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别绑架我的子宫!”66年后,韩国终于废除了堕胎罪!
0

“别绑架我的子宫!”66年后,韩国终于废除了堕胎罪!

12 四月 2019 - 00:04

韩国女性静坐要求堕胎合法化 图/网易新闻

一位被性侵而怀孕的女孩,跑了四家医院才堕胎成功。

因为她所在的国家堕胎有罪,如果拿不出有效证明,没有哪位医师肯冒着坐牢的风险去帮她。

这个国家,是韩国。

绿色表示“允许堕胎”的国家;黄色表示“被限制堕胎”的国家;红色表示“禁止堕胎”的国家 图/CNN

1953年起,“堕胎罪”就被写进韩国刑法:

第269条1项规定:通过药物或其他方式堕胎,将处以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200万韩元以下罚款。

第270条1项则规定,帮助孕妇堕胎的医师将被处以2年以下有期徒刑。

就在昨天,这项堕胎罪被判定违宪。若在2020年12月31日前不予修订,堕胎罪将从2021年1月1日起正式失效。

终于,2017年超过235,000民众的请愿被听见了。

韩国育龄妇女的呼声被听见了。

长达66年的堕胎非法时代要终结了。

 

因为堕过胎,她们一直活在愧疚中

去年韩国政府资助的一项针对10000名15-44岁女性的调查中显示,四分之三的人呼吁放宽堕胎规定:

韩国法律只允许涉及遗传性精神障碍、传染性疾病、强奸、乱伦、产妇具有健康风险等情况的女性堕胎。

而实际上,据政府下属的韩国健康和社会事务研究所2月份公布的数据,仅在2017年就有49700例堕胎,其中近94%是非法堕胎。

况且,据法庭数据显示,2012年-2017年期间,只有80名女性或医生因参与堕胎而入狱,其中只有1人在狱中服刑,其他人则被判处罚款或缓刑。

这条法律名存实亡啊。

在当下,育龄妇女面临被侵害却不得不生下孩子,或者不被医院接收而自行服药堕胎,甚至因不安全堕胎遭遇严重的身体创伤却无处维权的绝境,更遭受着来自内心的挣扎与谴责。

图/《消失的女人》

接受 CNN采访的Kim说起12年前她40岁,已经有两个女儿,那时她怀孕了去堕胎。

当时,她没有告诉母亲或兄弟姐妹,身体花了很长时间才恢复;更可怕的是——12年来,她始终没能走出心理阴影:

“这是犯罪,我很愧疚。

怀孕不是由女性独自产生的结果,可是,只有女性对此负责。”

Kim不是一个人。

据韩国卫生和福利部估算,2010年约有169,000例非法堕胎,但非法堕胎带来的社会耻辱,意味着2016年的实际人数可能高达50万人。

几十万女性遭受着歧视和侮辱。

 

被社会绑架了的韩国女性

堕胎是耻辱?堕胎是有罪?

可耻的不是韩国女性,而是“子宫归国家所有”的生育观啊。

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韩国政府告诉家庭“两个孩子也很多”。

韩国鼓励少生的海报,左边:“两个孩子也很多!”右边:“韩国人口已经超过4000万。” 图/The Grand Narrative

然而在最近几年,韩国新生儿的出生率持续下降,平均每名妇女生育不到一个孩子。这时,韩国的官员鼓励生育,并威胁要严厉打击堕胎。

韩国的妇女权利组织对此忍无可忍:

“人口充足时,我们被要求'不要以计划生育的名义生育婴儿',如今又被告知要么生下来,要么面临惩罚。”

对于用“舍小家重大义”的情怀来绑架子宫,韩国女性受够了。

韩国历年人口粗出生率 图/The World Bank

除了胁迫妇女,一些产科医生和基督徒还推动了以道德名义反对堕胎的运动,并设立热线鼓励人们举报非法堕胎的医生。

某宗教人士曾表示:

“堕胎是在怀孕期间杀死无辜生命的罪行。”

对于用杀生作孽绑架子宫的做法,韩国女性也受够了。

不论是政府还是宗教都理直气壮要求保护未成形的胎儿的生命权,却忘了母亲也该有得选。

为什么不问问女性怎么就不生孩子了?

据韩国健康和社会事务研究所的数据,接受调查的大多数女性选择堕胎,是因为担心养育孩子会中断她们的学业或职业生涯。

抗议者2018年7月7日在首尔光化门广场抗议韩国堕胎法时,举着“我的身体,我的选择”的标语 图/CNN

24岁的韩国女孩Jang对BBC表态:“我不想经受分娩的疼痛,这也不利于我的职业发展。”

在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中,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将事业和家庭对立的女性多了去。

而对已婚的职场女性来说,怀孕简直是灾难。

税务会计师Choi很头疼:“老板反复在问,一旦怀孕,孩子将成为你的首要任务,你还能继续工作吗?”当时公司正是一年中的旺季,老板却给她加重工作量。

她一旦抱怨,就被斥责缺乏奉献精神。

韩国女性在职场中地位极低 图/《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

终于有一天,“老板对我大喊大叫。我坐在椅子上身体开始抽搐,无法睁开眼睛,”被送到医院后,医生告诉她,压力太大导致出现流产的迹象。一个星期后她回到工位,却被强迫离职。

韩国工会认为:尽管韩国制定了防止妇女因怀孕而受到歧视的法律,但并没有被强制执行。

所以,多的是为怀孕提心吊胆或者无奈之下,干脆不要孩子的职场女性。

 

“不敢生也不敢堕”的韩国女性 

韩国从发展中国家到如今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之一,这一变身只用了50年。

而这种惊人的变化,归功于辛勤工作的全体国民。

其中,当时价格低廉的工厂工人主要是女性,包揽家务养育孩子的从来是女性,经济发展至今,出来养家糊口甚至走进管理层的也是女性。

难道她们的权利不值得被保障吗?

图/《消失的女人》

这世上,很少有哪个国家判定女性就该成为男性的拉拉队,成为男性的奴隶。

可现实就是:不少韩国女性拒绝婚姻、恋爱,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规避成为色情复仇的受害者的风险,这在韩国实在太普遍了。

韩国犯罪学研究所去年也公布了一项调查结果:80%的受访男性承认曾虐待情人或者性关系对象。

具荷拉被男友用视频威胁被迫下跪、被殴打致子宫出血的事件刚刚过去;

李胜利跨国拉皮条,性贿赂外国投资方,以及夜店迷奸事件,郑俊英偷拍性爱视频事件正在发酵;

张紫妍自尽十年,二百多次性服务,三十多位涉事大佬至今没有浮出水面。

这样的国家能给女性什么样的信心与安全感?

不敢生孩子,又不敢堕胎。

不少母亲去堕胎不被家庭支持,还承受社会的侮辱,未婚妈妈更是只能留在政府,宗教团体和收养中心经营的避难所。

而严惩私自堕胎的女性及手术医生的法律也被男性伴侣滥用:对女伴使用性暴力或勒索钱财,否则就以举报威胁。

如果不废除堕胎罪,女性只有更走投无路。

图/《消失的女人》

在民主国家,所有夫妻和个人都该自由决定他们拥有的孩子数量以及何时拥有这些孩子。

可是在韩国,这似乎只是女性的事。

我们常说雪崩的时候,每一片雪花都有责任。可是很少有人想到:雪崩不见得是所有雪花的问题,而是雪花的堆叠方式出了问题。

构成社会的是所有男性跟女性,韩国男尊女卑的社会结构却催生了社会大环境对女性的不尊重。

尽管废除了堕胎罪,为过去66年的耻辱历史画上了句号。

但韩国女性面临的性别不平等的困境,并没有结束。

而这条路还要走很远。

更可怕的是:时间的长河,让老一辈的韩国女性都在麻痹中忘却痛苦,如今反过来却责备自己的女儿不生不育太自私,甚至用舍身取义给孩子洗脑。

恐怕她们自己都忘了:

一个国家禁止堕胎,号称保护未出生的生命的权利,那不如先去保护胎儿的妈妈。

一个国家放纵男权文化,责任绑架女性子宫,只会换来人口的消亡。

 

 

参考资料:

https://news.sina.cn/gj/2019-04-12/detail-ihvhiewr5104287.d.html?wm=3049...

https://www.nytimes.com/2019/04/11/world/asia/south-korea-abortion-ban-r...

https://edition.cnn.com/2019/04/11/health/south-korea-abortion-ban-rulin...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apr/11/south-korean-court-rules-a...

https://www.latimes.com/world/asia/la-fg-south-korea-abortion-ban-ruling...

https://www.bbc.co.uk/news/stories-45201725

 

破产姐姐Max

爱我纯粹,还爱我赤裸不靡颓。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