于几千年来处于性压抑、性忌讳下的中国人来说,“性”摆在饭桌上来说,并没有那么正当与光彩。

压抑之中催生出了荤段子这一游走于禁忌与开放之间的中介。

它以隐晦的方式谈到了性,又具有段子嬉笑调侃的精髓,在一些社交场景下,通过群体都能够解读的“梗”来进行传达,这种对禁忌的窥探最终博得了大家心领神会的笑声。

当明确得知比较亲密的朋友不在意,能够一起谈“性”的时候,荤段子可以作为一种社交语言,以消解严肃性和带动现场气氛。

但这里的前提是,双方都能够接受,且段子里不涉及任何侮辱性的内容。

 

只属于男性的黄色笑话?

在传统观念中,性愉悦属于男人,幽默有趣也被认为是男性需要的特质,于是荤段子似乎成为了男性的特权。

在百度或知乎搜索相关内容,经常出现的也是“让女生听了瞬间脸红”“套路女友的黄段子”“撩妹必备黄段子”……

拜托,黄色笑话什么时候被认为能讨女生欢心了?

标题:把对象撩到脸红的污句子

 

针对一个笑话网站的分析发现,性笑话所构建的性行为,更多反映的是男性的观点和态度,体现的是以父权制为代表的性别角色和关系。

在性笑话中,女性往往被塑造为满足男性幻想的不忠、滥交、好色的欲望体,男性则多被嘲笑性表现不佳,被提醒要维护作为一个性强人的形象。

通过惩罚女性的性欲和性行为,嘲笑男性能力不足,性笑话重新维护的是男性的优势和女性从属地位。

这让我联想到,与此相仿的是,脏话粗口经常涉及性,使用者可能只为了发泄情绪,但仔细一想,那么多亵渎性的淫秽用语中,所表述的侵害对象也往往都是女性。

除了荤段子内容上可能存在的问题外,女性与黄色笑话之间的剥离,还在于外界对女性以及女性自我的规训。

人们会说,“费玉清讲黄色笑话,全世界都原谅他”,小哥儒雅绅士,尊重他人,谁不喜欢听他说笑话呢?

可是,如果由女性来讲那些“嘿嘿嘿”的内容,恐怕会让人觉得不大合适——

“你也太露骨了吧”“你平常是不是就这么骚”“你在人前说这事儿,害不害臊啊”……

女性应该是端庄的,女人是属于家庭的、是为丈夫和孩子服务的啊,你需要贤惠,你应该是纯洁无害的,荤段子讲不得。

热门美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中,麦瑟尔夫人在台上公开讨论家庭琐事和两性关系,她丈夫承认她很优秀,却也接受不了妻子的这份职业。

有一次,当她在描述女性的分娩过程时,甚至直接被赶下了舞台,鲜明的对比是,男性脱口秀演员却可以在台上大谈男性生殖器。

对男性和女性在台上讲荤段子,大家也评价不一,男人是风流,女人是风骚。

所幸,如今不再是麦瑟尔夫人所生活的1950年代了。

到了今天,脱口秀、喜剧的舞台上,出现了越来越多“口出狂言”的女性,也涌现不少女性视角出发的荤段子。

单口喜剧演员黄阿丽就以她女性、孕妇、少数族裔的身份,用赤裸的语言分享了自己的身体和感受,被尊称为“老司机”。

当女性进入到这一传统的“男性空间”,当着众人用最坦诚的语言讲出属于她们的“荤段子”时,在某种程度上,也向世人展现了“她们”而不是“他们”所认识的女性。

这打破了一直以来女性在谈论性上持有的耻感,以一种更坦诚和轻松的方式来探讨两性关系,通过自我赋权、自由表达性冲动来对抗现有的社会规则。

女人当然也可以讲荤段子,可别被吓到咯。

 

我们该怎么看荤段子?

回过头来说,我们怎么看荤段子?

为什么有时它令人厌恶,有时却被认为幽默过人呢。显然,它不仅仅只是一种语言,更是使用者的动机、使用场合以及社会环境的综合话语。

讲述荤段子时,人们期待听到笑声。

它被滥用为性骚扰的幌子时,笑声是对被骚扰者的侮辱和攻击;它被用于朋友之间友好的谈话时,笑声是对禁忌的破除与嬉笑;它被正常搬上女性的舞台时,笑声是对谈性话语空间的争夺......

荤段子所涉及的性与幽默(如果有的话),其实并不是让人反感的点,关键在于它呈现的意义。

你在什么样的场合,讲什么样的段子,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抱的是什么样的态度,听到的人能否接受。

友好地谈性说爱,生活才会多一点会心的笑容吧。

 

参考资料:

https://mp.weixin.qq.com/s/P9YG1RgEiA0wcXJQUmMfgA

https://mp.weixin.qq.com/s/-hzwWtuDXVT7KfQyh4PqGg

Takovski, A. (2019). Representing Sexuality through Folklore: Erotic Folktales and Online Jokes as ‘Mirrors’ of Gender Hierarchies. Folklore: Electronic Journal of Folklore, (75), 149-172.

Reichenbach, Anke 2015. Laughter in Times of Uncertainty: Negotiating Gender and Social Distance in Bahraini Women’s Humorous Talk. Humor, Vol. 28, No. 4,

视频链接:

https://v.qq.com/x/page/u0777c183kb.html

https://www.zhihu.com/zvideo/1211283130193514496?utm_source=weibo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阿晶

内心温热的女性主义学习者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